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清明专刊 | 清明

指尖云朵2018-02-12 22:22:10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吧
清明专刊

  ◎桑恒昌


清明祭拜(外一首)

 

走着走着

走丢了许多亲人

亲人又走丢了

他们的灵魂

 

多少次潜回梦里

拥抱失散失联的众亲

可都没有到达

心那样深

 

语言在嘴上风干了

心愿也制成标本

怎能不被时间和自己

痛打一顿

 

日子的重心,正在

悄悄移动悄悄移动

过去是中秋

现在是清明

 

母亲的名字

 

怪谁呢

我找不到责怪的理由

只能认罪

我忘记了母亲的名字

那时候日子很老

我又很小

母亲姓胡

只要见了这个姓氏

心便扑上去

直呼娘家人

母亲的乳名叫小大

外婆这样呼唤她

亲昵而有诗意

神性透着玄机

无论多小都是大

无论多大也是小

小到拈成颗粒

大至无边无际

一切的一

都是天意

我说的对吗,母亲

儿子等待

您的恩准和开示

蒋本正

 

三更风雨到边城,

疑作家乡竹叶声。

一梦醒来身是客,

坐看黑夜到天明。

 

 

  ◎伊甸


抓不住黑夜

 ——赠力虹


你抓不住黑夜,你抓不住黑

也抓不住夜。但黑夜可以抓住你

黑可以抓住你,夜也可以抓住你

它们把你轻轻一抓

你就不能动弹,它们稍稍使一点劲

你就喘不过气来

甚至发不出呼救的声音

黑夜来临的时候从不预先通报

它们有时是一条毒蛇悄悄爬近

有时是一群饿狮猛扑而来

你固执地站立着

不愿化作一缕风

也不愿变作一块石头

它们会放开你还是一直抓住你?

它们将轻轻握住你还是死死攥紧你?

它们要把你囫囵吞下还是咬掉一个手臂?

你固执地站立着

准备用脆弱的血肉之躯承受一切

你抓不住黑夜

黑夜却可以像捏一个鸡蛋那样捏碎你

你用愤怒的眼睛盯着黑夜

盯着——盯着——盯着——

直到眼睛里射出火焰

你抓不住黑夜

就用燃烧的目光把黑夜刺穿!  


城市里的蝉

  ——赠力虹


它豁出去了

它突如其来的呼喊吓了城市一跳

这个几十万人口的城市

只有它——被两根手指就可捏得粉碎的

一只小小的蝉儿

它要用自己的呼喊声

撕碎天地间铁一般的寂静

我感觉到了它声音中

微微的颤栗,啊

它比谁都清楚自己的弱小和卑微

它甚至不是一条毛毛虫的对手

但它豁出去了

它用身体呼喊,用灵魂呼喊

用心、肺、胃、脾、肾……用每一个器官呼喊

用每一滴鲜血每一个细胞呼喊

它的呼喊是天鹅和杜鹃的绝唱!

……没有应和,没有回声

这只孤独的蝉

仿佛被流放的但丁

但丁,这只苦难而不屈的蝉

他的呼喊就是全人类的呼喊啊!

小小的蝉儿豁出去了

它要用呼喊声撕裂自己

它要让身体和灵魂的每一个碎片

为自由而呼喊!

 


  ◎周渔(四川)

 

清明

 

没有细雨,怎配叫清明

没有荒草,怎能叫断魂

没有坍塌的老屋,那些出没的先祖

怎能找到回家的路

 

死去的远亲近邻活过来了

爷爷奶奶又站在墙上微笑

隔着山点头,颤颤巍巍地

没有一点悲伤

 

我来一次,就发誓一次

绝不让他们当孤魂野鬼

请列祖列宗喝酒

上家乡最好的香 

 

  ◎邱澎

 

疾患

 

这个春天里的

一场寒冷

让我在渴望感受的温暖里

陷入黑暗

激烈的咳嗽、声音撕哑

混身酸软无力

仍在挣扎中企图发出声音

我在春天里误入了病毒布下的温床

大碗吃肉、大块硕朵

埋下的伏笔

无声无息

 

