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剧本分享:老成都传奇—寻枪记(上)

编剧李虹2018-06-18 15:05:09

1.和府院墙外A

夜晚的街道十分静谧,远远传来打更匠的敲锣与吆喝。

打更匠敲锣由远而来:(咣!咣!咣!)三更锣锣儿响,烘笼提下床,万一蹬倒了,要惹大祸殃!(咣!咣!咣!)

蒙面飞贼闪身而至,猥琐看了看围墙,起身往上跳着攀住,掉下来,再攀,再掉。

打更匠敲锣而来,黑衣人急忙闪身躲进黑暗里。

打更匠敲锣吆喝着远去:(咣!咣!咣!)时辰已三更,大家关好门!铺板要上锁,火烛要小心!谨防贼娃子,光顾你家门……(咣!咣!咣!)

飞贼闪出来,使出最大力气攀住城墙,艰难翻过去,一踩空掉进院墙,墙内传来瓦盆碰撞破碎声与男人痛苦闷哼之声……

2.院墙内的佛堂

夫人正背对佛堂大门对菩萨念念有词,被声音惊扰后吓得转身查看。

夫人:谁!

声音传来处,靠墙的盆栽七扭八歪,一片狼藉。

夫人越看越怕:哪来的客人,报上姓名……兵荒马乱都不容易,你求财啥的……都好说!

半晌,草丛里迟疑着传来瓦声瓦气的“猫叫”:喵!

夫人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又是你这只野猫!都快入土了!一天到黑不着家,不是钻别人的床就是在外边瞎浪!人也是畜生也是!(回头求菩萨)观音菩萨!你老人家大慈大悲让那个杀千刀的消停下,不要在外面惹那些花花草草我就阿弥陀佛咯!(磕头)

蒙面飞贼猫着腰从佛堂外和夫人的背后闪身溜过……

3.和会长卧房

房门轻推,飞贼闪身进来,悄悄靠近床铺。床上传来沉重而苍老的鼾声。飞贼一掏怀中,举起时,手中匕首在月光下寒光闪现。飞贼对着被窝闷头猛刺几刀后,匕首上鲜血往下淌。

飞贼:嘿嘿嘿嘿嘿……

忽然周围一亮,飞贼猛地回头,只见和夫人手提马灯站在门口,被眼前情景吓得目瞪口呆,嘴唇哆嗦着似乎要喊……

飞贼紧张竖起食指:嘘……

夫人中气十足失声喊出:抓强盗啦!杀了人啦……

飞贼顿时吓得急忙冲向门口,撞倒和夫人后夺路而逃……

4.和府

各门房立即亮起了灯,家丁们有的提马灯,有的拿棍棒纷纷从各处聚拢。

家丁甲:有贼!有贼!

家丁乙:在哪!在哪!

家丁甲:从老夫人卧房传出来的,走走走走……

家丁甲领头,一群家丁浩浩荡荡朝和会长卧房方向赶去……

人一跑完,只见院墙一角,飞贼一蹦一跳正在执着地跳墙,好不容易跳上去,剩了两条腿悬在空中时,跑在最后的憨厚家丁丙退回来,一看飞贼背影愣了。

家丁丙跑上前拉着飞贼大腿:快来,快来,在这!

众家丁集体回头一看,浩浩荡荡返回,对着飞贼的屁股又是踢又是打,飞贼忍痛,一教踢开家丁丙,翻墙而去。

家丁甲:快快快,南大门南大门……

家丁们急忙跑向南大门……

5.和府院墙外B

家丁们簇拥而出,却不见飞贼身影,众人站在原地东张西望,面面相觑。

家丁乙对家丁甲:你来指挥,是朝东追,还是朝西追?

家丁甲:你问我,我问鬼!你带一波,我带一波,分头追!

家丁瞬间自发分组,有的跟家丁甲,有的跟家丁乙,分头追去,剩家丁丙一人,跑左几步想想不对,跑右几步想想还不对,就这么左跑右跑,徘徊不定……

6.街道1

罗局长摇摇晃晃走来,王三在一旁殷勤地搀扶着。

罗局长:俗话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推豆腐!

王三恭敬的眼神闪过一丝疑虑:安?

罗局长:意思么就是那个意思嘛!(想了想,从兜里掏出枪)看到这支枪没有,这是当年我单枪匹马深入虎穴,剿灭一帮土匪,上面奖励我的。嗨呀太珍贵了,好几年我都舍不得开一枪……

王三:他们说,你是喝多了被拉了肥猪,绑进去的……

罗局长暴跳如雷:那是我将计就计,你懂啥!

王三敬畏而羡慕地看着枪:局长果然不同凡响,你说我喃,还是新来的,枪都不给我配一把,你把你的枪给我摸一下嘛!

罗局长:摸啥摸?这把枪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是准备把这六颗子弹,弹无虚发,杀六个坏人的!你一摸,摸走火了一发咋办?

王三对自己过分的要求羞愧不已。

7.街道2

家丁丙在街上茫然走着,一拐弯跟蒙面飞贼脸对脸打了照面,两人皆是一愣。

飞贼迟疑着,一拳打在家丁丙的面门上,家丁丙一愣,看着飞贼,欲哭。

8.街道1

罗局长蹲在街边干呕,王三帮忙拍背。一阵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传来,飞贼惊慌失措跑在前面,家丁丙大喊着紧追在后,飞贼一不小心绊到罗局长,摔倒在地。

罗局长吃痛爬起来:什么人!敢踢老子!

家丁甲见有警察,激动控诉:他……他……强盗,杀人犯,抓他,抓他!

一听此话,罗局长与王三震惊不已,见飞贼试图逃跑,罗局长用力拔枪射击,飞贼急忙抓起个石头一扔,罗局长当即被砸晕在地,手中的枪这才响起:“啪!”

