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不见不散——福建药品联合限价阳光采购反思录

中国医疗保险2018-03-28 18:53:18

 来源:新浪医药


这是一篇姗姗迟来的文章。

2月27日,挂网结果终于在晚上八时公布了。在20多天的时间里,全国众多厂家的药品陪着福建十标一起晨昏颠倒。在福建省被左右逢源的规则所困惑、无助、伤心的时候,相信许多人依然会唏嘘不已甚至对结局的反转已经感到麻木了。20多天的伴随,300多天的轮回,一切还没有开始就即将结束,这场十标的游戏也让生产企业有了更多反思……


一、缘起 伤情最是晚凉天

福建,又是福建,真的是福建省!这个在拥有全国医改明星城市“三明市”光环的全国医改明星省,再一次站在了媒体舆论的风口浪尖:带着『史上最瘦目录』的光环——

在目录压缩机的绞杀下,本次联合限价阳光采购经过“层层过滤”,确定目录共计药品1979种2253条,其中,西药1432种1697条,中成药547种556条,相关药品又划分了“治疗性用药”、“辅助性用药”及“营养性用药”的属性。

带着『史上最快速度』的进程——

从项目开始到省级挂网结束,共用20余天,福建十标,在沉重的压力下,一步步走向了本不应该属于他的苛责。

2014年底,《三明市公立医院改革》一书出版,前言中写道:“医改难的不是投入,不是方案,而是决心”。的确,通过挤压药费水分,三明撬动了医改这个“世纪难题”,并收获了病人、医院和政府三方共赢的改革红利。


2013年底,财政部前往三明调研,发布了一份调研报告,报告中称,三明模式值得全国推广。在随后的几年里,从上到下,三明模式势如破竹,联盟成姻,大有席卷全国之势。但随之带来的是一些不绝于耳的争议,争议中福建没有停止创新:2016年9月,福建省卫计委、省民政厅、省财政厅、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省商务厅、省物价局等多个部门与医疗卫生相关的职权统一被“划入”省医保办。

福建扩大医保办职权,其初衷是为了彻底结束医改中的“九龙治水”的局面,但这同时也被指“集权”。甚至有人认为:“三明模式是试图用行政管制方法去消除行政管制的弊端,短期内会看起来有一定效果,但难以持续和复制。”其实这些并不奇怪,改革就是这样。也并不会因为主流媒体和高层认可而息声,也许还可能因为要推向全国而争议更多。


所以,当今天福建十标在集权化的背后后匆忙出台时,大家感受更多的是新规不同于以往传统“玩法”而带来的寒意:态度更加刚毅(新方案不对外公开征求意见,直接以《规则》形式下发),声音更为激越(采购目录实行阳光遴选实名负责制,在相关媒体和网站公布,接受社会监督)。


尽管对这种寒意早有预判,但规则中的种种模糊空间还是打了大家一个措手不及。


二、缘由  憔悴厮人不堪言

十标的行动路径:福建的用药目录是如何产生的?各级医疗机构临床用药申报——汇总、重叠,指定医疗机构专家层层筛选——竞争性三轮竞价、非竞争性三轮议价谈判——在此基础上形成挂网最高价格——参考降幅制定医保支付参考价再次谈判,最终形成医保支付标准结算价——鼓励各片区开展议价采购——形成临床各区老百姓用药目录。


药商的殷切期盼:等待医院选中目录(忐忑)——汇总、评比、遴选(被砍)——竞价、议价、谈判(再被砍)——跻身省级医保支付标准结算价谈判流程——若有需要,各片区再次进行报价、竞价、议价、谈判(价格被砍得无法直视)。


就在此次十标开展的过程中,笔者也曾不止一次地宽慰药企投标同仁:强者越强,弱者越弱。别怪方案激进无情,别怪砍价刀刀见血,当你懂得政策的本质是懂得大多数人要求的时候,你才明白,药痛、药殇的境界,是多么的正常。虽然在通往中标彼岸的利益大道上,千帆竞发,但那一张船票的获取,则需要你用血与泪的代价去换取。


但是与大家一样,笔者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福建十标政策变得如此之快:从竞争性到非竞争性的调整说变就变,从报价公示看不到对手最后连要挤进50%的降幅也看不到,针对同一个问题不同的客服回答不一致,有人戏言:是不是政策制定者应该再出一份“‘关于《福建省实施医保支付结算价为基础的药品联合限价阳光采购规则》的政策解读’纠正‘解读’的解读”文件呢?政策前后出现矛盾,这是不是一种故意而为之的大智慧呢?!