抗生素 清咽利嗓

止咳镇痛

统统都派上了用场

病毒还没有退场的

意向

病魔与健康博奕

分不清的胜负里

降服了躁动

让心灵

不得不安宁

 

所有的安慰 是拥有时间

可以调节的是采用不同的药方

治疗焦虑

 

地狱般的病魔里

演绎了一场蜕变

 

重生是一种机遇。

 


今天清明

 

妈妈 清明的雨

总挂在我们思念的眼角

沿着淋湿的山路

我们来看您

 

山林的呜咽

还像您走后的那个冬天

让我们痛彻心扉的冷

那棵伴陪您的小树

已经长得好高

挂满思念

 

妈妈,您还好吗

您安卧的大地

长满绿色

哪是不朽的生命

 

风儿吹响的山林

到处是您的叮咛

您的温良

善良了我们今天的幸福

您的谦卑

崇高了最美的母爱的形象

 

妈妈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

唯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未完)

清明(若河)

 

雨丝不断,微冷

我想爸爸了,一去十一年

时光太瘦,梨花期短

又一年清明,雨绵绵

 

落啼永香,归宁丰胜

相距十余公里,却顺流了人间血脉流长全部

北向青山,来就是归程

 

没有什么可以重来,没有什么恒定荣枯

清明柳翠,布谷声声

谷雨秧青,犁铧阵阵

时令不等忧郁的愁思

 

爸爸,我想你了

你的大手一直温暖

我已经感觉到落到头发上的慈心

 

 

   ◎赵后忠


   

              

在板田,在那有小坡的小小村头
春风在那往往吹得慢一些
那儿有池塘,那儿有竹林
那儿有留守的儿童,留守的老人

那儿有杏花村背后的故事
那儿雨不大,牛蹄印被洗得干干净净
一只蚂蚁没有被冲走
停在圆圆的地方,听牧童吹笛

在坡头,赵大爹问冯大爹要去哪里
冯大爹心情沉重地说
我妈活着的时候人家没有发低保给
今天清明节
我背点去烧给她老人家

刚刚上坡的发低保的村长赵小福
踩坏了牛蹄印,踩滑在地上
放牛的见了:村长走路小心点嘛

村长住进医院再也没有醒来
放牛的议论:村长拿别人的低保买名牌皮鞋穿
就是那天踩滑穿的那双

皮鞋先放耳房里,明年清明节才拿去烧
村长儿子赵德德对儿子赵仁仁说了又说

 
   ◎杨凤金(云南马关)


又是一年清明雨潇潇(外二首)

 
咱们又来坐坐,又来
说说未来。或者
谈谈过去,那些曾经
莫名失控的伤感
 
记得
那年的花,开得那么艳
也记得
那年的路,特别有坎……
 
还有,你曾说的你爱大海
像初恋一样迷恋
你也说的爱天空
和阳光一般缠绵……
 
可今天,无论我这么说
这么讲,你都默默
无语,只是让老天
替你流泪……
  

清明,陪你说说话
 
点一支烟,倒一杯酒
让清风,理一理思绪
 
装一丝情,放一点爱
把今年的思念,放飞天空
 
云很淡,像你曾经画过的山庄
一群羊围着你转
 
草很青,像我们没有讲完的故事
一簇一簇的的在发芽
 
父辈们,回来陪我坐坐吧
打碎这些记忆——那座坚硬的坟墓
 
让我随流去的岁月
想一想,今生活着的理由


 
清明情绪
 
风轻来,你乘半片叶子
走在另一个度上
我想,这两个世界
一定有着某种亲密的联系
梦,生或者死亡
都该是它们的纽带
只是解锁的密码
被另一个人  藏着
 
寻个良辰吉日
坐到你的碑前
用故事,一遍一遍清扫记忆
待风定后,点支烟倒口酒
陪你聊聊过去
过去是我的未来
未来是你的过去
所以,你总在未来等我
 
几个孩子,用意念
燃起一堆火
祭祀你的灵魂和我的哀愁
那个世界里,你微笑着
明亮一个梦境
空间这头,我滴着泪
只是想你,不要忘了
我还在继续
那个故事的开始

   ◎耿佩玺


 

