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番外:屌丝小门派的鸡年

幻思系2018-04-15 15:36:48

花九溪冒着严寒,兜兜转转,要回到从小生长的山中去。

那山有个白顶子,越往上走路愈加陡峭,雪也下得更密了。他知道这风雪并不寻常,是有人特意从一个冰洞里放出来的。毕竟,旧历的年要下雪才更有味道。

像这个年头所有知识人一样,花九溪穿了一件灰色长衫,其余再没有御寒的衣物。但他两耳两腮并没有发冷泛红,只把两只手袖在那里,身背后是一只紧随的挑夫。

之所以说是“一只”挑夫,是因为它就是一只翠绿色的大型虫类——也许是竹节虫一类的。在它许多细杆状的肢体上,都挑着一大摞包袱箱柜等。走起路来一顿一顿的,速度却不慢。

临到最后几百步,自远处就能望着那个黑魆魆的岩洞,花九溪心思翻动起来:那人还好吗,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老样子吗?

再往前走近一些,果然有个半死不活的老头站在那——跟他一样袖着手。这老头穿了件不能再粗的褂子,一双露脚踝的布鞋,曳剌歪斜地立着。老汉仿佛在绷着表情,不知是怒是笑,因为带着副圆片墨镜,也无法透过眼神猜测。

见花九溪朝自己走来,嘴里不情愿地哼了一声。

老汉说:“来了?”

“来了—师哥。”

“带什么年货回来了?”

“没什么稀奇的东西。”

“这大包小包的……没稀奇的也说说看。”

花九溪从那竹节虫身上把货物一件件摆到地上,说:“一台发电机,几件使电的器械,皮鞋油,头油,几十包香烟……最后是几只活的鸡鸭鹅猪。”

“你小子还是有点孝心——看起来破费了不少。”老汉说。

“好多是人家不用送的。”花九溪说。

“进屋吧。”老汉终于把手从袖子里伸出来,招呼花九溪进入那岩洞中。

一靠近里面,就有热烘烘的热气扑打在人手上脸上,花九溪从小习惯了。因为这个小山上下百八十个岩洞里,气温都能自行控制。热死三九,冻死三伏,都不在话下。

这个系统用了一两千年,最近一次修整是花九溪的师兄虫天子——也就是眼前老汉经手的。

“先不着急摆弄那些‘我为鱼肉’,再过三两天就是除夕了,先把改做的祭祀做了。”虫天子摆摆手道。

花九溪见虫天子通常“办公”写字的地方多了很多福字——福字是用糖水和着蜂蜜写成的,这是他们这个门派特有的写法。两个人就上上下下去张贴福字春联。

最后把一些各色花卉粘到红纸上,形成一个最大的“福”字才算完成。虫天子手里拿着个簸箕,里面还盛着不知什么杂色的粉末。虫天子一抖手,抛洒了一些粉末,那些粉末即刻变成了大蝴蝶绕着石壁纷飞。

“这屋里少了些人气,添些活物也好。”虫天子说,“咱们去放鞭炮吧,今年是鸡年,知道拿哪种吗?”

花九溪鼻子里出气道:“能不知道吗,我这就去拿。”

所谓鞭炮,居然是一大串缀连的白色鸡蛋。花九溪就抱着这么两串,小心翼翼,生怕一跌倒弄得满身黄白。

“点火。”虫天子下令。

花九溪就把药信点燃,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动,空气里却不见硝烟味,而是有啾啾鸟鸣。原来刚才是蛋壳破碎,里面的热力催化出一些魔法小鸡了。

小鸡就跟着花九溪到处走,把他乐得不行。

“后天清早祭拜祖师爷,今天先祭别的神。”虫天子就带着花九溪来到一处神庙——实则也是一处洞穴。

这洞穴内部却是红通通的,不知光源在哪。当中一张供桌,上面摆着神主,写着“西王母”三个大字。

花九溪被虫天子按着叩了几个头,虫天子有拿出一张红纸来,上面写着今年保佑你的神名。

“旦鸣山翰音洞——怒睛老人?”花九溪念了出来。

红纸上是这样写的,这行字被摆在一个卵形的墨圈里。

“小花你有所不知。”虫天子抽了口烟,悠悠说:“往昔不知多少年,从天外降下一群怪虫。这些怪虫能不断吞噬一切众生,并且急速复制。最后合成了一个大怪,怒睛老人就是被上界指派下来扫荡妖虫的雄鸡。他的羽毛在空中一飘,就能烧死小的妖虫。最后,最大的虫王被他啄了七口,死了。”

“那我们门派不是很怕他?”花九溪说。

“所以得伺候好了他老人家。”虫天子说,“今天我们要吃鸡肉火锅——把鸡骨头烧了,就算殉礼。”

原来还是图一口吃。

晚上,对着腾腾热气,虫天子问了问花九溪一年的情况。也不知怎的,就说起人生大事来了。

“我给你打了一卦。”

“哦?”花九溪一仰头。

“正好是‘归妹’,看来明年你会有点奇遇了。毕竟和女孩子有关,我就指派你到一个地方。”

“哪里?”

“少广城。”

国民小说倒计时喽~欢迎关注微博

@一部没有想好名字的小说


幻思系|脑洞科幻孵化

器微信ID:huansi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