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长满麦子的足球场(三)

糖点2018-02-17 21:13:43


十多年后王怀山也就是那个有了自己名字的王小四像那个晚上一样,却是一个人抱着穿着婚纱的吴梅,立在自家门口,试图冲破围在门口索要礼烟的人群。

那天湿漉漉的,下着小雨,路面由于太多人踩踏的缘故变得泥泞不堪,吴梅白色的婚纱拖到地上染的斑斑点点,伴娘兰画给新人撑着红伞,伴郎刘一刀本名刘清远的他独自打着伞,还像那天一样站在他们身后,他就呆呆的站在那里,细密的雨丝包裹着他,让他隔离了喧嚣声,他听不到鞭炮声,听不到人的笑声,展现在他眼前的就是一场默剧,看的着,却听不见。他看着吴梅的背影,她被王怀山,这个曾经对他说过出了一半钱养过他太太的好友抱着,冲进人群,消失在人群里。

这一次吴梅是永远的远离我了,刘清远想着。

王怀山和吴梅结婚后刘清远就离开生他养他的村子,也多年没有主动联系过他多年的好友。一次清明节,他从外回来看望已故的爷爷,给坟头添了新土。

他想既然回都回来了去看看老友吧。他记得王怀山爱喝酒,吴梅爱吃熏腊肠,可是这都开春好久了,腊肠不多见了,还好过年时刘妈妈故意留了不少等着他回来。

刘清远猫进新开不久的超市提出两瓶白酒,带着一包香肠出门了。路过那片谷场,他们以前踢球的地方,他发现已经不再是空地了,柴草剁还在,但以前是泥土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片片麦地,一垄垄蚕豆和其他的农作物。

刘清远走到王怀山家院门前扣了三声,开门的是吴梅,她看到刘清远时脸上表情很惊讶,说话却很平淡。

“小刀,哦,清远,快进来。”

刘清远一直很平静,也没有那时见到她的羞涩,一弯身钻了进去,吴梅在身后关好门,喊道:“小四,看谁来了。”

王怀山闻声从屋内走出,刘清远看到他只披个外衣,跻个拖鞋,手里还拿着一份稿件。王怀山看到他就开始一直地笑,直到把他引到客厅做下才开始说道:“小刀这么久你在哪啊,也联系不到你。”

吴梅在一旁暗示王怀山不要再喊绰号了,刘清远打趣道:“诶,自己人不必见外,要是你们也不再喊我小刀,我真就浑身不舒服,再说也岂不是葬送了陪伴我多年的好名字了。”

说完,大家都笑了起来。

“不说这个了,小刀你一直在外干什么呢?也不回家?”

“一直旅游,再把自己的所见写成文章,赚点游费和饭钱。”

“那多辛苦啊!”在一旁的吴梅听到后说。

“小刀我真是羡慕你啊,可以看到这么多不一样的风景,我和吴梅就没怎么出过远门。”王怀山没有理会吴梅的话。

“是我羡慕你们才对,不要奔波,平静安逸,小四你们现在做什么呢?”

“我接一些工程做,吴梅在家看看孩子,打理家事。”

“孩子?你们都有孩子啦,都没来得及给你们庆贺,真是抱歉,男孩女孩呢,带出来给我看看啊。”

王怀山呵呵笑起来说道:”是女孩,现在出去玩啦,还没回来,叫清稞,用了你的一个清字,青稞的稞。”说完他又趴在刘清远耳边说:“因为你有出过一半钱养过我的太太,我女儿的名字里用你一个字不建议吧?还有这事别让吴梅知道。”

刘清远和王怀山又呵呵地笑起来。

刘清远看一眼王怀山手中的稿件问道:“没打搅你的工作吧?”

“说什么打搅,你来就是给我最大的督促,对了,忘记跟你说,我这次接的工程就在我们本村。”

“要建什么?”

“学校,把周围村的孩子都集中一起。”

“在哪?”

“就在那片打谷场。”

刘清远一惊,说道:“不晒粮食了吗?”

“哪还有多少人种庄稼啊,年轻的大多出门求生了,走不动路的在家带孩子。”

“我刚看到上面还种着麦子呢?”

“那是他们觉得地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种些作物,自己留着吃,也离自家门口近些。”

刘清远没想到自己离家几年,竟然变化这么大,他继续问道:“什么时候动工?”

“明天就开始,今晚机器都会运到。”

“那上面还长着庄稼呢。”刘一刀神情恍惚。

“这你就瞎操心了,老早索赔的事就商量好了。”

刘一刀根本就不是担心索赔的事,他是想,自己曾经奔跑的地方即将不复存在,才随口说出不经思考的话来。

第二天一早,刘清远被轰隆声吵醒,机器已经开动了,他想。他起身穿好衣服,来不及洗脸就跑到谷场,站在旁边观望着。

麦子被挖土机压倒,陷在泥里,或被连根铲起,深深埋在土下。眼前的景象在刘清远眼里是那么陌生,他转身回家收拾好自己,收拾好行李,再一次远离故乡。(END)


文/mink;图/网络;编辑/蔷薇


来糖点,诉说属于你的故事!


投稿邮箱:itangdian@qq.com

融合·New 纪念·Old 青春·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