 

姥姥

我喊一声

梨花就落了一朵

喊两声     梨花就落了两朵

此刻    我跪在你落满梨花的房前

一声声喊你

这种仪式

一年只有两次

一次清明

一次是寒衣节

一次是告诉你春天

一次是提醒你   天又凉了

  ◎张爱琪


踏青


与春风相约去找寻春的痕迹
衰草中,点点绿的惊喜
冰雪下,恬淡的金盏花
我不忍心颉取

浅浅的日子
枯叶里隐藏的希望
唤起我写明媚的时光
笔下却流淌出淡淡的忧伤

清明雨

静谧的池塘
折柳插在塘边
雨合时宜地飘来了

砸在泥土里,柳枝贪婪地吮吸
来年必会一片繁华

我调皮地闯进落寞的雨幕
雨滴疲累地滚落,坠地
柳枝的绿,是雨的生命延续

放飞的风筝

清风吹来了柔柔的春光
一根线牵着高飞的大鹏鸟
我忧郁的眼神
仰望着你的飞翔

展翅的大鹏鸟和我一样
有点小悲伤
为什么飞不高呢
难道翅膀还没有足够的力量

我狠心地剪断那根牵挂
放飞你去寻找梦想
远方,就成了你的寻梦园
家,成了难以回转的诗行


 ◎曹会斌


写在清明节

 

每年的这个日子,有小雨

或者阳光,我要回老家

走那条熟悉的泥泞小路

调整思绪,上山,去墓地

找到亲人的坟墓,然后

在墓碑前,温习碑文

再现好久不见的音容笑貌

摆祭品,烧纸钱,放鞭炮

叩拜,说一些保佑和安慰的话

缅怀,温暖亲情

心,突然感到痛,此刻

所有的言辞被呜咽下去

起步,流连,或者回望

坟头新添的泥土和摇曳的挂纸

想到生与死的距离

四月,风冷,雨凉

像极了生死离别的场景

饭桌上,饮下心事和叹息

命如纸薄,并不害怕

生命不息,奔跑,奋斗不止

 

清明雨

 

无法拒绝你的丝丝缕缕

和你的忧伤

在爱着的土地上

长眠的人,似乎还在昨天

躬身弯腰,汗水直流

 

像这样的日子,每年都去

带着鞭炮,祭品,纸钱,香烛

在山坡上,坟墓前

靠近一种情愫,放鞭炮,烧纸香

点香烛,祭拜,心里默念保佑,安好

 

丝丝雨线,淅淅沥沥多少亲情

飘落在那小朵的花上

靠近一种温暖,缅怀

雨不再冷,我似乎跟你在一起

穿过草丛,回家,吃饭,谈笑

 

不只是在清明这天

我,像以前那样喊着你的称呼

你在梦中像以前一样叫着我的名字


  ◎邢剑君


 清明 


清明牵过先辈手指 
让我们感知天堂的温度 
隔过一座奈何的桥 
此是此岸 
彼是彼岸 
中间尚存那声最后的心跳 

清明划齐时间的尺度 
一座桥 
截开生命的两个过程 
此岸,滚滚流动红尘 
彼岸,是隐蔽的私生活 

通向天堂的路 
穿越我们的身体 
不染烦忧的尘土 
那桥上的门,只有清明时节 
才敢去敲

    ◎郭绍龙


    


在金顶坝子边的山脊上

十九个土堆

就是郭氏家族

在阿拉门的历史

谁会想到 

在那么高的山坡上

还会闪出一个窝兜

谁又会想到

三百年前

那个风水先生

翻过多少山头

终于慧眼识珠

我们都相信

郭氏家族之所以

在阿拉门生生不息

因有老坟的护佑

 

清明上坟

是一次登高的活动

没有气派的墓碑

不规则的石块

磊起一座座

小小的坟包

时间只能以这种方式

呈现那些谁也说不清辈份

和姓名的先人

只是每年刈一次草

插一次坟标

唤起点什么

 

