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家庭故事】崔凯:特殊的年夜饭

浓情黑土地2018-05-26 10:31:39


文者其人

       崔凯:1975出生黑龙江省泰来农场,热爱生活,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的点点滴滴。  






        2017年春节是在我的家乡——黑龙江的一个小农场过的,距离我上次在农场的过年时间不知不觉已经间隔6年。

       家里的三个姐妹都回来了,70岁的父亲母亲依然是精神矍铄,谈笑风生。只是父亲的身板驼了一些,母亲的听力下降了一些,但这些都不妨碍他们忙里忙外地做家务。

       北方的冬天,漫长而寒冷。早上快到七点了,天才蒙蒙亮,我们还没起来,就被父亲一阵掏炉灰的动静震醒。因为农场的房子还是平房,冬天取暖依然是我小时候的那样,引炉子,烧土暖气取暖。炉子引着后,屋里的温度很快升高了,我们姐几个才起来陆续开始做饭,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而温馨。回家的这几天,天气格外得好,暖暖的太阳照射到屋里,跟父亲母亲聊聊这,聊聊那,几个姐妹也是很长时间没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地各讲各的生活、工作。真希望时间能慢点过,让我们离乡的人好好享受这浓浓的亲情。

      转眼年三十这天就到了,将近中午,零星的鞭炮声伴着各家各户忙碌着这一年中最重要的年夜饭,我家也是如此。两个姐姐陪着母亲忙里忙外地准备着,洗的洗,切的切,我和妹妹领着几个孩子玩着扑克。不知不觉一阵阵菜香飘进屋,更加速了我的饥饿感。大概以为饭好了,我来到厨房,看见母亲翻炒着排骨,久违的农村猪肉香似乎又让我想起了以前围在锅台旁,等着吃一年到头才能吃上的排骨情景…..现在生活好了,总能吃上排骨,却没有了小时候母亲做的那种味道。

         我端着盘子站在母亲身旁,迫不及待得准备装盘,却听见母亲说:“不装在这盘子里,这不是给你们做的年夜饭。”“大过年的,这是给谁做的年夜饭啊?”我不解地问,问的同时,母亲却麻溜地将排骨装在了一个保温饭盒里,然后告诉我:“这是给旁边的五保户做的,那个老头的腿脚不灵便,做饭太困难,我先给他做完送过去,咱家的饭晚点吃。”“知道了!”我附和着,心里也没有太大的反应。母亲就是这样一个人,谁家有困难都会热心的帮忙,从来不会计较自己的得失。从小到大,我们姐妹已经耳濡目染了。记得我8岁的时候,从外乡来一个讨饭的人,当时家里大人不在,那个讨饭的人就走了。母亲下班回来听说有讨饭的人刚来过,赶紧装上点米,又给我拿了两元钱,让我跑着送给那个素不相识讨饭的人。我不记得那个人怎么表达的感谢,我只记得母亲当时说的这样的话,一定是这个人家里遭了难,不然谁都不会出来讨饭的。这件事我铭记于心,因为那时候每户的粮食都是用粮票买,是按人口定量的,母亲在自家粮食都有限的情况下,还愿意救济别人,这不是所有人都能达到的那种境界。虽然我对身边的人和事也是很热心的处理,但跟母亲相比,我觉得我做的远远不够。

       看着母亲有条不紊地做着菜,只一小会儿,四个菜就都做好了,还挺丰盛的。红烧排骨,红烧鲤鱼,小鸡炖蘑菇,尖椒炒肉。细心的母亲怕菜凉了,有的装在了保温盒里,有的直接装在盘里,上下又各扣个盆,担心母亲拿着太沉,我忙喊老公帮助母亲送到五保户家。等他们走了,我们姐妹才开始准备正式的年夜饭。

       随着周围的鞭炮声越来越多,我们家的年夜饭也做好了,辞旧迎新的十个菜寓意十全十美。其实只要父亲母亲身体健康,我们就是过着十全十美的生活,不是吗?

本栏编辑 陈子婴 微信号 czy55199314

投稿邮箱 m15146925852@163.com 


再度敬告读者


    自鸡年伊始,本公众平台发布“敬告读者”,升级为纯公益平台以后,仍有部分文章有热心读者积极赞赏。综合近期读者的意见,平台决定,将赞赏的费用八成给作者为稿费,两成给辛劳的编辑为编辑费,而平台一分不留,仍为展示黑土地作品、传播北大荒文学的纯公益平台。

     稿费发放主要遵循以下两个原则:一是文章发布后,一周内到账的赞赏额。二是稿费由责任编辑负责发放,作者如有疑问请及时联系稿费发放编辑查询当时的赞赏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