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执手杯】征文初赛小说入围作品(二十四)

执手天涯网2018-03-12 16:58:06
↑ 点击上方“执手天涯网”关注我们

2016年第二届

【执手杯】征文初赛小说入围作品


1
枣花



文/孔雀公主


  一


  看着运送孩子去部队的军车渐行渐远,枣花眼里的泪水终于再也控制不住了,如缺堤的洪水,一泻千里......


  回到空荡荡的家,枣花把早准备好的供果、饭菜一一摆上,燃放了鞭炮,袅袅烟火中,枣花双膝并拢,虔诚地匍匐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老公呀,请保佑我们的孩子吧,孩子大了不由娘,我管不着他了。这次我把他送给国家,送到部队去了,让政府去管他,也算是给你们周家留根好苗吧。”絮絮叨叨说完了这些,剩下的枣花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刚刚还对自己怨愤有加的儿子,随着军车的远去,头上那一撮小黄毛刚才还在飘呀飘的,顷刻间就都归于寂静归于零了,家里除了一条大黄狗,还有谁能陪伴自己呢?


  二


  都说女人是菜籽命,撒到哪里就在哪里开花结果。


  枣花这颗菜籽算是找到了一块肥沃的土壤。不到一岁就死了娘的枣花,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15岁的青葱年龄,在家里跟着父亲泥一把水一把,天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父亲心痛枣花,于是在别人的拾掇下,同意把女儿许配给邻村的冰伢子,冰伢子一家人男丁兴旺,条件上乘。枣花嫁过去,算是从糠箩里跳到米箩里了。跳到米萝里的枣花,与丈夫冰伢子一起恩恩爱爱,勤劳肯干,曾经羡慕了多少人。不料好景不长,女儿才刚满16岁,儿子8岁时,冰伢子就在工地一次意外事故中,丢下她们母子三人,一个人去了另一个世界。枣花呼天抢地,痛彻心扉,最后整个事件以35万元终结私了。


  棺木摆放的第三天,枣花的眼里已经没有泪了。村民们在这三天里议论最多。


  “好多钱啊,枣花这辈子不缺钱花了。”


  “我们这辈子做死做活也赚不到35万块钱呢,这冰牙子真是好呢,在世时勤快能干,死了也不忘给她们母子三个挖一笔钱,你们说,如果这事出在自己家里,出在别的地方,能得到这么多钱么?”


  “你嘴上就积点德吧,谁愿意出这样的事?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冰伢子最后这笔钱,也算是对枣花母子三人的最后安置吧,这样他也可以放心的去了。”村里的和事佬莲花嫂子这样说完,大家也就都不做声了。


  “枣花,冰伢子走了,你就好些拉扯大这两个孩子,留下的这笔钱,也够你们母子三个花销的了,你还年轻,等孩子大点,就在家附近打点小工就不错了。也别嫁人了。你看你这里新旧有两套楼房,将来装修下,收媳妇的房子都有了。如果你再嫁人,这里的一砖一瓦都分得你没份,都不是你的了。”娘家亲姑妈的话在耳边不停地回响。枣花知道,娘家人是向着自己的。考虑了两分钟,枣花不停地点头,泪眼中不停地承诺:“是的,我不嫁人了,我不会再嫁人了,就守着两个小孩。”


  隔了几天,就传来村子里两口子斗嘴的闲话。菊花嫂子与老公斗气时,口不择言骂道:“死鬼,你去死咯,你怎么不死?你最好死了也给我留个几十万。”“臭婆娘,你想得美,我死了一分也不给你留下。”两个人骂着骂着就追到了塘埂上,看煞了好多旁人。


  三


  送完了老公,日子还得过下去。


  35岁就守活寡的枣花,白天劳累了一整天,到了晚上也想休息,也想找个依靠的臂膀,可是除了一双不懂事的儿女,家里再也没有了原来老公在世时的一些生气,晚上大半夜嚎春的猫更是惹得人浑身够碜,多少个夜晚,枣花孤独地双手拥抱着自己的臂膀,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原打算就这么守着一双儿女过下去的,却不料事情来了个大转折。