山风是那么虔诚

认真点数着坟标上

洁白的钱币

日夜朗诵我们的感恩

老坟 老在那

比阿拉门还高的地方

 

 

   ◎凌峰


 清明


过了三月,思雨纷纷

想起清明,酸楚中只有疼

远去的亲人在大地安息

天堂,有那么远吗

 

每年祭拜,寄托哀思,骨肉分离之间

钻心的疼痛麻木了神经

跪拜、祈祷

热泪忍不住涌出,曾经鲜活的画面

雕刻封存的记忆,谁都知道

别离便是一生

 

跪拜,长时间的跪拜

记住了珍惜,这一生

孝顺当先

 


 ◎唐常春 


祭祖

 

蒙蒙细雨天,金箔化冥钱。

寒食香烟烬,哀思祭祖先。

 

忆先父

 

(一)

 

蛇年英魄向天河,儿女今吟祭父歌。

昔日笑言犹在耳,谆谆教诲暖心窝。

(二)

慈父恩情深似海,阴阳相隔两重天。

难寻往日殷勤貌,来世承欢膝下缘。

 

祭母

 

草青柳绿菜花黄,跪拜坟头泪两行。

长忆慈严多庇爱,焚香烧纸望天堂。

 

  ◎楚国周郎

 

清明夜


孤身徒步临西峰,独酌清吟勾音容。

淫雨漫山野鬼哭,不见那年故人来!

 

独卧在母亲的坟前



◎陈洪金


独卧在母亲的坟前


母亲的坟在一条公路的旁边,那一条路,是从永胜小城去丽江的公路。我下乡的时候  ,经常会乘车经过母亲所在的那个地方,车子飞快地在公路上一路奔去,我坐在车窗里边  ,隔着那深蓝色的玻璃,可以看见母亲的坟头,我在的目光中一晃而过。每一次路过,我  也会留心看上一眼,算是对母亲的一声默默的问候。 
     我的家乡,有着正月初一上坟扫墓的习俗。今年春节,我没有去母亲的坟上,让妻子  去看看她没有见过面的婆婆。那时候,带着女儿留在家里,避免山上的阳光把女儿晒病。  我在家里,一直在想着母亲的坟墓。往年,我们都会带上一把镰刀去,割去了野草和杂树  ,才在她的坟上压上新一年的纸钱。母亲的坟上的草和坟边的杂树,经过一年的生长,肯  定长得很深了。今年的三月份,妻子的奶奶去世的时候,我正在外在开会,没有参加她的  葬礼,过了两个月,岳父召集了所有的亲戚,一起去上坟,在山上,我乘着女眷们忙着准  饭的时间,去看望母亲的墓地。  
  在白天,山里的气候总是比村子里热一些,我一路上得汗流满面,肩上扛着外衣,在  公路上拣着树荫下面走,总算走到了母亲的坟前。母亲去世很早,到现在已经整整十年了 ,那块生长着梨树和桉树的地方,如今已经添了好几座新坟,母亲的坟墓,显得有些陈旧  ,在那片还没有迎来新一年的雨水的地方,依然有枯黄有草叶和没有长出新叶的树木,在  阳光下静静地站立着。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阳光斜斜地照着那简单的墓碑,上面的我的  名字,那字迹经过风吹日晒,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  
  静静的墓地没有一个人,连一只鸟也没有,只有轻微的风若有若无地吹着,我点燃一  支烟,在母亲的坟前坐下来,默默地望着母亲的墓碑,抽着烟,想着过去的事情。母亲去  世后的十年里,我的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所有这些,她在墓碑后面,再没机会去了解了  ,而这些日子,在漫长的日月里,我在她去世半个月以后,离开家乡去滇东北一座城市里  读了三年书,每一个假期都是小妹和我把家里种的蘑菇背到镇里的街上去卖,给我凑学费  。读了三年书后,我回家家乡,在一个记家很远的山村里教书,在那里和妻子相恋,在那 里潜心写着我心爱的诗歌,并且凭借着那些文字,在县城里找到了现在从事着的工作。刚  
到县城,我和妻子在双方家庭的阻拦下结婚,又过了三年,我们生下了心爱的女儿。有了  一个安稳的家。 而在这一段时间里,父亲和爷爷、奶奶、小妹生活在一起,把艰难的日子过得度日如  年,二姐在我刚调到县城工作的时候,嫁给一个邻村的男子,那个人经常打她,实在过不  下去了,在我们的劝告下离了婚,回到家里,又过了两年,重又嫁到另外的一个村子里,  成了另一个男人的妻子。小妹一直在家里生活着,她对自己的生活有着自己的主见,很多  人到家里去提要,她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家里的人都为她的归宿着急,甚至在一次,爷爷对她说,希望她能够在他和奶奶在世之前结婚,那样,他们才会  在看到孙子们都有了一个家以后放心地离去。  
  这一天刚好是小妹结婚的前一天。我计算着上过坟后回家去帮忙家里操办小妹的婚礼  ,但是,坟山上的中午饭还没有做好,我也想在母亲的坟前多坐一会儿,于是脱下外衣,  铺在身下,在母亲的墓碑前躺下来,合上眼,试图休息一会儿。墓地里安静得没有一丝响  动,只有灿烂的阳光大片大片地落下来。我回忆着母亲生前一种种情形,在她的墓碑前点  燃了支烟,放上去,望着那支烟渐渐在燃烧,然后有灰烬落下来,悄无声息地在微风里飘  散。母亲去世已经十年了,作为她唯一的儿子,我也渐渐地在记忆中模糊了她在我的心里  的形象,但是,我想,母亲一世的艰辛,即使是她去世前的那些最后的日子,没有享受  过一些宽余的生活,甚至,她没有看到二姐、我和小妹各自的婚礼,更没有看到我们的子  女一天天长高。在她的最后一个女儿即将结婚之前,我来到她的坟前,也许真的应该在这  
里多坐一会儿。  
  随后是一阵小睡,当我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照得我出了一身微汗,母亲墓碑前的那  支烟,也早已燃尽,只剩下短短的一截烟蒂。四周还是那样安静,我站起身来,抖落沾在  外衣上的尘土,穿在身上,默默地看了看母亲墓碑上的那个名字,慢慢地离去。山上还是  一片灿烂而温暖的初春的阳光。