王三与家丁丙吓愣了,飞贼警觉防范着两人,看了看罗局长的枪,上前将其拿起,在王三与家丁丙的注目下,跑掉了……

9.街道1

恍惚之中,罗局长睁开眼睛,只见众多家丁好奇围观,王三则骑在罗局长身上左右开光对自己奋力扇着耳光

王三:局长!(扇)局长!(扇)!局长!(扇)……

罗局长一把推开王三坐起来:……啥子情况?

王三:局长你终于醒了,你都昏了好半天了!

罗局长:我……为啥会晕过去呢?

家丁甲:我们是商会和会长屋头的长工,今天有飞贼想害我们和会长的性命,我们正追人呢,听到枪响跑过来,就看到你已经被打晕了。

罗局长思索着,忽然紧张摸腰间,空无一物。

王三哭丧着脸:那个飞贼,把你那,弹无虚发的正义之枪,抢跑啦!

罗局长顿时欲哭无泪:马上……调集人手,我要封锁全城,封锁全城!!

10.警局外

大部队的警察源源不断从警局涌出,罗局长气急败坏用脚踹跑得慢的。

罗局长:跑快点!没吃饭吗!

王三:局长,整个警察局,除了伙夫以外,都出动了,搞这么大的阵仗……

罗局长:在我的地皮上,胆敢入室行凶,还抢我的枪!我何止搞大阵仗,我还要抓到他,枪毙他狗日的!

王三:人家蒙了面,人都认不到……

罗局长:认不出人,认枪!

警察继续源源不断的涌出……

11.街道三岔口

街道上喊捉贼声四起,飞贼张皇失措从街头跑到街尾,从街尾方向杀出一队警察。

警察甲:在那在那!站住!站住!!

飞贼左右张望,钻进路旁的柴草堆,两队人马追来汇合,跑向中间一条街……

飞贼见已经安全,钻了出来,跑在最后的王三与飞贼打了个照面。

王三大叫:在这!飞贼在这!

飞贼照着王三就是一枪,王三应声倒地,飞贼逃窜后,大部队人马才返回,一看王三倒地,急忙上前扶起。

警察甲:糟了糟了,他中枪了!

王三:中倒是没中,就是这个脚听到枪响,吓软了……

警察甲一把丢开王三:不中用的东西,人朝哪跑了?

王三指着飞贼消失的方向:那边……

众人起身奔去。

王三趴在地上助威呐喊:抓到他,给我报仇哟……

12.老成都客栈

客栈大堂内,刘婉君与荷花麻溜布置店内陈设。秀才亦步亦趋想帮忙搭把手,却总是碍手碍脚。

刘婉君:天亮就要开张了,现在啥都没安排好。动作快点,到时候客人来看到像个啥样!(对田秀才)哎呀躲开!碍手碍脚的!

秀才窝囊退到一边,这挪一挪那擦一擦:自己不安排好,怪谁?

刘婉君与荷花合力抬起一张八仙桌,只听得“啪!”一声,两人一看,只见一地花瓶碎片,秀才紧张捂着耳朵。

田秀才讪笑:吓死我嘞,呵呵。

刘婉君怒火中烧把桌子一松:田秀才!我说你到底还有啥用!教个书学校都遭你教垮了,你现在回来祸害我,把这个客栈开垮吗!!

田秀才委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兵荒马乱学校办不下去,怪我咯?你那意思,以后你这个客栈开垮了,也怪我?

刘婉君大怒:你这个乌鸦嘴!(哭)也是我命不好啊,堂堂一个大小姐,当初那么多媒婆上门来,活生生瞎了眼嫁给你这个酸秀才,日子越过越走下坡路,连丫鬟都养不起!我活着还有啥意思!

何花吓哭了:姐啊!我从小跟着你,结婚也给你做陪嫁丫鬟,你不会把我卖了吧?!

刘婉君:哭啥哭嘛!我就是卖他(指着秀才)也不会卖你!

田秀才:哦哟哟哟,你终于说出来了,你看我落魄了,早就想休夫再嫁了,也罢也罢,我走!(说罢抬脚走向门口)我真的走了哦!
刘婉君:快点走!眼不见心不烦!

田秀才一脸悲愤,一狠心,开门出去了。

13.吉祥酒店门口

飞贼一路跑来疲惫不堪,正低头喘气,旁边大门打开,田秀才骂骂咧咧出来,飞贼慌不择路,见对门吉祥酒店门口有一大桶,急忙爬进去,盖上桶盖。

田秀才正暗自神伤,吉祥酒店的门一开,王长友与薛金兰出来,手里台着一桶酒。

王长友:你看我想的办法就不错,这么大一个桶,装满了咋搬出门?就是应该先把空桶搬出来,再一桶一桶朝里头倒。

薛金兰:屁话多,快点装!天亮还要给丁掌柜送去!

两口子一个搬酒出来递,一个倒,一桶又一桶。

田秀才冷不丁冒一句:你们,装的是酒吗?

黑灯瞎火中听到有人,两口子吓一跳,险些撞倒大桶,王长友赶紧扶住。

王长友:黑灯瞎火的你装鬼黑人干嘛?!

田秀才:呵呵,在下对门的田佩良,一会我们客栈开张,二位过来捧场啊!

薛金兰立马拉下脸来。

薛金兰:安?生意都这么冷清了,你们还开一家抢生意,一起饿死算了!

王长友尴尬:嗨嗨不要跟妇人家一般见识……到时候我们一定来,一定来哈!

田秀才:打空手就可以了哦。

王长友:我王长友是那种人吗?你放心,我明天给你送一大桶好酒!

田秀才看着面前这桶酒眼睛都亮了:那……就盛情难却了哦。

薛金兰一看,气得狠狠揪王长友,王长友忍住。

田秀才:那你们忙,我先告辞了。(看了看自家门店,转身寂寥往街头走)

王长友:天都没亮你走哪去?

田秀才吞吞吐吐:有些要紧事情没办完。哎!(说罢黯然离去)

薛金兰气得猛敲王长友脑袋:败家子!败家子!那么大一桶酒说送人就送人!

王长友吃痛躲闪:我说顺口了嘴巴不关风,你咋不拦着我?