  老公去世不到两个月,孩子的爷爷每晚总要来家里坐到很晚,开始,枣花以为是公公来陪伴自己和孩子们的,毕竟屋大空旷,加上附近经常有毒鬼子【吸毒的人】出没,但久而久之,枣花发现不是这么回事了。鳏寡多年的公公很晚很晚了还不愿意回自己的家,一个晚上,村子里停电,在点煤油灯时,公公把枣花的手拖过去,并准备抱她,枣花吓呆了,公公想扒灰!这事又不好四处嚷嚷,于是从第二天起,枣花早早就把门关了,任由公公在外面叫唤,就是不开门。


  不久,枣花就放出话来,她耐不住寂寞,想嫁人了。谁要是能把两万块钱带到她家里,放到桌面上来谈,她准备招赘。一时间,骂的,说笑的,各种各样的语言都灌入枣花的耳膜,枣花全都不管。


  四


  第一个来应聘的是村子里的单身汉贾贵。


  贾贵32岁单身男子,因住一个村子,枣花熟悉。他没有不良爱好,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赌博,勤勤恳恳做事,照理说,这样的人不愁找不到对象呀,为什么32了还不结婚?还愿意找一个这样拖家带口的呢?


  人家贾贵这辈子原来也恋过爱的,听说都快领结婚证了,只是不知道,那个女孩怎么一下子说不要他就不要他了,村里人都认为是一个谜,


  “人太老实吧,女人都喜欢能说会道,会甜言蜜语的。”


  “也许贾贵伢子是看中枣花家那35万块钱吧,大人小孩都不是负担,去了也是享福呢,现在村子里谁家里有个10万,20万的算是凤毛麟角了。”穷怕了的村民们总是喜欢这样口无遮拦又无限羡慕的口吻说。


  枣花喜欢明明白白做事,这是她一贯的作风。


  那一天,装扮一新的贾贵提着一套礼物,毛遂自荐上门了。


  “带钱了?两万?”枣花似笑非笑地问。


  “带了。”贾贵把一本存折往桌子上轻轻一拍。


  “你看吧。”


  枣花于是把存折打开来看,5万块,枣花尽管只进过一年学堂门,但几个阿拉伯数字还是认得的。这大大超过了枣花的预想,这是枣花始料未及的。也就在那一刻,枣花对贾贵的真诚度一下子增加了无数分。


  “我有两个小孩子,你知道的。而且,我也结扎过,无法给你家传宗接代,你应该也知道的。”


  “我知道,这些都不是问题。你家孩子不大,我可以和你一起挑起抚养他们长大的责任,再说,心换心,孩子的心是水做的,我不相信,我带大他们后他们会不认我。”贾贵满怀信心地说着。


  “其实我家孩子都很忠厚老实,你养了他们的小,他们就一定会管你老的。”


  “嗯,这样就好啦。”


  贾贵把存折正正式式双手交给了枣花,枣花也就把它认真地收好,保管起来了。枣花没问存折密码,贾贵也不告诉枣花密码,一场交易一样的婚姻就这样约定俗成了,贾贵就这样在枣花家住下了。后来,村子里有见识的女人对枣花说:“屁,你没有存折密码,也没有他身份证,保管的还不是一张废纸呀?”


  更奇怪的是,三天后,枣花在去镇上的路上碰到了大队的赤脚医生,曹医生问:“你跟贾贵好上了?”“是的。”枣花几乎是很自豪地回答。“哦哦哦,好上了,......好上了......好呀!”曹医生有点狐疑,又摇头晃脑地说了这几句,就莫名其妙地走了。


  五


  大约三个月后的一天,我在回娘家的路上碰到了枣花,一路闲聊,问她现在过得怎么样?枣花不置可否地说,跟贾贵吹了。


  “你钱多烧的?看人家不上了?”我很疑惑地问她。


  “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我算是知道了,为什么贾贵的前女友会跟他吹,为什么曹医生会对我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了。”


  “怎么了?”


