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云象|谈骁读黄沙子诗:爱美就像爱亲人

云间诗路2018-01-26 15:15:59
点击上方云间诗路可以订阅哦!



这些年

黄沙子
 
这些年我写的诗有好大一摞,足足可以印成两本书
一本里面是写得好的,我都忘记了
一本写得差一些,我给它们署名黄沙子
 
这些年我爱过好多好多人,远远超过恨过的
我最爱的那些,一个一个都死了
还爱着的,我紧紧将他们攥在手心
 
这些年我失去了母亲,只有父亲还活着
这些年我有了妻子,还有了儿子
我们中间只要有一个哭了,另外一个也会跟着哭
 
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些什么我还不明白的道理
我只知道铁桌子要是不丢,木桌子也不能丢
铁线莲不枯萎,木棉花也不能枯萎
要是太阳消失了,天空就会留下一个洞


(图片来自网络)

每一个此刻都面向永恒:过去、现在和未来。每一个人都面向一群人:亲人、朋友、陌生人。我们没有掌控一切的心,但生活总是把开关递到面前;我们哪里也不想去,但一条条路总在脚下铺开。

《这些年》里,黄沙子面对的,首先是时间的永恒:过去没有消失,现在正在进行,未来已有种种端倪。如果时间是一座山,黄沙子现在大概正在山腰盘旋:记得山脚的风景,也希望能登顶。这不是韩东的“既不极目远眺,也不野合/就这么从半山腰下来了”(韩东《这些年》)。中年的淡薄和放下没有盘旋在黄沙子的头顶,散落在不同时间段的人,还牵绊着他的心;在时间的某一个点上,诗人企图把更长的时刻留住:已经离开的人只能回忆,身边的人却能牢牢地攥紧。

诗人成其为诗人,正是因为他既能看到温情生活中的荒漠,也能看到荒漠中的清泉。黄沙子的清泉,是亲人的某一声啼哭,或者叹息,就像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或一挂鞭炮的引线,牵扯着琐碎的、充满纠葛的全部生活。

黄沙子有另一题目即为“唯有亲人与美,令我颤栗至今”的诗,正好与《这些年》呼应。写就的诗——不论好与差——是美;至于爱亲人,说来简单,但爱之为爱,正在于“紧紧攥在手心”的执着。“我们中间只要有一个哭了,另外一个也会跟着哭”,写出这种句子的人,不单要有洞见的目光,还要一颗慈悲心。我不会说这是人到中年的慈悲或是过尽千帆的阅历,因为这慈悲人所共有。里面涌动着的,是永恒的天真和善良。

有些东西注定是要消失的,不管我们攥得多紧:铁桌子要消失,木桌子也要消失;铁线莲要枯萎,木棉花也要枯萎;被千丝万缕光线攥紧的太阳会暗淡,被生活的尘土裹紧的我们也会离开。但消失中的安慰是:带走这一切的是时间,不是我们的厌倦和疲惫;在他们尚未消失时,我们爱过他们——以最大的热情和决心。

云象栏目约请诗人、评论家或学者选取古今中外任一诗歌展开解读或评述,与云屏栏目主要登载有关诗歌的整体性评论与鉴赏文章有所不同。云象栏目为专栏性质,也接受自由来稿。欢迎以篇幅不限之文写下对一首好诗的所感,所思,所悟。来稿请注明“云间诗路 云象”字样,邮箱:zhsccbzx2015@sina.com。
本微信为纯公益项目,由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互联网+”中外诗歌经典出版与传播项目组策划出品,旨在推广诗歌作品及相关研究成果,促进中外诗歌文化交流与传播,为喜欢诗歌的朋友开辟一条跨越国界、无限广阔的交流传播通道。平台所使用的作品、音频、视频、图片、音乐等归相关权利人所有。对相关权利人的辛勤付出,我们一并致谢!
公众号ID:yunjianshilu
云间诗路
在云中,找到开放的网
在网中,发现隐秘的路
在路上,欣赏曼妙的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