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多多绘画作品选 妄想是真实的主人

飞地2018-05-15 15:50:08

本文所用画作均为多多原创,经授权使用

如有意购买,请与飞地联系




(1951-),诗人,曾在国外多次获奖,并有英、法、德、西班牙语等多种语种的诗集出版。著有诗集《行礼:诗38首》、《里程:多多诗选1973—1988》、《阿姆斯特丹的河流》、《多多诗选》、《多多的诗》等。




多多在“词场-诗歌计划”展上




/ 多多的诗与画 /








◤ 读伟大诗篇


这童话与神话间的对峙

悲凉,总比照耀先到

顶点总会完美塌陷

墓石望得最远


所以的低处,都曾是顶点


从能够听懂的深渊

传回的,只是他者的沉默

高处仍在低处

爱,在最低处


让沉思与沉默间的对话继续





◤ 少女波尔卡


让软香轻红嫁与春水

同样的骄傲,同样的捉弄

这些自由的少女

这些将要长成皇后的少女

会为了爱情,到天涯海角

会跟随坏人,永不变心


1973





◤ 手艺

——和玛琳娜·茨维塔耶娃


我写青春沦落的诗

(写不贞的诗)

写在窄长的房间中

被诗人奸污

被咖啡馆辞退街头的诗

我那冷漠的

再无怨恨的诗

(本身就是一个故事)

我那没有人读的诗

正如一个故事的历史

我那失去骄傲

失去爱情的

(我那贵族的诗)

她,终会被农民娶走

她,就是我荒废的时日……


1973




◤ 图画展览会


他们看守绿色的山脊

召唤初次见到阳光的女人

那冰冷削瘦的乳房

向着解放,羞涩地耸起

他们在麦田中行进

要用火红的感情的颜色

涂画夕阳沉没时

那耀眼的悲剧……

他们向更远的石头进发

为后来的孩子留下诚实的足迹

他们有意让故事停顿

像在路上休息

他们传播最早的情欲

像两个接触在一起的身体

他们强调爱与接近

还有古老的告别……


1979




◤ 妄想是真实的主人


而我们,是嘴唇贴着嘴唇的鸟儿

在时间的故事中

与人

进行最后一次划分

:钥匙在耳朵里扭了一下

影子已脱离我们

钥匙不停地扭下去

鸟儿已降低为人

鸟儿一无相识的人。


1982



◤ 


灰暗的云朵好像送葬的人群

牧场背后一齐抬起了悲哀的牛头

孤寂的星星全都搂在一起

好像暴风雪

骤然出现在祖母可怕的脸上

噢,小白老鼠玩耍自己双脚的那会儿

黑暗原野上咳血疾驰的野王子

旧世界的最后一名骑士

——马

一匹无头的马,在奔驰……

                  

1985




◤ 春之舞


雪锹铲平了冬天的额头

树木

我听到你嘹亮的声音


我听到滴水声,一阵化雪的激动:

太阳的光芒像出炉的钢水倒进田野

它的光线从巨鸟展开双翼的方向投来


巨蟒,在卵石堆上摔打肉体

窗框,像酗酒大兵的嗓子在燃烧

我听到大海在铁皮屋顶上的喧嚣


啊,寂静

我在忘记你雪白的屋顶

从一阵散雪的风中,我曾得到过一阵疼痛


当田野强烈地肯定着爱情

我推拒春天的喊声

淹没在栗子滚下坡的巨流中


我怕我的心啊

我在喊:我怕我的心啊

会由于快乐,而变得无用!                  


1985





◤ 火光深处


忧郁的船经过我的双眼

从马眼中我望到整个大海

一种危险吸引着我--我信

分开海浪,你会从海底一路走来

陆上,闲着船无用的影子,天上

太阳烧红最后一只铜盘

然后,怎样地,从天空望到大海

—— 一种眩晕的感觉

好像月亮巨大的臀部在窗口滚动

除我无人相信

如果我是别人


会发现我正是盲人:

当一个城市像一位作家那样

把爱好冒险的头颅放到钢轨上

钢轨一直延伸到天际

像你--正在路程上

迎着朝阳抖动一件小衣裳

光线迷了你的双眼呵,无人相信

我,是你的记忆

我是你的爱人

在一个坏天气中我在用力摔打桌椅


大海倾斜,海水进入贝壳的一刻

我不信。我汲满泪水的眼睛无人相信

就像倾斜的天空,你在走来

总是在向我走来

整个大海随你移动

噢,我再没见过,再也没有见过

没有大海之前的国土……                  


1985




◤ 里程


一条大路吸引令你头晕的最初的方向

那是你的起点。云朵包住你的头

准备给你一个工作

那是你的起点

那是你的起点

当监狱把它的性格塞进一座城市

砖石在街心把你搂紧

每年的大雪是你的旧上衣

天空,却总是一所蓝色的大学

天空,那样惨白的天空

刚刚被拧过脸的天空

同意你笑,你的胡子

在匆忙地吃饭

当你追赶穿越时间的大树

金色的过水的耗子,把你梦见:

