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杜启龙丨火是风儿吹开的花

一瓣书香2018-06-12 13:31:06

火是风儿吹开的花

文/杜启龙


  十三岁那年,我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那时,我上小学四年级,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一家报纸上看到一则征文启事。我忍住狂乱的心跳,在一个无人的夜晚,写了篇题目为《我的理想》的作文。第二天,像做贼一样把信投进邮筒。

  在稿子寄出好长时间里,我一直都沉浸在幸福和忐忑不安中。然而,一切似乎并没有改变。太阳依然东升西落,每天还依然是上学,放学。




  一天,我吃完午饭到教室,看到有好多同学正围着班长狂笑不已。看到我进来,笑声更是像决堤的洪水。他们用手指着我大声说:“看,咱班的大作家来了!”我一惊,猛然想起投稿的事,难道我的文章发表了?我正不知所措时,班长兴冲冲地走到我跟前:“作家同志,我们班因你而骄傲!”他的话刚说完,笑声再次轰然而起。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默默守候在教室的角落里,有很多老师都不知道我的名字,现在猛地被推到风口浪尖,一时变得手忙脚乱。“怎,怎么了?”“怎么了?”班长脸一扬,“你的文章发表了。”“啊!”我忽然有一种被抛到半空的感觉,一下子跳了起来,然后抓住班长的肩膀使劲晃着:“真的吗,真的吗?”哈哈,教室里再一次响起哄堂的笑声,还有的干脆使劲敲起桌子。“真的!”班长说着把一封已经开口的信扔到我的身上。我匆匆打开,里面是我的那篇文章,只是第一页多了几个字:“退回,继续努力。”

  时光顿时凝固了,我的心一下子跌到失望的深渊,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你的理想不是当作家吗,我看你干脆当‘家作’得了,在‘家’里‘作’!”他的话就如鞭炮的捻子,再一次引爆了全班。我就像孔乙己,给教室内外带来了快活的空气。

  那个中午我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回到家,妈妈正坐在厨房里做饭,我不禁哭起来。妈妈慌了,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我抽泣着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她听后,什么也没有说。




  不知过了多久,她拿出一盒火柴,抽出一根轻轻一划,顿时一个如豆的火苗燃烧起来。她说:“孩子,吹灭它。”我不明白妈妈究竟要干什么,只是对着火苗,“噗”地一声,火熄了,剩下一缕袅袅升起的青烟和一截烧焦的木棒。母亲又用火棍挑起锅底正在燃烧的柴火,对我说:“对着里面吹。”我使劲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锅底狠狠地吹了过去。那火如浇了油似的,熊熊燃烧起来,还有一团火苗发怒般地挤出了灶膛。母亲随手往锅底又加了一把柴火,对我说:“继续吹,吹灭它。”我茫然地摇了摇头,说:“火太大了.吹不灭。”

  过了好久,母亲语重心长地说:“火柴一口气就轻易吹灭了,而锅底下的火越吹越旺,你愿意做火柴还是愿做柴火啊?”

  “我要做柴火。”我重重地说。

  说完那句话的时候,我就像卸掉了重担一样,顿觉身轻如燕。五年级时,我终于在一家小学读物上发表了第一篇文章,继而,第二篇、第三篇也纷至沓来。我成了班级和学校名副其实的“作家”。面对同学羡慕的目光,我终于明白,之前之所以受到讽刺,是因为我不够优秀。

  如今,无论做什么,每当我看到别人异样的目光,听到别人讽刺打击,遇到困难和挫折想停下脚步的时候,我都会想起母亲锅底下的那堆柴火,它如一朵无比美丽的花朵迎风怒放,催我上路。


平台精彩文章

冯骥才丨多活一小时

王安忆丨洗澡

和   谷丨人在半坡

宗玉柱丨好大一棵树

喊   雷丨似是而非

王茂林丨老城墙

蓝凤蝶丨乡村行吟

张   颉丨骨肉

朱亚妮丨数字诗

刘喜阳丨百年前的刘集(上)

刘喜阳丨百年前的刘集(下)

吴宏博丨写封情书送妻子

林夕摄影丨富平的夜,令人迷醉

程 芳丨那年端午

李剑武丨当我走近你的时候

马晓娟丨永远的父亲

邵再逸丨把价报高一点

赵红娟丨坐在父亲身边




  杜启龙:山东济宁人。《读者》签约作家,龙源期刊网签约作家,中学一级教师,济宁全之力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自幼酷爱写作, 1998年发表处女作,2006年正式开始写作,迄今已发表作品逾百万字。作品多取材于生活中发生的点滴小事,主题温暖积极,情节紧凑跌宕,文笔细腻深刻。作品多次发于《家庭》《意林》《祝你幸福》《风流一代》《辽宁青年》《思维与智慧》《人生》《品读》《演讲与口才》《山东文学》等,多次被《读者》《青年文摘》《青年博览》《课堂内外》《视野》《小品文选刊》等刊物转载,多次被收入《智慧背囊》《值得中学生珍藏的励志故事》《值得珍藏的校园故事》《时文精选》等上百种选本。《一个微笑的力量》《儿子,我无法对你不残酷》《火是风儿吹开的花》等多篇文章被用作初高中阅读试题。主编参编《中考作文七天速成》《高考作文素材》等作文指导类教辅数十部,出版散文集《生命中不可错过的精彩》,《青春期来了》即将出版。


本期责编:张 颉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创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