薛金兰一跺脚,进屋去了,王长友郁闷不已将将桶盖盖好转身进屋去。桶盖打开,飞贼推开桶盖站起来,打了个酒嗝,醉醺醺的缩回桶里,桶盖又给盖上了……

14.老成都客栈门口

鞭炮噼啪震耳欲聋,客栈门口聚集不少带礼盒的宾客,刘婉君热情招呼客人。

刘婉君:哎呀张五爷来啦!哎呀来就来了还带啥礼物(接过礼物掂了掂递给何花)里边请哈五爷……陈幺爸!照顾不周照顾不周……里面请,一会我专门找你请教一哈开店的学问……罗掌柜……

小乞丐在人堆后面,跳起来往门里张望着。

刘婉君抽空拐了拐何花:秀才还没回来?

何花:不知道嘛,我看他是偷懒去了……

刘婉君:他敢回来我打断他的脚……刁会长!稀客啊!啥风把您吹来了?

刁副会长有洁癖,拿白手帕捂鼻:你们开业,我这个商会会长是要来关照一下嘛。

何花:你不是副的吗,正的那个呢?

狗仔得意:我们刁副会长很快就变成刁正会长了!

刁副会长一听怒瞪狗仔。

刘婉君狠狠瞪了何花一眼:以后还请刁会长多带携一下哦!

刁副会长:好说,好说……(忽然脚被踩)哎呀!

只见身边猫着腰往里钻的小乞丐脏脚正踩在他的鞋上。

刁副会长一阵恶心:哪来的叫花子!把你的脏脚拿开!!

小乞丐急忙把脚缩回,只见刁副会长铮亮的鞋面上,一坨黑乎乎的不明物体。

刁副会长一阵干呕,拼命甩鞋:给老子打死他!

狗仔扑上前去揪住小乞丐就打。

刘婉君:不要打……打不得啊,要出人命了啊……

刁副会长崩溃脱鞋:算了算了,快给我把鞋擦干净……

狗仔只好忍住恶心捻着鞋带接过鞋,仔细擦拭着。小乞丐趴在地上看无人注意自己,窃喜着从怀里拿出一个钱袋仔细数,见刘婉君凑过来,急忙藏起钱袋。

刘婉君一脸关切:你是不是饿了嘛。

小乞丐哭丧着脸点头:大姐,给我一口吃的嘛。

刘婉君:看你也可怜,跟我进来找点吃的。

小乞丐激动爬起来跟着刘婉君进去了。

15.后厨

田秀才蹑手蹑脚翻窗进来,拿起菜刀切菜,刘婉君带着小乞丐进来。

刘婉君一见田秀才怒火中烧:你才回来啊?

田秀才:我回来好半天了!

刘婉君:少给我装!我们在外边忙得要死要活你跑出去偷懒!说!干啥去了!

田秀才:我……跑外边睡过头了。‘

遛弯进:你!算了!我今天开张大吉不跟你多说,给小叫花一点吃的,把鱼杀了。

田秀才:啊?杀鱼?孟子说,君子远庖厨……回来,回来啊!

刘婉君已经走了。

小乞丐:老板老板,老板娘喊你给我吃的。

田秀才看了看小乞丐,乐了:那你帮我杀鱼?

小乞丐:你真可笑!我是叫花子,不是短工,你给不给吃的嘛!

田秀才无奈,从籈子里舀出米饭,捏了个饭团递上。

小乞丐:碗都不给一个?打发叫花子啊?

田秀才只好找一个碗将饭团装上递给他,小乞丐伸手从碗里拿出饭团吃着走了。

16.客栈大厅

小乞丐吃着饭团穿梭在客人中,手里已经多了些小物件:烟斗,手链……

宾客们坐满了几大桌,刁副会长与狗仔独自一桌,狗仔还在仔细帮忙擦鞋。

刁副会长压低嗓门:瓜娃子,以后你说话注意点,什么叫很快就是正会长了?

王三:本来就是嘛,你不是已经派人去杀他了吗……

刁副会长一听,急忙猛敲狗仔脑袋:再说我把舌头给你割了!(一脸担忧)咋到现在都还没人报丧呢?我还等着给黄连长报喜呢!

狗仔一脸的忧愁:哎。

刁副会长正低头穿鞋,一看狗仔,来了兴趣:也?你也知道为这些正事发愁了?

狗仔:哎,好久开饭哦,肚子都饿扁了。

17.后厨

厨房内,一条大鲤鱼在地上跳来跳去,秀才拿着菜刀与鲤鱼对峙着左突右闪……

18.吉祥酒店门口

看着对门热闹非凡,王长友两口子一脸不乐意的往酒桶上栓红绸子。

薛金兰:这桶酒给了对门子,丁掌柜那咋整?

王长友:下午再给他送一桶撒。其实这个未尝不是件好事。

薛金兰:这么大一桶酒给别个,你还说是好事?

王长友:妇人之见。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打算用这桶酒去攀交情,打探哈他的家底,财力,靠山,现在生意竞争这么大,不套点内情咋抢生意?再说了,我们这么多人一会可以多吃点,好怕吃不回本?

两个丘二上前搬酒,一群人向老成都客栈走来。

19.客栈大堂

刘婉君忙活着给众宾客倒茶,何花跑进来。

何花:姐,那些客人送的东西都堆不下了,我不是要开个房间专门堆东西呢?

刘婉君惊喜:真的啊?今天客人这么大方,光是开张就发一笔了哦!都是些啥?

何花激动:我拆开看了,送的都是实用的东西,扫把,撮箕,脚盆……

刘婉君哭丧着脸:我感觉我要垮杆了……

门外王长友吆喝起来:老板!田掌柜在不在?

刘婉君急忙迎了出去。

20.客栈门口

刘婉君与何花出来,一看这么大一坛酒,顿时乐开了花。

刘婉君:哎呀哎呀稀客啊稀客,啥风把你们吹来了哦……请问二位是……

王长友:我是对门吉祥客栈的掌柜王长友,这个是我夫人薛金兰,听说你们今天开张大吉,我们带了一坛酒过来道贺……纯高粱的哦!

