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如何光明正大的不要脸----说说警察的官腔

烧伤超人阿宝2018-06-14 11:17:45

如果我为你个问题:西门庆和武松是不是好朋友?你会不会觉得我脑子有病。

可是你还真别说,虽然这两人最后闹到你死我活的,但是两人之前很可能不仅关系不错,还一起称兄道弟分赃发财也说不定。

武松和西门庆,一个是当地的刑警队大队长,一个是当地通吃黑白两道的黑社会老大。

《水浒》里面是这样介绍西门庆的:原来只是阳谷县一个破落户财主,就县前开着个生药铺。从小也是一个奸诈的人,使得些好拳棒。近来暴发迹,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放刁把滥,说事过钱,排陷官吏。

也就是说,西门庆和武松,都在县政府工作,一个是刑警队大队长,负责抓捕罪犯,一个则是专门与人说事儿过钱。二者之间,怎么可能没有交集。

事实上,武松从来不是个洁身自好的警察。

他后来参与黑社会争地盘,醉打蒋门神替施恩夺回快活林后,被张都监纳入帐下,经常收受贿赂。《水浒》原话说:但是人有些公事来央浼他的,武松对都监相公说了,无有不依。外人俱送些金银、财帛、缎匹等件。

一个喜欢收受贿赂的刑警队大队长,和一个在衙门里替人说事过钱的黑社会老大,要说没有交集没有交情没有金钱往来不称兄道弟,你信吗?

所以,武松肯定是认识西门庆的,而且关系还不错。



古往今来任何一个地方,如果黑社会发展壮大,那么几乎可以肯定当地的警察系统已经彻底沦陷。每一个黑社会老大的后面,都少不了为老大负重前行的警察。

然而武松做梦也想不到的是,西门庆这个黑社会老大,其实根本没把他放眼里。西门庆看上了潘金莲,就毫不犹豫的下手毒死了武大郎---县刑警队大队长的亲哥哥。

说白了,西门庆这样的黑社会老大,虽然和武松这样的警察称兄道弟,但内心里无非把他当成需要花点钱喂养的狗而已,哪里会真和你有什么交情。

很多警察有种错觉,以为黑社会对自己恭恭敬敬,自己才是老大,自己比黑社会牛比。其实,一旦黑社会势力发展到一定程度,就必定会反客为主控制当地执法部门,把警察机构变成对自己百依百顺的走狗。

作为一个资历比较浅的新人,武警官心甘情愿的为西门庆老大当起了走狗。

但是,做走狗也是 有底线的。

亲哥哥被杀,武松忍不了。于是收集了人证物证,去知县,也就是县公安局局长那里去报案。

大家注意:这是堂堂县刑警队大队长的亲哥哥被杀,在有人证物证书证的前提下,刑警队大队长亲自报案。

然而,这件事儿却被黑社会老大西门庆轻而易举的摆平了。面对自己刑警大队长的血海深仇,公安局根本连案子都没有立。

公安局长真的是贪图西门庆的那点贿赂?也未必。

问题是,当黑社会势力发展到一定的程度,便已经反客为主,警方除了助纣为虐分一杯羹之外,即使想奋起反抗,也已经没有能力了。如果不顺从西门庆,局长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未必安全。

就这样,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刑警队大队长的亲哥哥被杀,刑警队大队长带着证据报案竟然不予立案。而且这个刑警队大队长还是公安局长的心腹,刚刚辛辛苦苦帮着局长把这几年贪赃枉法积攒的钱押运到东京行贿打点谋求升迁。



不予立案,又必须得给出一个合理的理由。

很难吗?一点都不难。

下面我们就会见识中国几千年官场文化的精华,被所有成熟官员使用的炉火纯青的专业技能,确保官员可以光明正大不要脸的不二法门:打官腔!

