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黄土地上的青春之歌,灵宝农村题材纪实小说《承诺》(中篇)3

灵宝原创2018-06-12 13:55:01


灵宝原创



“灵宝原创”微信公众号(lbyc999),我们只做原创!

  小编微信  lbyc6559    QQ1501354015

作者简介

        张华,男,汉族。1962年生,閿乡人(今灵宝阳平閿乡人)。自由职业者。现任某作家传媒主编。曾做多年中学教师。历经五十年风和雨,八千里云和月。然痴心不改,手不释卷。原创了大量诗、词、散文及短篇中篇小说。并在《灵宝原创》、《作家平台》、《金微刊》、《作家联盟》等媒体发表过多篇作品。此生之唯一心愿是出版一《张华文集》。电话和微信同步:13404292778



  《承诺》中篇 3
     

  世上万物生灵,欲沐浴春风、度春暖花开。必将受严寒冰雪之苦,经化茧成蝶之痛。孙少锋也经历了一个月的抉择。痛彻心扉之后,彻底地脱胎换骨了。也更沉稳了许多。他的心思都扑在了教学上,但也把家里的衣食住行安排得井井有条。
        上周六,孙少锋让小弟小锋去了趟大姐家。让姐夫帮忙给买个汽油桶。因为他看到有人用汽油桶改装成拉水桶。只要在桶的一端开个小四方口子,再在另一头焊个二十公分长的管子,然后用废架子车内胎连在水管上。这样就能放在架子车上拉水了。永远不用从西头的马房挑水。弟弟搞回汽油桶的第二天,孙少锋与弟妹先把桶刷洗干净,再送到电焊铺子,让师傅割呀焊呀,收拾了半天。天黑时,他就与弟弟轻飘飘地拉回了一大桶水。乐得妹妹彩琴眉飞色舞呢!再不用天天为担水发愁了呀!
       不仅如此,孙少锋还通过二姐给家里也买来了一辆崭新的"红旗"牌自行车。全家人欢欣鼓舞地又是给新车的车梁上缠彩色的塑料皮,又是给车头的标签与车尾的红灯上绑红绸子。还在车的辐条上夹了很多花花绿绿的彩条。如打扮新娘子一般。老母亲看到儿子心情有了好转,又偷偷地拿出自己攒了多少年的二十五块钱,给少锋买了一台"环球"牌收音机。以便他的宝贝儿子学英语用。老娘知道那是儿子多年的夙愿了!孙少锋又一鼓作气,与弟妹们昼夜奋战,给院子里打了一口旱井,再请人用水泥一粉刷,还砌了井台,倒了个水泥井盖。富有心计的孙少锋在预制井盖时就留好了水管的孔位。几天后,不知孙少锋从哪里看到的技术,他托好友小明买回来一台人工压水机。把压水机从预留好的水管空位上安装好,这样用水时,妹妹只需舀一瓢水倒进去,一引水,一压,清水就"哗啦啦"流了出来。惹得四村八院的乡亲们就来参观模仿呢!
       在工作上,孙少锋是绝不含糊的。他暑假送走毕业班后,按学校安排,又从初一开始包班往上送,一直到初三。实行责任制。他不仅教两个班的英语,还兼一个班的班主任。他深深地知道,自己没有任何裙带关系。唯一能显示他实力的就是教学质量。因此,他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学生身上,必须使他教的英语统考成绩名列全乡前三。这样他才有立足之地,才能有话语权。
       又快到期终考试了。平常星期三下午,都会少上两节课,让远处的住宿学生回家去背馍、拿菜。学校灶房能提供的是,早上稀饭,中午面条,下午还是稀饭。主食是学生从家里带来的馍,放在笼里热一热。现在是关键时期,不仅孙少锋抓得紧,其它学科的老师也是分秒必争地抓教学质量呢!今天又是周三,按上周六学生回家时安排的,学生家里人陆陆续续都赶到学校,等下课或放学了看看孩子,顺便给学生娃留下点钱与馍、菜。下午连续两节课都是英语。孙少锋专心致志地在讲台上给学生讲着课文。他细致地读一遍,逐字逐句地翻译一遍。再带领学生一遍遍诵读。所有的单词都用漂亮的英语、汉语书写在黑板上。直到忙完了他的全部课程,让学生开始做作业。他才长舒了一口气。无意间,孙少锋似乎看到窗外有人影一闪而过。他拍了拍手上的粉笔沫,走到教室门口向外一望。眏入他眼帘的是一位戴着眼镜,穿着时尚的十八、九岁的阳光女孩。只见她上穿一天蓝色涤纶女装,下穿一咖啡色涤纶裤子,脚穿一双学生样的平底圆口连着鞋带的黑色皮鞋。一头如瀑的黑发用蝴蝶发卡扎在脑后。孙少锋有些迟疑,他确实看不出这是否是给学生送馍的家长。但又从她手里提的馍袋上看着,应该是送馍的人呀!他拿捏不准了。这种穿戴,别说在八十年代的农村,就是在城里也很少见的。女孩此刻也看到了老师走到了教室门口。