刘婉君:真的啊!哎呀那多不好意思啊,二位里面请(扶着两人进屋)何花,快去叫秀才搭把手,把酒抬到后厨。(对王长友夫妇)不瞒二位说,我们为了开这个店,本钱都花光了,连开业都搞得这么寒酸,没啥好菜,你们这坛子酒,是里边最拿的出手的东西了!

王长友一听乐了,嘟囔:这么穷,没啥竞争力嘛。

薛金兰却哭丧着脸:还说吃够本钱,(掐王长友)亏死算了!

刘婉君:啊?

王长友、薛金兰:没啥没啥。

21.后厨

鲤鱼还兀自在地上跳着,田秀才撩起袖子,拿着擀面杖正追着敲鱼头。何花进来。

何花:你在咋子?

田秀才:万物皆有灵,我要是这样杀它它会痛,不如先把它敲昏。

何花:我姐说,喊你出来搬酒。

22.库房

何花与田秀才两人搬酒进屋,何花十分卖力,秀才整个身子已经摇摇欲坠。

秀才撑不住了:等下等下,歇口气……

两人将酒放下。

何花:从门口搬进来歇了八趟!

田秀才:我咋知道它咋这么重,一搬起来,我就感觉里头有啥子东西在晃荡。

何花:我看是你在晃荡。好了,就放在这了,一会开席的时候就喝这个。

说罢,何花出门去了。

田秀才看着酒坛兀自疑虑:真的有东西在板啊!

秀才想不通,侧耳贴着酒坛听,一切静悄悄,秀才莫名其妙出去了。

“咣!咣!”酒坛的盖子动了两下,奈何外面捆着红绸,盖子挣脱不开。

23.客栈大堂

刁副会长喝茶,却时不时拿出怀表看时间。

狗仔:要不然,我跑去和会长屋头瞅一眼?

刁副会长:你生害怕别人不知道是我们派的杀手?

狗仔:未必我们在这坐着等?

刁副会长:对,这叫敌不动,我不动……

狗仔:恩!敌一动,我乱动!

刁会长正欲发作,见狗仔看着自己身后发愣,一回头,旁边一毡帽男整淡定喝茶。

刁副会长:你哪冒出来的!

毡帽男:黄连长那边冒过来的,问你事情咋样了。

刁副会长生气:慌啥?消息确定了我自然会派人通知!

毡帽男:都快吃午饭了哦!

刁副会长:吃饭吃饭,你有那么饿吗?

毡帽男:黄连长倒不是很饿,就是不知道你饿不饿。那批大烟停在码头上不得岸,买家那边闹着要赔钱。你说你出面找和会长签文书,结果和会长油盐不进,凡是大烟生意一律不准过,结果你说要杀他,你来做会长,你来签字。你搞清楚状况,赚你是赚六成,赔你是赔双倍哦,你说,是黄连长饿,还是你饿?

刁副会长立马一本正经:其实我觉得应该成了。

毡帽男:此话怎讲?

刁副会长:首先,我请的是一等一的杀手,要钱不要脸的亡命徒。其次就是我的猜测了。要是和会长没死,以他的性格,知道有人杀他早就闹通城了,结果没听到闹;要是他死了,他在外头拉那么多风流帐,以他大房老婆的性格,这个时候一定会悄莫声分家产。所以我可以保证,和会长,已经死翘翘了!

24.客栈外

罗局长手拿通缉令,带领一队警察冲客栈而来

罗局长问王三:人就是追到这找不见的?

王三:对!

罗局长:那么多人,龙蛇混杂,给我查!一个一个的查!

于是王三带头,挨着揪住路人与宾客,不论男女比对通缉令仔细辨别。

通缉令上,是一张蒙面人头像。众人被此阵仗吓得不行。

罗局长:大家不要怕!我们宁可错杀一千不会放过一个!

刘婉君慌慌张张迎了出来:罗局长,啥情况?

罗局长:我啥情况?我还问你啥情况呢,这,那么多人在搞什么鬼?

刘婉君:我们老成都客栈今天开张,宴请宾客……

罗局长:客栈,宴请宾客,哼。(一挥手带着众人进客栈)

25.客栈大堂

罗局长带人进屋,喧哗闲谈的众宾客顿时噤声看着来人。

罗局长威严环顾四周:贴,到处贴,都给我贴满。

警察们四散开去,将蒙面飞贼的通缉令贴的满墙都是,刘婉君追进来,欲哭无泪。

罗局长:大家仔细看下这个人,昨天翻墙进屋行凶杀人,还给他跑了,这种地方鱼龙混杂,说不定就藏在这个客栈里!就在你们中间!

众人吓得左右察看着。

罗局长:大家要仔细防范,这个人武艺高强,空手夺白刃的下了我的枪!

众人惊恐不已。

刁副会长急忙上前招呼:罗局长忙公务呀?

罗局长委屈不已:老子一晚上都没睡。

刁副会长:你说,这啥人胆大包天,和会长那么好的人都敢害?

罗局长:你咋知道是害和会长?

刁副会长一时语塞:你……你说的呀。

罗局长一脸迷茫:我说过吗?

刁副会长:……哎呀这个不是重点。不过呢,和会长在外面沾花惹草确实容易得罪人……和会长没事嘛?

罗局长有些后怕:我去查看现场……嗨呀,惨不忍睹啊……

刁副会长与毡帽男眼神交汇,偷着得意。

罗局长:多可怜一只流浪猫,大冷天就想钻个热被窝,寻求一点温暖,结果给和会长抵了命。被捅了七八刀,满床满蚊帐都是血啊……

刁副会长:……你说啥?杀了一只猫?和会长哪去了!

罗局长一脸深沉:到现在也是生死未卜音信全无啊!

