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孩子度我遇明师(自闭症)

佛法救度自闭症2018-01-11 17:34:19
点击上方“佛法救度自闭症” 关注我们




 

案主:师慧言

笔者:师慧瑋(慧言妈妈)

 

我的孩子师慧言,今年4岁,有着不同寻常的成长历程,这4年,苦乐参半,一言难尽。在他9月龄之前,发育一切正常,互动良好,呼之能回头,还会主动看着人逗人笑玩躲猫猫。在一次宴席上受惊吓之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常常看着窗外发呆。到了1周岁的时候,除了无意识的“mamamama”,没有别的语言,关键是也没有模仿和学习说话的意识。再接下来,就发现,不愿意与人对视,目光自动过滤来者,却去看风吹草动,怎么叫他都不理,但听力又异常灵敏,隔着房间听到感兴趣的声响他都会循声找来,叫他吃喜欢的食物也立刻赶到。

 

我已经记不清最初走进佛门的情形,也许一方面觉得孩子不能安乐易养,让人很劳累,另一方面,处于人生低谷中的我极其迷茫,总之,我开始接触到学佛的信息,当时就有个坚固的信念,佛法一定能救我脱离苦海。然而那时不懂得闻思修,更不懂得找师法友团队,就是在网上东看细看,第一件事就是知道了由于计划生育,我之后还有未能出世的弟弟妹妹,要想办法帮助他们解脱。孩子1岁多时我开始做功课,没有明师指点,只能自己胡乱摸索,忏悔、诵经、持咒、绕塔、助印,回向冤亲债主脱离苦海,得生善道,听闻佛法。孩子始终不说话,令人安慰的是他和家人尤其是妈妈还是有明显依恋的,也很喜欢和家人嬉戏,是个开心果,但情商发展绝对是滞后,到了游乐场,光顾自己玩,就是不看人。记忆中只有我同学来看我时,瞥过人家一眼。

 

1岁半的时候,全家都不同程度地怀疑孩子可能是自闭症,因为对照量表,症状如此接近,比如不会用手指物,喜欢转车轮,越看越像,越讨论越像,甚至孩子都配合着展现很多以前没出现过的行为,比如长时间的自身旋转。家庭氛围的焦虑,明显影响了孩子,尤其我们说他时,他不开心,那段时间是他整个成长历程中唯一停滞不前的几个月。我惶惶不可终日,行尸走肉一般。直到我带孩子去了一家在我看来极其可信赖的康复机构,我至今还记得那位主任(也是一位两个星星孩子的母亲)的一句话,“今生上天给我的使命就是放下原有的生活轨迹来帮助更多的人”。感恩观世音菩萨,冥冥之中听到了我的祈求,指引我去这家机构咨询,让我接收到某种不同寻常的精神力量。当时机构的两位负责人都觉得不太像,婉拒了测试的要求,建议两岁以后再来或是去外地权威医院诊断,建议我们放轻松看待,多做大运动平衡左右脑。因为孩子当时是纯左撇子,而且痴迷音乐,对学说话没有半点意愿,喜欢听唱歌,学哼歌。

 

这家机构的态度,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尤其是我觉得孩子理解能力没有问题,他能听懂我的意思,就一定没问题,我小时候2岁前家人还以为我是哑巴呢。发育迟缓就迟缓吧,慢点没关系,傻点也没关系,关键是心态要好,不要抱着怀疑的态度去审视孩子,也不要抱着焦虑的态度去催促孩子,更不要去和别人比较,而是用心去陪伴他,给他爱和自由,要每一天都开心。当时信佛学佛也让我乐观了不少,按照以往我的性格遇到这样的事情天都塌下来了。当时的我凭直觉,认为孩子的进步都不是刻意教出来的,是靠他内在的力量推动自身发育。

 