  “你不知道,贾贵根本就是个作不得用的男人。”


  “平常做轻松活不觉得,那几天,乡里搞双抢,正是农忙时际,打禾,挑谷,翻晒,忙得不可开交......后来,后来嘛......”


  “你说嘛。”


  “到了晚上,我想与他亲热,不料拢不了他身,还听他哼哼唧唧,一番痛苦的样子,我更加奇怪了,于是迫不及待想看个究竟,竟然发现他下体肿得成了两个鸭梨,红肿、难受得很......”


  第二天起,我好生待他,让他在家多休息,干轻松活,但在农村,是靠劳力吃饭的,我不能同这样个绣花枕头相处一辈子吧,这不能怨我呀。枣花说的干脆利落,没有一点拖拖拉拉的风格。


  于是,不久后,贾贵就带着自己的5万元存折,在一串“没良心”的怨气叫骂声中,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枣花家。


  六


  俗话说得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贾贵去了,自有新人补上。


  新来的是又一单身贵族。34岁的老光棍,无儿无女,省去了很多麻烦。这一点,深得枣花喜欢。


  照例,先拿钱报到。3万块钱的存折,放在桌子上,枣花的眼睛就直了,然后直奔主题。


  吸取前次的一些教训,枣花要了存折密码,方景涛的身份证也被枣花藏到了贴身衣服的口袋里。


  “附带一点要说明一下。”枣花喜欢把话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大家都知道,估计你也听说过,我老公死后,判了35万块钱给我,那些都是他爸爸用命换来的,是留给孩子们的,所以这些都与你无关,你来这里,我们就好好劳动,好好干活,我们家有那么多田土,农村人只要勤快都会有好日子过的,我和你可以共同劳动,赚多少,用多少。孩子长大了我也会让他们认你,孝敬你的。”


  “这些不用说了,我已经都做好了准备。”方景涛打断了枣花的下文,一切就这样板上钉钉了。


  马景涛来了,情况就不一样了。


  枣花一直因为娘死得早,加上整天为生计奔波吧,总是没时间,也没有养成那些爱卫生的习惯。村里人闲时去她家小坐,却总是找不到一条干干净净的凳子,凳子上甚至有鸡屎鸭屎风干过的痕迹,地坪上更是鸡屎鸭屎成堆,让人无从下脚。婆婆在世时,曾经多次告诫她:“我儿子能赚钱,也会赚钱。你作为一个女人,就不要再太辛苦了,在家好生带着两个孩子,搞好家里卫生,老公回家有热饭热菜就行了。”但小时候穷怕了苦怕了的枣花,总想着要先把外面的东西搞到手,弄到家了才算是自己的了,才可以安心睡觉,这一点,她无法改变了。


  枣花曾经在回娘家看父亲,路过娘家队上一邻居家时,被热情的邻居一把拖过去。


  邻居大娘麻利地打来一盆洗脸水,要枣花先洗个脸,枣花不从,说快回家了,不用洗。


  大娘干脆说:“你看你总天风风火火的,还是在娘家一样的劳碌命呀。洗干净脸,把你鸡窝一样的头发整理一下,能耽误了你多少时间。”


  枣花顺从地认认真真洗了一次脸,一大盆洗脸水顿时成了碳黑色,把头发梳理后,邻居说:“换样子了!”


  马景涛是个挺爱卫生的男人,这一点可以和枣花互相取长补短了。


  在枣花家安家了的马景涛,次日就换上一身出工服,田里土里忙个不亦乐乎。中午收工后,顺手就操起扫把,把家门口里里外外扫个遍,更难能可贵的是马景涛找来水桶,把家里的桌子,椅子,全搬到地坪里,冲洗起来,拿着小铲子,把那些斑斑劣迹铲除干净,羡煞了多少旁人。


  小翠说:“马景涛前世该了枣花的,这世是来还债的。”


  七


  马景涛的好枣花说不尽。


  枣花知道她这次没看走眼。马景涛也心甘情愿听枣花调遣。


  枣花家所有的男人活,马景涛都给她扛着,枣花的大姨妈来了,马景涛不让枣花沾生水,他让她养着,马景涛说,枣花这辈子的命太苦,他来了,他就要让她幸福,让她享福,让她觉得做他的女人值得。枣花喜欢自己这样被马景涛宠着。


