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中华戏曲大拜年之买买买的前奏曲

中华戏曲2018-04-15 09:53:33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人管过农历年之前的一段日子叫做“年关”。


这句话是说,如果你不努力过春节,年就会把门关住,把你截在这边。(不,并不是!)


但春节的确是中国人诸多节日中特别重要的一个。


今天,就让虎豆哥带大家坐着“中华戏曲”号飞毯穿越回一九三零年代的北平,看看那里的腊月人们都在做什么。


坐好,飞毯启动啦——



有点儿遗憾的告诉大家,本次旅行没有观看演出的安排……


别摔桌别摔桌!


事实上,一到腊月下旬,很多戏院就放假不再演出,一直到正月初一。称为“封箱”。


“腊月二十三日封箱,给祖师爷烧香,大家磕了头,把祖师爷请到前台去,写上‘封箱大吉’,把戏衣箱封上……等到年初一一开戏,把祖师爷从前台请到后台,就顺当了。开戏前‘跳加官’,财主等着接元宝大发财源,就这样进入了新的一年……”

                                            ——新凤霞 《新凤霞回忆录》



p.s.:比如今天,长安大戏院就有封箱戏的演出哦。

快快锁定央视11频道直播~


戏班一年到头放假的日子非常之少,“假期”对于很多挣一天钱吃一天饭的艺人来说无疑是灾难。


这个时候放假可是不带薪的,所以放的时间太长梅兰芳都受不了。

 

北平梨园公会每年腊月都会邀约著名演员组织义务戏,受邀的演员通常不会推辞,尽心尽力。演出所得票款用来周济年老、贫困的同业,这算是一种自发的“低保”吧。因为是低保,也叫做“窝窝头会”。


这种演出的票非常不好买!虎豆哥的同事大鹏披着被子从清晨开始排队依然没买上!


听说有演员的迷妹包了好多票……



辣么,戏班的“封箱”是为了短期休整么?


其实也不完全是。


主要是因为……


啊,大家请看,我们正从正阳门外的“金融街”钱市胡同、施家胡同飞过,向哈德门(崇文门)方向飞去。


这一片建筑有二、三层的小楼,也有格局的四合院和灰蒙蒙的简陋房子。有能跑汽车的主干道,也有一人多宽的窄胡同,一旦堵车想要快速通过只有上房,假如瓦不好就有一只腿踹进人家顶棚的危险。


古老恢弘的城墙包围着芸芸众生。



诶呀不好,开过头啦!(摁住刹车)


额,其实,戏园子平时的主要观众就在我们看到的这些行色匆匆的人群里。


1928年国民政府迁往南京后,北平的经济趋于衰落,日常需要应酬的商人成为了戏院消费的主力。


他们在致美斋、丰泽园等等的饭庄陪同外地来的合作伙伴吃过饭,走进前门外的“中和”、“三庆”,一睹京剧名家的风采。



上面我们提到,中国人有很多节日,最重要的是端午、中秋、春节这三节。这一个时候,三节不光是节日,还是商家收账的节点。


想想吧,八家(这是个虚数)编辑部欠你稿费,而你急于用钱,money迟迟不来;或者从中秋到春节所有信用卡账单要求一下子全还上或者还上三分之二,额……


我们原谅他们没心情听戏了对吧?


但这时粮食、煤柴、房租这类的商业债务讨债到除夕为止。年初一债主见面恨得后槽牙痒痒也只许说“恭喜发财”,也就是说,如果能顺利躲过除夕就又能搪半个月。


于是因为贫困还不上账的人们整个腊月东躲西藏,除夕夜也不敢回家。崇文门外东晓市大街路南“德胜居”除夕这天通夜开门,专门容纳这样的穷人。


有一首童谣可能不是念给小朋友的:

“出了门儿,阴了天儿,抱着肩儿,进茶馆儿,

靠烛台儿,找个朋友寻俩钱儿;

出茶馆儿,飞雪花儿,老天爷,净和穷人闹着玩儿。”



(喂,大过年的你说点儿高兴的!)