因孩子信佛


感恩佛菩萨,在佛力的加持之下,孩子真的是每天都有进步,每一天都跟昨天不一样。终于,在22月龄时有了明显的好转,先是突然在饭桌上用手指示意点菜了(之前几乎没有用手指物),出门时肯牵着手一起走好长一段路了(以前是不让牵的),不再爱往地上扔东西了。然后在超市遇到一个投缘的同月龄孩子,第一次对外人超级感兴趣,互相模仿动作,还拥抱,形影不离。以前天天去游乐场玩,也没这样过。从那以后在游乐场,那一整个春夏,都特别喜欢和孩子们混在一起,虽然并没有深层次的交流,只是模仿、追逐嬉戏,但孩子快乐,我也松了口气。而且从2周岁开始,他的进步飞快,日日有惊喜,理解能力、和家人的互动能力与日俱增,眼神交流更丰富了,很在乎他人对他的看法,夸他会特别开心,也很期待关注,愿意模仿、听指令,喜欢帮忙做家务,性情也平和快乐满足的样子。

 

28月龄时,骑了一个月的平衡车,突然开窍了,开始叫妈妈了,2年多来第一次有意识的叫妈妈,当时别提有多激动了。平衡车只是外因,由于我的心理底线是2岁半说话,那个月我加强了功课,我清楚地记得我每天都在孩子午睡时念药师灌顶真言。随即就开始学说话了,虽然口齿不清,但是学习语言的进度很快,只要愿意模仿,什么都好说。

 

3周岁整的时候,又像变了个人似的,很罗嗦,但符合情境的话越来越多,大量自发组织的描述性的语句逻辑清晰,能把事物环境描述清楚,能把自己的需求表达清楚,有了很简单的问答和对话。还出现了假想游戏和过家家,初步的同理心、自理能力等实质性的进步。喜欢恶作剧然后笑嘻嘻等着被骂求关注。突然胃口大开,开始接受越来越多种类的食物,以前老是只吃认识的和喜欢的食物,严重挑食,还常常拒绝咀嚼,到外面就不吃饭宁可空着肚子回家。这些变化让全家人都松了一大口气。

 

尽管在我们眼里飞速进步的孩子有种逐渐清醒的感觉,但还是有很多问题,口齿相当不清,只有我才能听清楚他所有的话,和他人交流,我得充当翻译。情商发育还是落后,本来一般同龄孩子出现的挥手致意、主动炫耀、物权意识、同理心、包括叛逆期和攻击性,都比别人晚1-2年才陆续出现。虽然一般别的孩子玩的东西他也会玩,还擅长玩出各种新花样,但总有一些怪癖,过于迷恋数字和旋转的物体,喜欢一样东西就上瘾很久很久,出门走路喜欢寻找有一致性的东西,比如电梯、消防栓、下水道、空调、排风扇以及数字等,找这些东西他好像有第六感似的,眼睛特别尖,哪个角落有都不会漏掉,而且很执着,拖拖拉拉影响出行,这让人很痛苦,除非去没有这些的自然公园或在游乐场玩时才会淡忘这些。不管他有没有被确诊为自闭症,他始终没有达到和同龄孩子融合的那个点。但当时我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他在前进,而且速度不慢。以至于我大约是在孩子3岁左右时就收藏了广州道场的信息,却始终觉得不需要向上师求助。

 

与上师及药师法门结缘


至于怎么搜到上师信息的,我记不清了,可能我有段时间喜欢看感应录,搜索到了师兄们的文章。不管怎样,2016年,是我与上师和药师法门结缘的年份,在此之前我就是属于那种东看看西看看什么都念什么都修的,没有主次,更没有正知正见。这一年的除夕夜我因为身体不适,突然想到默念药师七佛的名号和药师咒,孩子一夜都没被窗台下近在咫尺巨响的鞭炮闹醒,沉睡一晚,不可思议。这一年的春天我去外地考试因为没素可吃,萌发了加盟开素食店的念头,而后搜到了上师素斋馆的招商信息,再度收藏,还联络了慧茹师兄做了初步咨询。紧接着,我还获得了一次去广州的机会,临时帮一位朋友代完成工作任务,可惜我没有利用这次机缘去道场拜访。那时的我,距离最初的痛苦已经过去太久了,或许已经丧失了最初的虔诚,尤其看到3周岁后的孩子仿佛乘着火箭前进,满怀信心地决定送他入园,并急切地想要恢复工作,自奉自足,不再拖累父母当啃老族。没想到因果都还没了却。

 

在孩子入园前一周,发现孩子又开始陷入对风扇的痴迷,我还是联系了慧可师兄,可惜,当时我因所核查出来的因果信息与原先以为的有所出入,无法接受,没有做化解。

 