为了大家能深刻理解官腔文化,我先把书中这段原文照录:


“次日早晨,武松在厅上告禀,催逼知县拿人。谁想这官人贪图贿赂,回出骨殖并银子来,说道:“武松,你休听外人挑拨你和西门庆做对头。这件事不明白,难以对理。圣人云:‘经目之事,犹恐未真;背后之言,岂能全信?’不可一时造次。”狱吏便道:“都头,但凡人命之事,须要尸、伤、病、物、踪五件事全,方可推问得。”武松道:“既然相公不准所告,且却又理会。”收了银子和骨殖,再付与何九叔收了,下厅来到自己房内,叫土兵安排饭食与何九叔同郓哥吃,“留在房里相等一等,我去便来也。”


这里面,有两个人在和武松打官腔,一个是阳谷县县长兼公安局长,一个是狱吏。

县长兼公安局长的官腔是政治官腔,高屋建瓴,大气磅礴,一张嘴就把圣人摆出来,给自己的作为找到理论依据和政治依据,让武松难以反驳。

       圣人这么说过吗?可能说过。

       可圣人说这话的时候,是准备让你这么用的么?圣人要知道你把这话这么用,还特么不气的从坟墓里爬出来抽你耳光。

       这种高屋建瓴的官腔,我们在现实中也经常听到。

       医生被医闹打了,报了警,警察经常会和颜悦色的教育你:现在建设和谐社会,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不要为你这点小事影响社会稳定,赶紧和解了吧。

       对比一下公安局长对武松说的“圣人云“,是不是惟妙惟肖,形神兼似?

       是不是一样高屋建瓴大气磅礴?是不是体现了发言者极高的理论水平和政治素养?

       可是,中央建设和谐社会的理论是让你用来枉法渎职的?中央维护社会稳定的要求是让你用来包庇罪犯的?



       今年二月,南华附二院,以退伍老兵谭某为首的医闹集团,打伤医院员工,在医院大厅里放鞭炮,炸跑工作的医务人员和就医的患者,砸了会议室,围堵医院大门,游行市委市政府。政府最终逼迫医院在没有进行医疗鉴定的前提下赔40余万。

       有关领导说:为了社会稳定。

       今年3月12号,衡东县医院,1名76岁老年患者早七点送急救,胸闷气喘多年,肺气肿肺大泡慢性阻塞性肺。20多岁的年轻女医生单雅琴接诊后全力抢救,9点15分抢救无效死亡,9点20分开闹。年轻的女医生几次逃跑被拽回,遭围住殴打。整个过程被全部录下,铁证如山。

       而打人者不仅至今未受任何处分,南华医闹事件头目谭某竟然再次率领当地医闹集团打砸威胁医院。

       据说,之所以打人者未受任何处理,之所以医闹集团首脑至今无人敢追究。也是为了“社会稳定”。

       为了社会稳定。高屋建瓴大气磅礴,充分展示了警方和当地领导高超的理论素养和政治素养。

       不过,维护社会稳定这一最高指示,是用来纵容违法包庇犯罪的么?

到底是为了社会稳定,还是不敢得罪西门庆这个黑社会老大?请当地警方和政府领导问问自己的良心。



       局长给武松打的是政治官腔,而狱吏给武松打的则是技术官腔。这个官腔没有政治官腔那么高屋建瓴,却也是高明之极。

       如果说,政治官腔还不算太难反驳的话,技术官腔却是极难对付,因为他有专业门槛在里面。作为外行人,很难搞清楚里面的门道,就算觉得不对劲,也不知道从何驳起。

       狱吏说:凡人命之事,须要尸、伤、病、物、踪五件事全,方可推问得。

这话对不对?

当然对,但是他巧妙的偷换了概念和规则适用范围。人命案子,尸伤病物踪这是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后需要去调查的东西,却不是报案者需要提供的东西,更不是立案的前提。

这个巧妙的技术官腔,把一句正确的话,放到一个不正确的程序环节,堵死了武松依法伸冤的途径。



这样的技术官腔现在有没有?

有,而且非常常见!