三、缘生  寻香惊梦五更寒

怀着痛心、痛楚,笔者从一开始就大胆揣测:这次十标,将价格虚高、用量大却又可以代替的药品这次进行统一围剿已经成为必须的趋势。方案的规则是多变的,但唯一不变的是降价的铁律是必须的。


是的,你可以对福建降价降幅有不同意见,但在降价大势面前,在福建已经成为全国药招风向标的面前,所有企业必须选择弃标或者确认,不操作视为弃标,没有必要存侥幸心理;站在全国市场的高度权衡利弊,谨慎选择。


2014年的湖南,2015年的浙江,2016年的湖北,这一个个事实证明:试图维持中标价全国一盘棋,不是痛哭买醉就能解决问题的,还得理性取舍。


看到药招圈内的反响,不禁让笔者回想起了九标福州报价当时正值2016年小年夜的情景:当时的夜晚,窗外鞭炮声声,室内,又有多少企业的老总彻夜难眠。又有多少企业的投标同仁,被电话缠身。投,还是不投,这不是一个虚无飘渺的童话幻境,这关系着多少挣扎在一线生存的医药人的命运。


可现实是,命运又和我们开了一个玩笑。我们回头盘点梳理过往,竟然发现,九标与十标比起来,方案简直太善意了。虽然前路崎岖,但我们还是拭去眼泪,不是因为不再悲伤,而是因为我们还要继续前行。


四、续缘  心月如钩梦终圆

诚然,从降低消费者的用药费用,节约国家医保资金,福建省堪称全国典范,医保资金应当节约,但现在用药需求近在眉睫。当“你是要钱,还是要命”的选择题抛出来后,等待我们的又将是一个如何的答案!


是的。正常的药品价格,是对他人创新和劳动的一种尊重,同时也是对自身的尊重。而低价只能折射出畸形的供求关系和信用缺失。最低价中标,本意似乎是好的,但却逐渐腐蚀了广大药企追求品质、勇于创新和形成适当的行业集中度的土壤。


最低价中标采购,如果仅考虑价格,而不考虑投标者提供产品服务的合理成本和利润,那么最低价中标,就只会在没有最低,只有更低的价格基础上,极大的困扰经营市场秩序。


2015年12月,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分组审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工作进展情况的报告时,当时就有专家提出:“单纯提出要挤干药品价格的水分是不妥当的,提出在药品采购中进行零差价试点更是违背客观规律,提企业直销、取消医药流通环节也是不符合市场经济发展规律的。药品价格改革必须与医药的其他改革相衔接。单纯以降低药品价格解决看病贵、看病难问题,是缘木求鱼,恐怕无法把医改引向成功。”


笔者真心希望,福建十标出现的种种困惑、疑虑、不解只是暂时的,这些现象早晚会被清风吹散。


面对福建十标,有人庆幸:庆祝自己自己进入了采购目录。有人庆祝:庆祝自己用低价干掉了对手,至少在相对固定的周期内拥有了市场。有人痛苦:痛苦自己好不容易挤进了目录,却被低价无情地干掉。


五、福建  2018不见不散

在十标的过程中,其实,招办的人员是辛苦的,每晚彻夜加班,盒饭内也没有一个加餐的鸡腿。


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投标的人员是悲催的,每天心惊胆战,换来的结局就只能泪眼无言。


看看这次报价结果公布,再看看上一轮福建八标中标目录,有的群友惊奇地发现,福建招标价格之低如同国足的水平,一如既往地稳定。


算了,一切已经随风而逝,什么令人匪夷所思的N个入围,什么令人惊诧的差比方法,都远去吧。就让我们唱着福建版的《不见不散》,希望在2018年,我们能够相约福建,在福建十一标的面前,如愿过关,相约金鸡山下。


但是,今天晚上,唱完《不见不散》,就让我们伴着黑夜,洗洗睡吧。


有一句墨西哥谚语曾经这样说到:“他们试图把我们埋了,但不知道其实我们是种子。”


是的。是种子,早晚要发芽!


一路荆棘,一路阳光;与其在等待中枯萎,不如在行动中绽放。


福建,不见不散!

延伸阅读


中国医疗保险官方微信  ID:zgylbxzz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