门外有人吆喝:和会长——您来啦——

众人急忙跑出去看。

26.客栈外

远处两辆黄包车上,柳飞飞与丫鬟柳小小一人一座。车在跑,和会长跟在车后也在徒步跑。黄包车停在客栈门口,撵上来的和会长气喘吁吁。

和会长:哎呀,我觉得我还可以跑两圈!

刁副会长惊诧与身旁毡帽男面面相觑。

毡帽男:哦豁!

27.客栈内

柳飞飞与柳小小进来坐下,众男人目光都被吸引过去。和会长跟进来,讨好地坐在柳飞飞旁边,柳飞飞厌恶地挪了挪位置。

柳小小:和老爷,你真是有兴致,昨天在我们家小姐门口守了一晚上……

和会长:我帮你们小姐看门,防色狼来着……

柳飞飞:你才是那个大色狼。

柳小小:我们小姐被你骚扰得遭不住,今天准备换地方,您还跟到撵什么呀……

和会长:我老当益壮体力不减当年!飞飞,世道那么乱,你走哪,我跟到走哪。

柳飞飞崩溃不已。

罗局长:和会长,借一步说话。

和会长:好好好,飞飞,等我哦,过会找你慢慢聊。

说罢,和会长跟罗局长进了包间,刁副会长急忙跟进去。

28.客栈包间

众人坐定。

和会长:啥事儿?

罗局长:昨夜三更时分,有个亡命徒翻你的院墙,再钻你的卧房……行凶……

和会长一愣:啊?(悲从中来)夫人啊……你死得好冤啊……啊啊啊……

罗局长与刁副会长无奈面面相觑。

刁副会长:我跟罗局长分析出来,那个人可能是想杀你。

罗局长:结果你不在,杀了一只野猫。

和会长兀自愣神。

刁副会长恨铁不成钢:你说你大晚上不在家按点睡觉,乱跑啥?!

罗局长:啊?

刁副会长:……没啥。

和会长:……有人要杀我?

罗局长:你想下,你平时得罪什么人没有?

刁副会长:就是,要不然就是在哪拉了风流债?

和会长继续发愣

罗局长:他还枪了我的枪,等我抓到他,就算把牙齿给他撬了,我也要审出幕后黑手!然后统统枪毙!

和会长一下抱住罗局长大腿:罗局长,你一定要保护我啊……

29.客栈大堂

何花四下奔忙,柳飞飞优雅喝茶,刘婉君在柳小小的带领下过来。

刘婉君:柳小姐,说是您找我?

柳飞飞:老板娘,看你这也算干净。把最好的房间给我留一件,那些个人用品,床褥被罩啥的都给我撤走,我自己买。我跟小小要长住的。

刘婉君喜上眉梢:好好好!何花!天字一号房,马上收拾出来给柳小姐住!

忙得晕头转向的何花一听吩咐,急忙得令而去。

罗局长走出包间,和会长还抱着罗局长的大腿。

罗局长:谁对你行凶么,也不会跑二趟嘛!你放心大胆的回家就是了!

和会长:你是做警察的,要保一方平安,现在我不平安了,你就不保我了?

罗局长:我现在公务缠身!四面八方都不平安!顾不到你一家!

和会长:那个飞贼还抢了你的枪,你脱不了干系!

罗局长崩溃:要你提醒?

和会长:老板!

刘婉君急忙凑上来:会长,我在。

和会长:给我开个房间,罗局长啥时候把凶手逮住,我啥时候回去……飞飞定了房间了?我住她隔壁。

刘婉君:好好好……何花,天字二号房收拾出来!

何花气喘吁吁出来:哦……(扭头进去了)

刁副会长:老板再给我开一间,住和会长隔壁,我要保护他。

刘婉君激动不已:哎呀今天生意太好了!何花……天字三号房收拾一下!

何花出来,已经快哭了:姐啊!你干脆把我卖了吧!

30.后厨

刘婉君激动进厨房:秀才,你不知道今天生意有多好……(一看秀才,愣了)

只见秀才蹲墙角累得有气无力,鱼还兀自在地上跳着。

刘婉君:我在外面迎来送往招呼客人,生意都做了几单了,你一条鱼都杀不出来?

田秀才哭着:我还是下不去手,佛曰,众生平等,凭啥鱼就活该被人吃?

刘婉君从地上拾起鱼,三下五除二剖了,剁成块。

田秀才:最毒妇人心啊……。

刘婉君拿出一只鸡:无毒不丈夫,把鸡杀了。

田秀才忍无可忍:我想跟你打个商量。

刘婉君:有屁快放我忙得很。

田秀才:杀生这种事情,交给何花杀。

刘婉君:何花都累成狗了你好意思喊别人做事情?

田秀才:那你再请一个人不行吗?

刘婉君:我请个人,拿你做啥?杀鱼你不行,杀鸡你不行,你到底还有啥用?田秀才:怪我咯?可怜我生不逢时……

刘婉君:那你就该背时!不管以后请不请人,今天这个鸡,你就是咬,也给我把它咬死!百无一用是书生!我咋把你摊着了!

刘婉君气愤出去,秀才暗自神伤,忽听得一阵“咣咣”响动,急忙循声走去。

31.库房

缠着红绸的酒桶的盖子松动,一开一合的,秀才走进来,仔细查看着。

秀才自言自语:我就说有东西在晃荡嘛!

说罢秀才解开红绸,正欲掀开盖子,蒙面飞贼窜出,拿枪顶在秀才脑袋。

飞贼:你敢开腔,我就敢开枪!

田秀才两眼一翻,瘫软在地。飞贼顿时手足无措,想了想,干脆拖着秀才胳膊往酒桶装,哪知秀才浑身瘫软怎么都扶不起来。一怒之下,飞贼顺过旁边一个瓢,从桶里舀起一瓢酒照着田秀才的脸就泼。

田秀才惊醒,紧张:枪……枪……

飞贼被提醒,急忙拿枪顶着田秀才脑袋:脱衣服。

田秀才:啊?

飞贼:少废话,脱!

田秀才颤巍巍借盘扣:那你转过去,非礼勿视……

飞贼:谁想看你,我让你跟我换衣服!快脱!

