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雪落何方:为爱留守

指尖浪花2018-05-31 14:32:25

为爱留守

作者:雪落何方

        阿国一手拉着两个女儿的小手,后面还跟着白发苍苍的老人,走进石寨镇的一个小餐馆。
         孩子们穿着新衣服,蹦蹦跳跳的走进店里,挤挤攘攘的要爸爸点爱吃的饭菜。自从爸爸妈妈出去打工以后,就在没有下过馆子。饭店里的佳肴美馔,都成了记忆中的往事,常常在梦中想起和爸爸妈妈一起吃饭的日子,醒来口水流一枕头。
        丢下孩子老母外出打工实在是无奈之举,家里农田就阿国和母亲两个人的土地,孩子和爱人的到来没有多余的土地。一大家五口人就着两亩多地,拼命刨食庄稼,却怎么也不够。
        随着孩子的长大,开始上学,渐渐地,经济开支显得捉襟见肘。开始阿国一个人出去打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日子也不宽裕。年前,妻子和阿国商量,要不不种庄稼,都出去打工。
        留下孩子们和奶奶,婆孙三人在家相依为命。好在奶奶身体好,带着姐妹俩读书也从容应对。生活在山村,依然少不了挑水劈柴,柴米油盐事无具细的做得周到。
        刚开始孩子们都想爸爸妈妈,时常在电话里一聊就是半小时一个钟头。妹妹小不懂事,时常哭哭啼啼,弄得在外的爸爸妈妈伤心难过,牵挂不已。好在还有个懂事的姐姐,更有奶奶无微不至的关爱。
        有奶奶的呵护,姐妹俩健康快乐成长,成绩班级中也是名列前茅。每一次的电话粥中,阿国最喜欢听到的话语是,“爸爸妈妈,我又考了一百分!”多么令人满意的话语,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就是阿国夫妻倍感欣慰。
       寒来暑去,满山的油菜花又开始怒放,春天的脚步爬山树梢,趟过河流,成群的鸭子在欢叫。都说“春江水暖鸭先知”,春来了,新年也将来到。
       电话里,阿国告知孩子们,为了多挣点钱,春节就不会了,挣点加班费。要知道节日里的工资是平时的三倍,对于平日里节衣缩食的夫妻二人来说,这是难得的机会。
       听到这个消息,奶奶没说啥,姐姐也闭口,唯有妹妹叫嚷起来,哭泣着说:“说好的怎么就不算数?我的压岁钱呢?”听着孩子的话语,电话边的,阿国心里难受极了,几度哽噎的说不出话来,亏欠孩子的太多。
       懂事的姐姐拉着妹妹,“我去给你买鞭炮!”妹妹立即转怒为喜,奔奔跳跳的跑出屋外。胆小的妹妹总是让姐姐握着手一起燃放烟花,璀璨夺目的烟火,吸引了孩子的注意力,忘记了悲伤,欢笑声,在奶奶眼中,是多么幸福。
       除夕的夜晚,外面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婆孙三人围桌在桌前,电视上春晚也开始,处处都是祝福声声。缺少爸爸妈妈的家里有点冷清,都没说话,大家的心里各有所思。
       以往每年的除夕夜,都是围坐在一起,依偎着大人,有新衣服,还有压岁钱,虽然不多,却是其乐融融,全家人团聚在一起,虽然清苦,却也幸福满心。
       今夜,看别人欢乐无比,妹妹的眼里有眼泪掉出,姐姐也是鼻子抽动,眼眶湿润。奶奶摸摸妹妹的头,拍拍姐姐的肩,心头一阵酸楚,嘴上 却 说不出话来。
       阿国的爸爸死的早,是妈妈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把阿国拉扯大。好不容易成家立业,现在又因生机而奔波,常年在外,连一个除夕夜也是东西两地。生活啊,怎么就这样难?
  夜也深,零点的钟声即将敲响。姐妹俩无精打采的准备睡觉,好像热闹的电视节目与她们无关。
       大门外一阵敲门声,还叫喊着姐妹俩的名字,“是爸爸!”刚才还呆若木鸡的姐妹俩,瞬时就奔出去。
       门外的阿国全副武装,骑着摩托,冷得瑟瑟发抖。
       一个人,驱车几百公里,冒着寒风,终于在除夕夜赶到家中,为给孩子们一个欢乐的新年。两个孩子抱着爸爸的腿来回转动,激动半天才问起妈妈呢?
       阿国满脸愁容,爸爸妈妈本来都要加班的,因老板听说阿国的家庭情况,破例一次放三天假,还不少加班工资。但是妈妈得加班,不能一起回家过春节。感激遇到好老板,阿国心急火燎的往家赶,
       手里拿着爸爸给的压岁钱,数了又数。镜子面前不停地来来回回的比划,今夜,她们就是美丽无比的公主。
       咀嚼着简单的饭菜,阿国知道孩子们这一年来也过得苦,心里暗暗决定,明天一定得带孩子们去改善下生活。
       看着孩子们和老人对着饭菜吃得喷香,阿国眼眶湿湿的,一年的辛苦换来家庭的快乐也是值得。

作者简介何雪松,笔名雪落何方,70后,四川南充人,现居凉山州西昌市。西昌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业余撰稿,钟情于现代诗歌、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