3岁半,孩子入园了。园长和老师们肯定了孩子的优点,比如记忆力、乐感和空间感好,在园里愿意劳动和做事,手指能把细小陀螺旋转得飞快这样的精细动作有点超龄。也说孩子肯定不是自闭症,只是某种形式的发育迟缓,自我意识入驻“入世”较晚。最关键的是,他们认为担心是一种诅咒,每一个孩子来到世界上的使命是不一样的,要全然地接纳和相信,接纳就是不管孩子什么样,都无条件接受。园长甚至说,即使真是自闭症,去医院和机构也是背道而驰,只有付出爱。园里心理医生还提到了让我耳目一新的肠脑的影响,建议我们多吃乳酸菌和多接触泥土。而这竟然和上师的开示如出一辙。

 

然而孩子入园后并不太适应,户外活动没问题,跟着大家一起玩,但进教室后,除了自由活动,在需要集体坐下来安静的环节,他都做不到融入,听故事非要站起来走到老师面前去看,吃饭吃几口就离开座位,午睡别人都睡着了他还坐起来评论人家是不是睡着。这些,老师认为需要时间适应,但我觉得不对劲。最重要的性情大变,出现了从没出现过的迟到的叛逆期,什么都说“不”,甚至变得歇斯底里,据说先有“不”才有“我”,这标志着进步,我开始还淡定。但之后出现的攻击性,让我没法忍受,他以前在小区游乐场上从来没有打过人、推过人,第一次在公园不由分说莫名其妙地拧了别的孩子的脸。那位家长骂了句,你这是不是有病啊。这刺痛了我的心,这是前所未有过的,曾经一度,小区一起玩的家长还夸我们孩子特别随人意,很淘气但又不争不抢一点也不凶(后来才知道那其实是自我意识发育迟缓的一种表现)。现在脾气变得奇坏,难以沟通,我真的有点崩溃了。

 

佛事


最终我还是请慧可师兄为我们确定了远程化解方案,主要是超度先亡、弥补祖上受损阴德、化解孩子自身缠绕的冤亲债主。首当其冲的就是我的父母和公婆的堕胎婴灵超度佛事。因为在实践中,上师和师兄们一再发现,只要是有自闭症孩子,这个家族中一定出现过非正常死亡,而且精神类系列的病症都属于杀生的共业,造成身心之苦、家族之苦。而且我第一次了解到,堕胎婴灵对子孙后代的缠绕非常严重,超度堕胎婴灵的佛事难度也非常大,跟一般的佛事相比较要累得多,需要高能量的法力才能调解成功。我才明白之前我和我母亲所作的努力,根本没有使得我的弟弟妹妹得到彻底的解脱。想当初,我一想到他们就掉眼泪。由于计划生育,第一胎之后的都没留住,而且因为那个年代医学的局限性,强制上环却起不到任何避孕效果,当然根本上这都是业障使然。上师慈悲,超度走了两家长辈失去的孩子们,让他们得到了解脱,得以投生善道。

 

超度佛事当晚,我的父亲,当时已经连续几周没有睡好觉了,竟然一觉睡到天亮。最重要的改变,孩子在爷爷奶奶面前的表现很明显地变得正常了,以前总是表现不好,莫名其妙地要比平时倒退很多,互动也增多。而后我出差一周回来时,我的母亲反映,这一次她和孩子单独在家的状况,比上一次出差好太多了,懂事多了,很听话。我带孩子回幼儿园里参加节庆活动,能安宁地坐下来和大家一起包饺子、吃饭、画画。去超市买菜,不再要求一个人陪着他到处转悠,自愿集体行动,居然乐意坐在购物车里。经过大商场时开始变得怯生生了,牵着手谨慎地观察四周(以前不是找电梯要求坐电梯就是漫无目的地向前冲,我以为这是一种进一步的清醒)。此外,还有如下显著的进步:终于开始双足离地蹦跳,以前一直做不到,现在好喜欢跳跃。开始经常性地炫耀他的作品,比如他画的画和构建的积木,并且说“请你过来看一看”。说话的语调更接近正常了,喊人如果对方没过来他会变化和拖长语调表示等不及的那种心情。有了幽默感,有时故意说错话,看人什么反应。比以前更愿意打招呼了,小区里见到熟人我说你跟婆婆打个招呼,他能不需要我提醒直接说出“涵涵婆婆你好”,得到了人家夸奖真有礼貌,很让人惊喜。比以前更加注意安全,远远看到车来了,马上就主动站到路边去,等车过去再回到路上来走。

