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新德里AQI突破300,基普乔格为何肯去跑半马?

爱燃烧2018-06-19 11:43:43

比赛当天上午,德里AQI呈褐色——大于300,达到最恶劣的“危险”级别。

里约奥运会两个半月过后,马拉松第四名、20岁的厄立特里亚小将格布雷斯拉西(Ghirmay Ghebreslassie)再度远征美洲,斩获纽约马拉松的桂冠。

时间又过去两周,奥运马拉松冠军基普乔格(Eliud Kipchoge)也出手了:11月20日星期天,这位32岁的“马拉松天王”在休整三个月之后,现身第12届新德里半程马拉松的起点。



参赛选手的1号号码布,自然非他莫属。


 “天王”赢得并不轻松 

近年风靡中国的马拉松热,也在席卷印度。据该国媒体报道,2009至2014年,印度马拉松参赛者增长率高达154.78%,十数倍于全球增长率13%(男、女性分别为7.8%和26.9%)。

如今印度每年举办的跑步比赛超过250场,其中最炙手可热的三大顶级赛事是:渣打孟买马拉松,Airtel德里半马,以及TCS World班加罗尔10公里路跑。

今年参赛总人数超过3.5万的德里半马,尤其以高速赛道著称。男子纪录是2014年由埃塞选手Guye Adola创造的59分06秒,女子纪录1:06:54则由肯尼亚名将凯塔尼(Mary Keitany)创造于2009年。



印度本国选手保持的男女赛道纪录也不慢:1:04:00和1:10:52。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星期天的比赛才跑到第5公里,局面就变得明朗。



第一集团只剩三人:基普乔格及其29岁的肯尼亚同胞乔格(Augustine Choge),还有一位是22岁的埃塞俄比亚人德梅拉什(Yigrem Demelash)。



在两只肯尼亚兔子的带领下,三人用时28分33秒抵达10公里,平均配速2:51。只要后半稍微快一点,就有望打破59:06的赛道纪录。

不过,在保持前面的配速、用时34:16跑到12公里处之后,两只兔子开始力不从心。“三驾马车”只能靠自己了。

17公里一过,乔格渐渐掉队,基普乔格却在继续提速,德梅拉什则紧随不舍。

最后1公里,基普乔格全速奔向终点,但在过线前不时回头扫一眼,显然在提防被比自己小10岁的对手用爆发式冲刺偷袭秒杀——德梅拉什毕竟是里约奥运会的万米第四名。



最终他以59:44撞线(平均配速2:48),为肯尼亚夺回这一赛事的冠军奖杯——上一次肯尼亚人获胜是2012年。


上图左为被赞助商Puma请来捧场的牙买加短跑明星Asafa Powell


埃塞人以4秒之差收获亚军,乔格第三个抵达,1:00:01。两人分别将PB缩短1秒和3分23秒,基普乔格却未能改写2012年在法国里尔创造的个人纪录59:25。



女子方面,主办方今年请到半马世锦赛冠军Peres Jepchirchir(23岁),结果她仅获第五。

26岁的埃塞选手德格法(Worknesh Degefa)以1:07:42夺得第一,平均配速3:12;另一位埃塞人Ababel Yeshaneh慢10秒次之,肯尼亚名将Helah Kiprop第三。


图为本届冠军在2014年德里半马(右边55号),中为世界女子纪录1:05:09的保持者、肯尼亚明星基普拉加特(Florence Kiplaga)


印度男子选手表现不俗,有四人跑进1小时05分,最好成绩是1:04:37,第10名。女子国内第一1:15:34,第12名。

 舍命顶着雾霾跑的原因 

这是基普乔格第二次前来新德里参赛。上次是2010年英联邦运动会,当时他还是个尚未涉足路跑的径赛选手,摘得5000米银牌一枚。



对这次获胜的原因,他在赛后表示:

“跑步条件良好,我也练得不错,加上教练(1992年奥运会3000米障碍亚军Patrick Sang)的正确指导,让我得以赢得比赛。一路上观众也在为我们加油鼓劲,给予我们更多的动力。

我想创造一项新的PB,但今天没能做到。尽管如此,我还是满意自己的表现。这里的赛道真的很平坦,一大早的天气条件对创造好成绩也很理想。

我的首要目标是跑进60分钟,这一点我做到了。Yigrem几乎全程都和我一起,这有助于我维持良好配速。”

众所周知,印度的空气污染程度至少不亚于中国。笔者查询美国驻印度大使馆的AQI数据发现,星期天上午德里的空气品质颜色代码为褐色——大于300,属于最恶劣的“危险”(Hazardous)级别。



那么,这位国际巨星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个空气污染严重的地方,去跑一场半马呢?



基普乔格向《印度快报》解释说:

“我来这儿的第一个理由,是要以此激励一整代人和一整个国家投入体育运动。我来这儿就是为了在一个污染城市跑步。到这里四天来,我在推特上不时读到人们对污染的恐惧。但我告诉他们,这不是问题。

有人告诉我:他不允许自己的孩子跑步超过1小时。我已经向他们证明,今天跑1小时没问题。”

第二三名都刷新PB这一事实似乎表明,污染对他们同样无甚大碍。不过,印度选手却抱怨污染让自己身体不适。



“污染程度导致我的眼睛有点受刺激。今年的污染程度比去年高两三个百分点,人们过屠妖节(Diwali)时燃放的鞭炮太多了。”以1:04:38获得印度第二的穆罕默德尤努斯(Mohammed Yunus)半开玩笑地说。

国内冠军拉克什马南(G.Lakshmanan)则抱怨防尘措施:“在路面上洒水有点问题,害得我一直打滑。”印度第三名也附和说,路滑影响到选手的发挥。

在被问及本土选手和外国同行的差距时,尤努斯辩解说:“如果我们有机会到外面和国际运动员一起训练的话,我们也可以达到他们的水平。他们在比我们更高的海拔上训练,因此肺活量比我们大。”

基普乔格之所以肯舍命赴德里参赛,除了希望带动当地人跑步的高尚动机之外,咱们姑妄以小人之心度之,可能还有一个现实因素:巨额奖金。



德里半马冠军奖高达2.7万美元,按最新汇率几近17万软妹币,这可比中国大多数全马赛事高多了。况且要请到像他这样的巨星赏脸莅临,五位数美刀的出场费肯定也是少不了的。



基普乔格的选择无可厚非,毕竟人类的天性正是趋利……避害——那啥,也许只是偶尔吸一次霾,危害不至于那么大?




爱燃烧
iRanShao

#燃烧实验室#

超轻空气导流跑步风衣

燃烧装备实验室又一次推出一款严肃的跑步装备——超轻空气导流跑步风衣:生而为王,跑步风衣的嚣张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跑步风衣众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