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5天死了12000人之后,英国人是如何治理雾霾的?

马格北2018-06-16 15:52:15

1


英国政治家约翰·伯恩斯说,泰晤士河是世界上最美的河流,因为它是一部流动的历史。


流动的历史不假,从牛津到伦敦,从西敏寺安葬的历代国君王后、牛顿、达尔文、乔叟、狄更斯,到恩格斯追悼会的举办地滑铁卢车站大厅,从古老的大本钟到现代的伦敦眼,从《魂断蓝桥》到《水啸雾都》。。。


是啊,雾都,怎么把这个名称忘了呢?现在的伦敦,怎么没人再说它是雾都了呢?


小时候,真的以为伦敦每天都有迷人的雾,现如今才知道,当时伦敦弥漫的不是雾,是霾。


而泰晤士河,这条所谓的世界上最美的河流,在重重雾霾中,也沦为了一条鱼虾绝迹的臭河死河。而那一幕,其实也不过就是60年前的事情而已。


工业革命让大英帝国迅速崛起为世界第一强国,但为此埋单的不仅是全世界那么多殖民地地区,还有日不落帝国自己的母亲河——泰晤士河。


大家都知道,工业革命要感谢瓦特,但工业下的环境,也瓦特了。





2


还没等雾霾来呢,泰晤士河里弥漫的臭气,已经让伦敦的老百姓家家关窗。


但臭水沟面前,人人平等。


吃瓜群众不敢开窗,女王、亲王、公侯伯子男也一样不敢。


1857年,不知道是不是脑子里进了泰晤士水,维多利亚女王居然想在泰晤士河上泛舟游览。


当然,女王可能也考虑到了“让领导先游”这样的因素。


但是,你以为铁腕就等同于铁鼻么?这位以铁腕著称的女王,只过了几分钟,就被臭气熏上了岸。


议会的大老爷们也受不了。国会大厦和大笨钟,都关上了窗。


但这还不够,每次在泰晤士河边开会,他们还要拉上一种特制的窗帘——用消毒剂泡过的床单。搞的议事厅跟太平间一样。


宁肯闻消毒水的味道,也不能闻泰晤士河水的味道。


但窗可以关,水,却不能不喝。


从1831年到1867年,伦敦发生了四次霍乱,死亡四万人。


然而,比起一百年后,这只是个开始。





3


1937年,那时的英超还叫英甲联赛。


那一年的圣诞节大战,查尔顿客场挑战切尔西。


不过和以往不同的是,大战的当天,雾霾相当严重。


然而,查尔顿的传奇门将巴特拉姆在雾霾中显得相当轻松。


因为根本没有对方的前锋杀过来,看来我们的球员踢的不错,把对方牢牢压制在他们的半场。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巴特拉姆的门前出现了一个人,不是对手,也不是队友,而是一个警察。


“朋友,裁判一刻钟前就终止比赛了,球场都空了。。。”


到了1945年,前苏联的莫斯科迪纳摩队做客伦敦,挑战阿森纳。


那是一场载入史册的雾霾大战。


混乱不足以形容当时的场面,搞笑才是。


迪纳摩队趁着雾霾,偷偷多上了一个人。但阿森纳也没端着,利用雾霾掩护,他们已经被红牌罚下去的球员也回到了赛场。


这还不是最过分的。


最牛逼的是,当时一名观众偷偷溜到了阿森纳球门里,陪着门将一起守门!


如果这还比较好玩,那么接下去的事情,就很悲惨了。





4


1948年,伦敦举办了奥运会。那可是二战之后的第一届奥运会,足以载入史册。


然而仅仅四年之后,一场大灾难爆发了。


1952年12月4日,因为受逆温层的影响,伦敦上空的空气,停止了流动。


逆温层是一直存在的,空气停止流动这种现象也是经常有的,但问题在于,伦敦上空的逆温层,聚集了大量的烟尘和水汽。


因为那是冬天,伦敦很冷。农业社会的人们取暖,烧木头,工业城市的居民要取暖,就要燃煤。


但就像老祖宗放了几千年的鞭炮,空气质量也没变差一样,几千年来人们一直是这么取火生暖的,你把空气质量归结于老百姓烧木燃煤,不妥吧?


看看窗外面,比起家家户户的小烟囱,伦敦那一根根大烟囱,才是致命的。


人工制造的工业废气,和自然界制造的静止空气,混合在了一起。


那是多可怕的一次雾霾啊。整整五天,即使是白天,整个伦敦都打开了路灯,但是没用。开车出门,得有人在前面提着煤油灯引路,。更多人出门得带手电。点点灯光,像是鬼火。


如果仅仅是图片上那样不能接吻,也就好了。问题比这要严重的多。



率先起反应的是动物。当时,伦敦正在举办一场牛展览会,参展的牛只首先对烟雾产生了反应,350头牛有52头严重中毒,14头奄奄一息,1头当场死亡。


然后就轮到了人。


从12月4日到8日,短短五天,伦敦死亡的人数就达到了四千人。


最恐怖的是,所有人都束手无策,只能等待着大自然的审判。




中国人现在都知道,治雾霾,要靠北方的冷空气吹啊吹。


60年前的伦敦人,也一样。


盼望着盼望着,西风来了,冷空气的脚步近了。


12月10日,冷空气伴随着强劲的西风,终于吹散了伦敦上空的雾霾。


但人们心头的雾霾散不去。接下去的两个月,伦敦又有八千人因为这场雾霾的后遗症而死亡。


伦敦空战,近一年的时间英国损失了4万两千人。雾霾的五天,就死了一万两千人。


同样五天的时间,敦刻尔克大撤退,英国人可以救回33万人。但一场雾霾,谁都救不了谁。


还有一个问题:冷空气可以吹走雾霾,泰晤士河这条大阴沟呢?