 

超度佛事2个月后,上师为孩子做了祛病佛事,超度冤亲债主。那天佛事进行的第一个小时,孩子从睡梦中醒来,反常地哭了很久,不停地在说,但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慧可师兄告诉我,那是债主要离开了。佛事之前一段时间,脾气极坏,吃饭时听不得厨房里油烟机和热水器的声音,一听到就要求关门,而且怎么也不肯好好说,一上来就蹬腿发脾气,半刻也不能忍不能等似的。过了几天,孩子服用了上师加持的药,脾气变得好多了,会平静地说“请把厨房门关起来”,能等待一会。情绪上有微妙的变化,以前常近似傻乐的欣快、亢奋,变为平静的满足,老爱看着人抿嘴笑。深层次的对答更加流畅,问他“别的小朋友摔倒了你该怎么办”,他不假思索地说“别的小朋友摔倒了会去帮助他”,要他去关心一下外婆,他走过去说“外婆你怎么了”。第一次用对了人称代词,知道说“外公回来跟我玩”,以前会说成“你”,或是用自己的名字代替。有了第一次,用对的频率就越来越高了,不再需要提醒。每天吃开心果时都会说“妈妈,请你帮我剥一剥壳好吗”。运动方面,开始向前跳了,而且以前一直不敢用的羊角球也能跳了,还喜欢跳过门槛积木小沙丘等一些矮小的障碍物。在给他计数限时的条件下,能有意识收敛自己的拖拉和东张西望,一口接一口地把一碗饭吃到光盘。在给他计数限时的条件下,能安静地躺在床上午休一会,有意识按捺住自己想晃动的双手。

 

药师忏


因果事项化解完毕,我们参加了药师忏。现在,慧言很快就要四周岁了。我感觉他的情商有了质的飞跃,能自己纠正错误,比如问他要不要多喝点水,他习惯性地跑到房间里躲起来,没过一会又慢慢走出来,语气和神态都很平和地说“不喝了”。这是前所未有的。还有些小心思,察言观色,会为自己的淘气辩解说“是不小心的,不是故意的”。去游乐场玩,比小时候胆小多了,会说“再往上会摔跤的”,感觉是有分寸,有了那种自我保护的意识。以前动作速度奇快,表现出身手敏捷的样子,其实是完全不知道害怕。我想,这也是因为有“我”的存在了。主动沟通性语言更丰富,会根据情境谈判要求“再等一等”、“再看一会会就行了”,以前只会简单强硬地说“不要现在回家,要玩”。喜欢吃的菜今天没有,就去厨房看看然后自我安慰“是还没烧好吧”,不喜欢的菜就说“这个留着明天吃吧”。还会耐心地解释他想表达的意思,比如他一大早起床跟我说“画甲”,我问什么意思,他说“妈妈画一个甲”,见我还一头雾水,他进一步解释“是甲单元的甲”。你我人称代词用得更加熟练了,大人说“回到你自己房间去”,他立刻答“不要回到我房间去”。而且我最开心的是,也不爱看风扇了,这几天带他去了好几个以前常去玩的地方,他对空调室外机一点兴趣都没了,也已经十多天都没转手了。再一回想,以前那些奇怪的关注点在过去的半年中,似乎渐渐地都淡化了,除了数字还是很喜欢。我一点都不担心孩子了,接下来,唯有用心陪伴。一路走来,感恩上师和师兄们。可惜因为种种原因,我暂时无缘带孩子去到道场去亲见上师,相信会有因缘具足的那天。真羡慕那些回家的师兄们。

 

佛法救度自闭症


有一点,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去医院,我承认没勇气,但我也有我的想法,曾经看过一个美国教授写的书,提到某种意义上说所谓的治疗和训练与我们的目标是背道而驰的。同时我的部分家人也不相信去医院给个模棱两可的诊断会是有用的举措。自闭症的症状千差万别,诊断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明了因果。

 