32.库房

田秀才不习惯的穿着一身湿衣服:你放心,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不会去揭发你。

飞贼冷哼一声指着酒桶:进去蹲着。

田秀才:啊?一会还要给客人喝,不卫生……

飞贼晃了晃手中的枪:恩?

田秀才急忙麻溜跳进去,冷得直达哆嗦:你该不会把我敲晕,然后把盖子盖着吧?

飞贼眼睛一亮:你不说我还忘了,必须敲晕。

说罢,飞贼拿枪把猛的一敲秀才脑袋,秀才再次晕倒缩进酒桶,飞贼把枪一别,盖上盖子,拴好红绸,出门去了。

33.客房走廊

飞贼拐弯走来,一路好奇看着周围的热闹情景。

刁副会长走出天字三号房,与飞贼打了个照面,两人皆是一愣,刁副会长随即紧张地伸手一搭肩膀,将飞贼拖进房间。

34.天字三号房

两人双双进屋,刁副会长闩上房门,看着自顾自倒水喝的飞贼,恨得牙痒痒。

刁副会长:我不找你,你倒是敢跑这来了!

飞贼:大隐隐于市你不懂?这家店是不是在开业酬客?我还可以吃一顿。

刁副会长:昨晚上到底咋回事?

飞贼得意:嗨呀你是没在当场,我身轻如燕翻墙进屋,对着那老东西就一顿乱捅,他愣是哼都没哼一声,就死了。主要当时出了点小差错,被他老婆撞见,不然我可以割个耳朵给你做纪念品。

刁副会长:你还好意思割耳朵,耳朵也是个猫耳朵!

飞贼:啊?

刁副会长:你……(想了想)你跟我来!

说罢,刁副会长拉着飞贼,开门出屋。

35.客栈大堂

和会长绘声绘色对柳飞飞讲着:所以说飞飞,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昨天要不是你,我就不会出门,不出门,就要睡觉,一睡觉,嗨呀我这条命就没了啊!

柳飞飞:你要是珍惜你这条命,就赶快回家把围墙修高一点,躲在家不要出来抛头露面。说不定啊,这个想杀你的人,就在这个客栈哦!

和会长紧张看看四周,又笑了:我哪有这么倒霉,再说了,我舍不得你嘛。

柳飞飞怒而起身:你不是感谢我吗!感谢我就请你放过我,不要再纠缠了!

说罢,柳飞飞离去。

和会长跟着起身:飞飞……

柳小小回头瞪视:听不懂话吗?叫你不要纠缠了!

36.走廊

飞贼看着楼下,惊奇地瞪大眼睛。

刁副会长一脸愤怒:看清楚没有,人家不但没死,还越来越浪了!

飞贼挥手示意,两人回到天字三号房。

37.天字三号房

两人坐定。

飞贼一脸深思熟虑:今天他不死,我死。

刁副会长大怒:你还敢杀他?算了算了。你把定金还我,我们从此两不相干!

飞贼:吃进去的钱,你喊我吐出来?你觉得可能么?

刁副会长:你……事情办不成就算了,还抢了警察局长的枪!现在别人拿你的通缉令糊墙呢,我咋跟你合作!……算了算了,定金你也别退了,事情到此为止!

飞贼:那也不行。

刁副会长:为啥!

飞贼:接了你的生意不做好,我良心上过得去吗?以后还有脸在江湖上混吗?

刁副会长:你找死也别拖着我!慢走不送!

飞贼:呵呵!事情到了这一步,你也脱不了干系,你猜,我去找和会长说有人请我杀他,他会给我多少钱?

刁副会长:你……我忽然觉得,我们的生意还是可以继续做……

飞贼:早就该这样了。

说罢,飞贼起身出门,刁副会长看着飞贼离去的背影,露出阴险的神色。

38.走廊

飞贼走出天字三号房,就看见和会长正在敲天字一号房的门。

和会长可怜巴巴的:飞飞你好歹开下门嘛,我有好多话要找你说,飞飞……

飞贼凑到和会长背后,举起了匕首。

和会长:我现在遭坏人暗杀,有今天没明天,你但凡开下门我就死而无憾了……

飞贼面露凶光正要刺下去,房门一开,飞贼急忙把手放下。

柳小小端着一杯水劈头盖脸泼向两人:门开了,你可以放心去死了吧!

说罢,柳小小把门又关上了。

和会长:哎哎……(失落回头看到飞贼)你站我背后干嘛?(想起什么,紧张捂住腰间)你……你想摸我包,信不信我让警察抓你!

飞贼只好赔笑着远离和会长,和会长失落坐在门口地上发愣。

和会长喃喃念叨着:飞飞,你见我一面嘛,和我摆一哈嘛……

飞贼想了想,冷笑着掏枪远远瞄准,刚要扣动扳机,罗局长带着王三与一般警察搜查着过来了,飞贼急忙把枪收起来欲走。

罗局长:前面那个!站住!

飞贼急忙站住,罗局长等人上前拿出通缉令仔细比对,飞贼十分紧张。

王三:局长,我觉得,你拿这个蒙面通缉令,看得再仔细也看不出啥子。

罗局长:你不懂,有一种心理战术,可以起到威慑歹徒的作用……

王三茫然:啊?

而刁副会长见飞贼正在被盘查,也是警惕地从窗户往外静观其变。

罗局长突然发飙抓住飞贼的胳膊扭到背后顶到墙角:你就是昨天那个飞贼!

众警察、刁副会长,飞贼均被这突发变故吓懵了。

罗局长咆哮着: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众人大气不敢出,几秒种后罗局长突然从暴怒转淡定,松开了手,整了整衣服。

罗局长满意的:他如果是飞贼,这个时候肯定心慌气短,然后凶相毕露,跟我们拼个鱼死网破(遗憾地看着飞贼)他表现得如此淡定,说明他是清白的。这个,就是我说的心理战术。

众手下崇拜的点头称是,跟着罗局长一拐弯走了,飞贼回过头来,两眼无神,唇色惨白,脚耙手软的扶墙而去……

39.客栈大堂

毡帽男喝一口茶后正欲离去,一只手将其拉住,毡帽男回头一看,是刁副会长。

毡帽男:事已至此,你难道还要留我吃饭?

