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叫你一声娘 青霉素小小说之四

静静写字2018-03-20 15:39:02



↑ 点击上方“静静写字”关注我们

静静推荐

  一如既往喜欢青霉素的小小说,今天给大家带来一篇写人性大美的作品,希望亲们喜欢。
  你可能不知道山东有哪些文学刊物,但你一定知道静静写字平台。本平台放经典优质作品,给喜欢文字的人留一块净土。


作者简介:

  青霉素,原名刘玲海,山东枣庄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于《山东文学》《四川文学》《北京文学》《小说月刊》《小说界》《百花园》等数百家报刊,部分转载于《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特别文摘》等。入选近百部各种微型小说年度选集或畅销类书籍,出版小说集《就要离开我的村庄》《游离在梦的边缘》等。   

  有作品入选中国小小说排行榜,多篇选入高考或中考的语文试卷,获首届中国汉语蚂蚁小说“金蚂蚁奖”,首届山东省新锐青年文学作品赛一等奖,首届中国闪小说大赛银奖,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微型小说年度奖,山东省第三批“齐鲁文化之星”。



叫你一声娘

文/青霉素

  快过年了,翼云山下的东家大户们都派人上山送了年礼。他们谁也不想大过年的招惹这群占山为王的土匪马子。许多兄弟拿着分到手的年货下山去了,黑七就想起娘。一想起娘,黑七的心就像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握住。他托付二当家看好山寨,决定独自下山去给娘磕个头。

  二当家不放心地对他说:“带上几个兄弟吧。”
  “怕什么?”他说, “不少兄弟已先下山了,我走在路上,身前身后都有兄弟们的眼珠子。”

  走到黑风口的那棵大杨树,就算出了山界,黑七下意识地按了按腰里的短枪。走过大杨树黑七又转回来,来到大杨树旁的一个坟堆前。
  “兄弟,生前你是我的死敌,现在做鬼了也就不分好鬼坏鬼了,送你点钱好好过日子吧。你是吃官饷的,几次三番率你的兵勇攻我的山寨也是各为其主,我不恨你;可你不该抓我娘当人质,我不灭你对不住我娘。唉!”黑七长叹一声还是从包袱里掏出一叠纸钱点燃。

  黑七走在山谷里的石径上,这是出山唯一的路。一个老太婆蹲在山溪边喝水,破旧的衣服上挂满了山蒺藜。黑七看了她一眼,从包袱里摸出几个馒头放到她面前,转身离去。
  “老七,你的头发胡子都比官府画像上的长了呀!”老太婆的声音从背后传过来。
  黑七一愣,“你是谁?”说着话手就伸进腰里。
  “一个穷叫花子。”老太婆说,“你一个人下山不害怕吗?”
  “我怕什么。”黑七看着老太婆说,“富人怕我穷人想我。”
  “老话说,有钱没钱剪个光头好过年。”老太婆又说, “老七,我给你剪剪头吧!”
  黑七心里一动。以前只有娘叫自己老七,一到年娘都要给自己剪剪头。娘的手摸着儿子的头也会说,有钱没钱剪个光头好过年。黑七想着眼里就有些潮湿。
  黑七摸着乱蓬蓬的头发,眼睛仔细地巡视了一遍空荡荡的山谷,然后对老太婆说:“好吧。”
  老太婆的剪子很锋利,咔嚓咔嚓地在黑七的头上游动着。黑七感觉着剪子贴在头皮上冰凉冰凉的。
  “以前我娘也是这样给我剪的,您的手和我娘的一样轻。”黑七说着又想起娘。
  “以前我也是这样给儿子剪。”老太婆改了话题, “你这是下山看老娘?”
  “嗯。”黑七看着远远的山谷,心里沉甸甸的。
  “好啊,过年了,该看看亲人了。”老太婆说, “你自己在山上吃得饱穿得暖,就忍心把老娘扔在山下?”
  黑七叹一口说:“以前想接娘上山,可娘不愿意和当马子的儿子一起住。”
  “你娘的身子骨还好吧?”老太婆问。
  黑七咬着牙,好长时间才说:“娘没了。”
  老太婆一怔,剪子停下来问:“没了?”
  “半年前让进山的官兵抓去当人质给害了。”黑七说着,就有泪水滑下落在抖动的嘴唇上。
  老太婆长长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黑七的头剪好了,老太婆帮他拍掉肩上的碎头发,然后把剪子仔细地包好放进怀里。黑七解下身上的包袱,放到老太婆面前说:“算了,不回去了。本想到娘的坟前烧点纸钱磕个头,细想想娘都让我害死了,还有什么脸面回去呀!”

  黑七突然转过身来给老太婆跪下来,说: “我给您磕个头吧,就当给我娘磕了。娘啊,儿子对不起您啊!”

  磕头的声音震得老太婆的眼睛里溢出了泪水。

  黑七站起身掏出短枪对着天空呯呯两声,大声地喊着:“娘啊,儿子给你过年放鞭炮了!”沙哑的喊声在山谷中荡来漾去传向山外,黑七转过身向山上走去,身影渐渐地隐入山林。

  老太婆跌跌撞撞地走着,终于走到大杨树旁的一个坟堆前。“孩子,过年了,娘来看看你!”老太婆的泪水在织满皱纹的脸上流下,落在坟前的枯草中。老太婆突然一愣,坟前竟有一堆纸钱灰。“可怜的孩子,还会有谁想着你呀! 孩子,娘的剪子天天磨,磨得很锋利,可害你的仇人在眼前咋就下不了手了呢?”

  老太婆又拿出剪子,仔细地剪掉坟堆上的枯草喃喃地说:“孩子,有钱没钱剪个光头好过年;孩子啊,娘不明白,你率领官兵进山剿马子为什么要抓他的娘还害了她呀!”

  “高高的山上是我家,穷人想我富人怕;

  饮风沐雨卧山林,冬去春来青草发。”

  远处的山林里,一曲沙哑的山歌随着山风打着旋飘来。

 

有关作者







  她,在平平常常的生活里,写着清清浅浅的文字;在不大不小的空间里,经营或甜或涩半亩方田。

  张红静,山东肥城人,中国闪小说学会理事,中国散文家学会会员。代表作品有散文《寄居地》《我的杨树》《行走的麦子》;短篇小说《一千个李煜》《我的杜鲁门》;闪小说及小小说二百多篇。作品见于《读者》《意林》《文苑》《视野》《天池小小说》《金山》《小小说选刊》《小小说月刊》《喜剧世界》《微型小说月报》《散文选刊》《金陵晚报》《威海日报》《江苏工人报》等。
  有纸刊转载请联系她。qq 982017508 微信 fcwyzhj123-123
电话15966023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