好吧好吧,其实没有债务困扰的人也忙得脚打后脑勺。很多平时不太出门的主妇也奔走在买买买的路上。



“(姑母)到街上,她看见什么都想买,而又都嫌太贵。在人群里,她挤来挤去,看看这,看看那,非常冷静,以免上当。结果,绕了两三个钟头,她什么也没买回来。直到除夕了,非买东西不可了,她才带着二姐一同出征。二姐提着筐子,筐子里放着各种小瓶小罐。这回,姑母不再冷静,在一个摊子上就买好几样东西,而且买得并不便宜。但是,她最忌讳人家说她的东西买贵了。所以二姐向母亲汇报的时候,总是把嘴放在母亲的耳朵上,而且用手把嘴遮得严严的才敢发笑。”

                                                 ——老舍

《正红旗下》


额,老舍的姑母大概就是不理智消费的前辈。


那么,过年要买的东西都有什么呢?


Top.1

蜜供

蜜供


我们下方就是崇文门外的花市大街。


这条街从明朝起出售纸、绢、纱仿真花,是这类手工艺品的集散地,到了清朝逐渐沿革成出售鲜花。直到“七七事变”前,这一带都是非常著名的平民商圈。


啥?你问挑着大圆笼的是不是搬家?

不不,他们是在同城快递一种巨大的点心,叫蜜供。


蜜供主要用来供奉神佛、祖先,所谓“心到神知”。花市大街一带有许多大满汉饽饽(点心)铺,一到腊月就挂出“本店专门订做蜜供”的招牌。


蜜供是用和了油的半发面,刷一些红色素、洒糖桂花汁后擀平,切成一寸来长铅笔粗细的小面条下锅油炸,出锅蘸蜜糖浆料。


注意,技术问题来了——


这些长短不一的油炸小面条化身乐高积木块,需要以大小不等的月饼做底座搭成小宝塔。

做这个大概得需要有点儿瓦匠底子,恩。


做成的“小宝塔”就叫蜜供。


蜜供的蜜糖浆火候与宝塔的摆放方式非常有讲究。那不仅因为口感,也因为习俗是它要在佛堂摆放到正月十八。届时撤下来(沾满尘土)的蜜供,上供人吃。

有多少蜜供就因为阴天+搭得不好,唱了“论雷峰塔的倒掉”。


蜜供尖不论斤,论堂,三座或五座蜜供算一堂,上插“福、禄、寿”字红绒花。大型的蜜供商家负责用圆笼送到客户家里,圆笼上大书糕饼店的名字,也算一种变相的广告。


这样的蜜供通常现金一次性付清,是土豪的解决办法。

可工薪阶层也是有祖宗的呀(喂!),这种必备的品怎么办呢?


叮,北平人民是有办法的。

饽饽铺推出酬宾大活动,每月交纳少量的钱,年终就能根据交的金额拿回大小不等的蜜供。


你听说过一个词儿叫“会员”吧?这种活动这时候就叫“会”。


唔,倒是极少听说点心铺中途倒闭把钱卷走的事情。



Top.2 门神

门神


我们现在由花市大街转道天安门,向鼓楼出发。


鼓楼坐落在北京南北中轴线稍北,地安门外,建于元朝。元、明、清三代是北京的报时中心,因为交通便利,毗邻什刹海地区,后来变成了一处名胜。


“七七”事变前,什刹海边年年荷花市场游人如织,冬季滑冰爱好者们在什刹海的冰面上滑过。

鼓楼前的空地上有各种各样的买卖。我想让大家看的是那些用芦席搭起的临时棚子,棚子里挂满了年画。


年画可能需求量有大小,但有一种画几乎百姓人家都需要买,那就是——门神。

这个时候以及在以后更长时间里,门神界的主流选手指秦琼、尉迟恭二位。


茶馆儿里,单弦艺人正在演唱和这个故事有关的牌子曲《五圣朝天》。


 