面对医闹行为,警方经常打的技术官腔有两个。

一个是:警方不宜过多介入医疗纠纷。

第二个是:群体事件的处理需要服从上级命令。


我们分别分析一下。

 

官腔的诀窍,就是模糊和偷换概念,或者模糊规则的适用范围和边界,拿正确的理论掩护错误的做法。


狱吏的官腔,把定案的要求,偷换成立案的要求,达到了欺骗武松不予立案的目的。

而部分警察则经常用官腔,把“违法行为”,偷换成“医疗纠纷”,达到敷衍医务人员为自己不作为辩解的目的。

很多警察说:医疗纠纷有技术门槛,警察难以鉴定对错,在这种情况下,警察不能无原则的站在医生一边。

这话对不对?当然对!

可是,医生什么时候要求你鉴定医疗纠纷了?

借了钱不还,我来讨债,这叫纠纷。因为债务纠纷去把别人家砸了,把别人家孩子绑架了甚至砍死了,这叫违法犯罪。

对医疗后果不能接受,对医疗有疑问,走法律程序依法讨公道,这叫医疗纠纷。

不接受医疗鉴定,不肯走法律程序,围堵医院,殴打辱骂医务人员,在医院摆花圈设灵堂,甚至砍杀医务人员,这叫违法犯罪。

医务人员要求警方处理的,不是医疗纠纷,是违法犯罪。是要求警方阻止和惩戒违法犯罪行为,让对方回到法律轨道依法解决医疗纠纷。

这个逻辑很难理解么?我觉得不难。

但是我们的很多警察同志就是如同祥林嫂一般反反复复絮絮叨叨强调自己不能介入医疗纠纷。这是真傻?还是在故意打官腔敷衍?

潍坊纱布门事件,产妇赖在医院不走。警察一脸无辜的说:我们也没能力鉴定,不知道她有病没病,不知道她可不可以出院啊?

需要你们鉴定么?

逻辑很简单:如果她没病,应该出院。如果她有病而这家医院没有能力治疗,那就更应该出院另寻高明啊。你天天病的要死要活却非要赖在一个查不出你什么病的医院干嘛?

把违法犯罪,偷换成医疗纠纷,然后以技术门槛为由规避责任为自己的不作为辩解,这是警察经常用的第一个技术官腔。



再说一下第二个技术官腔。

警察是纪律部队,群体事件的处理要服从上级命令,上级没有命令我们无法采取行动。这是很多警察常用的辩解,他们表示,自己其实非常的嫉恶如仇,恨不得飞身上前维护医务人员人身安全,但是碍于“上级”命令,只能含恨观望。

而当你问他这个逼迫他坐视医务人员被伤害的“上级”到底是哪个,却往往没有结果。打死也不说,理由呢,还是那句“警察是纪律部队”。

警察嘴里的“上级”,和报道里面的“有关部门”一样,都是很神奇的存在。看不见,摸不着,没有任何具体的指向,却承担了所有的责任和黑锅。

其实,这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官腔。


这个官腔的要点,同样是通过偷换概念,用正确的话,掩护错误的事。

群体事件,和群体犯罪,是两码事。

中国这些年,社会发展的成就举世瞩目,但也确实产生和积累了一些社会矛盾。这些矛盾有时候会激化成群众集体上访等群体事件。这些事件的当事人,并没有严重的违法行为和社会危害性,本质上仍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所以政府在处理的时候肯定是尽量避免激化矛盾。警方在参与此类事件处理的时候,只能努力维持秩序,不得擅自动用武力。

       像衡阳斯巴达三百老兵这种具备黑社会性质的医闹集团,聚众闹事,围堵打砸医院,伤害医务人员。这根本不是什么群体事件,而是群体犯罪,团伙犯罪。

       群体事件,是人民内部矛盾。暴力犯罪,是敌我矛盾。

       人民内部矛盾,要坚决避免使用暴力。而敌我矛盾,必须在第一时间予以严厉打击。

       混淆团伙犯罪和普通群体事件的区别,把恶性医闹事件偷换成不具备社会危害性的普通群体事件,进而为自己的渎职和不作为打掩护,这是一种非常无耻的行为。



       2005年,福建南平,数十人持棍棒和管制刀具在医院哪进行暴力打砸并砍杀医务人员,造成10余名医务人员不同程度受伤。其中一人身中6刀,深达脊柱,并发骨折。在患者砍杀医生时,防暴警察早已经到场。但是当时的录像表明,这些警察什么都没做。一位参加任务的警察说,我们站着不动,等命令,盾牌都贴身放置。

    我大南平警察威武!