她犹豫着羞涩地向前走了几步。想说话又不好意思地欲言又止。孙少锋见状连忙上前礼貌地问到:"你是给学生送馍的吗?"阳光女孩腼腆地潮红了脸,微微抿嘴一笑:"是的。可我见你在上课,所以不敢打扰……"孙少锋问起了学生姓名,确认了是他班里的一名王村的住校生。他大方地说:"没事。你稍等,我给你叫出来。"孙少锋走了两步又返回身:"要不你在我办公室与学生说会儿话?"他指了指紧挨着教室的他的办公室。"天蓝色"女孩忙摆了摆手:"不了,太麻烦了!我给我妹妹送了东西就走。我还赶车呢!"就在女孩摆手的一瞬间,孙少锋看到了她手腕上发出了一道柔和的金色的光芒。哦!还戴着手表呢!一丝惊讶在孙少锋脑中一闪而过。他到教室里喊了一声学生的名字,让她出来一下。只见一位十二、三岁的花季少女立刻从座位上跑了出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孙少锋在寒假前的统考中以优异成绩稳夺全乡英语考试第二名。而第一名则是他的恩师。望着桌上的获奖证书及优秀教师奖状,孙少锋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己的能力得到了认可与肯定。这让他在精神上有了充实感、有了再创輝煌的信心。忧虑的是马上就要过年了,可全年的教师工资还发不下来。这让很多与孙少锋一样靠工资养家的教师们坐卧不安。整整一年了,孙少锋就凭每月八块钱的教师补助,零花与生活。而仅有的每月三十四元工资却遥遥无期。对于家境好的老师们还好应付。而对于要养家糊口的家的顶梁柱们真的是一筹莫展了。虽然各级领导在全力督促,但收效甚微。很多民办老师们都产生了动摇情绪。
       农历腊月二十三是学校放寒假的惯例时间。也是农村开始杀猪宰羊过小年的日子。大队部门口一长行杀猪的、卖肉的、卖对联的、卖窗花的卖年画的。随着放假的学生人流,路上是挤得水泄不通、煕煕攘攘的。春节的气息已经扑面而来了。孙少锋在大队部门口,一边与学生们,家长们打着招呼,一边向母亲的小吃铺走去。父母此刻忙得不亦乐乎。孙少锋叫了一声妈,就挑起门口靠着的水桶,担水去了。等他又把父亲打烧饼的煤饼和好时,母亲才用毛巾边擦汗边向儿子身边走来:”饿了吧?锋儿!你大刚打好的烧饼,你洗洗手先垫薄一口吧?"孙少锋对母亲一笑:"不了,妈!我回去呢!你忘了?每年过年时,我们家的院子都是我收拾的呀!这是您从小就教给我的活。"老母亲把少锋的衣衫一拉,示了个眼神。孙少锋懂得妈妈有悄悄话要说哩。他随母亲到了房后:"今天有一本村的熟人来找你大了。问你的婚事呢!说王村他有一亲戚,见过你几次了,有意来提亲。女方不是我们本地人,是从县城东边刚迁移过来的。你看看你愿意见面不?你大专门让我给你说这事呢!"孙少锋本能地想一口回绝,他抬起头看到妈妈期盼的眼神里有一丝哀求,再看看母亲的那一头凌乱的白发。他心头一颤,无限地凄楚在他心里漫延了起来:"妈!我知道了。过了年再说吧!"他轻轻地无奈地扶着母亲向屋内走去。
       春节对于孙少锋家来说,没有发生多大的新气象。除了一改几十年从不贴春联、放鞭炮的节俭习惯外,还是孙少锋自己掏钱奢侈了一把。再不敢有别的进展了。这也让老父亲嘟囔了好几天,说白糟蹋钱了,花钱图好看听响声呢!而弟弟小锋终于开心地潇洒了一把,在自家院里放了他自记事起的第一次鞭炮。从初一到初五,孙少锋除了带弟弟走亲戚,就是与同学与朋友们相互走动一番。孙少锋还与他的"死党"张小明骑着自行车,应邀去了趟王村的高中同学王民家。三个人尽情地天南海北谝了一下午。张小明知道少锋与王民关系很"铁",也听说过王民在王村的小学里教书呢。更知道王民的弟弟也在少锋的班里上学。因此上什么话都畅所欲言了。言谈中,张小明给王民说起了少锋的婚事,也讲了家里对此事非常着急。但谁都劝不通这头"倔驴"。听了此话,王民也劝起了孙少锋,说他比少锋还小但早都订了婚了。孙少锋无意间提起年前母亲给他说过的、王村有人想提亲的话题。王民细致问清了经过,想起了他村里确实有一家人,是从县东搬迁过来的新户。他虽不认识,但他姐姐与那女孩挺熟的。王民很想让老同学见上一面呢!孙少锋连忙谢绝,说只是闲来无事随便聊聊而已。王民与张小明却不以为然。认为见见面怕什么?万一是个好女子,不就耽误了好姻缘了吗?因此王民热心地大包大揽地把穿针引线的好事,不容分说地承担了过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