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杨孚春:话说过年(1—2)

微澧州2018-02-27 20:00:56
新朋友点上面蓝色字即可关注微澧州分享、传播大澧州文化。在这里,领略别样风情,开启尘封乡愁,回望诗意栖居。


       

过年,是团聚,是喜庆,是祈福,也是交流,是传承,是教化…… 享受丰收,播种丰收。




话说过年(一)


我们说的过年,应该说是农业社会的产物。


从时间上来看,它选择在春天已到、或即将到来的时候,所以又叫春节,一年的辛苦已经结束,而新一年的忙碌即将开始,庄稼已收获归仓,禽畜已育肥出栏,正是享受上一个季节轮回的好收成,蓄精养锐,谋划筹备新一轮大干苦干的好时节。


过年的准备其实在秋天就已经开始了。新谷收回来,经过生产队的核算分配,人们挑回家后,便预留一部分过年用,主要是熬糖、酿酒、打粑粑。熬糖基本上是家家户户都要做的。我祖母是当地最受尊重、最负盛名的熬糖师傅,哪家请了她,她便指导这家生好大麦芽,择日泡好大米,到时把大麦芽用石磨磨好,把泡好的米放在大铁锅里煮得烂熟,再把麦芽汁倒进去,在催化剂的作用下,米汤便慢慢地散发出了糖化的香味,然后舀出来,在用木架撑开的大包袱里过滤,滤下的汁水又倒回铁锅里熬,几个小时后,糖就熬成了;那些剩留在包袱里的糟粕,则可做糖糟粑粑,烧或蒸来吃香喷喷的。


熬糖一般在晚上,晚饭后,祖母便拉着我出门了(祖母从来只答应帮忙,不吃人家的饭,也不收人家的辛苦费)。熬糖时间久,一般要到下半夜,甚至第二天麻麻亮。祖母主要掌作,坐在灶边看汤色变化,而我则受命加柴烧火,半夜时分,往往瞌睡袭人,两眼打架,祖母便说:“熬住点,熬住点!小孩子哪里有那么多瞌睡!一会儿就有喝喝儿糖喝了!”而我则往往是喝喝儿糖也诱惑不了,倚靠在灶前的柴草堆边便睡着了。


第二天清早,在推推搡搡地接受了主人家酬送的一大碗喝喝儿糖后,祖母便和我一老一小蹒跚回家了。


糖熬好后便是切糖师傅的事了,把炒好的泡儿(米儿)、芝麻、花生、黄豆等等,和糖搅和一起,加进胡椒、姜汁等调料,在铁锅里拌匀、熬干,在特制的木框里压实,切出来的糖块,香喷喷的,实在好吃!


除了熬糖,家家戸户都需要准备的还有打粑粑、馕绿豆皮、打干子(黄豆豆腐)、拍(酿)甜酒、炸麻花等等,粑粑有粘米粑粑和糯米粑粑之分,粘米粑粑用红印印有印花的,叫印花粑粑,糯米粑粑叫糍粑,有的捏成圆形,有的切成方形,用热柴火灰烤来吃或煎来吃,味最佳。


从秋天里开始准备的还有腌制各种蔬菜。青菜、萝卜,还有许多的瓜果都是可以盐渍的。特别是有一种凤尾菜的叶子,新鲜吃来味很平淡,可经秋冬的太阳一晒,风一吹,上坛一腌,拿出来吃味美妙不可言。


腌萝卜则要等到腊肉腌 好出晒后,用那腌过肉的盐水泡渍最好,那样腌的萝卜,与辣子醬一起拌和进坛,再夹出来吃,是蜚声远近的酥萝卜无法相比的。


在那时候杀年猪腌腊肉则不是每家每户都做得到的事了。我们对这项活动最感兴趣的是可以抢到猪尿泡(猪膀胱),放在稻草灰上搓碾,然后用嘴吹大,把口子扎紧,拿在手里串家走户,那感觉和现在的青皮手里拿了个土豪金或开了个宝马差不多。


但我家基本上是年年都要杀年猪的。我母亲虽然回家务农了,但毕竟读的书较多,排算好,一般年前就捉来两个小猪仔,喂大后,一个交国家派购,一个留下来过年用,所以我们年年都有腊肉吃。


我祖母的排算料理也很好,年年要养两窝鸡,有的年份还要养鸭、鹅,入冬便用鸡罩关在光线幽暗的屋里壮膘(催肥),到年底一个个膘肥体壮,美味得很。


那时候过年图吉利,讲究色色新,做新衣服也是要从秋天开始准备的。棉花捡回来了,拈好的轧成皮棉,再请弹匠弹成絮,扯回布,就可以找裁缝缝衣了。可那时土地都是集体的,私人不能种棉花,集体分配的数额很少,甚至没有,买棉花只能去黑市上买,价格贵,数量少,弄不好还会当资本主义尾巴批斗,大家只能去捡生产队弃之不要的尾花,大多是哑角的,数量少,棉质差,但这也只能是当时村民的主要来源了(这是有风险的,弄不好会被生产队干部没收,甚至当做盗窃集体经济处置)。而买布则是要布票的,当时布票数量少,许多家庭只能凑合着用,所以穿新衣服过年越发显得稀罕珍贵、令人高兴了。




