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熬到毕业那天,我大概会有研究成果和不低的底薪吧?

我要WhatYouNeed2018-05-25 15:37:01

一个年轻人的聚集地


投稿


   “关于我的博士生活。”


最近,我们的邮箱收到了一份投稿,是一位女博士的自述。写的大部分是一些琐碎的事,但我看了之后,却觉得特别真实。


今晚,就分享给大家。



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打开,是这个月的信用卡账单信息“本月账单,4428,最低还款额 684,点击详情选择分期”。


登陆手机银行,查看余额,1320,微信钱包,302,余额宝,1002。


所有资产离补上窟窿还差一截。


打消了中午叫外卖的念头,拿起饭卡走向食堂,虽然饭夹生菜难吃,至少能省下 6 块的配送费。

 

这是我读博的第二年,眼看着要迈入 27 岁了。

 


走在路上,打开朋友圈,又看见了小雪的自拍日常。


这个当年不起眼的土肥圆女同学,毕业后在销售岗位干了几年,身形苗条了不说,微整加美颜后的脸,也有了网红气息。


一年出国度假两三回,时不时秀秀在巴厘普吉的躺在沙滩椅上的比基尼照片,我看得有些无奈。


我在她状态下默默点个赞,说风景真美,并礼貌性的夸赞她又瘦了。她回复捂嘴笑的表情,说她只知游山玩水,比不上博士学霸。


我没有再回复,点开了自己的朋友圈,状态还停留在 5 个月前去日本开会时装逼的照片。


镜头里的我,化了两个小时的妆和特意摆出看向远方的姿势,侧身露出的MCM包包的 12 期分期信用卡账单,到现在也没还完。


我打了份儿饺子,在食堂找地儿坐下,看着我这状态下 60 多个赞和照片上还有几分姿色的自己,觉得那账单也值了。


夹着一颗饺子蘸蘸醋,我默默露出了笑容,把那个在沙滩度假的绿茶忘在了脑后。


 

吃完饭往办公室走,手机提醒今天是闺蜜的生日。


我打开和她的微信对话框,点开红包,输入52,想了想我的信用卡账单,又删除,改成了18,写上“祝亲爱的永远18”,用来掩饰我的穷酸和窘迫。


拆开红包一阵闲聊,她说她快结婚了,要让我当伴娘。但路费,对我来说都是不小的开销了。


想想,一个月一共 2000 的补贴,真要去,我估计先得去批发市场扛回两箱泡面吧。

 

走在去往实验室的路上,心情越来越沉重。再想到,一会儿到实验室又要面对那群无一例外,在全国身高平均线以下,个个形容略微有些猥琐的男博士,更觉得脚下注铅。



过年回家,妈妈又催我回家找对象了。家里的表弟表妹都结了婚,“看看你”,妈妈说,“毕业毕业没着落,对象对象没个影儿。硕士毕业已经年龄不小了,怎么就同意你继续读了呢?”


这个场景是伴随整个春节的常态,那些电视里哗众取众的笑脸和窗外沸反盈天的鞭炮也丝毫没让我觉得这个年过得有温度。


到了实验室,刚脱了外套,还没坐下,师兄说导师让我帮忙给国外寄份材料。我悻悻拿着文件袋,穿上外套,又往门外走去。


说让我帮忙,看来快递费又是我出了,总也不好意思每回都拿着快递单去问老师要钱吧。


回去的路上,想到“朋友圈发国贸三期顶层吃饭的别人”和“食堂打二两饺子的自己”;“一年去三次马尔代夫的别人”和“三年出国开会一次还拼命磨着老师才把签证费报销了的自己”...


想到"我最讨厌的庸俗的别人"和"现在不仅庸俗而且穷酸的自己"时,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回到实验室,拿起实验服,边穿还边想着,去哪里兼职能挣点钱还信用卡。



机械地从冰箱里拿出培养皿,看着不知死活的细菌,绝望的想到,三年后能不能毕业,还得看它们心情。


一天好吃好喝的伺候,没日没夜的观察,就生怕把这祖宗给养死了,那我的日子也就到头了。


把培养皿放在显微镜下,机械的调焦,一晃神,想到自己高一那年初次走进显微镜室,把染色的洋葱表皮放在显微镜下,第一次,我看到了细胞的颤动。


生物老师悄声走到我身边说,“很美,不是么?”


嗯,很美。


一转眼,竟然已经过去十年了。

 

回忆里十六岁那个看着显微镜兴奋的泛红着脸的自己,让我又想起了我最初选择读生物的原因。


不过原因已经越来越显得不太重要了,离本科毕业已经过去5年,离硕士毕业也已经过去两年。


大多数当年的同学,都已经在工作岗位干得不错了。他们过着忙碌但充实的日子,住着或者至少租着自己的小居室,虽然地方不大,至少是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


大多数同学都有稳定的对象,一部分已经结婚,有几个也晒起了娃,胖乎乎的小肉团们,等到我毕业的时候,应该就能打酱油了。


而我,除了学历,好像没有剩下其他东西了。



在深夜的宿舍,对着键盘敲下一千多字的吐槽,回头看一遍却发现,其实这些鸡毛蒜皮的事都算不得什么。


年轻的时候吃苦是应该的,甚至,这都算不上吃苦,不过是一个虚荣的女孩子在花样的年纪却选了一条不应该追求物质生活的路。


我知道,世界上本就没有钱多事少离家近的美差,我知道,世界上没有理想和现实兼顾的理想国。


我知道,今天开着大奔的导师,博士毕业前睡了两个月实验室啃了一百多个馒头,嘴角都起了泡,头发也熬了白。


我知道,那些光鲜亮丽的同学也曾在凌晨的写字楼里加班在傲娇的客户面前赔笑,在雨天的街头狂奔。


我知道,熬到毕业的那天,我就会有我的研究成果和不低的底薪,可以顶着高知的头衔对我爸妈说:“这些年,你们没有白养我。”


毕竟都快 30 的人了,自己选的路就不要抱怨了。

 



今日作者

编辑 / 秋灵

配图  / 《只有吉祥寺是想住的街道吗?》

音乐 / 《carry you》



关注我们,一起脱贫

今晚在评论区回复留言的是编辑秋灵,如果你有什么特别的故事,也欢迎到微博 @ 秋灵秋灵 找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