《西游记》故事讲,泾河龙王触犯天条,玉帝命文曲星魏征监斩。老龙托梦唐王李世民,求他向魏征求情。李世民为了拯救这位对接单位的领导,第二天一早宣旨召魏征进宫对弈。临近午时三刻,魏丞相伏案入眠,在梦中监斩了泾河龙王。夜间,太宗梦见血淋淋的老龙来寻命闹事,乃命大将秦琼和尉迟恭把守宫门。


这下果然灵验,老龙果然不敢再来找太宗。

其他类似的传说还有许多,大意是讲唐太宗为阴神困扰,秦琼与尉迟恭戎装把守宫门,阴神不敢再来骚扰。


后来大家大概觉得秦琼与尉迟恭能吓走阴神,对小偷也有用,于是把二位贴在门上,劳驾他们活色生香了几百年。



Top.3 

杂拌儿

杂拌儿


(一阵北风刮过)

对不起,我们实在应该给飞毯安个罩儿……


不过没关系,我们特别给大家准备了福利,可以吃点儿零食补充热量。

(挨个分发草纸包)


这是我们的同事大鹏提前穿越回来给大家采购的。因为换到了假银元他还遇到了一些麻烦……


啊现在不说这个。

有没有同学觉得手里的零食很像我们现代的一种零食?

每日坚果?100分!就是每日坚果。


这个时候它却不是每日坚果,差不多可以叫做“每年坚果”——春节才广泛的上市。


它叫做“杂拌儿”。



“我好像没走就又到了家,母亲正对着一枝红烛坐着呢。她的泪不轻易落,她又慈善又刚强。见我回来了,她脸上有了笑容,拿出一个细草纸包儿来:‘给你买的杂拌儿,刚才一忙,也忘了给你。’母子好像有千言万语,只是没精神说。早早的就睡了。母亲也没精神。”

                                                   ——老舍

《抬头见喜》


杂拌儿


再穷再富,这点小东西仿佛是过年的象征。

也是家的象征。


大致上说来杂拌儿分为三种:

最平民的一种叫“杂抓”,花生、瓜子、蚕豆、青豆,也许还有山楂干什么的,以及“小鱼上大串儿”混进去的沙子。所谓“糖豆大酸枣”,小贩沿街叫卖,也没有什么包装,买多少报纸卷筒一包算数,甚至分量也含含糊糊;


好些的在水果店什么的出售,花生仁儿、核桃仁儿、榛子仁儿、梨干、柿饼、山楂条,总之是些日常能见的东西,配在一起吃对了节日的气氛仿佛也有些意思;


最高档的杂拌儿就有些法门了:除去上述的东西,还有鲜杏、鲜桃、鲜苹果、桂圆干,甚至藕什么的下大量糖腌渍成蜜饯。

这类杂拌儿最初是上流家庭自制,后来变成了一种特产叫北京果脯,成匣的,买了送人用。


别咧嘴别咧嘴,我知道这东西不大健康……

但是在这个时候,大部分“健康”的水果是留不到冬天的。虎豆哥觉得,这东西可以算罐头的前身。


这种果脯杂拌儿买回家也许也不会被立即吃掉,而是锁紧奶奶的柜子里,来了客人还礼用。一盒子杂拌儿也许走千家串万户,来次环球旅行。


分到小朋友手里是不是被虫子捷足先登或者落满了尘土呢?

这个……看吧。




还有那么多“买买买”的内容可以看,可是时空管理局已经在催我们回去了。

 

澡堂子爆满着。主妇们把头发包住,奋力打扫着屋内的尘土;孩子们跪在温暖的炕上透过四边糊高丽纸、中间镶玻璃的窗户看着院儿里,惦记着他的鞭炮……


春节就要到了。



联系我们

投稿/报道合作/商务与赞助等,联系

主编小蝶微信:339410986

运营晓曦微信:xiaoxi772155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