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暖男半夜“压”我身

小僵2018-06-05 06:06:39

 这是一个半真实的故事,姑且就以“我”为主角来写吧。

我是个美术生,在一个小城市里住了十几年。我住在二楼西户,一楼西户家里有个比我大四五岁的男孩,典型的邻家暖男的形象。我们两个一起长大。大概是认识的时间久了,我们之间产生了一种友情以上恋人未满的感情。高中毕业后我去了东北上大学,而他在南方的大学已经毕业了。知道我们以后聚少离多,他从南方给我寄来一个项链,美其名曰护身符,我那时候一直带着。可是高中毕业的暑假还没过完,一楼西户忽然贴了白对联,白色的鞭炮也噼里啪啦地响了。

他死了,过劳死。

跟他虽不是恋人,但毕竟相处了十多年,我也难受地睡不着,哭了一整晚,几天才缓过来。

大三,我交了男朋友Y,那是我画室之前的老师,大我八岁,在南方一家外企做游戏动画。我也是动画专业,正筹划着毕业之后去南方找他。

暑假,我回了家,赶上他烧三年,门上三年前残破不堪地白对联终于被换下来,贴上去的依旧是白对联,鞭炮和哭声又响了起来。只是不是他的亲戚,我没理由参加祭奠他的仪式,只能默默听着楼下的动静直到天黑。

半夜,我猛然惊醒,身子却动弹不得,床的边缘也高了起来,把我禁锢在里面,就像是…棺材?

我很害怕,却连眼睛都闭不上。“棺材”边上蹲了个黑影,看不清面孔。它低下头来,脖子以扭曲的角度伸过来啃我的脖子,我听见了啃食骨头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也许我是被吓昏过去的也说不定,等我第二天早晨醒过来,全身都是汗,脖子上那条银制的链子居然一夜之间断成了几节。

大概是他来过了。是在怪我有了新欢?还是觉得了了牵挂?

愿君安好,西辞毋念。
by:银绝 

图文资源来自网络

童鞋们看过来,投稿邮箱是这个334727934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