刁副会长欲哭:通知黄连长出个面,把那个狗日的飞贼给我崩了!你是不知道啊,刚刚差点把苦胆给我吓破了!

毡帽男:你惹的麻烦,你自己解决。(说罢欲走)

刁副会长:我解决不了,他黄连长也要受牵连哦,现在这个飞贼愣是要在警察眼皮底下杀人,他遭逮了,把我供出去,我呢,就只有把他供出去了哦……

毡帽男:我们黄连长不归他罗局长管辖,不怕。

刁副会长:那是,那是,他只怕军事法庭……嗨嗨,你知道的,走私大烟……

毡帽男变色:……我回去跟他谈一哈。(说罢离去)

刁副会长叮嘱着:抓紧谈哦,夜长梦多哦!

40.郊外路上

草丛后,王墩子背后别着剔骨刀,趴在地上看着前方,眼神充满恨意,毡帽男与黄连长一行人默默无语顺着大路走越,王墩子因紧张,手指都快嵌入土里。

黄连长走着走着,忽然暴怒着拔枪乱放,王墩子本来探出的头急忙缩了回去。

毡帽男:连长,你老人家息怒啊!

黄连长:敢威胁老子!老子先把他姓刁的一枪崩了!

毡帽男:你老人家的枪法,枪毙他简单得很。但是你不要忘了,我们是求财啊。

黄连长:老子把货运到宜宾!重庆!照样可以卖钱!

毡帽男:那也还是别人的码头啊。更何况现在风头正紧,送到哪都烫手。

黄连长沉默了。

毡帽男:以我的愚见,刁副会长毕竟有商会跟码头的资源,我们不如帮他把烂摊子收拾了,借他的关系发财,等到生意做成之后,再把他那一份,嘿嘿……

黄连长一脸严厉:你让老子黑吃黑?

毡帽男一脸羞愧。

黄连长:可以!

看着众人远去,王墩子不甘心起身,远远跟在后面。

41.客栈大堂

黄连长一行走进大堂,赶走一桌宾客后,黄连长将手枪往桌上一放,大喇喇坐下

刘婉君怯怯迎上来:这位老总……

黄连长:没你的事,闪开。

刘婉君急忙回避,不满嘟囔着:嘿,到我的店来,还没我的事!!

何花端茶经过,一看黄连长英姿,愣了:哇……

毡帽男:愣着干嘛!给我们黄连长上茶呀!

何花忙不迭上茶,神色羞怯:老总,你住店哪,我给你收拾一个上好的房间……

黄连长冷漠地:刁副会长住哪个房?我跟他关系亲的很!今天我跟他睡一块!

何花一脸错愕:啊?

刁副会长急忙赶来:哎呀黄连长想死你了,来来来,房间去慢慢聊……

所有人似笑非笑目送刁副会长牵着黄连长的手上楼去,黄连长生气把手甩开。

人群中,王墩子仇视着黄连长的背影……

42.天字三号房

黄连长一脚踹开门进屋坐下,刁副会长警惕地闩门,笑呵呵凑过来。

刁副会长:哎呀黄连长,你好比那及时雨宋江,说曹操曹操就到……

黄连长擦枪:有屁快放,你准备咋弄。

刁副会长:我有一个妙计,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黄连长:老子听不懂。

刁副会长:就是说,等杀手把和会长杀了,你就在背后,放他一枪。

黄连长一脸蔑视:背后放黑枪……

刁副会长顿觉羞耻。

黄连长:我最喜欢了。

43.后厨

刘婉君走进后厨,发现空无一人,鸡还在地上活着。

刘婉君咆哮:田秀才——(拧起鸡就冲出厨房)

44.走廊

何花一脸无奈端来盖碗茶,递给在天字一号房门口席地而坐的和会长。

和会长接过茶,淡定品着,楼下小乞丐破碗装水也坐地边挠痒边喝。

和会长看在眼里一阵嫌恶:啧啧啧,这家店咋啥客人都招呼,档次不高嘛……

说罢,看左右无人,鬼鬼祟祟向门里窥视。走廊尽头,飞贼的枪口瞄准和会长……

45.走廊尽头转角处

前方是飞贼正聚精会神瞄准,背后不远处,黄连长黄雀在后,淡定点烟,等待……

每个人都严正以待,局势千钧一发……

刘婉君的声音振聋发聩传来:田佩良!出来!今天鸡不死,你死!

46.走廊

和会长被这突如其来的怒吼吓得一抖,茶水烫了手,疼得跳起来。

刘婉君气呼呼提着鸡一路从走廊另一头怒气冲冲走来。与和会长擦身而过

瞄准和会长的飞贼失去靶心,深怕暴露的他急忙将枪收起急忙往回躲着

47.走廊尽头转角处

见飞贼回头,黄连长急忙收枪,又见刘婉君拐到面前,只好佯装“看风景”。

刘婉君骂骂咧咧推开挡路的飞贼,绕过黄连长继续前行,却忽然吓得尖叫起来。只见王墩子手拿剔骨刀躲在墙后呢!

刘婉君:你……拿刀干嘛!

王墩子手中的刀兀自举着,看看黄连长,看看鸡:我……杀鸡。

刘婉君:田秀才雇的你?

王墩子迟疑了一下,点头。

刘婉君将鸡塞过去:马上杀了!都快开席了鸡还没杀,一会把他田秀才活吃了!

说罢,刘婉君骂骂咧咧离去。

黄连长松了一口气喃喃自语:好险,差点被看到!

48.后厨

王墩子将杀好拔毛的鸡放进筲箕,擦擦手准备溜走,刘婉君搬货进来。

刘婉君一样一样往外拿:秀才给你说的多少钱一天?

王墩子:……还没谈呢。

刘婉君:用你一天看表现,手脚勤快点,我这的工不是这么好打的!