 ◎黄凤雍


怀念外公


最后一次见到外公,是在他八十四岁生日的那天。那天,我急于回来上班,去和他道别。外公坐在堂屋里,看到我高兴的说:小雍来啦,赶快去拉鸡来杀吃。我说要回去上班。他显得有些悲伤,缓缓的说:今天是公公(本地口语,公公即外公)的生日,吃了早饭再去也是来得及的。我一再坚持要走,没有吃早饭,不曾想,这一回来竟是和外公的诀别。
  最近半年,外公经常和我讨论生死的问题,他说:死是很正常的,每个人都要去见马克思,看样子我离这一天已不远啦。
  不会的,公,你的身体还好。但我看得出,外公的身体比以往的确差了不少,特别是走起路,右小腿在空中要绕一个圈才能完成一步,上身明显的向右倾斜。
  尔后,外公又说:应该选择一种简单的死法,要死就要死快点,别折磨人。事实证明了这一点,入院第三天,他的最后一句话说受不了了,随后倒在床上便离开了人世。冥冥之中似乎这一切都已有了定数,来时匆匆,去时也匆匆。
  每次回去,都要去看看外公,尽管没有什么礼物,但他依然显得很高兴,小雍,去打酒,陪公公喝一杯。他总是这样叫我,也只有他和外婆这样叫。我迅速的拿起酒壶,咚咚咚的踩着小木楼上楼打酒,就像我小时候上楼打酒一样,不同的是,小时我只打酒,而现在也能喝酒。这酒很好,是舅舅们专程到丘北买来的正宗腻脚酒。尔后又咚咚的踩着小木楼跑了下来,大声的向外公说:酒来啦。来来来,倒上,倒上。”“你看,今天的菜不错,吃点干巴,花生米,把你的也倒上。他笑着说。
  他还像我小时候一样的夹菜给我,尝尝这沙蜞,再来一块干巴。他一边夹菜给我,随后笑着夹了一块送到自己的嘴里,高兴的说,香,真香,来,喝一口。外公吃花生米很有特点,要把花生放到蘸水里裹一裹,让花生米在蘸水里打个滚才夹起来吃,似乎只有这样才更有味道。参加工作后,外公允许我喝酒,只要我在,他都要我陪着他喝一杯。而今,这一幕只能存在记忆里。
  在外公家吃饭没有任何的拘束,就像在自己家里吃饭,我经常是在家里吃了一次,到外公家又吃一次。母亲总是骂我不害羞,都这么大了还吃老人的东西。这让我感到很难过,很不服气的说,外公都允许了你说什么,我乐意。其实外公也很乐意,只有母亲,总认为我不对,小时候也是这样。
  从小母亲极少允许我到外公家里吃饭,我始终搞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这么做?有一次,我都坐在桌子旁了,她硬是把我从桌旁拉了回来,还狠狠的揍了我一顿。那一天的生活变得很糟糕,母亲把气氛弄得很尴尬。外公急红了脸骂母亲,你管他干什么,他还是小娃儿,又不是到哪家。母亲依然把我往外拖,不依不饶的骂我。外公边骂着母亲的小名,母亲真的把我拖了回去。半小时后,泪痕还在脸上的我又跑到外公家。
  外公有一次对母亲说:不让小雍来我这里,你要他去哪里。我的确没有了去处,最美好的时光是在外公家里度过的,只有在那里才能找到自己,也才能得到爷爷般的呵护。
  外公小学四年级毕业,却写得一手好字。每到冬天,春节临近时,外公都让我帮他拉着春联纸。刷刷刷,外公的毛笔在纸上上下飞舞,刚劲有力的字跃上了纸上。平安吉祥如意等等的祝福豁然于上。高兴时,也写一些自愉自乐的条幅,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三十功名尘与土沙场秋点兵等等。他说:写字一定要刚劲有力,把握字的规律,用笔才能自如。又很生气的抱怨着,你舅舅们一个也没学到,还大学生,你以后可要好好练练。其实大舅的字写得不错,他却认为不怎么样。我一边听着,一边拉着对联,写好一幅就把它摆到一边凉干,然后再收起来。整个冬天,外公要写上千幅的春联,直到大年三十晚上。
