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陆丰的森林卫士如何将山火防患于未"燃"?

直通海陆丰2018-04-21 16:02:19

沿着国道从汕尾陆丰市一路向东骑行,目力所及尽是翠绿群山。陆丰市陂洋镇是占整个陆丰林地面积近1/5的小镇,有着19.4万亩的山川林地,堪称陆丰地区的“绿肺”。


但这片宝贵的森林曾遭遇过烈火的侵袭。2013年12月29日,一场森林大火燃烧了2天才被彻底扑灭,成为广东少数出动直升机参与森林灭火的火灾之一。自此之后,陆丰市将森林防火当作要务严抓,逐步形成一整套的森林防火机制,火患大大减少。


  如今,陆丰陂洋镇的13名森林防火队员守护着群山,他们一半时间在山林间度过,当火情出现时冲锋在第一线与烈焰斗争。

  面对山火曾无计可施

  从海拔980米的罗金站瞭望点,可以观察到四面延绵十数万亩的群山。陆丰市陂洋镇森林防火队队长陈演武从瞭望站里探出头,环视四周。由于雨季的到来,森林最危险的防火期(每年10月1日--次年5月31日)已经过去了,但是作为专职巡守的防火队员,都毫不敢有懈怠。

  从山脚下的镇里进入到深山中,有20多公里的山路,开摩托车也要近两个小时才能抵达。在防火期,陈演武和10多名队员每天天刚亮就要带着干粮集结,进入深山分散到各个瞭望点值守。即使非防火期,在天气炎热的日子里也要进行不定期的巡查。

  在两年半前,陈演武的防火队还不存在。在陂洋镇林业工作站站长朱汉昌十数年的森林防火工作生涯中,大部分时间都是个“光杆司令”,即使发现了火情,也只能上报而无法采取任何有效的救火措施,等到大火蔓延开后,即使再去组织附近村民灭火,也已无法阻止大火。让他尤为印象深刻的是,上世纪90年代一场山火烧了7天7夜,却无计可施,只能任森林大火燃烧。

  2012年8月,陆丰在全市成立了森林防火队,招募首批20名专职防火队员,并分配到了各镇林业站。林地面积占整个陆丰近1/5的陂洋镇,从此拥有了第一支6人森林防火队伍。然而,成立初期的陆丰森林防火队,虽然设置了专职人员并组织了培训,却没有配齐专业的防火设备。2013年12月29日,一场特大森林火灾让陆丰防火队伍的薄弱暴露无遗。

  陂洋镇镇长赖豪还记得,当日上午10时多接到村民报告,立即带着朱汉昌组织了6名防火队员赶往火点。在没路的情况下几个人操起砍刀辟出一条通道,却因为灌木和草丛太密,砍了一个多小时,都没到达火烧的地方。

  到了快天黑时,精疲力竭的防火队员们终于接近了大火。但队员们看着手中仅有的像拖把一样的简易扑火工具,面面相觑,最终只能选择了撤退。

  大火继续烧了一个晚上,山火演变成为特大森林火灾。30日凌晨,广州、惠州等地特派的专业森林防火队抵达支援,连同陆丰当地人员组成了200余人的扑火队伍。国家森林防火指挥中心更调派了2架直升机前往,成为广东首场调用直升机参与扑救的森林火灾。

  灾后练出“特别队伍”

  森林火灾对当地生态和经济均造成了严重破坏,陆丰的防火工作遭到省里批评。“12·29”火灾给陆丰林业部门上了深刻的一课,森林消防并非喊喊口号或粗放地组建一支队伍就了事,而需要实实在在的资金投入以及完善的配套机制。

  火灾发生过后,陆丰市委、市政府要求职能部门和地方要吸取教训,坚决做好森林防火工作。并第一时间对护林防火专业队伍进行了扩充,根据林地面积新增了30名森林防火队员,增配专业扑火设备,加强日常巡查。在山火高发期间,郑佳、邱晋雄等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多次到各山区组织定期参加巡山检查森林防火。

  陂洋镇的森林防火队伍扩员到了15人,并于去年清明节前配齐了专业扑火设备和扑火物资的准备。同时,在各村设置了13支共200人的村级防火队伍。南方日报记者在他们的仓库看到,军用高倍望远镜、对讲机、警用摩托车以及风机灭火器,每名队员还配套了专业的防火服、消防靴、砍山刀和照明器材……这些曾经让陆丰森林防火队员艳羡的专业消防设备,如今也成了他们的标准配置。

  在“12·29”森林火灾中,由于陂洋镇的山地缺乏系统规划的防火带,山路也不畅通,防火队员们吃透了亏。陂洋镇党委书记蔡碧霞及镇长赖豪下决心改变这个状况。陂洋镇多方筹资进行森林防火基础设施建设,开辟8米宽的高规格防火通道2条共21公里,并开辟6米宽的防火带42公里,使之与现有的乡村公路、陂沟河、田仔河联成网络,把全镇山地分隔为若干个网格。

  陂洋镇政府还在进入林区的总路口,为这支防火队新建了森林防火指挥部,里面设有办公室、瞭望哨、宿舍和简易厨房,以便他们做到24小时专人值守。在进入林区后的关键路口,镇政府还新建一个森林防火检查站,里面配置监控摄像,以加强防火队监控和管理进山火源。