  女儿在外地打工,不用操太多心,儿子在身边渐渐长大,却好似一匹难以驯服的野马。


  作为继父的马景涛,也曾经苦苦劝诫了孩子几次,孩子却对他视若旁人,总也亲近不起来。加上枣花护子心切,马景涛可算是法力无边也难施展神功了,也就作罢,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说多了,孩子不高兴,枣花也不高兴。儿子胜伢子没有了父亲的管教,一天天不是学校老师喊家长去,就是邻居来告状的,末了,干脆与一些社会上没有读书的一班小兄弟打成一片,混网吧。


  除了因为儿子的事不愉快,枣花每天都因为马景涛的勤劳肯干,善解人意而高兴。期间马景涛对经济的支配权也完全交给了枣花。


  春节期间,家家户户热热闹闹,马景涛却同村里几个中年劳力干起了舞龙灯、狮子的活,大清早就出去,半夜才回家。回家后从布袋里抓出一大叠平分来的钞票,除留下10来块零花钱给自己花外,其他的都如数上缴,枣花就一边数着钱,一边妩媚地笑。


  枣花不缺钱了,不缺钱的枣花就把钱随便放抽屉里,这给喜欢泡网吧的儿子带来了便利。不经意间,枣花发现家里的钱总是合不上账。后来,注意到,一天少50、100元钱左右是常有的事,枣花知道,那肯定不是马景涛干的。


  问儿子,他说:“没拿,问问你那马景涛吧。”马景涛望着继子,朝枣花无辜地摊开了手。


  儿子上学时,枣花就在网吧里把儿子抓了个正着,儿子坦诚了在家里拿钱的事,望着头上一撮小黄毛的儿子,枣花觉得自己几乎不认识小时候乖巧听话的孩子了。


  有邻居说,正好要征兵了,你孩子身体好,你又管他不着,还不如把它送部队里,让部队给你管着,不然孩子会坏坯子的。枣花听了,睁着眼一眼望着天花板到天亮。


  八


  幸福花儿开,可是好景不常在。


  整天乐得走路都唱小调的枣花却突然有一天成了个病猫。


  五年多来,一直宠着他的马景涛居然有一天,如大象一般轰然倒塌了。一向雄武健壮的马景涛只有十天半个月的光景不怎么爱饭,人就开始消瘦了,枣花连哄带劝地把他带到了医院,一查,整个人就掉进了冰窟窿。化验单上肝癌晚期几个字把枣花直接就打进了18层地狱。


  枣花高一脚低一脚地回到家,把马景涛好生安顿了,并劝慰他,医生说就是胃病,我们慢慢调养就会好的。


  这期间。枣花把自己和马景涛5年来除了生活、人情往来开支外,一起储蓄的6万多块钱很快用了个精光,还动用了原来老公的赔偿金2万多元。经过了几次化疗后的马景涛廋得不成人样,心里也更加清楚了自己的病情。于是坚决不在医院治了,说:“我这死病就是在医院丢钱,我们还是回去好,我想回去。”


  回家后,枣花给马景涛精心调理,尽管枣花这次尽心尽力,却怎么也阻挡不了病魔对马景涛的侵袭。


  多少次枣花抚镜自照,反问自己:我真的是如她们口中所说的有克夫相么?摸着自己粗燥、尖尖的下巴,看看也没有高高凸起的颧骨,枣花想不通,我怎么都不是一副克夫相呀!两个月后,马景涛被抬上了山岗,枣花再一次哭得悲伤难抑,天地动容。从此,枣花发誓,今生再不嫁任何男人。


  九


  儿子整天蓄着一串黄毛在枣花的眼前飘来荡去。


  枣花曾经拿着一把剪刀站在儿子面前,要把那一串儿子自认为很时尚的黄毛剪下来,但牛高马大的儿子让枣花近不了身,并恶狠狠地说:“你剪,你敢剪,你剪了我有你好看的!”