  时光在静静的流淌,站在桌旁拉春联,一站竟有二十余年。外公的手由刚劲开始变得颤抖,小雍,公公老了,手已开始发抖,再写几年估计写不动啦。是的,外公在逐渐的老去,但他的眼睛却依然明亮,坐在沙发上虎虎生威。他开始给我讲故事,讲《东周列国》,他说这本书很难懂,人物太多,故事情节复杂。武子胥,公孙,春秋五霸,还讲孙宾与庞涓的故事。讲到打仗时,他的手上下挥舞,满脸通红,也不知是喝酒红的还是因为过分激动。高兴处,哈哈大笑,笑得前俯后仰,难过时,骂得狗血喷头,遗憾处,大发感慨。当然,他也经常讲《三国演义》,《水浒传》等等,最喜欢的人物是关羽,说他是条汉子,重情义,敬重之情溢于言表;最恨的人物当属宋江,大骂这人是叛徒,又言晁盖在绝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云云。
  也许是受到外公的影响,小学未毕业的我,就把外公家小楼上的书翻了个遍,的确如外公所讲。他对我讲这些故事时,已近古稀之年,却有着惊人的记忆与求知的愿望,有了电视后天天看新闻,说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强大,中央对三农越来越重视,好事。却对贪污腐败痛恨异常,说这些贪污分子应该有一个抓一个,拿着老百姓的钱乱用等。这许多的故事,让我明白了什么是是非曲直。当我大学毕业再站在桌旁拉春联时,也能写上一写,外公很高兴的笑啦,还不错,有点样子,他说。
  工作之余回家必然要去陪他坐一晚上,我很自然的坐在他的身旁,就如小时候和他在一起一样,天南地北的听他讲这讲那,月光不知何时倾泻下来,把院子里的灯笼花洗得火红。
  他始终关注着我的工作,特别是刚开始工作时,他说:讲课应当条理清晰,思路明确,把问题讲清讲透。”“对学生应当爱护,不要自己讲不清楚还骂学生。还不断的叮嘱我不要打学生。我静静的听着,就如小时候他教导我如何做人一样的听着。工作有困难吗?他问我。我把情况告诉他,要团结同事,尊重他们,搞好教学。随后又说:大胆的工作,有什么问题不是还有公公吗?还有你的孃嬢舅舅?我默默点头,只有在此时,才能把所有想法说出来,才知道我的情系何处。
  随后又说到我的婚事,问我什么时候结婚。这时,外婆也过来问,我说还没有。外婆说要抓紧,不小啦。开始几年,外婆还笑着问,可后来却变成了愤怒,说这么大啦,还不结婚。外公在一旁听着,却若有所思的说,娶媳妇,要看清望准,多走多看,多了解。见到我一直没有进展,他开始担心起来。说:看样子我是等不了当老祖啦。在他最后一次上医院之前,还对母亲说:小雍的婚事要抓紧一点,小娃长大,该结啦。随后才上车。
  直到他去世也没有看到我结婚,这让我耿耿于怀。每次亲人在一起回想这件事时,我都像小时候偷吃了苹果一样,惭愧万分,而心中的悲痛却难以遏制。是啊,如果早结外公就可以安心的走,也就没有了牵挂,少些遗憾。可是没有如果,所以我注定悲伤。
  外公的坟地在他最熟悉的那片土地上,从家门口就可以看到,至今已三年有余。每年我们都会去祭奠,清明节的阳光暖暖的照在脸上,春风斜斜抚摸着我的头发。那是我的梦,在梦里我突然看到外公就坐在我的身旁,向我讲着童年的故事,听到他叫我打酒的声音,腻脚酒散发着醉人的腻脚香。

