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过节偷闲:看遍老北京的城楼

兵哥记事2018-01-11 19:24:59


2017年1月29日,七八级北风把京城天空吹得瓦蓝,好冷。时间飞快地跑,天儿也在飞快地变。大年三十还晴好,初一变雾霾,初二、初三又是爽爽的蓝天。过年总是那些事,和家人或亲友团聚一下,再去看望长辈吃顿团圆饭。然后发发微信或短信拜年。这几十年,人们拜年的方式不停地变。先是挨家挨户登门拜年,后来变成打电话拜年,再后来发短信、发微博,现在干脆发发微信就拜年了。

放鞭炮是中国人的传统,鞭炮声声辞旧岁。可近年来随着雾霾屡屡来袭,人们渴望蓝天的心情更加迫切。今年听说北京卖爆竹的摊点都放在四环外,实在太遥远。于是俺家多年来第一次过春节没放烟花爆竹,用实际行动为北京的蓝天做点儿贡献。今年北京放鞭炮的明显比往年少。

 

大爹过年给俺五分钱

农历大年初二上午,兵哥一家来到龙潭湖公园逛庙会,感受一番过年的气氛。如今的庙会和往年一样热闹,大家挤在一起吃喝玩乐,就图个开心乐呵。这些年来龙潭庙会足有一二十次,这次看还是有不少变化。过去逛庙会感觉有点儿像河北老家的赶集,到处人声鼎沸,烟雾腾腾,尘土飞扬。逛完庙会,自己也变成了“土”人。如今公园环境加大治理,加上人们维护公共环境秩序的意识增强,庙会也干净整洁了许多。当然也要感谢庙会上众多维护秩序和安全的人们,他们放弃过节休假才换来人们快乐安全地过春节。

如今人们挣钱多了,庙会也“贵”了。过去逛庙会花不了几个钱,现在不行,随便喝一小碗粥10块,玩个简单游艺项目20块,吃个羊肉串30块。【兵哥记事】一个庙会转下来,几百块就没了。

1997年2月,北京大观园春节庙会,河北民间艺人表演跑旱船,喜迎香港回归


2017年1月29日大年初二,逛龙潭庙会,图个热闹红火


龙潭庙会,食品街前最热闹,再冷也要吃好


鸡年抱鸡,大吉大利  


   走在庙会,眼前的景象总和过去记忆中的影像交相放映。这龙潭湖公园跟兵哥有缘,八十年代在北工大附中上中学时,冬天来公园上体育课,围着湖边使劲儿奔跑。九十年代刚上班去那儿谈过恋爱,微风吹拂、荡起双桨。新世纪初有了属龙的儿子,没事就带他到湖里转转,总觉得龙不能缺水。刚工作那些年,每逢除夕春节经常骑自行车到这儿来采访拍摄庙会。

现在想想,过春节是属于孩子们的,小孩过节能享受快乐。可对大人来说,过节更多的是发呆和感慨,岁月无情,又老一岁。我们这年纪的人小时候最盼着过年,因为过节才会有好吃的肉,好穿的新衣,还可以放炮竹,运气好还能得点儿压岁钱。

记得七十年代初,跟着姥姥、奶奶他们在京郊窦店过节时,老家来的大爹塞给我五分钱,俺使劲儿把钱握在手里、压在兜里,感觉比得到一块金子还美。后来春节自己在门前放摔炮,小姨炮过来跟俺要。我犹豫一下说,我给你一个摔炮,你给我一分钱。一分钱可以买两个炮,俺不能做赔本的买卖。


城楼背后的故事

离开熙熙攘攘的庙会,匆匆走出大门。公园墙外贴着一大溜的宣传展览。我看了两眼正要快步走过,猛然间,一些特别的老照片紧紧地吸引了自己的目光。那些黑白影像在五彩缤纷的展示板上显得格外沉稳、静穆。停下脚步仔细看,这里搜集展示的老北京城楼图片比较齐全,有些照片还是第一次看到。