上师开示过,“自闭症查不出病症,医学界就定为不治之症,因为它不是病,他没有病...末法时期佛缘尚浅,许多的人不懂佛法,得了人身不接触佛法,没有这种佛缘。在某一种大的因果论上讲,这些自闭症的孩子来成就他们,让他们父母信受佛法,让自闭症的两个家族来信受佛法。”

 

又想到上师的另一段开示:“自闭症孩子就是来救度世间父母的慧命,以身试法,是大爱,当父母走进佛法的殿堂,孩子的入世就开始了。相信这就是事实”

“感恩他让你们走进了永恒,不再轮回,不再堕落。”

 

在《药师法开示录》中的两段开示:“...6岁以下你可以在他上肢的曲池穴和虎口穴,下肢的足三里和三阴交这几个穴位,你慢慢地给他揉,把大肠经揉通,其实自闭症的孩子最大的根源不在于脑子,也不在于体质而在于肠胃。”

“自闭症的孩子,如果静心去调理,一旦恢复起来,比一般的小孩要好得多,不是有偏差。”

 

在慧灵慧捷爸爸的分享文中也写道,“记得上师语气非常肯定地说自闭症不是病,也不是脑部损伤治不好,更不是终身残疾,而是他的精神意识还在另一个空间,要把他意识拉回到人的空间,孩子就能学得进东西。对牛弹琴不是牛的错,而是人的错。这样的孩子是来度父母的,不要担心孩子不正常。”

 

上师的开示给我带来过莫大的宽慰,我之所以摘抄这几段,也期望把这些宽慰传递给每一个能读到我文章的星星家长们,愿你们升起无上信心,千万不要放弃,早日离苦得乐。因为自闭症根本不是精神癌症。

 

感恩上师,如法修行!


信佛给我带来了坚定乐观的心态,不与他人比较,也不人云亦云,接纳孩子,感恩孩子,耐心等待。我也曾彻夜难眠,在路上失声痛哭,也曾怨天尤人,暴跳如雷,如果没有遇到佛菩萨的加被,我早就方寸大乱,过去陪伴孩子成长的这段旅程就不会是“苦乐参半,甚至其实是乐多于苦”,而是“黑暗无边、终日以泪洗面惶惶不可终日”。而如果最终没有得遇上师,我只会盲修瞎练,越修越愚痴,和正法渐行渐远。

 

感恩药师佛,感恩一切佛菩萨,感恩上师,感恩万有。“人身难得,中土难生,佛法难闻,明师难遇”。师尊之恩,恩深似海。遇到上师我才开始慢慢理解,本来无我,修行为了消弭自己而不是证明自己,佛法不离世间,要面对而不是逃避。以前我总妄想单凭仰仗咒力去除贪嗔痴习气,而上师说,付出就能治贪,接受就能治嗔,面对就能治痴。上师的很多话,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有所领悟。我才发现,自己习气如此粗重,降伏自心多么地艰难。可做弟子难,为师更难,像我这样刚强难调、愚痴无明的众生,多么难度。理可顿悟,事须渐修。功夫要用在心地上,我离正道还很远很远很远。只有以正法为镜,以戒为师,时时刻刻守住身口意,心不为境所转,才有可能解脱和成就。

 

说实话,3年前的很多痛苦的情形,我后来都回忆不起了,我就是这样一个容易好了伤疤忘了痛的人。唯愿我永远铭记佛恩、师恩,愿我永远记得在孩子一岁半时所发的愿,尽可能地帮助和我一样经历过同样痛苦的人。愿这篇文章能够切切实实地帮助到你。

 

“佛面犹如净满月,亦如千日放光明。圆光普照于十方,喜舍慈悲皆具足。

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

 

愿以写这篇文章的功德供养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供养天龙护法十二药叉大将,供养了凡本了(姜继峰)上师。回向给一切众生与师兄,愿一切众生身心健康、随心满愿、福慧圆满!愿众师兄工作顺利、身心健康、福慧圆满!回向给疾苦疾难的众生,愿苦难众生都能远离疾苦、早闻佛法、早证菩提!感恩!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长按识别左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1、 上师博客:可百度搜索“了凡本了居士 (姜继峰) ” 新浪博客


2、“了凡本了药师佛法共修QQ群”:75885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