 

黄凤雍,男,1981年生,现为云南砚山县民族职业高级中学教师,居云南砚山。有作品在《七都晚刊》,《山泉》,《新诗天地》等刊物或网络上发表。有作品入选《五十年沧桑话辉煌》《诗文漫步》等诗歌,散文选本。坚信每一段文字均有一个故事,每一个故事都让心灵荡起一丝波澜

 

 

  ◎曹建龙


走在清明的风雨中

 

   四月的风,柔柔地拂过千山万水,四月的雨,绵绵地飘过大地山川。一种种哀思在野外的坟墓周围绽放,一种种怀念的心情在清明的风雨中滋生出一些遗憾与痛楚。

   我手持菊花走来,为一种不能忘却的怀念,把最真挚的情感留在已故的亲人的坟前,把最深的记忆嵌进四月的祝福里,不管心情是否沉重,都要用虔诚来膜拜。

   已故的亲人,你们在另一个世界里过得好吗?我无时不在想念着你们,你们的影子不时在我的心中清晰,剪不断的情结不是纸钱就可以化解,我想告诉你们,这个世界的变迁。

   为着这一天,我是从远远的他乡回到故乡,点燃的香烛寄托着我的哀思,愿你们在极乐的世界里无忧无虑,让我的祈祷如清明之花鲜艳。

   走在在清明的风雨中,没有燃尽的香,继承着一种种不忘与精神,不要让无情的岁月搁置一些久远的遗志与心愿,让先辈的灵性在四月的风雨中闪闪发光。

   走在在清明的风雨中,打开心扉祝愿与祈祷,根植感恩岁月,萌芽一生平安,生长已故的形象,遐想音容笑貌,倾听流泪的声音。

   四月的风,柔柔地拂过心坎,四月的雨,绵绵地润湿心灵。怀念已故的亲人,掩饰某种忧伤,持笔写下遥远的怀念,与已故的亲人一起播种两个世界里的幸福!

 

指尖云朵

主编/凌   峰  

责任编辑/青萍之末

投稿邮箱/414621239@qq.com 

投稿须知:本平台只接收原创首发作品,请作者简介、靓照一起投收稿邮箱414621239@qq.com

欢迎朋友们打赏、点赞、留言。谢谢朋友们的关注和厚爱,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