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记者,凭什么拥有一个节日?

中国城市报2018-04-20 11:13:24



今天是记者节。估计很多记者都忙得记不住日子,也就别指望别人想起来为他庆祝了。


在中国,为职业定节日的日子并不多,只有记者节、教师节和护士节,都不是放假的节日。


记者节定在11月8日,为什么呢?


定在今天也是纯属巧合。按照官方说法,2000年,国务院正式批复中国记协《关于确定“记者节”具体日期的请示》,同意将中国记协的成立日11月8日定为记者节。按照国务院的规定,记者节是一个不放假的工作节日。


都说记者无节,新闻随时发生,哪里有新闻,哪里就有记者。报纸要出版,网站要更新,平常的节假日尚且要值班,节日也得照常上班。记者节,也就是个一年一度的念想罢了,记者记着。


记者,凭什么拥有一个节日?

文|敬一丹 

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


2000年11月8日下午。


在台里安排好别人替班录像,我匆匆去人民大会堂小礼堂,一路默念:记者节、记者节。


初冬,渐有寒意,而这里好热乎啊!报刊、广播、通讯社、电视台,各路记者云集,人们寒暄着,兴奋着。以前,台上有新闻,台下有记者;此刻,台上台下都是记者。这次不是报道别人的事,而是庆祝记者自己的盛事:从今天开始,中国记者有了记者节了。


我在讲台前代表中青年记者发言。


我理解,让我代表发言,是因为我来自《焦点访谈》和《东方时空》。就在前一天,我还在镜头前面对观众,带着这种前沿的感觉走上讲台,这正是记者节需要的。我身边有一个群体,他们是有战斗力有创造力的有使命感的一群记者,怀着新闻理想,从四面八方,聚集在同一面旗帜下,那旗帜上写着:“舆论监督”。在急难险重的采访报道中,他们是上得去、打得赢、信得过的群体。


今天的主角是记者,哪个记者没有故事?


我真想对着记者同行讲讲《焦点访谈》记者的故事。此刻,在第一个记者节,他们依然在忙碌。有的在崎岖山道上奔波,有的在复杂环境中调查,有的在危险境地秘密拍摄,有的在机房昼夜编片。我来这里,只不过是因为脸熟,成了这个群体的代表。我的同事们珍视记者的职业,在“记者”二字前面加上《焦点访谈》,更有了沉甸甸的分量。而百姓对《焦点访谈》记者也有着不同寻常的期待和感情。


再军采访制作的反映山西交警乱罚款的节目《罚要依法》播出后引起强烈反响,观众电话不断,最多时一天接到500多个电话和传呼,有支持的,有提供新线索的。在随后进行追踪报道时,看到记者在街头采访,当地百姓放起了鞭炮,为《焦点访谈》记者叫好。


我的同事刘涛、吕少波在采访回京途中遭遇车祸,车起了火,摄像机被烧焦,人受了伤,情况危急,他们从车上逃脱出来,急需去医院。他们满脸血浑身伤,在马路上拦车,过往车辆都没有停下来。正在束手无策的时候,附近的农民来了,听说受伤的是记者,他们围了过来。听说是《焦点访谈》记者,他们就手拉手站在路上,终于拦下了车。这些淳朴的农民上前与司机交涉,甚至说,如果不救《焦点访谈》记者,就把车推下悬崖。终于,记者被送进了医院。我们的记者不曾为自己的伤痛危险流泪,却为这些手拉手相助的农民流了泪。素不相识的路人,只因是记者、是《焦点访谈》记者,就成了相知,这是怎样的信任,怎样的情意!刘涛说,做《焦点访谈》记者,做鬼也光荣。


我没能在记者节的讲台上讲这些故事,毕竟,我不仅仅代表《焦点访谈》。


我被要求代表全国中青年记者发言。中青年记者有什么共同话题呢?我特地与20多岁、30多岁、40多岁的记者聊了聊,记者采访记者,看看有哪些共识。


作为中青年记者,我们很幸运。老一代记者辛苦一辈子,才有多大的空间?哪里有什么记者节?而现在,媒体空前发展,记者阵容可观,社会需求强劲,职业声望提高,才有了记者自己的节。


更重要的是,我们遇到了这样一个时代:多变、多样、多元。我们正经历巨大变革,充满生机、矛盾凸显,人在转折中,人在冲突里。人与自然,人与人,人自身,各种关系都在重新调整定位。这样的多事之秋,给了记者从未有过的空间,处处都是新事物,时时都有新发现。陌生题材、新鲜样式,层出不穷,记者面对着多种可能。我们赶上了!


