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必读 | 小除夕,补上这句“您辛苦了”

新家长报2018-04-15 14:56:15

腊月二十九,由于接着就是除夕,也称“小除夕”。整个年节中,这天可以说最为忙碌,因为过年的各种准备活动都要在这天进行完。许多家庭里,过年期间最操劳的还属母亲。如果可以,拉起她的手,问清她独自经受的艰辛,问清她对你所有的期冀……感激她数年如一日的付出。

话年俗

“二十九,蒸馒头”

中国农历有大小月之分,所谓大月是三十天,小月只有二十九天。所以遇到腊月为小月,二十九这一天就是这一年当中的最后一天,那么腊月二十九就是除夕了。即使不是小月,次日就是除夕,所以过年的各种准备活动都要在这天进行完。

在整个年节中,二十九这天可以说是最忙碌的一天。除了筹备年节中的各种衣食祭品,还有一项极其重要的活动“上坟请祖”。所以年谣称“腊月二十九,上坟请祖上大供”。

民谣还称“二十九,蒸馒头”。二十八做好了发面,二十九就要开始蒸馒头了。这个蒸馒头在过去来说,非常地有讲究,不是随随便便地做,而是要精心准备、认真用心,因为做出来的馒头是要跟相亲邻居交换,因此,一定要做得又好看又好吃,这才有面子,也才吉利。

腊月二十九是除夕前一日,所以也称“小除夕”。旧时这一天人们还会置办酒宴,以备晚辈前来给长辈辞岁、别岁。


忆母爱  《过年的母亲》 作者/阎连科


我要回家过年,对于母亲而言,即超常的喜事。


倏忽之间,兵已做了十四个春秋,每遇了过年,就念着回家。急慌慌写一封家信,告母亲说,我要回家过年,仿佛超常的喜事。母亲这时候,便拿着那信,去找人念了,回来路上,逢人就说,连科要回来过年了,仿佛超常的喜事。接着,过年的计划全都变了,肉要多割些,馍要多蒸些,扁食的馅儿要多剁些。


做这些事情时,母亲的陈病就犯了,眼又涩又疼,各骨关节被刀碎了一样。可她脸上总是笑意充盈着,挖空儿到镇上的车站,一辆一辆望那从洛阳开来的长途客车。车很多,一辆又一辆地开来;人也很多,一涌一涌地挤下。她终于没有找到她的儿子,低着头回家,夕阳如烧红的铁板样烤压着她的后背。


熟人问说哪儿去了?她说年过到头上了,却忘了买一包味精。那人又说味精不是肉,少了也就少了。母亲说,我孩娃回来过年,怎能没了味精呢。


回到家,母亲草草准备了一顿夜饭,让人吃着,身上又酸又疼,舀了饭,又将碗推下,上床早早睡了。然却一夜没有合眼,在床上翻着等那天亮。


天又迟迟不亮,就索性起来,到灶房把菜刀小心地剁出一串烦乱的响音。剁着剁着,案板上就铺了光色,母亲就又往镇上车站去了,以为我是昨晚住了洛阳,今早儿会坐头班车回家……


一辆又一辆,一涌又一涌,守着车站,母亲等啊等。


这样接了三朝五日,真正开始忙年了。母亲要洗菜、煮肉、发面、扫房屋,请人写对联,到山坡采折柏枝,着实挖不出空来,就委派她身边邻舍的孩娃,一群着到车站等候。


待孩娃们再也感觉不到新鲜,母亲也就委派不动他们了。那车站上就冷清许多,忽然间仿佛荒野了。可就这时候,我携着孩子,领着妻子,从那一趟客车上下了来,踩着那换成了水泥的街路,激动着穿过街去,回到了家里。


推开门时,母亲正围着围裙在灶房忙着,或在院落剥玉蜀穗儿喂鸡,再或趴在缝纫机上替人赶做过年的新衣。而无论忙着什么事情,那块自染的土蓝围裙总是要在腰上系着。


这时候看见我、妻和孩子,便略微一怔,过来抱了她的孙子,脸上映出难得有一次的红润,说你们外面忙,火车上人又多,回不来就不要回了,谁让你们赶着回来过年呢?明年再也不要回了!


我拉着孩子四顾找寻,今年却不见母亲来接。


妻不是农村的人,她一生受到的是和农村文化截然不同的教育,甚至和她同样的城里人相比,那教育也很独僻,所以与乡村的文化和习俗,她是坚决地格格不入。每次回家,打算着初六返回,初二她便焚心地急。


今年过年,我独自同孩子回了,且提早写信,明确日期:腊月三十回家,午时到洛阳,下午晌半到镇上。一切都准时得少见。长途客车颠到镇上时,我问孩子:“见了奶奶你怎么办?”


“让奶奶抱着。”


“说啥?”


“说奶奶好,我想你。”


“还说啥?”


“说妈妈上班回不来,妈妈让我问奶奶好。”


“还怎样?”