你是强大的风暴中一粒卷曲的蚕豆

你是一把椅子,属于大海

要你在人类的海边,从头读书

寻找自己,在认识自己的旅程中

北方的大雪,就是你的道路

肩膀上的肉,就是你的粮食

头也不回的旅行者啊

你所蔑视的一切,都是不会消逝的

                  

1985



◤ 阿姆斯特丹的河流


十一月入夜的城市

惟有阿姆斯特丹的河流


突然


我家树上的桔子

在秋风中晃动


我关上窗户,也没有用

河流倒流,也没有用

那镶满珍珠的太阳,升起来了


也没有用

鸽群像铁屑散落

没有男孩子的街道突然显得空阔


秋雨过后

那爬满蜗牛的屋顶

——我的祖国


从阿姆斯特丹的河上,缓缓驶过……                  


1989




◤ 居民


他们在天空深处喝啤酒时,我们才接吻

他们歌唱时,我们熄灯

我们入睡时,他们用镀银的脚指甲

走进我们的梦,我们等待梦醒时

他们早已组成了河流


在没有时间的睡眠里

他们刮脸,我们就听到提琴声

他们划桨,地球就停转

他们不划,他们不划


我们就没有醒来的可能


在没有睡眠的时间里

他们向我们招手,我们向孩子招手

孩子们向孩子们招手时

星星们从一所遥远的旅馆中醒来了


一切会痛苦的都醒来了


他们喝过的啤酒,早已流回大海

那些在海面上行走的孩子

全都受到他们的祝福:流动


流动,也只是河流的屈从


用偷偷流出的眼泪,我们组成了河流……


1989





◤ 我始终欣喜有一道光在黑夜里


我始终欣喜有一道光在黑夜里

在风声与钟声中我等待那道光

在直到中午才醒来的那个早晨

最后的树叶做梦般地悬着

大量的树叶进入了冬天

落叶从四面把树围拢

树,从倾斜的城市边缘集中了四季的风——


谁让风一直被误解为迷失的中心

谁让我坚持倾听树重新挡住风的声音

为迫使风再度成为收获时节被迫张开的五指

风的阴影从死人手上长出了新叶

指甲被拔出来了,被手。被手中的工具

攥紧,一种酷似人而又被人所唾弃的

像人的阴影,被人走过

是它,驱散了死人脸上最后那道光

却把砍进树林的光,磨得越来越亮!


逆着春天的光我走进天亮之前的光里

我认出了那恨我并记住我的唯一的一棵树

在树下,在那棵苹果树下

我记忆中的桌子绿了

骨头被翅膀脱离惊醒的五月的光华,向我展开了

我回头,背上长满青草

我醒着,而天空已经移动

写在脸上的死亡进入了字

被习惯于死亡的星辰所照耀

死亡,射进了光

使孤独的教堂成为测量星光的最后一根柱子

使漏掉的,被剩下。                  


1991





◤ 依旧是


走在额头飘雪的夜里而依旧是

从一张白纸上走过而依旧是

走进那看不见的田野而依旧是


走在词间,麦田间,走在

减价的皮鞋间,走到词

望到家乡的时刻,而依旧是


站在麦田间整理西装,而依旧是

屈下黄金盾牌铸造的膝盖,而依旧是

这世上最响亮的,最响亮的

依旧是,依旧是大地


一道秋光从割草人腿间穿过时,它是

一片金黄的玉米地里有一阵狂笑声,是它

一阵鞭炮声透出鲜红的辣椒地,它依旧是


任何排列也不能再现它的金黄

它的秩序是秋日原野的一阵奋力生长

它有无处不在的说服力,它依旧是它


一阵九月的冷牛粪被铲向空中而依旧是

十月的石头走成了队伍而依旧是

十一月的雨经过一个没有了你的地点而依旧是


依旧是七十只梨子在树上笑歪了脸

你父亲依旧是你母亲

笑声中的一阵咳嗽声


牛头向着逝去的道路颠簸

而依旧是一家人坐在牛车上看雪

被一根巨大的牛舌舔到


温暖呵,依旧是温暖


是来自记忆的雪,增加了记忆的重量

是雪欠下的,这时雪来覆盖

是雪翻过了那一页


翻过了,而依旧是


冬日的麦地和墓地已经接在一起

四棵凄凉的树就种在这里

昔日的光涌进了诉说,在话语以外崩裂


崩裂,而依旧是


你父亲用你母亲的死做他的天空

用他的死做你母亲的墓碑

你父亲的骨头从高高的山岗上走下


而依旧是


每一粒星星都在经历此生此世

埋在后园的每一块碎玻璃都在说话

为了一个不会再见的理由,说


依旧是,依旧是                  


1993




◤ 为了


拖着一双红鞋越过满地的啤酒盖

为了双腿间有一个永恒的敌意

肿胀的腿伸入水中搅动

为了骨头在肉里受气

为了脚趾间游动的小鱼

为了有一种教育

从黑皮肤中流走了柏油

为了土地,在这双脚下受了伤

为了它,要永无止境地铸造里程

用失去指头的手指着

为了众民族赤身裸体地迁移

为了没有死亡的地点,也不会再有季节

为了有哭声,而这哭声并没有价格

为了所有的,而不是仅有的

为了那永不磨灭的

已被歪曲,为了那个歪曲

已扩张为一张完整的地图

从,从血污中取出每日的图画吧——

                  

