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周口故事 | 民国匪患:王老太血洗杜庄寨(七)

周口教育之窗2018-04-15 14:25:51

【红缨枪依然是民国豫东村寨御敌的主要武器】


于是,就有许多人跟着杜镇宇到寨子的各处搜寻土匪。他们扛着家伙什,举着火把,前呼后拥,大声叫嚷着。所有人的心里都有些紧张:谁知道摸进来多少个土匪?万一被打了冷枪怎么办?紧张之余又都有些期待:既然该来的早晚得来,那就痛痛快快地干一场吧!


杜镇宇阴沉着脸,一声不吭。他对身后的乡亲并不看好。他们心浮气躁、胆小怕事,根本就不是惯于杀人的老杆们的对手。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谁一生下来就会打仗呢?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民像绵羊一样,一辈子在土地上啃食,他们的牙齿是用来啃草的,撕不动皮肉。


搜了好长时间,并没有发现土匪的身影。大家的心里都有些懈怠了,一些人甚至嘴里嘟囔着:是不是搞错了?就没进来土匪吧?


这时候,几声清脆而尖利的枪声从寨子的西门附近传过来。杜镇宇心里一惊:这是盒子枪发出的声音,全寨除了猎枪老炮筒,就是十余杆长步枪,根本就没有盒子枪,难道是土匪摸到西门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印证了他的判断,又有几声枪响传来,紧接着是一声猎枪的沉闷响声,那架势就是过年放鞭炮一样热闹。


杜镇宇大叫道:“不好!老杆们摸到西门了!咱们的人已经和他们交上了火儿,大家赶快支援西门!”说着,自己先向西冲去。众人松弛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纷纷抄起手中的家伙,跟着杜寨主向西门奔去。


寨西门是一个偏门,门小墙薄,是全寨最薄弱的地方。平时这里走的人并不多,杜镇宇早就要求把此门封住。可许多村民的田地在西门外,为了自己打粮运粮的方便,拦着没让封。这是就这么给耽搁了。


让杜镇宇最不放心的也正是这地方,真是怕啥来啥!西门门洞里有六七个寨丁把守,不知道现在他们怎么样了。


果然,大家来到西门时,看到守门的寨丁,横七竖八躺在血泊里。他们对寨子里的这个方向没有防备,被老杆钻了空子。


两个光着膀子的大汉正要往下抬挡门杠。可那门杠有人的大腿那么粗,卡的又紧,他们费了老大劲儿也没能抬下来。见有人来了,他们用枪指着,大声叫道:“谁都别过来!俺们手里有枪,谁过来打死谁!”


乡亲们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都不敢上前。两方就这样僵持着。这时,寨门外面传来咒骂声:“日他娘!咋不开门了………”然后就是撞门的声音,力道挺大,寨门撞的咯吱响。


看来门外的土匪不是一个两个,再不动手就有破门的危险!


杜镇宇大吼一声,将手中的长矛掷了过去,那长矛擦着一个匪徒的胳膊飞了过去,牢牢地钉在寨门上。


“都眯瞪啥哩!还不快动手!”他大叫道。


两个土匪也慌了,一个手抖的开不了枪,另一个人扣动了扳机,“呯呯”两下,子弹却飞到墙上,他想要再扣,却怎么也抠不响。


土匪没有子弹了,不等他再次压火儿,大家一起上前,刀砍斧剁,将两人当场大卸八块儿。


此时,门外的土匪一见势头不对,越发加大了撞门的力度。他们喊着号子,一齐往门上撞,有几处门板都撞裂开了。杜寨主急忙指挥大家顶门。一帮在门外撞,一帮在门里顶,两帮人在寨门内外展开了较力,气氛极为紧张。


突然,打外面隔着门缝伸出来一支枪管儿,“啪啪”一阵扫射,将前面的几个乡民打到。其他人一见,也不再顶门,急忙后撤。杜镇宇心里发急:这样下去寨门迟早要被攻破!


【老炮筒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他看见一支扔在地上的老炮筒,急忙过去抓在手里。身边儿几个有经验的也看出了门道儿,赶紧递过来火药和铅子儿。


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许多,杜寨主抓起火药袋子将火药一股脑儿全倒进炮管儿里,然后要倒进去一袋儿铅子儿。


这一炮儿至少有往常三倍的量,杜镇宇端着装填好的老炮筒,大步走上前去,顺着预留好的炮眼儿就塞了过去。他接过递来的火把,冲着身后的乡亲们说道:“大家都往后站,别伤着你们!”,说着,点燃了引线。


引线“嗤嗤”燃烧着,门外的土匪也发现了不对头,纷纷转身躲避。突然,眼前划过闪电般的亮光,接着是震天动地的一声巨响——“轰!”众人的耳朵无不“吱吱”作响,没有站稳的甚至直接震倒在了地上。