  “逆天了,逆子!望着性格乖戾,顽固不化的孩子,枣花气得捶胸顿足。


  不久,儿子参与了打群架而被抓到派出所去了,枣花找人担保,陪了无数个小心,儿子才被放出来。被放出来的儿子有了一点小小的收敛,但这远远不够。


  适逢部队征兵入伍时间,枣花连续想了两天两夜,还是决定把身边唯一的儿子送去部队锻炼,于是在儿子还没来得及多想的情况下,枣花就替他报了名。然后一路绿灯,儿子顺利入伍。枣花知道,不久的将来,一个雄赳赳,气昂昂,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将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2
青眼



文/田舍郎


  张爸爸,张妈妈和小张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小张长到九岁的时候,被同学胖虎揍了个乌眼青。


  张妈妈第一时间想到找老师和孩子家长解决。


  张爸爸第一时间把张妈妈拦了下来,他说,这种事最好让孩子自己解决,大人越掺合越糟糕。


  九岁大的孩子怎么解决?张妈妈没有听张爸爸的话,在小张的微信班级群里和胖虎妈妈打了招呼,叫胖虎别再欺负他家小张。


  结果第二天,小张被胖虎揍得更厉害。


  张妈妈心疼儿子,感觉不知所措。她教育儿子,如果他再打你,你就打他,打不过就咬,往死里咬。


  张爸爸在第一时间拦住了张妈妈,说她这样教育小张不对,这样只能教育出一名合格的罪犯。


  张妈妈问他要主意。


  张爸爸吸了口烟,一副经验老道的样子,讲话道:“小张同志,这事没别的办法,我们需要忍一忍。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他打你,你打他,他找帮手打你,你也找帮手打他,以暴制暴,后果会很严重。忍字头上一把刀,遇事不忍把祸招。忍是法宝呀,遇事一定要忍。成大事者,都是非常能忍的人,当年韩信忍得胯下之辱,才当了汉朝的开国大将。古人不说了,就说我吧,小时候呢,也经常被人欺负。我就忍着,忍着忍着他们烦了腻了也就不欺负我了。等我步入社会,碰到什么摩擦什么纠纷,我也是忍着,处处让人一步。你看怎么着?虽然没升迁吧,但也混了个好人缘,单位谁不说我老张是好人。不该计较的事不计较,该计较的事也别计较。人家要是打你的左脸,你必须把右脸也贡献出来,这是什么精神?这是什么境界?小张,跟你爸爸学着点儿吧!”


  “什么?不想去上学了?哈哈,小张,你这思想要不得。做天大的事就得受天大的委屈,你这屁大点事用得着这样吗?他为啥揍你?哦,因为铅笔,好,明天上学,你把铅笔给他,爸爸给你买更好的。那啥,我让你妈给你买几块巧克力,明天分给胖虎几块。他吃了你的巧克力,还好意思打你?”


  第三天,平安无事。张爸爸呵呵一笑,对张妈妈说:“你看,事情了了。知道忍的好处了吧。人家圣雄甘地也是忍出来的威信,忍出来的江山。世间的事,也就这么回事。”


  第四天,小张又被胖虎打了。小张说,胖虎还想吃巧克力。张爸爸尴尬地笑了笑:“想吃,给他买!你没和他起冲突吧?嗯嗯,对,这就对了,千万别惹怒他。打了就打了,还能痛多大会儿?咱还是得忍,现在的孩子多凶恶,出事的可不少,咱不能因小失大!小张,加油!”


  第五天,胖虎想要铅笔盒……


  第六天,胖虎想要习题本……


  第七天,胖虎想吃冰激凌……


  第八天,胖虎想要冰激凌和小飞机的转笔刀……


  第九天,胖虎想要冰激凌和光头强同款的玩具枪……


  第十天,胖虎想要冰激凌和遥控小汽车……


  第十一天,胖虎想要冰激凌和学习桌……


  …………


  张爸爸一律不含糊:“给他买,给他买,给他买,给他买……”


  一个月后,胖虎想要套大房子,把他爸爸妈妈接进去住。


  张爸爸头上见了汗,他说:“你看,一听人家胖虎就是个好孩子,知道孝顺父母,让爸爸妈妈住。按说这个条件不过分,咱想方设法也得满足他。可是……咳,你别管了,怎么着吧,把咱这套房子让给他,多大点事?”