  当过坦克兵的陈演武,退伍后一直担任当地三岭村村委会的民兵营长,因为经验丰富、做事稳重,加上前期专业防火培训中表现出色,成为陂洋镇森林防火队队长。队员中,基本全来自陂洋镇本地各村庄,每个队员均对一片区域的地形了如指掌。其中,年纪最小的队员朱俊超,加入森林防火队时仅21岁。

  自“12·29”火灾之后的一年半里,他们及时发现并处置了多次火情,慢慢成为一支经验丰富的“特别队伍”,不仅专职负责陂洋镇的防火工作,还常常支援周边镇村,成为名副其实的“救火队员”。

  陆丰市陂洋镇是占整个陆丰林地面积近1/5的小镇,有着19.4万亩的山川林地,2013年12月29日,一场森林大火燃烧了2天才被彻底扑灭,成为广东少数出动直升机参与森林灭火的火灾之一,如今,陆丰陂洋镇的13名森林防火队员守护着群山,他们一半时间在山林间度过,当火情出现时冲锋在第一线与烈焰斗争。

  护林卫士与山为伴

  去年10月,支援河东镇梓坑村的一次扑火行动,至今仍让陂洋镇的防火队员们心有余悸。

  当天晚上7时左右,队员们接到命令全副武装赶到现场,已是一片火海,火线延绵开了数百米。队员们远远就听得到“噼里啪啦”的猛烈燃烧声,持续崩裂的声响吓得人一时不敢靠近。

  朱汉昌判断出是松树烤出的松油在火上浇油,并且大火已经发展成为危险的树干火,火苗蹿到十余米高。朱汉昌森林防火经验丰富,他脑中立刻形成一个解决方案。

  随着朱汉昌一声令下,各镇过来支援的队员们整队围拢过来,把现场全部的风机灭火器集中起来,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对准大火精准灭火。认清火势后,防火队员找到安全的背风口,一鼓作气干起来。沿着火线科学地进行灭火,一小时之后大火被扑灭。

  如今,因为“12·29”特大火灾而被挂森林防火“黄牌”的陆丰已经“摘帽”。今年清明期间,陆丰共及时处置了30余宗森林火警,交出了一份无重大火灾的成绩单。

  没有火情的时候,防火队队员们的大部分时间也都是在山上巡逻中度过。特别在一些传统节假日,比如清明节、中秋节和春节等,由于是村民集中祭祖的高峰期,也是山火高发期。防火队除了要正常巡逻外,还要设卡检查,以劝阻和制止村民携带鞭炮、香烛、银纸等易引发山火的火种进山。

  “在别人都在过节休假时,我们却忙得连续几天回不了家。”陈演武直言,有时候还会遇上村民的不配合,导致工作量成倍增加。一年多过去,15名防火队员中如今有2人已选择离开。

  好消息是,关于防火队员的待遇一直在稳步地提高,从最初的1000元提高到了目前的2000元,并统一购买了人身意外保险。虽然收入仍处于比较低的水平,但在队员们看来,感受到了境况改善的宽慰。

  “12·29”火灾已经过去了一年半,野火过后的大地上,已经重新长出了新苗。新修的防火带穿过丛林,哨岗及值守的队员在骄阳下静默无声--这一切,构成了这片山林不可或缺的防线。

  骑行观察

  防患于未“燃”

  进入陂洋镇的山林,一脉青黛,镶嵌山间的潭水呈现出翡翠一般温润的绿色。保护得如此完好的生态,在城市周边早已绝迹,即使在乡间也不多见。

  在陡峭的山路边,我们一行人尽情享受着连绵起伏的绿色林浪带来的愉悦。在众人皆叹风景优美时,陈演武却透露出小心、敬畏的神情。

  森林防火队员很辛苦,与大山共处寂寞,与火焰斗争凶险。陆丰目前通过努力,在队伍战斗力上的成效已经开始显现。然而,站在曾发生过大火灾的山头上,残存的枯木焦土会提醒我们,无论防火队员们多么勇敢、装备多么精良,一旦森林火灾酿成,人力在自然面前都将无比渺小。

  防控山火,需要系统而完善的制度。要在火情出现时及时控制住蔓延的势头,因此需要能够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的应急机制,也需要能够延缓、隔离火势扩散的防火带;要在源头上避免人为火源进入山林,因此需要在主要的路口设卡、实施监控。而这一切,都要依托于地方政府的重视,以及在人力、物力方面进行投入。在此方面,陆丰落实了森林防火责任制和地方行政首长负责制,把各个区域、山头、地块的森林防火责任分解到地方党政领导班子成员。

  这一系列措施可谓“对症下药”。用朱汉昌的话来讲,以前遇上山火,对其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心态,如今人力、硬件设施、制度配套多管齐下逐渐完善,“再也没有理由干不好,干劲反倒被激发了出来”。

  这或者就是这一年多来,陆丰的森林防火工作开始从全省负面典型逐步扭转落后局面的经验。

南方日报记者 宋超 戎飞腾 发自汕尾陆丰

来源: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