“过年不要奶奶的压岁钱。”


这就到了镇上。镇上依如往年,路两边摆有烟酒摊、水果摊、花炮摊。商店的门依然地开着,仿佛十四年未曾关过。时候已贴近了大年,采买的人都已买过,卖主们也只等那忘买了什么的粗心人突然光顾。街上是一种年前的冷清,想必大人们忙着,孩娃也在家忙着。


我拉着孩子下了汽车,四顾着找寻,除了夕阳的光照,便是摊贩收货回家的从容,还有麻雀在路口树上孤独的啁啾。


没有找到我的母亲。


孩子说:“你不是说奶奶在车站接我吗?”


我说:“奶奶接厌了,不来啦。”


母亲老了,白发参半了,抱不动孩子了。


我牵着孩子的小手,背着行李从街上穿过。行李沉极,全是过年的客品:酒、烟、水果糖、糕点、麦乳精、罐头和孩子穿小了或款式过时了却照样新着能穿的小衣。我期望能碰到一位熟人,替我背上一程,可一直到家,未曾见了哪个村人。


推开家门的时候,母亲正围着那块围裙,在房檐下搅着面糊。孩子如期地高唤了一声奶奶,母亲的手僵了一下,抬起头来,欲笑时却又正色,问就你和孩子回来了?我说孩子他妈厂里不放假。母亲脸上就要润出的喜红不见了,她慢慢走下台阶,我以为她要抱孩子,可她却只过来摸摸孩子的头,说长高了,奶奶老了,抱不动了。


到这时,我果真发现母亲老了,白发参半了。孩子也真的长高了,已经到了他奶奶的齐腰。我很受惊吓,仿佛母亲的衰老和孩子的长成都是母亲语后突然间的事。跟着母亲,默默地走进上房,七步八步的路,也使我突然明白,我已经走完了三十三年的人生。


我说母亲,“你怎的也不去车站接我们?”


母亲说:“知道你们哪天哪一阵到家,我就可以在家给你们按时烧饭了,不用接了。”


说话时,母亲用身子挨着她的孙子,把面糊在他的头上搅得很快。她问:


“在家住几天?”


我说:“过完正月十五。”


她说:“半个月?”


我说:“十六天。”


“当兵十多年,你还从没在家住够过这么长时间哩。”母亲这样说着,就往灶房去了,小小一阵后,端来了两碗鸡蛋面汤,让我和孩子吃着,自己去擀叶儿包了扁食。接下,就是帮母亲贴对联,插柏枝,放鞭炮……


鞭炮的鸣炸,宣告说大年正式开始了。


母亲依旧忙,她置办的年货比任何一年都丰盛。


夜里,我抱着睡热的孩子陪母亲熬年,母亲说了许多村中的事情,说谁谁家的女儿出嫁了,家里给陪嫁了一个电视机;说谁谁家的孩娃考上大学了,家里供养不起,就不上了。


最后就说我的那个姑死时病得多么的重,村里哪个人刚四十就得了癌症,话到这儿时,母亲看了一眼桌上摆的父亲的遗像。我便说娘,你独自在家寂寞,不妨信信佛教、基督教,信迷信也行,同别人一道,上山找找神,庙里烧烧香,不说花钱,来回跑跑身体会好些。


母亲说,“我都试过,那些全是假的,信不进去。”再就不说了,夜也深了进去,森森地黑着,便都静静地睡下。


来日,我绝早起床,放了初一鞭,先将下好的饺子端给神位,又将另一碗端到娘的床前。娘吃后又睡,直睡到太阳走上窗面,才起来说天真好啊,过了个好年。


初一这天,母亲依旧很忙,出出进进,不断把我带回的东西送给邻舍,回来时又不断用衣襟包一兜邻舍的东西,如花生、核桃、柿饼。


趁母亲不在时,我看了母亲的过年准备,比任何一年都显丰盛,馍满着了两箱,油货堆了五盆,走亲戚的礼肉,一条条挂在半空,共七条。我有四个姑,三个舅,我算了,马不歇蹄走完这些亲戚,需我五天至六天。


母亲送走了我且交代,明年别再回了,外面过年比家里热闹。


可在我夜间领着孩子去村里看了几个老人后,回来时母亲已把我的提包掏空又装满了。


她说:“你明天领着孩子走吧。”


我说:“走?我请了半月假啊。”


母亲说你走吧,过完初一就过完了年,你媳妇在外,你领着孩娃回来,这是不通道理的。你孩娃和孩娃妈,你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过年咋样也不能分开的!


我说:“过完十五再走。”


母亲说:“你要不是孝子,你就过完十五走。”


一夜无话。来日母亲果真起床烧了早饭,叫醒我和孩子吃了,就提着行李将我们送往镇上了


这个年,是我三十三次过年,在家过得最短的一次,前计后算,也才满了一天,且走时,母亲交代,说明年别再回了,外面过年比家里热闹。



精彩推荐





本版内容来源于新浪微博@央视新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