  房子可是大事,张妈妈和张爸爸吵起来,最后愣是没满足胖虎这个合理的要求。


  第二天,张家夫妻心里惴惴不安,今天孩子肯定又得挨打。果不其然,小张的俩眼都青了。不过小张兴高采烈,以前的垂头丧气,提心吊胆,自卑懦弱一扫而光,他自豪地说:“我把胖虎打了,打得他求饶。他不要房子了,还说把以前的东西都还给我!”


  张妈妈一把搂住小张,夸小张很棒。


  张爸爸严厉地批评了小张,说他这种行为很可怕,让他很担忧。以暴制暴,恃强凌弱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张妈妈第一次违拗张爸爸的意见,说人家小张做的没错,不惹事,但也不能怕事。还平生第一次骂了张爸爸软蛋。


  “哼,软蛋就软蛋,软蛋不也是蛋吗?”张爸爸对他这个新称呼不以为然,不过他也思考了一个严肃的问题:小时候,如果那次打架自己不是退缩回避,而是打赢了,自己的人生会不会就此不同呢?



3
青色女孩



文/蒋玉巧


  女孩叫李艳梅,她不像别的女孩一样喜欢花红柳绿,却偏爱青色。


  女孩从头到脚都是青色的,衣服、鞋子、袜子、床上的被子都是青色的,她居住的房子也是用青色装饰的,她还在家里养了青色的小草作盆景,弄得别人看她,脸、鼻子以及身上的皮肤无一不是青色的。


  这些倒还罢了,无非是一些外表的东东,绝对对身体不会造成伤害。问题是女孩吃喝也只限于青色,这就导致身体严重营养不足。人瘦得只剩皮包骨,一阵风便会吹走。她的母亲看不下去了,成天在她的耳边唠叨,女儿呀,你不能专吃青色的菜,也得吃一些肉食之类的菜,这样身体才吃得消。她总是笑笑,妈,你看我的身体倍儿棒,伤风感冒都绕道走呢。母亲再说,她就是左耳进右耳出。母亲急了,不管她同不同意,吃饭时总把大鱼大肉往她碗里搛,她不要,母亲就用筷子按住不放手。她的一张脸青得能拧出水,对着母亲没好气地说,如果再强迫我吃大鱼大肉,我立马搬出去住,从此再不回家。母亲叹口气,松了筷子。


  有一次,家里要来客人,母亲要女孩去买一些水果。她倒是大方,买了苹果,桃子,李子等等好几种水果,只不过她挑的全是青色的那种水果。母亲一看直皱眉,青色的水果都是没熟的,涩涩的怎么吃?她白一眼母亲,青色的水果又甜又脆,味道鲜美,营养丰富,哪不好了?一边说一边拿起一个青色的李子,张嘴就咬,一边吃一边还嚷着好吃,真是人间美味。弄得母亲哭笑不得。


  女孩每天下班回家后,迫不及待跑到阳台上,看望那些青色的小草盆景,目光柔情而热烈,痴迷的模样绝不亚于热恋中的女孩。母亲很纳闷,忍不住问她,女儿,那些小草无色无味,有什么好看的?她深情地注视着青草反驳母亲,谁说无色无味,青青的颜色不是颜色么?青草的味道不是味道么?片刻的停留后,她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站起来跟母亲说,妈,青草也并非你想像中的那样,永远只是青色,说不定哪一天,青草还会开出鲜艳的花,结出鲜美的果呢。母亲叹口气,摇摇头走了。


  女孩这么痴迷青色,有人便说她不是神经有问题就是另有隐情。可她怎么看,都是正常人。那么只有第二种可能,青草里面有隐情。为了解开这个谜,有好事者花了大量的时间及精力去研究女孩,终于揭开了她痴爱青色的神秘面纱。