记者是什么?瞭望者、发现者、监测仪、记录者、无处不在的眼睛、孜孜以求的揭露者……这样的职业形象让人尊敬,比饭碗、生计更能激发起人的激情,在选择这个职业的时候,多半都伴随着理想、热血、崇高、使命这样的词。


在社会三百六十行里,行行都有价值,唯有教师、护士拥有节日,如今,记者也有了自己的节日。这让我扪心自问,记者,何德何能?为什么拥有这样的节日?凭什么接受鲜花掌声?确定这样的节日,这是社会对我们职业的尊重,也是精神奖赏,更是鼓舞鞭策。


自从有了记者节,就有了不同的过法。


我和小崔曾经主持记者节特别节目《记录中国》,一个个优秀记者出现在镜头前,平时采访别人,记者节被采访,分享同行的精彩。对我们自己来说,记者节是个自我提醒的日子,提醒自己:记住使命了吗?尽职尽责了吗?如何爱护职业声誉的?经常这样问自己,就会自省自重。一句话:当记者就要有记者的样儿。


记者生活是热运转,也需要冷思考。幸好,有这样一个思考讨论的地方。


作为北京大学电视研究中心的研究员,我每年参加中国记者节大型公益论坛。一入秋,电视研究中心主任俞虹教授就召集研究员们讨论,今年记者节的关注点是什么?研究员来自四面八方:新华社的陆小华、清华大学的尹鸿、中国青年报的陈小川、社会科学院的时统宇、央视的白岩松和吴克宇、中国传媒大学的刘昶、北师大的张同道、教育台的张志君……大家集结在这里,就有了同一个身份:电视研究中心研究员。


十年来,一年一度,论坛探讨着怎样做记者,怎样做媒体。学界和业界在一起,有差异,有互补,有碰撞,有共识。回首十年聚焦的关键词,也能看出认识的脉络。


................


2005年数字化产业化收视率


2006年媒体面对挑战


2007年媒体与奥林匹克


2008年重大事件中的媒体


2009年媒体的生存底线梦想


2010年危机转机生机


2011年自媒体时代的新闻自由、价值导向与媒介责任


2012年率先理性人人都是记者时代的民意表达、公民素养与舆论博弈


2013年叩问边界新闻伦理媒体责任


2014年重建信任重构尊重


................


这些话题,记录了媒体格局之变,记录了学界业界的关注点,也记录了记者和学者思考交流的过程。


那些年,论坛上那些眼睛发亮的年轻听众,那些为论坛奔走忙碌的学生,有的已经成为我们的记者同行,论坛发出的声音,经过媒体传播,被多少人分享?引发了多少思索?


每年记者节,忙忙碌碌中,停下来,想一想,谈一谈。以这样的方式过记者节,成了一个盼头。


11月8日又到了,2014年的记者节是我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个记者节。记者节,这是一个不放假的节日,我的同事、同行都在忙碌中。没有鲜花、掌声,更多的是思索。2000年设立记者节时,我并没有料到媒体环境在十几年里有如此巨大的变化,面对世事变幻,身处媒体变局,难免纠结不安。这时,分享论坛的声音,也会让我多一分安心和信心:


“有所不为,有所不畏,这就是新闻人。”


“对公信力的敬畏,是记者应具备的态度。”


“不管时代怎样变,世界对记者的需求从未改变。”


换发记者证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还换吗?快退休了,将来也用不上了。这个念头一闪就过去了,我还是想要。没有记者证,似乎在职业生涯里就失去了一个念想。


将来,我会为自己欣慰,因为,我是记者。



内容来源:微信公众号“记者论坛”

本期编辑:郑新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