话说过年(二)



   “大人望栽田,小伢望过年”,此话不假。过年是小孩子最快乐的时候。


对小孩子来说,过年可以穿新衣,有各种各样的好吃货,还有许多好东西玩,可以观赏形式各异的各类庆祝活动,让你的心每天都浸泡在甜蜜之中。


最高兴的是可以得压腰钱(压岁钱)。许多家庭的小孩子可以从父母、或祖父祖母、外公外婆那里得到,但这样的机会我们少有。那时我的父亲因为历史问题丢了工作,下放劳动,母亲也因家庭原因荣归故里,改行务农,心中存有不释的块垒。加上父亲的老家在王家厂,一到过年,作为独子便思念老家的老母亲,甚至暗自饮泪,哪里有心情给我们压腰钱呢?祖父祖母是只管做事、不管财务的利索人,手里也根本没有钱打发我们。我们得压岁钱是在前辈亲戚那里,姑祖母那里惯例可以得5元,我的母亲的一个结拜姊妹那里也可以得2、3甚至5元的,在其他亲戚那里也可以多多少少得到一些,这在当时是一个很大的数字,足以让我兴奋一整年,盼望马上过下一个年。


好玩的东西也不少,以放鞭炮为主要内容。放鞭炮对我来说,既是娱乐,也是任务。讲究点的,集中放鞭炮有这几个时间:一是做团圆饭、大菜浑(煮)熟了敬菩萨时放,但当时破四旧,批封资修,禁止这类“迷信”活动,一般人家就省了,有做的,也是偷偷摸摸,不敢太张扬,更不敢放鞭炮;二是吃团圆饭的时候,哪家放鞭炮了,就表明他们已在吃团圆饭,别人不要去打扰,如果碰巧去了,是一定要入席的,否则主人家不高兴,怕坏了财喜;三是除夕夜守岁放,除夕夜家里要灯明火旺,寓示家庭红红火火、兴旺发达。守岁时大人小孩围坐在火坑边说白话,吃吃货,也有串门的,讲些天南海北的故事,是小孩子学习社会知识的好时机。守岁时,门不要关紧,放财喜进来,半夜过后,放挂鞭炮,紧菜园门(关大门),就上床睡觉了,自家人不要再出门,就是来客了也不要开门,防止财喜趁机溜出去;放鞭炮最多的是出信的时候,正月初一醒来,打开大门,便要放鞭炮,放得越多越响越好。这时候放鞭炮是惊心动魄的,我祖父喜欢买“震天雷”在这时放,那炮筒(大爆竹)有拳头那么粗,爆炸力相当可观,拿在手中可将手炸裂,爆炸声有如春雷,我祖父喜欢点了引后扔向空中炸,效果更响,要我也这样做,有几次我刚扔出手就响了,震得我手焦痛,浑身紧张发麻。而一旦扔到最高处炸了,声如惊雷,便是好兆头,预示新年会一鸣惊人。


从腊月二十四小年开始,狮子龙灯花鼓竹马蚌壳 精三棒鼓便出场了。最有看头的是狮子舞,家家玩,家家给喜钱,锣鼓喧天,金毛狮子奔腾跳跃,吉庆喜气,很是热闹。还有摆阵势的,这是对狮子队伍功力的考验,有的在门口摆几条木长凳,需要狮子一纵而过,有的在屋顶挂几个“震天雷”,要求狮子口里衔根燃香,一一点爆,阵势破了,欢呼连连,喝彩阵阵,喜钱就到手了,如果阵势破不开,就要请师傅了,否则喜钱就没有了。由于玩狮子的队伍多,村子里经常听到多处锣鼓响,甚至有两支班子狭路相逢,同时抢进一户人家大门的,这时两支班子就要一分高低了,先比技艺,如果不服,就会拳脚相加,甚至鼓槌铜镲一起派上用场,那热闹就变成闹事了。小孩子一直跟着队伍,分享那动作和声音的快感,但一旦看到这种情形,便马上作鸟兽散了。


小孩子高兴的时候,大人却未必同样高兴。那时要求过革命化春节,腊月三十还要出半天工,正月初三、四就要搞“开门红”,团聚娱乐、走亲访友、游戏玩耍都要抽空进行。我们家里更特别,为了增加收入、补贴过年的家用,我父亲和祖父常常正月初一就到屋后的野湖里挖藕,我祖父年轻时练过汉武,后来当兵打过日军,身强体壮,农事经验丰富,挖藕驾轻就熟,往往满载而归,而我父亲从小读书(在长沙兑泽读初中,抗日烽火中在恩施湖北省立四中读高中),建国后多年在机关工作,体虚力弱,技生手笨,往往挖了半天也只是掀开了大堆的泥巴,所获不多,但在那寒风凛冽的冰天雪地里呆上那么长的时间,本身已是很不容易的事,至今想来令人唏嘘!(待续)


------------------------------------------------------------------------------


公众微信号关注:微澧州;weidulizhou

主编微信:anrandailao 真诚期待和您成为朋友!

投稿邮箱:weilizhouwenxu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