老北京明清时代的城门有“内九外七皇城四”之称,共有20座城门楼、16座箭楼皇城四座城门是:天安门、地安门、东安门和西安门。内城座城门分别是东直门、朝阳门崇文门、正阳门、宣武门、阜成门、西直门德胜门和安定门。座城楼是东便门、广渠门左安门、永定门、右安门广安门和西便门。每座城楼背后都有说不完的家事、国事和天下事。【兵哥记事】


明清时期,老北京城墙、城门的示意图


和现在比,历史上的前门(正阳门)城楼如此宽阔高大


前门大街上行人、牌楼、洋车


崇文门,元朝时是“文明门”,明朝时称“税门”


民国元年,崇文门南侧,等着入城


宣武门,前往菜市口的必经之路


宣武门以东城墙,这些大炮是清军的还是八国联军的?


上世纪五十年代,阜成门外大街


德胜门,军队出兵之门


民国时期的德胜门外大街


朝阳门,运粮之门


清代安定门,进出的人们。京城叫“定”的门特多,国人骨子里追求和平、安定


1860年拍摄的安定门城楼和箭楼。外面站着的像外国人?


历史上,城楼是连接北京城内城外的重要交通枢纽和要道,既有御敌之用,又是地标式的古代建筑杰作。明清时代,京城建筑多是低矮的胡同平房,二层楼都少见,高高的城楼肯定鹤立鸡群。 老北京的城楼多建于明代,距今约五六百年历史,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因城市建设逐渐拆除,实在有些可惜。记录城楼影像的老照片大多拍摄于清末民初,那是中国最贫困落后、也是走向共和的变革时代。拍摄时间距今约百年,多数照片都是外国人拍摄的。

摄影是人们观看和关注世界的手段,也是多元、丰富、少受羁绊的记录方式。人是纪实照片永恒的主题,也是最生动的元素。我经常告诉喜欢摄影的朋友,你拍摄的照片里有人和没人不一样,特别是纪实照片。人们可以拍摄相同或类似的风景照片,却很少能拍出一样的人物照片。影像中有人物存在的历史照片更鲜活、更有历史价值,也耐人寻味。

流连在老城楼摄影展前,自己边走、边看、边想,随手用手机一边拍摄。几十张老照片足足看了半个多小时。偶尔有行人经过,大多匆忙赶往庙会,少有人停下来观看。一对夫妇停下脚步看着照片,男的说:“北京要不拆这些城楼多好。”女士回答:“城楼挺好看,就是太破了。”俺心里说,城楼拆了确实遗憾,咱国人实在应该学会尊重历史,重视文化的包容和传承。


民国初年的永定门


民国初年的永定门外大街。围坐的人们,抽烟袋的老者……


右安门,护城河景象


上世纪20年代初的左安门箭楼,赶车进城


广渠门、东便门,当年八国联军从这里攻入城里


经过广安门的骆驼队


大约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北京,登上西便门城楼



西直门闸楼,大约冬季的早晨,提篮的孩子,看热闹的人们


西便门城外风光


老照片把我拉回到一百年前的北京乃至中国。过春节,看看家里的老照片能唤起许多回忆。抽空能通过照片看遍老北京城楼,心里既满足也有些酸酸的。那时的北京城实在是够脏够破、百姓够惨够穷。联想龙潭湖公园里人们开心逛庙会的情景,心里说,相比生活在过去有城楼时代的人们,尽管人们现在有这样或那样的不满和不快,但眼下的生活确实比过去强多了。

过春节,人们难免想过去、现在和将来。看老照片,人们同样也会想昨天、今天和明天的那些人、那些事。难忘过去、珍惜现在,祝福未来吧。

  “干嘛呢,赶紧走啊!”家人打电话催促了。我使劲儿向快要冻僵的手哈一口热气,回头望一眼那些老北京城楼照片,赶紧离开。

   寒风凛凛,照片上那一座座城楼巍然屹立……

                              2017130日,大年初三


欢迎关注刘卫兵微信公众号【兵哥记事】,长按或扫描二维码,识别关注后可阅览作者更多原创摄影实战、采访故事、散文随笔等图文作品。与您沟通交流是件轻松快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