  原来女孩读高中时,跟一个男孩相爱了。可学校明文规定,学生不可以谈恋爱,一旦发现,严惩不贷。于是女孩跟男孩只能偷偷地相爱。有一天晚上,女孩跟男孩坐在校园的青草地上,女孩望着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突然扭过头,看着男孩的眼睛说,听大人说,我们的恋情就像地上的青草,不会开花,更不会结果。男孩一怔,随即搂过女孩,凝视着天上的星星说,梅,请星星为我作证,终有一天,我一定要让地上的这些青草开出美丽的花,结出鲜美的果。女孩的眼睛亮得像天天的星星,眨啊眨,惊喜地问道,真的吗?男孩把女孩搂得更紧,当然是真的,你就等着看美丽的花,吃鲜美的果吧。


  那一刻,女孩便爱上了青色,爱上了青色的小草。男孩读了大学后,去国外深造。临走的那天,男孩跟女孩说,梅,记住那晚我跟你说的话,等着我。


  女孩痴迷青色的谜底一揭开,亲朋好友前来劝她,男孩当年只是随口一说,你怎么可以当真呢?再说,你长这么大,见过青草会开出美丽的花,结出鲜美的果吗?女孩凝视着远方说,我现在是没见过青草会开花结果,可是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一定会看见青草开花结果的。亲朋好友便说她中邪了,青天白日说糊话。她的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没事时,母亲总会跑到阳台,看着那些青草出神。母亲想,她必须保护她的女儿,必须帮女儿实现心愿,让青草开会结果。想着想着,母亲就笑了。


  突然有一天,女孩在阳台上大叫,妈,快来看,快来看呀,青草真的开花了,好漂亮呀。母亲闻声而出,望着青草上那些鲜艳的花喜极而泣。女孩搂着母亲又蹦又跳,妈,我没骗你吧?嗯,嗯,女儿哪能骗妈呢!妈,青草开花之后肯定就会结果的!对不对?对!对!肯定会结果。


  女孩正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之中,叮玲玲,叮玲玲门玲猛然响起。女孩趿着拖鞋,跑去开门。门外竟然站着男孩,手里捧着99束玫瑰。




好消息

执手文学

好消息! 大家期待已久的《执手文学》2016年春季刊终于开始邮寄啦!

本书收集了执手天涯文学网站2015年各版块所有积极会员的精品文章和征文获奖作品!

大家一定想看看,究竟是哪些牛人的佳作上了期刊呢?下面小编先上图,大家一张一张看过来哦!!!



先各个角度晒靓照


再看看内页目录



     那么,这么高大上的期刊,每位作者都会有样刊一本寄送到你的手上,并且……并且是免邮费的……你有木有心动?


     最关键的是下面开启的选稿活动,你一定要看清楚。


    《执手文学》2016年秋季刊正在火热选稿中,希望更多的文学爱好者入驻执手,成为其中一员精英,成为期刊作者之一……


     我还有一句话,让我说完再撤……


欢迎广大的执手会员订阅收藏,每本39元(包邮费)。


购书请关注以下微信号。



荷池仙子微信号:yesornoxz
多谢加关注




公告通知


《关于微信平台作品的奖励方案》


被推荐刊发在为平台的作品,期望作者朋友们努力进行传播。为此,执手天涯网管委会经过严谨的研究,决定对微平台作品进行如下的奖励措施。

1、按作品的阅读量计算奖励,细则如下:



2、关于微平台的打赏统计与分配方案,细则如下:


①、微平台打赏在每月30日晚12点截止,本平台后台作统计,下一月的3--10日统一发放稿酬,超过一周不领者,视为自动放弃。


②、对于选入微平台的作品,除了获得以上的稿件津贴,阅读量奖励外,还根据该作者作品的微信打赏数额,按照五五分成,一半给作者,一半留作微平台的管理费用。


③、跨月的作品打赏顺延至下个月发放,请作者及时联系执手天涯网蜻蜓点荷。


3.本活动最终解释权归执手天涯网所有,本奖励方案属于试运行阶段,如有征文投票活动另行通知!





本文荐稿编辑:藏北蓝


本文制作:清幽



欢迎扫码关注执手天涯网微信平台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