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季谦先生丨一路走来,始终如一,养成追本溯源的思考习惯

神州经典2018-02-03 10:55:33

神州经典

「让悠悠古风  吹遍古老的华夏大地

经典诵读 | 读经理念 神传文化 | 历史古义 | 神州古风



养成追本溯源的思考习惯


“一路走来,始终如一”,我推广读经也是这样的。大家都知道我是从1994年开始向社会推广的,推广的第一个阶段是撒种。但我并不是从1994年才开始这样想,早在我二十二岁的时候,1971年吧,在小学当老师的时候,就开始教我那一班的孩子读经了。1980年代在我三十来岁的时候,我在自己家中开了一个家塾,之后渐渐从一个家庭的读经班,扩充为五、六个社区的读经班,我在社区读经班教了将近十年。后来,经由朋友的引介,“全国电子专卖店”企业的董事长林锜敏先生表示愿意支持,于是在1994年元旦成立“读经推广中心”,正式向社会推广,那年我四十五岁。从小众到大众,那是我推广读经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但那是经过长期的蕴酿的。在这之前,我已经思考实践了几十年了。


我是从十六七岁开始,就立下了要读经要推广读经的心愿了。因为我跟大家一样,在十六七岁的时会反省自己,反省的结果是,一无所有、一无所是,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对,内心里非常的不安。我曾经很用心地想,为什么我这么差?没有学问没有志气,没有所谓的志道据德的情操,何以如此?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人生就像庄子所说的,“其我独茫,而人亦有不茫者乎?”难道天下人都像我这样子蒙蒙眛眛?天下有不蒙眛的人吗?放眼一看,大家也都差不多…唉,我所读的那所学校还算是不错的,是第一流的;四五十年前的台湾,经济还没有起飞,社会还是相当落后,那时候我们家里穷呀,考上了师范学校,算作不得了,我们那个乡里面只有我一个人考上。放榜的那一天,村里的人拿鞭炮来我家放。我的同学们也都是佼佼者呀,但是呢,在我看来,依然是蒙蒙眛眛的。我想,世界上有没有不蒙昧的人呢?把眼光放大一点,就发现是有的,而且还有不少。在哪里呢?在我们所读的书里面。学校的课程虽然不读经典,但至少语文课上读了一些古今的好文章,是不是?不要说古文了,就是现代文,都是好文章,从好文章里面,可以窥见那些作者,都有好情操,所谓的“道德文章”,这些人可以说是不蒙眛的吧。我去看我去想,他们为什么能够有这么好的文章?这么好的情操?这么高的志气?乃至这么大的功业?各位,你一定也读过许多的这类课本,小学时的白话文,课文是随便掰的,但初中高中时,所选文章的作者,就有头有脸了,对不对?作者的生平,也列入考试的范围,但出题的人,大体都注重在这些人的成就,他做了哪些文章,属于哪一个派别,还有什么功业的表现。没错,我们可以记住他们的成就,来敬佩他,但是,我们是不是也要问一下,他们为什么能够有这些成就?


各位,一个人的思考,往往是不够全面的,尤其很少人能有追本溯源的习惯。譬如,我们对于文章的作者,容易看到的,是他们的成就,但很少人能够再问,为什么他们会有这些成就?但我们是不是应该在赞叹成就之余,去追究这些成就背后的道理?如此,我们才能够了解他们成就的由来,才能够去学习,并可能去拥有相似的成就。孔子说观人要“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我看观事也一样。“视其所以”那个“以”字,就是如此如此,视是用眼睛看,去感觉、去了解,看清楚了人们表现了如此如此的结果,叫“视其所以”。但是“视”能不能就真的了解“所以”呢?孔子说不行,还要“观其所由”。“观”,一般的解释,也可以说是看,但和“视”的看不一样,“视”的看是表面、现实、直接的,而所谓的“观”,是站在高处,由此观彼、从近看远,有一种全盘把握的意思,把握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它是怎么一步一步衍生出来的,是不是步步都合理,所以“观”可以观出“所由”,知所从来。如此你才能够了解得比较深刻,如果想要学习仿效,才有把柄可寻。不过,依据孔子的意思,这还不够,还要进一步“察其所安”。这“察”又比“视”和“观”更深一层,“察”是去考察,去穷究。穷究什么呢?穷究他的所安,从道德行为来说,要问一个有德行的人,他安的什么样的心。从学术文化上来说,要问它们是从人类理性的那个分际出发的,才能够断定它的价值。


人为什么会迷茫,那是因为一般人只在表面上看事情,所以只能在现实上用功夫,他们的生命没有“根柢”,事情如意就好,遇上不如意,就会恐慌、焦虑、著急,不知道为什么很努力却还没有成就。就是因为不能够从视其所以的第一步走向观其所由的第二步再走上察其所安的第三步,对人生的观察不能追源溯本,生命没有根柢,就不能“安身立命”。拿近百年来中国对西方文化的态度来比方,西方文化好不好?好。怎么知道他好?因为我视其所以,我看到它的辉煌灿烂。那怎么办?那我们就要学。怎么学?只学它的辉煌灿烂?学多久?学了一百年了。学成了没有?没有。中国人不认真吗?认真。中国人不聪明吗?聪明。难道科学民主这么困难吗?其实也不见得这么困难。以中国人的聪明和努力,不需要一百年的,而我们一百年还没有学会,为什么?因为你只是视其所以,有多少人观其所由了?你想一想,我们摸摸良心、拍拍脑瓜看看,我们能够知道西方的科学民主怎么走出来的吗?然后,有没有察其所安,他是从什么心灵出发,对人生有什么样的体悟,然后他们走出这条路?你要学科学,最最重要的是去考察科学的心灵,要培养国民有科学的心灵、科学的态度、科学的情怀,才可能让一个民族走向科学的时代。要不然,你的聪明努力永远都停在仿冒的阶段,仿冒得不亦乐乎,结果就是永远跟不上。所以我们思考一件事,重要的是能够有全面的观察、推理,去上溯,往后返,返回到它原则的地方,也就是说,返回到它的本质。


长春华夏学乐园士谦学堂

老实大量纯读经   乐学之   学乐之


点击阅读原文,关注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