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2017,花炮企业会很苦,老板你应该尽早打算

上栗之窗2018-03-12 15:20:31

按以往做花炮生产的老板来说,货订出去也就卖完了,交点订金就算完事,到时候货在销售地卖完了再拿钱也就行了。特别是做了十来年的老交情,这种销售模式就是这么一如既往过来的。可是,在这变革速度快到风卷残云之际,我还是觉得重生产的花炮老板应该为了自己企业的健康发展,勇于转变。

2016年下半年,花炮企业就吃了个大苦头,上半年按当时低价原材料报价核算出的产品价格报给客户,并签订相关的销售合同。结果随着921日新政的出台以及环保安全风的猛刮,材料价格飙升,导致按订单协商价格生产,几乎是微利或者负利,叫苦不迭。

同样,临近过年时河南一纸脑热的禁放文件也让不少企业挨了当头一棒。是时花炮均已入仓,全国大多地区普遍缺货,很多花炮老板为了老主顾不遗余力的将产品按时送达,结果一纸禁令导致河南销售大挫,而其他省份广大农村地区仍然出现缺货。因此,政府这一纸禁令导致了资源分配的扭转,使得许多企业心急如焚。

烟花爆竹产业链最大的问题,在我看来就是生产企业被迫承担了绝大多数责任和职能:生产需要狠抓,得承担安全生产风险;原材料一端几乎没有议价能力与管控技术;销售端发言权几乎没有,受限于整个销售体系;销售策略可能还需要生产企业来制定,最后钱还没法子抠在自己手里~~~~~~这些问题,已经逐个爆发导致了许多烟花爆竹企业的衰亡,而2017年,这些问题会更集中的体现:

经济下行的压力很大,不管是为提振国家经济还是保指标,国家都会加大房地产的信贷量以及“铁公鸡”的政府性支出,一定会导致原材料价格上涨。而这一波原材料上涨如果刚好撞上环保安全风关停部分企业,把供需市场平衡了,那么就会在一段时间内上涨,而造成的影响就是居民消费类产品被迫上涨,届时很可能还会影响工资上涨。因此,我建议花炮企业尽可能暂缓对客户新的一年的报价,待春季开工完全后,看看环保安全风是否在狠抓,如果国家为了经济放缓环保安全,那么供需关系不会太紧张,各材料价格会放缓,这时的报价会更清晰。如果急需报价,可以考虑在合同上签署个价格浮动范围,一旦发展为长期的原材料价格上涨,还能与客户保持良好协商。

生产上的问题可以交给市场,而政策性的风险则一定要引河南为诫。现在的国情就是北方因为整个生态体系的崩坏,雾霾天气是不可能在一朝一夕解决的,那么花炮这种是一定会被拎来背锅的。一旦哪个政府又学着河南“照方抓药”,那么又有花炮企业该泪流满面了。因此,为了应对这一方面的不确定政策风险,生产企业唯一该做的,就是把货出厂时所要求的回款比例进一步提升,来转嫁风险。或者说销售上的风险本就不应该生产企业来担,销售企业以及地方协会应该有前瞻性的与相关部门进行协商交流,避免烟花爆竹变成雾霾的替罪羊。

    2017年,注定又会有一些跑不动的企业会被淘汰,所以绝大多数花炮企业别去做大做强,而是相信这句话:当老虎追一堆人的时候,你只要不是落在最后一个,你就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