再看寨门外,刚才还吵吵嚷嚷撞门的土匪没有了动静。透过门缝望过去,但见在火光的映照之下,几具尸体头朝下趴着,另外的匪徒有的拖着伤腿,有的捂着胳膊、肚子往前跑,迅速隐没在黑夜里。


这一炮装填的火药过量,威力自然惊人。扶着枪托的杜镇宇只觉手臂一阵发麻,顿时没有了知觉。


他用另外的手臂艰难地抽出烧红的炮管儿,想要递给身后的汉子,可怎么也举不起来。老炮筒掉在了地上,砸了几个人的脚。杜镇宇这才检查自己的手臂,他活动了一下手腕,手腕好好的,他接着顺着手脖往上模,摸到肩膀处,竟然发现上面插着个筷子长短的木条儿,贴着锁骨上沿儿扎进肉里。


原来,刚才那一声巨响震裂了寨门,飞溅的木屑正好扎到杜镇宇身上。好在只伤着了肩膀,要是再往里移寸许,寨主的性命就危险了,大家无不唏嘘。


杜镇宇咬了咬牙,强忍着疼痛,吩咐大家赶紧用预备好的沙袋将西门封死。血液顺着胳膊流下来,有人撕下衣服的袖子帮他止住了血。


不管咋说,老杆摸寨的企图被粉碎了。他们丢下几具尸体,退回到黑暗之中。经这一折腾,整个村子的乡亲,无论大人小孩儿都不敢睡觉,年轻的要么上墙护寨,要么打着火把到各处查看。老人和孩子躲在家里,因害怕而瑟瑟发抖。

这伙儿土匪的规模有多大?是不是跟上次的伏击有关?人们纷纷议论着,不知所以。这时,寨墙上的寨丁发现,寨子外面的火把越来越多,他们仿佛是从各个方向赶过来,寨子的四周都有。


那远处的点点火光,就像是黑暗中无数饿狼的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猎物。的确,老杆们多像狼群!他们每时每刻都盘算着怎样砸烂羊圈,把里面的绵羊拖出来吃掉,嚼碎骨头,渣儿都不留。


寨丁门把这个情况赶紧报告给杜寨主。杜寨主带伤爬上寨墙查看敌情。


看着星星点点的火光汇成了河,他也不禁皱起了眉头。可以看出,这些绝非一般的土匪,他们人数众多,肯定是大杆儿!


整整一夜,土匪们并没有再组织进攻,杜庄寨上下严防死守,不给土匪任何偷袭的机会。第二天天一亮,寨子外面的土匪情况基本清楚了。他们正几十个一群,百十个一伙儿,围在一起大声谈论着,边说话边指着寨子方向,然后就是一阵阵可怕的呼喊和狂笑。


杜镇宇再次上寨查看了一番,经他初步估计,这火儿土匪足足有一千人之多。这还是能看见的,在寨前面的林子里躲着看不见的估计也有很多,这杆子少说也有一千五百人!


【汉阳造快抢,秒的准打的远,但一般村寨装备不起】


听了这个数字,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自立寨以来,还没碰到过这么大杆儿的老杆攻寨。十几年前,豫西匪首老姬子率部袭扰豫东平原,虽说他们号称万人,可分开掠夺,摊到【杜庄寨】的也就三五百人。像这次这样的规模,村里的许多老年人儿也说这辈子都没见过。


大约到了申时,本来早该爬上来的太阳依然没有露头儿。这是个阴天。人们看见从树林里奔出几匹骏马,分散到各处,将散落的老杆往一块儿聚拢。看来,老杆们要开始攻寨了。


大家心里都很紧张,又等了一会儿,却不见有行动。这时候,十来匹骏马和一小队护兵开始往寨墙这边儿靠近。


墙上的人看清楚了,为首的一匹白马上,坐着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她一身儿灰装,披着件儿黑布斗篷,腰间挂着两把盒子枪,一边儿一个,还缀着红丝带,甚是威风。这就是传说中的王老太了。


王老太左右两边儿,自然是她的几个长相丑陋、心狠手辣的儿子。他们瞪大眼睛,一脸怒气,边走边对着寨墙吐吐沫。


来到寨濠边,一干人等勒住了马。王老太马鞭一指,冲着寨墙上的寨丁说道:“快叫杜镇宇那个老匹夫搭话儿!”


她的声音不高,可四下寂静无声,寨墙上的人听的一清二楚。立即有人报告了杜镇宇,杜镇宇来到这边儿,他大阵仗见的多了,因此并不害怕,朝下拱了拱手道:“原来是王司令,久仰久仰,不知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王老太并不买他的帐,又用马鞭一指:“杜镇宇!你个老匹夫好大的胆子!我家七郎哪里得罪你了,你却对他下这般毒手?”


杜镇宇也不示弱,冷冷地说道:“王司令,你教子无方,纵子行凶,我这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未完待续……


声明:本文为周口教育之窗签约原创作品,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否则我们将追究法律责任。如要投稿,请发送至igeo@163.com,稿酬优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