1993




◤ 归来


从甲板上认识大海

瞬间,就认出它巨大的徘徊

从海上认识犁,瞬间

就认出我们有过的勇气

在每一个瞬间,仅来自

每一个独个的恐惧

从额头顶着额头,站在门坎上

说再见,瞬间就是五年

从手攥着手攥得紧紧地,说松开

瞬间,鞋里的沙子已全部来自大海

刚刚,在烛光下学会阅读

瞬间,背囊里的重量就减轻了

刚刚,在咽下粗面包时体会

瞬间,瓶中的水已被放回大海

被来自故乡的牛瞪着,云

叫我流泪,瞬间我就流

但我朝任何方向走

瞬间,就变成漂流

刷洗被单托管麻痹的牛背

记忆,瞬间就找到源头

词,瞬间就走回词典

但在词语之内,航行

让从未开始航行的人

永生——都不得归来。

                  

1994












--------------------


# 飞地策划整理,转载请提前告知 #

本文所用画作均为多多原创,经授权使用

如有意购买,请与飞地联系

本期编辑:徐振宇;颖川

投稿邮箱:yingchuan@enclavelit.com



------- ----- ---- --- -- -

/ 延伸阅读 /

卡夫卡:一切障碍都在粉碎我 /

昌耀:我是风雨雷电合乎逻辑的选择 /

我们睡在房子最冷的部分 | 卡洛琳·赖特诗选(陈东飚译)/

诗歌 VS 绘画:艺术家与作家的身份动摇 / 

奥登:关于叶芝和他的世界 /


· · · · ·


飞地—第十三辑—腾挪与戏谑

-Displacement/Replacement and Tongue-in-Cheek Humor-

点击『阅读原文』前往飞地微店购书



/ 飞地运营公众号推荐 /


瓷谷 /




——更多精彩请回复——


【|墙裂推荐|】

幕后黑手|骚


[来嗑药]

嚎叫|乌托邦|加缪|卡夫卡|飞地|黑板|杀人|鞭刑||姐姐|艳情|卓别林|脱衣舞|杜拉斯|八卦|烧书|畸形|光棍


[闪瞎眼]

细江英公|猫|史云梅耶|值田正治|曼雷|汪星人|自画像|妖怪|姿势|逗逼|找茬|达利|蒙德里安


[诗专题]

除夕|雪|圣诞|九月|秋天|爱情|死亡


[文艺侠]

艾柯|何翔宇|诺瓦利斯|陈克华|伯尔|金斯伯格|芥川龙之介|余怒|哑石|茱萸|法伊兹|斯特兰德|也斯|赫伯特|孙文波|川端康成|穆旦|甘地|巴赞|朱光潜|贝罗尔|萧红|胡冬|张慧生|胡宽|图尼埃|狄兰托马斯|鲁迅|马桓|舒尔茨|布莱希特|鲁尔福|史铁生|汉娜|卡佛|勃莱|庞德|米肖|艾基|阿尔托|姜涛|朱朱|瓦莱里|海子|贝克特|张爱玲|多多|马里内蒂|须弥|海伦文德勒|米沃什|里尔克|索德格朗|朱青生|东荡子|毕肖普|阿米亥|荣格|西川|奥登|罗兰巴特|里索斯|布罗茨基|福克纳|帕索里尼|德勒兹|江汀|朱特|艾略特|济慈|陈超|孙磊|草婴|谭毅|方向|萨福|史蒂文斯|骆一禾|卡尔维诺|昆德拉|沈从文|本雅明|梵高|芬顿|吴兴华|昌耀|马雁|博尔赫斯|狄兰托马斯|陈东东|痖弦|张尔|戈麦|勒韦尔迪|顾城|南希|阿什贝利|维韦克|薇依|佩索阿|麦克尤恩|荷尔德林|三岛由纪夫|策兰|科塔萨尔|安徒生|沃伦|黄灿然|王敖|朱琺|臧棣|何藩


[梦游屋]

废墟|政治|遗书|鲸鱼|未来主义|失明|火柴盒|小王子|诺贝尔|安魂|月食|UFO|兔子|凤尾船|窗户|神话|忧郁|浮世绘|搏击


点击『阅读原文』前往飞地微店购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