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生查子·元宵节

若氏梓绎2018-06-19 15:47:09

8点07分,出门上班。推开门的瞬间,一股烧香味猛地灌进鼻腔。楼道充斥着满是拜神的气息,不少房门底下摆着一个土黄色的小瓷盆都插着香。金黄的香料,深红色的木柄,银白色的烟从灼红的香头缓缓升起,下楼道的风,带着轻微一点震动,把香头的灰烬唰唰摇下。这味道,从小闻到大,太熟悉了。132个阶梯的行走,我感到一种踏实安定的感觉,被烧香熏着,也被一种舒心的感觉萦绕着。准备出楼的时候,我停了下来,深深吸一肺部的香,踏进风里。

今天元宵,脑海里唯一的期待就是,该死的对楼,点完今晚的彩灯应该可以停了吧。明晃晃的彩灯对着我的房间,初一到十五,天一黑包亮起,在寂寥的夜晚鼓足了力气闪烁,还在传递春节残留的喜庆。一到深夜,撩动我的睡眠质量。偶尔趴在窗台,目光所到,看着众彩灯们,带着不同节奏,发着不同色彩,明暗间光影移动不同方阵,一闪一晃,带动着我房间的明暗晃动。心里琢磨着,这喜庆的一家子也是够了。这算春节的最后一天了吧,突然觉得有点忧伤,心头觉得缺了啥,一想到明晚没有这扰人的彩灯,竟然有点不舍了。该死,赶紧拉上窗帘。

觉得这个年,索然无味的过了,像千千万万个普通假日。钢筋水泥里,上了楼就栽在沙发上,吃着花色零食,看着一集又一集的电视剧。感觉挪个身子都要气喘。今年不想约呢。往年都不停歇的压马路,走街皮,把年年重温的地方又重温一遍,  也不知道,多了什么,  少了什么。也不曾留心哪颗树还在,哪些人已经没了。哦,一句, 波澜不惊带不起一丝情绪波动。  身边都是旧面孔,年年相似的问候,说了听了,又忘了。记得大年初三鼓起勇气,走了大范围的面积,点线之间,颇为诧异的事,一个熟悉的面孔都没有遇到,虽然皆在意料中。一街满是陌生的人,心里嘀咕的时候,旧面孔就插进了视线,停下脚步神采雀跃的寒暄邀约,心里头却埋怨,还不如不要遇到呢。活在未知的美好期待里。路上的行人盯着我,就好像我是异乡来的,身着奇装异服。

17点37分,菜市场。买了几样菜,一包元宵。无比平淡的日子里多了一点吃的意义。楼下时不时还传来炮仗声,不是禁烟花炮仗吗,   也是罢了,  猛地爆响,一哆嗦,心里想着也就今天才有了,突然一股浓厚的白眼夹杂着灰尘从门口渗透进来,我的天,这群野蛮人在楼道里放炮仗吗,随即一股浓烈的鞭炮味便充斥整个房间,赶紧关门,开阳台,俨然,已经太迟了。

19点54分,节日快乐。


作者:一枝花

校对:五指山下一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