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湖寮的留守儿童

大埔人在广州2017-12-24 13:34:40



     年,就这样,不知不觉,又悄然而去。清晨,一阵阵的鞭炮声,还在小城的上空回响,窗外,天空飘来几丝乌云,但山的那边已有太阳的微光,梅潭河自认识以来,还是那样,平静而温婉地流着。东环路,两旁的路灯还亮着,如珍珠,如彩虹。绿化树,叶子上还挂满了昨夜的露珠。厨房里传来了妈妈做饭的声音,妻子,正在另一个房间收拾衣物,因为今天一早,我们又要出发去广州了,由于我们的工作,需在广州的几个区域之间来回奔波,小孩根本就无法照顾,所以,今年打算把孩子留在了老家。太阳,正从岭下山的后面,轻松地升起,照在了阳台,照到了窗子,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了正在床上熟睡的儿子,红扑扑的小脸蛋,真是可爱,真想亲一口,但又怕吵醒他,真希望时光能够慢点,让我再多呆一会。



     吃过早餐,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我和妻子就准备出发了,当关上房门的那一刻,我发现妻子的眼眶,已经湿了,我是不是,做了一件愚蠢的事?一直在心里问着自己,但我们还是朝着车站的方向走去,到了车站,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雨,天空显得昏昏沉沉,候车室,充满了潮湿冰冷的空气,这时,妻子的手机响了,传来了我妈着急的声音,说:"孩子发现我们走了,就一直在阳台上哭",妻子的眼泪,这时已经无法控制,像流水一般,没办法,我妈只好把孩子带到了车站,刚进候车室,孩子就哭着跑了过来,像没人要的孩子一般可怜,裤子上沾满了泥土,脚上穿的鞋也已经湿了,泪流满面,母子俩终于又抱在了一起,孩子死死地抓住了妻子的衣服,好像永远也不让妈妈离开一样,真的不愿再把她们分开,其实,我又何尝愿意这样,在广州的日子里,我俩在外面忙,孩子放学回家没人接,孩子就一个人走路回来,车又那么多,真的好担心,有时晚回来,没人做饭,孩子就会用开水来泡面,总会多泡两份,孩子知道爸妈还没回来吃饭,有时等到泡面都凉了,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回来经常就这样,把孩子抱上了床,看着孩子熟睡的小脸蛋,总会轻轻地亲上一口,孩子,你知道吗?就这一亲,爸爸有多幸福啊!就算爸爸在外面,有多苦多累,受多大委屈,爸爸也愿意啊!但是爸爸真的,好担心,不知哪一天,没人在家,你一不小心,就给热水烫了,怎么办。爸爸刚出来创业,也没有那么多钱来请保姆啊!



     车,就要开了,我和妻子上了车,孩子,还是决定留在家里,发动机在不停地振动,我的心也在颤抖,妻子坐在我的旁边,像孩子般地抱住了我,眼泪已经打湿了我的衣服,我紧紧地抱住了她,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车外,雨下得更大了,我听见了孩子嘶哑的哭喊声,在叫着爸爸妈妈,我透过模糊的玻璃窗,看见了,妈妈一个老人拉着孩子的手,站在月台,如雕塑一般,那样无助,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我的视线已经看不清了,"孩子,明年过年,爸爸还会回来看你"!我朝着窗外大声地喊着,也不知道孩子听见了没有,车慢慢地驶出了山城,消失在雨中,我不停地问自己,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



责任编辑:陈彩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