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音为师大丨 故乡的春节情怀

安徽师范大学2018-05-28 06:14:55


大家好,

这里是音为师大新梅FM

伴您在美好的音乐和文字之中缓缓入睡。






时日临近元宵,年已过去味却未曾远离。

神州大地上纵横交错的火车线路,

迎来送往的将满满的旅途期待抑或失落感怀,

从目的地的这个城市,

送到终点站的另一个城市。






春运时候,迎来送往的不再是过去那列古朴的绿皮火车,芜湖站也不再是最初那个盛满了江城风雨的老旧模样。




踏上那列熟悉的K字头火车,

目的地是奔波了一年的旅人憧憬了一年的地方。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陌生人和泡面的气味在空气里混杂交错,

车窗内呼出的热气遇到寒冷的玻璃凝结成水珠贴在车厢两侧。

列车上嘈嘈杂杂,各地口音此起彼伏。




后座的姑娘要结婚了,邻座的小哥要出门创业,

对面的大爷则在说古道今、鲜活生动。

一列火车载着一群五湖四海的人前往同一个目的地——家。

好一幅魔幻现实主义的场景!





四乡八村都飘着熟悉的香味,渗透浓厚纯朴的气息——年味。

新年前后,天气放晴。

家里的女人们在厨房里忙活,

鱼头汤小火熬着,红烧猪蹄得炖到酥烂;

卤牛肉、烧鸡要切片切段儿,

厨房里腾腾白雾,


一代又一代勤劳的主妇们,

总是可以用一双巧手做出一席好菜,

好好犒劳过去一年奔波劳累的一大家子。

围坐圆桌,饭餐的热气伴着一家老少的谈话声,

好似把过去一年的所有辛酸苦辣下酒,

明年继续乘风破浪,勇往直前。





吃完年夜饭,

大家把阵地移到电视机前,

远远近近,或倚或坐或卧,

捂得暖融融脸通红,等春晚。

春晚期间怎么能让舌头闲下来,

瓜子花生零食自然是不会少的,

再加上一晚热腾腾的饺子汤圆就别提多畅快了。

直到那首熟悉的《难忘今宵》响起,

一切都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三十晚上熬一宿,来年活到九十九。

过了零点,早上开门的鞭炮一响,

就是正月初一,

旧的一年也就算正式过去了。

这辞旧迎新的鞭炮放得越早越好,

大多数守夜的人都等到凌晨放完这挂开门红的鞭炮,

图个吉利,再上床睡觉。

稍大点的孩子可算逮着机会了,

不放上几个窜天猴、二踢脚是绝不会答应睡觉的。

胆子大的男孩子们点燃引信,

捂着耳朵赶紧跑向一边,

火药燃烧后的气流推动火花沿着天空的弧度发出亮眼的光芒。

你看,孩子的眼里也有光。


大年初一大清早,

一个干净峻爽的晴天,

有亮度缺温度的阳光,

寒冷的空气里满是鞭炮火药味儿,

熬了一夜的孩子们早早的被各种炮声吵醒,

然后带着各种怨念数着炮声继续睡觉。

直到父母把新衣服放在床头才肯懒懒地爬起来,

跟着父母一起走亲访友,互相恭贺新年。

孩子们虽然打心眼里的不想去,

却也是满脸喜气,拱手拜年,逢人说上两句喜庆话,

这是礼节,更是为了期待已久了的压岁钱。






麻将自然是春节里少不了到的重头戏,男女老少,达人百姓,谁都想在年三十晚上搓上一把,自然是希望小赚上一笔给来年开个好头,但更多的是难得家人团聚,而麻将则是顶好的消遣。这一天谁也不计较输赢,赢钱的自然是合不拢嘴得高兴,输钱的倒也不见得晦气。

“反正年里最后一天,当送礼物求福了!”

大家围坐一桌,一局两局打下来,笑笑呵呵,这年味儿就有啦。




按照风俗,过年是要去祖坟拜祭的,同姓同宗的族人齐聚祖坟,鞭炮烟花摆满坟头,点燃齐鸣,震耳欲聋,响彻云宵,祈祷祖宗庇佑新的一年风调雨顺,平平安安。腊月的冷风把散落一地的鞭炮带上天空,洋洋洒洒,落入尘土,看青烟散去眼前一片宁静祥和。





似乎每年春节,我们都在感慨年味淡了,

北方的都市里因为雾霾而鲜有烟花,

年夜饭跟日常的食物并无二致,

拜年的礼仪也不再循规蹈矩,

过节送礼的年货甚至可以在网上一键买齐。

那些逛市场、买年货、

买花灯、看大戏的习俗好像只停留在印象里。

仿佛过年少了分仪式感,瞬间潦草了许多。

我们将过年的意义聚焦在享受年味上,

却忽视了过年的意义是团聚,而团聚的意义也许正在于此时。






音为师大新梅FM

愿您在乘风破浪归乡时,仍旧是当年的年少光景,

愿您笑容盈满唇角带香时能说一句,此心安处是吾乡




我们下期再见!



本期编辑

策划:安师大新媒体工作室

文字:朱雨琪

音频:解维

责编夏鑫

校对:汪娜

  编审 : 马星宇

投稿:xmtahn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