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始组肇屏山,八世居汾水”,带你寻觅茶滘简氏的“根”

微社区e家通幸福茶滘2018-01-11 14:15:07


在茶滘汾水,错落的居民楼楼群中有一个古老的建筑,古朴的麻石板路,雕梁画栋,仿佛一秒穿越回明清时期,这是茶滘地区唯一留存的祠堂——简氏宗祠。



简氏宗祠。

茶滘联社副社长简镒华是土生土长的汾水人,他向小e介绍了汾水简氏宗祠的故事。像所有宗祠一样,简氏宗祠也记录着简氏一族的迁移和变化。


“始组肇屏山,八世居汾水”


在简氏宗祠门口挂着一副对联——“始组肇屏山,八世居汾水”。原来,汾水简氏是番禺屏山简氏的分支之一,第八世的祖先迁到了汾水居住。而番禺简氏则是从河南汾阳一带迁至珠玑巷,再迁到番禺。


据简社长介绍,简氏宗祠始建于清道光四年(1824),于2007年重修。该祠坐西朝东,砖木结构,三间两进,建筑占地面积约270平方米



简氏宗祠内景。


在上世纪60年代,简氏宗祠被征用做大队基地,用于存放物资,之后又被征用作为托儿所,庇护着汾水的后人们。而后,便慢慢被荒废。


“以前这里很旧的,这些瓦都塌下来了。”在十几年前,简氏宗祠还是一个破旧的危房,在风雨中摇摇欲坠。


2004年,简氏宗祠被归还给简氏一族,简氏一族决定重新修葺祠堂。在简社长的父亲带领下,成立了筹建小组,向村民筹款,最终筹得资金一百二十多万元



重修捐资芳名录。

“当时不止是简氏的人捐款,很多不姓简的人也捐了钱。”简社长介绍,村民之间感情很好,彼此像兄弟一样,一听到简氏要重修祠堂,他们也纷纷捐款。


而现在,祠堂里还保存着清代的碑刻三方,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依稀能看到“道光四年”的字样。


碑刻依稀能看出道光四年的字样。

据资料记载,一方为“宗祠坐庚向甲兼酉卯”碑,于道光四年(1824)刻立;一方为《留祭会规》碑,于道光四年刻立;一方为“吾尝读周礼碑”,于光绪四年(1878)刻立。


修旧如旧,遍寻旧物只为重现其风貌


修建后的简氏宗祠,依然不失历史韵味,这要归功于修葺时,族人遵循“修旧如旧”的原则。


简社长介绍,当时简氏宗祠共有两间,归属于两个分支,而重新修建的费用过高,两个宗祠决定合二为一。于是,简氏族人将两个宗祠的建筑材料综合到一起,用来重修右侧的祠堂。



简氏宗祠门口梁上的石狮子已经守护这个祠堂三百多年。

“我们都想着以后这个祠堂还要传下去,给后人看。”简社长说,为了让后人也能瞻仰原来祠堂的风貌,在修建的时候,他们坚持使用原来祠堂的物料,把可以用的梁木、对联、牌匾等都放到祠堂里。


而对于被白蚁侵蚀的或已经丢失的部分,他们也请装修队对照现存的物料一比一制作完成;被白灰覆盖的彩绘图案,也得以重见天日。



墙上的彩绘都是按照以前的图案重新描绘。

“当时找这些瓦片都找了一年多。”为了保持祠堂旧貌,简社长和筹建小组的会员们开启了“挑剔”模式,连屋顶上瓦片也要保持和旧瓦片一致。“旧的瓦片比较厚,也比较大。”


简社长说,旧式的瓦片不管是从大小、厚度,都和新式瓦片不同,然而市面上已经不出售旧式瓦片,只能在别人拆掉的旧屋时回购,为了寻找适合的瓦片,筹建小组会不知找了多少人,足迹遍布番禺、佛山历经一年多最终找到匹配的瓦片



屋顶的瓦片。


而今,它成了后人回乡溯源、寻根之地


“老一代人现在都差不多不在了。”简社长说,从前祠堂还常常开门,给附近的老人闲坐聊天。这几年,一方面因为城中村改造,附近的村民已经搬走;另一方面,老一辈人也渐渐少了,祠堂也渐渐闲置下来,只有在活动时才开放。


依旧保持原貌的简氏祠堂。


这座历经三百多年的祠堂静静地伫立在这里,看着子孙后代不断成长壮大,也成了飘摇在外的后人寻根之地。简社长说,宗祠重修后,不少简氏后人都慕名前来寻亲,不久前,河南范阳的简氏后人也来到这里,寻找简氏宗亲。


值得一提的是,在另一祠堂的遗址上,筹建小组建起了一栋两层高的小楼,出租作为仓库使用,而租金收入则作为维修宗祠及每年活动的费用,既保证了宗祠的保养费用,又不加重村民负担。



右侧就是仓库。


在2011年,简氏宗祠被列为荔湾区登记保护文物单位,简社长说,以后宗祠这个地方不会被开发成其他用途,会一直留存下去。




宗祠外面挂着“荔湾区保护文物单位”的指示牌。


而在简氏宗祠右侧,有一个小小的佛庙,传说这里供奉的简公佛是简氏的祖先,一心礼佛,在屏山村疆林坐化,元代敕封他为“灵应周佛禅师”。因他已成佛不入祖祠,故在简氏宗祠一侧另建简佛家庙以奉祀。



简公佛庙。


每年正月十五简公佛诞,分布在各地的简氏后人无论如何都会回到家乡,在简氏宗祠前的空地上欢聚一堂,和家乡人一起吃饭、聊天,增进感情。


“以前这里有很多巷子,舞狮的人走街串巷,到每一个巷子里舞一遍,放鞭炮。”说起从前简公佛诞的热闹景象,简社长印象深刻。


汾水简氏,简氏汾水


有人说,汾水之名,是因为东漖河流经这里的时候一分为二,一支茶滘河、一支东漖河,所以叫“分水”,慢慢又流传成为“汾水”。


而据《芳村文史》记载,汾水地区的命名和简氏有关。简氏本定居于黄河汾河支流,源出山西宁武县,由屏山派(今番禺市屏山)迁来芳村,为了不忘出处,所以将生活的地方以故乡之名相称,叫做“汾水”。


小e向简氏后人求证这个说法,然而,大多数人都表示没听过,对于地名“汾水”也说不出出处。


看来,这个地名的出处已经被忘记,但故乡的印迹却依然留在这里。


记者手记:


建筑,是一个民族凝固的历史,而宗祠,大概算是一个宗族的历史。对飘摇的游子来说,故乡也许在不断变化,年少时的村庄,村头的大榕树,巷子里的大黄狗……等到白头时归来这一切都不在了,大概只有依然熟悉的宗祠,最能给予他们归属感了。


汾水简氏坚持“修旧如旧”,也许就是为了给远在他乡的亲人留下一点点熟悉的记忆吧。


【图文记者 章梓涵(见习)】

【编辑 木小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