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副刊|过年的炮仗

医院管理论坛报2018-05-24 06:14:34

我从小就知道,过年一定是要放炮仗的。记忆中的每个新年,都是从炮声中迎来,又在炮声中送走。对男孩子来说,如果过年没有放炮,年就过得淡而无味,如果不敢放炮,就会被人视为没有出息,如果放炮没有过瘾,总会感觉心里不甘。


其实,放炮就是图个现场气氛。鞭炮炸响时,一缕缕缓缓升起的青烟,一闪一闪的火光,天女散花般飘落的炮纸,扑面而来的浓浓火药味,还有孩童们围观时,掩着耳朵一惊一乍躲闪的嬉闹……这场景,加上新旧交替的特殊时段,激动的心情足以让人的神经立马处于巅峰状态。


小时候,像其他男孩子一样,过年放炮也是我的最爱。腊月二十三前后,村子里每天都能听到零星的炮声,心就慌得扑通扑通狂跳。这段日子,常常是掰着小手指头熬过的。


我家离县城较近,父亲赶年集我就缠着跟上。一到街上,满眼满街都是年货,商贩的吆喝声与鞭炮声交汇在一起,一浪高过一浪,好闻的火药味弥漫了整个大街,呈现出一幅年味十足的画面。让人感觉年就在眼前,年就在街上,年就在炮声里……


走到炮摊前,我的腿就挪不动了,看见这些宝贝,眼睛就发光,心里直痒痒,恨不得都买了去玩个够。那时候,老觉得大人太抠门,心里不停地犯嘀咕。回家的路上,拿着心爱的各式炮仗,心里美滋滋的,感到自己可富有了。嘴里哼着小曲,蹦蹦跳跳,时不时摔一枚摔炮,啪啪作响,别提心里多爽了,走起路来都是轻飘飘的。


大年初一一大早,天还黑咕隆咚的,不用大人催叫,我就一咕噜爬起床,一溜小跑着来到头门外放炮。到了点炮的时候,往往由于激动夹杂着胆怯,手都有些发抖,一般一次很难成功。看似点着了,一会又没动静了;看似火头够着了,其实压根就没有点燃;看似没有反应了,一会又炸响了……这样反反复复,让人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随着炮捻冒火花的嗖嗖声,紧接着就是一阵噼里啪啦闪电冒烟炮纸飞舞,感觉真是棒极了。在这个当儿,一旦有一家炮声响起,就会引来接二连三一阵紧似一阵的炮声,远远近近的炮声响彻一片,直到天亮。这炮声夹杂着人们的嬉笑声和鸡叫狗吠的惊叫声混杂在一起,组成了农家迎接新年的交响乐。

为了增加放炮的乐趣,孩子们想着法子玩花样。往往是将盒炮拆开,单个燃放,胆大的孩子还用一只手的大拇指甲掐着炮捻点燃,随即向高空一抛,紧接着就是叭的一声,可得意了。再就是只要谁家刚放完鞭炮,孩子们就争先恐后地捡拾哑炮,将其从中间折裂,用一根好炮将捻子从中间跨骑而过,酷似迫击炮的样子,点燃后一响变两响……


放炮仗承载了我很多美好的回忆,放炮寄托着对未来无限的向往,过年放炮于我而言,是份永恒不变的年味。


来源:医院管理论坛报  作者:陕西宝鸡市中医医院护理主管院长 袁宏周

(原创文章 转载需获授权)

医院管理论坛报|权威医管公众号

国内统一刊号CN13-0075
邮发代号17-20 微信ID:yyglltb
长按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