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老曹和老陈

大猫国2018-02-26 19:35:37

老曹是门卫,七十多了,一点也不奇怪,乡下学校,年轻的门卫谁来啊。

老曹爱聊天,年龄大的人都这样,经历的事情多,看过的事情也多,就想着和人说一说,有资本,有谈历,又整天闲着没事,你不让聊天他干嘛啊。

端午节时候,老曹来找我,给我拿了两个粽子,上次给我拿了点凉粉,自家做的,我吃了,很好吃。

有一回学校停电了,我和权老师下去镇上吃饭,喊了那几个女生,她们说包了饺子,就不去了,我说那电还不来怎么办,她们说,生炉子。

开学不久,天热起来了,炉子都拆了,再生炉子太麻烦。

老曹在门房后面自己用泥巴砖头做了个简陋的灶,有铁锅,有烟筒,四处捡了点儿柴火,学校那两天在修澡堂,工地上没用的木板多的是。

老曹来喊她们,别生炉子了,来我那儿,给你们煮饺子。

刘瑾亚荣就端着饺子去了,煮了多半锅,加了一两回柴火,闲聊一会儿,说一说这泥巴灶的优缺点,看看火光照的周围有点亮,亚荣拍了几张照片说要给她妈妈发去,让妈妈看看女儿在这儿过得是什么生活。

没电了,没事,我们还有泥巴灶可以做饭。

这泥巴灶再差也比蜂窝煤炉子好的多了,火力大,煮饭快。

饺子煮好了,她们走了,老曹拿了些挂面,自己煮了吃。

过了段时间,又停电了,我从学校外面回来,老曹招呼我,“要热水了来灌,我烧了点儿。”

我回去取了电壶,老曹说:“水在锅里,你自己灌,我怕不热了又加了把火。”

那水回来喝着有点儿烟的味道,水里还有些黑的灰。

将就着吧,老曹自己也是将就啊,有天见了老曹,老曹说:“我炒了两个辣子,我有啥菜,就两个辣子,吃了两个馍,晌午饭就行了。”

说说老曹的门卫吧,刚开始时候,要进门出门,喊几声老曹也不答应,我就纳闷了,这学校怎么找了个耳朵这么背的老头啊,后来强些了,慢是慢,总能给你开了。老曹当门卫倒是很尽职尽责,平时也不乱跑,大部分时候都在学校里。

还抽烟,抽自己卷的旱烟,烟瘾很大。

昨天还送了我辆自行车。

老陈是锅炉房烧水的,四五十。很少说话,几乎一直都是沉默着的。

大部分老师都对老陈有意见,老陈放水放的晚,关水关的早,常常是放学有一会儿了,水还没开,你吃饭耽搁了一会儿,去打水,没了。老陈人也不见了。

二十分钟左右,过时不候。

可是没办法,他不说话,也没做错什么,校长大人又不打水,其他人说也没用,这事情就这样一直下去了。

人都拿他和以前烧水的比较,以前的打水时间长。

做的不好人才怀念以前的啊,做的好了,没人提以前的。

学校有两点好,一点是打水不要钱,另一点是你要去县上开会,会给你安排车送你去,当然了,吃住学校是不管的。

和老陈的交集实在是少的可怜,两天打一次水,见了面,打声招呼,就再没了。

借过两次老陈的自行车,老陈这人真邋遢,车把手脏的,摸了一手的黑。

老陈周末还在学校,找了个割草机,把学校里的草收拾了下,有时候也要干点儿杂活。

新水房修好了,我们和老陈开玩笑,你是不是要把我们请到镇上吃一顿啊,办个乔迁之喜啊?

学校小气的连鞭炮都没放一串。

老陈只是笑笑,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