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名家新作|正月十五闹社火

陕西黄金2018-04-15 01:27:55

正月十五闹社火

                 

 【作者简介】:金步摇,原名陈梅,西安人。陕西省职工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现代快报》《都市晨报》《喜剧世界》《西安日报》《西安晚报》《五月》《中国诗影响》等报刊杂志。

在我们陕西关中地区,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语:“不点花灯月不圆,不耍社火难过年。元宵佳节,场面热烈而极具地方特色的社火,成为我心中最鲜活的一抹亮色。

小的时候,过了初一就开始盼十五,盼社火。空气里洋溢着一种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欢乐气氛,对于我来说,这与平日不同的欢乐感,已经足够刺激我幼小的心灵了。

记得有一年,我大伯被乡里的社火队推选扮演关公,我们整个家族都感到了莫大的荣幸。在社火表演中,扮演“关公”的这个人必须是受大家尊敬,威望最高的人。正式表演那天,我大伯早上四点就起床了,等我赶到村委会时,大伯已经化好了,一个老者正在替大伯勾点七星痣。这是最神圣的时刻,围观的人群都鸦雀无声,手握画笔的老者说:“勾点了七星痣,关老爷的神灵就会附体。”老者点完七星后,朝我大伯拜了三拜,村里有抱孩子的妇女,争着把“关二爷”脸上化妆的颜色用手沾一点,抹在孩子的脸上。隔壁李奶奶还把她的孙子放在我大伯脚下,让大伯从孩子身上跨过,李奶奶念叨着:“过关了,过关了。”我也跑过去摸了摸大伯的铠甲,但是我不敢开口叫一声伯,我大伯那时的神态,威严而虔诚,仿佛真的关二爷。

社火正式开始时,先要敲锣打鼓聚集人群。开锣第一响叫“紧三火”声响震天,传向十里八村,紧张热烈的调子听得父老乡亲胸胆开张,热血沸腾,心旌摇荡。

社火队伍出发后,最前面是威风凛凛的彩旗队,然后是秧歌队,秧歌队大多数是中老年妇女,她们穿红戴绿,有的腰缠红稠,有的手舞彩扇,整个队伍随着鼓点大唱大扭,喜气洋洋。

秧歌队后面是社火中最具表现力的是芯子。将铁棍锻打弯曲成各种不同的形状,表演时把化了装、身着戏装的儿童固定在铁棍上摆出各种造型,由人们抬着游行。每个芯子均有一主题。常见的故事情节有“三打白骨精”“二郎救母”等,多取材于秦腔故事。看人物脸色辩忠奸的那套口诀,我如今还记得:“红色忠义白为奸,黑为刚直青勇敢,黄色猛烈草莽蓝,绿是豪侠粉老年。

芯子也会随着时代变化增添一些新鲜内容,我小时候记忆深刻的,有“只生一个好”、“喜迎奥运”、“三弹齐发”等等。芯子往往由经验丰富的民间

艺人指挥建造,高可数丈。

社火表演中,最受小孩子欢迎的当然是舞狮子了。狮子灯泡眼,银牙外露,血盆大嘴,耳朵前耸。头上戴着用被面扎着红花,脖子上套着三五十个威武铃,舞起来“哗啦”作响。舞狮子由两人配合,前者摇头瞪目张口,后者摇尾,或翻滚或直立,或跳跃或攀高,二人配合默契。有一次,一只“狮子”冷不防扑到挤在第一排的我身上,惊得我浑身打颤,那“狮子”趴在我肩头,轻轻摸了摸我的头,然后“腾”的一下回了队伍。我欢喜极了,从那以后,村里人都说我是一个“有福气”的小孩。

年轻人最爱看的项目是跑旱船。旱船用花纸糊成,绑在那些俊俏的大姑娘小媳妇腰间,随着艄公的故作划桨,美女们婀娜地踩着碎步,腰上的小船上下波动,犹如在水流中行进,引得大家一片叫好。这些美人趁着这难得的时光,可着劲儿在父老乡亲面前露脸。

走在队伍最后的,是“大头娃娃”“傻婆娘”“骑毛驴”等滑稽表演,演员们反穿皮袄、倒扣纱帽、还有的男扮女装,做着诙谐夸张的动作,时不时逗的大家哄堂大笑。

社火所到之处,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沿街商户纷纷以放鞭炮、搭红稠、发烟酒糖果等方式迎接这吉祥的队伍。一场社火闹下来,那全民狂欢的气氛使人马上欢腾热烈起来,接下来,春天就拉开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