5


河,还得靠人治。


1855年,被熏上岸的维多利亚女王,开始治理泰晤士河。


她想到的办法,是成立一个工务局。工务局的主要工作,是在在泰晤士河南北两岸,建造了两套庞大的隔离式排污下水道管网,以汇总两岸的污水。


污水是汇总了,然后呢?


还是排入泰晤士河。不过,是排入泰晤士河的下游,远离伦敦,靠近入海口的地方。


下游的人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这不是女王考虑到范畴,反正老娘又不会去下游泛舟。


只要把污水排到辽阔的大海里,就完事大吉。


想法很好,很天真。


看过《水啸雾都》就知道,每逢海水涨潮,泰晤士河是会回流的。所以。。。


排到下游的污水,如同女王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回了伦敦。


看来靠人治不行,还得靠法治。


1876年,英国议会通过了《河流防污法》。任何人,上到女王下到乞丐,如果将固体废弃物扔入河流,或者眼看着别人将固体废弃物扔入河流而不去阻止,可不是罚款五元就能了事的,那是犯法!


固体废弃物如此,工业废水自然更是严格禁止了。


这是世界第一部水环境保护法,也是维多利亚女王执政期内最为光辉的业绩之一。


比起她手中的日不落帝国,这部法律才是真正的日不落,永放光芒。


然而问题还是存在,雾霾呢?咋办?


维多利亚女王已经来不及考虑这个问题了。




6


接下来的乔治五世、爱德华八世和乔治六世三代的时间,英国人也都没来得及处理这些问题,两次世界大战就够他们忙活的了。


治理污染的任务,传到了伊丽莎白二世、也就是现在的英国女王这一代的手里。


1952年,伊丽莎白女王登基。正是那一年,伦敦烟雾事件爆发。


怎么治呢?


1953年,英国由比佛爵士专门成立委员会,调查雾霾成因。


这啥意思呢?就是说国家首先正视空气污染这个问题,承认有雾霾,而且因为雾霾死了很多人,后果非常非常严重。


如果都不敢承认,还能指望改正?


比佛委员会的工作很给力,三年之后,就推动英国政府出台《清洁空气法》。


和《河流污染法》一样,这是世界上第一部关于空气污染防治的法案。


除了禁止黑烟排放、设立烟尘控制区等等之外,对烟囱的高度、家用壁炉的燃料,都有具体规定。


有人说了,我家里只能燃煤取暖,怎么办?英国政府说,我给你钱,帮你改燃具改壁炉。给多少钱呢?你出三成,政府出七成。


有人说了,你看那家工厂就是不改,怎么办?英国政府说,我罚他的钱,关他三个月。


有法律撑腰,尽管在1956、1958年伦敦又多次发生烟雾事件,但到了1960年,伦敦的二氧化硫和黑烟浓度分别下降20.9%、43.6%,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


这只是治霾的开始,从上世纪60年代初以后,环境立法得到进一步重视,又颁布了一系列法律。比如在1974年,英国就颁布了《污染控制法》,规定机动车燃料的组成,并限制了油品中硫的含量。


同时,伦敦的烟尘控制区也不是原先的几个试点或者重灾区,而是扩大到了90%,也就是说,烟囱基本在伦敦消失了。


一年之后,伦敦的雾霾天数只有15天。到1980年,雾霾天数只有5天。


然而,这还没完。


从1980年开始,又是一堆法律出台,《汽车燃料法》、《空气质量标准》、《环境保护法》、《道路车辆监管法》、《清洁空气法》、《环境法》、《大伦敦政府法》、《污染预防和控制法》……


从1995年起,英国又制定了国家空气质量战略,规定各个城市都要进行空气质量的评价与回顾。


这已经不是伦敦一个地方的事了。


哪个地方政府要是敢隐瞒,就是违法,就摊上大事了。


而那些达不到标准的地区,当地政府必须划出空气质量管理区域,并强制在规定期限内达标。


伦敦也没闲着,针对私家车他们也有措施,不过不是什么单双号限行,而是从2003年开始,政府开始对进入伦敦市中心的私家车征收“拥堵费”。你觉得“拥堵费”不合理,那就坐公交呀。





7


而泰晤士河呢?也没闲着。


在伦敦烟雾事件之后,原先的《河流防污法》被一连串的《河流法》、《水资源法》、《水法》、《污染控制法》给取代。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通过严格的立法、重建和延长伦敦下水道,泰晤士河沿岸,建设了450多座污水处理厂,形成完整的城市污水处理系统。


经过20多年的时间,耗资20多亿英镑,伦敦终于摘掉了雾都的帽子,泰晤士河也重新焕发生机。


如今,泰晤士河不仅从死河臭河变成了世界上最洁净的城市水道之一,而且从鱼虾绝迹到恢复100多种河鱼种类,350多种无脊椎动物。


2012年,伊丽莎白二世登基60周年,泰晤士河举行了盛大的巡游。女王被臭气熏上岸的历史,已经一去不复返。


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式,贝克汉姆驾驶着快艇,在全世界观众面前,在泰晤士河上完成了火炬接力。此时距离伦敦烟雾事件,整整60年。




站在泰晤士河游船的船头很难想象,由于水质良好,脚下的泰晤士河里居然就有苏州阳澄湖中的大闸蟹在生存、在繁殖,并已经形成了优势种群。伦敦人就近吃上了原产苏州的大闸蟹,其收购价格比从中国空运去的大闸蟹要低近一半。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奇迹。


从死水到能够直接饮用的活水,泰晤士河的治污史,才是一部真正“流动”的历史。


有句话说,只要真的认真起来,就没有中国人办不成的事,蓝天白云,当然也包括在其中。




文/马格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