王墩子:我,有点要事情去办……

刘婉君想起什么,咆哮:何花!

何花跑进来:来了来了!

刘婉君:哎,现在菜也没切,肉也没炖,饭……还没有上甑(指着菜)这个肉,拿点切丝拿点切片,拿点炒盐煎肉拿点红烧,这个膀炖一哈,鸡,做个白斩鸡。还有这个,这个……

何花有些迟疑:你知道的,我做饭手艺有点……

刘婉君:那也要做!!

何花吓得一哆嗦,试图抽身溜走的王墩子也吓得站住了。

刘婉君:这么大个摊子就我两个女人!(欲哭)这个田秀才!我过几天也要把他休了!关键时刻一点都靠不住,何花,你跟着我啥好日子都没过上,挨过这几天我给你说个靠得住的男人,不要找穷酸书生,一辈子就这样毁了啊!(哭)

王墩子听见女人哭,烦躁不已。

何花悲从中来:姐啊!我还是不嫁了,我走了你一个人咋撑得起嘛!

王墩子:哭哭哭,就知道哭!炒菜!

说罢,王墩子拴起围裙,麻溜工作起来。

一组镜头:王墩子刀工一流,一把杀猪刀手起手落之间,切、剁、片、剔各种刀法让人眼花缭乱,刘婉君暗自高兴不已。

何花忙不迭架起锅灶:反正我做菜,只管颜色不管味道的啊。

49.客栈大堂和会长一桌

宾客落座,罗局长坐在和会长一旁,兀自拿出通缉令,一个一个的看着……

刘婉君、何花、王墩子往桌上不停的端菜。

刘婉君:实在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还有最后两道菜,上齐就开席!

众人很是激动。

罗局长:警告某人,你要是在这呢,趁早多吃几口,吃完好上路!

气氛顿时冷场。

刁副会长看了看另一桌的飞贼,一脸不悦对旁边的黄连长:你说我不行,你呢?

黄连长:你信不信,我只要一说心情不好,就有足够的理由乱枪打死任何人?

刁副会长想了想:我还是喜欢那个黄雀在后的计划,要不然还是等他得手……

黄连长:我等不了了,我是来灭口的,和会长的事情你解决。

刁副会长不甘心正要辩解,黄连长突然拔枪站起来。众人吓一跳。

黄连长:还有多久开饭!我饿慌了可是要杀人的啊!还有多久!多久!

说罢正欲放枪,和会长一听和颜悦色站了起来。

和会长:这位长官,俗话说好饭不怕晚,稍坐片刻。

黄连长:我……(灰溜溜坐下)

刁副会长一脸嘲笑,黄连长不甘,再次拔枪站了起来,众人又吓一跳。

黄连长:啥鬼天气这么热!太热了我枪要走火啊!(说着正要放枪)

刘婉君:长官你热呀?何花!你给这位长官扇下风。

何花拿着扇子跑来,殷勤的边扇风边抛媚眼,黄连长灰溜溜坐下。

刁副会长:赌个咒可能有点效果。比如说:你要再不开枪,你就不是人。

黄连长豪气干云站起来:嗨呀一桌子好菜,老子今天人要打牙祭,枪也要开荤!

众人:哇!(眼睛齐刷刷瞅着另一个方向)

黄连长一愣,循声望去,只见柳飞飞姗姗来迟,整个人光彩夺目魅力非凡。

和会长拍着身旁的椅子:飞飞!这来这来,专门给你留的。

柳飞飞见四周已经没了座位,只好不情愿的过来坐下,小小站在柳飞飞身后,瞪视周围觊觎的眼神们。黄连长目光呆滞,收枪,坐下,打望……

刁副会长:你真不是人,像条狗。

50.客栈大堂飞贼一桌

飞贼坐在位置上,不顾周围的谈笑风生,淡定喝茶。

小乞丐凑过来,众人掩鼻回避着,刘婉君端菜走来见此一幕。

刘婉君:小叫花你挤啥!客人都被你熏跑了!不准上桌!少不了你一口吃的!

小乞丐一脸无辜离席,手里多了个怀表,正窃喜着,却见飞贼随时都会用手捂着腰间,顿时来了兴趣,看看桌上果盘里的长条麻糖,乐了。

小乞丐拿起一条麻糖,凑到飞贼旁边试图故技重施,谁知飞贼十分警惕与暴躁,起身就将小乞丐一顿暴揍,众人急忙上前拉开,小乞丐趁机跑掉。

刘婉君再次端菜走来:何花!墩子!把王掌柜的好酒抬出来!开席了开席了!

51.客栈某角落

小乞丐跑到角落躲起来,窥视着外面。

王墩子与何花麻溜路过,小乞丐急忙让路后,悄悄拿出怀中掉包而来的一个布包,惊喜的打开层层包裹,王墩子与何花抬酒经过,小乞丐再次将包裹藏在怀中等二人路过。

确定安全后,小乞丐掀开包裹的最后一层布,顿时像被烫着一样扔在地上……

52.客栈大堂

酒桶夯实落地,何花与墩子松手,一脸成就感。

刘婉君:各位,在开席之前呢,要重点感谢一下,吉祥客栈的王掌柜和薛大姐!这桶上好的纯高粱酒,就是他们送的!

王长友与薛金兰起身向众人致意。

刘婉君:开酒!

何花低声提醒:不等秀才了?

刘婉君:等个屁,他回来老娘赏他休书一封。开!

何花正要动手揭盖,盖子兀自动了起来,何花吓得尖叫,众人急忙注意过来

刘婉君:喊啥喊?

何花:桶里头有东西在晃荡!……哎呀当时秀才就说了有东西,我还不信他!

众人一愣,仔细查看着。王墩子直接上前,将红绸解开,桶盖解开。秀才从里边晕晕乎乎出来。

刘婉君:秀才!!

秀才:店头……有强盗!手……手头有枪!!

53.客栈某角落

小乞丐吓得张大嘴巴看着地上的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