       2002年,也是衡阳,300多名医闹聚众凌辱殴打主治医生袁小平等医务人员,逼迫袁医生抱着尸体游街示众。出事后,远方多次求助警方,而我们的警察呢?

       先是石鼓区公安分局110出警大队副队长带着两名民警赶到现场,一看家属人多,对家属简单劝了几句之后,溜了。

       2个小时后,石鼓区青山分局青山街派出所教导员政治教导员李小平带着警察赶到,此时袁医生正被暴徒胁迫抱着尸体游街示众。李教导员见状,不是积极和医院保卫人员一起控制事态,而是跑到一边开始打电话向上级汇报,一汇报就是30多分钟。增援警力赶来后,依然没有采取任何行之有效的措施解救医生,最后是50多个实习生看不下去了,闯到暴徒群中把袁医生解救了出来。

       警察在一边围观,学生冲进去救人。

我大衡阳警察威武!




       警察同志说:我们要服从指挥,我们等待上级命令。

       服从你妈逼的指挥,等待你妈逼的命令!

       难道所有的警察守则,所有的执法条例,所有的警察职业道德和操守,不都要求你在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

       那些声称警察是纪律部队必须服从命令的警察,请你站出来明确告诉我:中国的那条法律法规,那条行政规章,哪个红头文件,哪个上级命令,要求你必须在人民群众被暴徒砍杀的时候,全副武装的在一旁看着不动?要求你必须先汇报请示,等到上级明确指示才能去救人?

       那些声称擅自行动会面临严重后果的警察,请你站出来明确告诉我:中国的那条法律法规,那条行政规章,哪个红头文件,哪个上级命令,要求对敢于在这种情况下挺身而出保护人民生命安全的警察严加惩处而不是嘉奖鼓励?

       什么上级命令,什么服从指挥,你们不就是怂吗?不就是怕死吗?不就是平时在办公室看着工作证上的血型把自己感动的稀里哗啦,面对犯罪分子的时候却都成了尿裤子的娘炮吗?不就是把自己的无能无耻栽赃给那个虚无缥缈的“上级”,栽赃给体制和政府吗?



       面对局长和狱吏的官腔,武松没有闹,只是淡淡的说:“既然相公不准所告,且却又理会”。

       西门庆得知武松告状被拒,应该是很高兴的,因为他不久就带着相好的去鸳鸯楼喝酒了。

       然而事实证明,他高兴错了。

       他稍微聪明一点的话,就应该明白:武松没有在公安局领导面前哭闹,其实是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很多公安系统的领导,对医疗行业的种种批评和指责不胜其烦,甚至想方设法堵批评者的嘴。

       其实,医生还肯呼吁,还肯批评,还肯声泪俱下的求你们,还肯和你们情绪激动的讲道理,还肯一次次反复请你们依法维护医务人员的权益,是因为他们还相信我们的政府,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警方。

       武松没有吵也没有闹,是因为他已经对法律绝望了,已经不再试图在体制内以合法的方式为自己的哥哥讨回公道了。

       武松是一个可怜人,他有能力有才华,吃得苦受得累,自始至终他一直努力的去做一个好公务员,他努力适应各种体制内的规则和潜规则,努力讨好从阳谷县令到张都监的所有体制内上级领导。

       然而最终,他上了梁山。

       

       我是一个自干五,我对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府,我们的警察队伍,依然满怀希望。

     所以,我才写这样的文章。所以才你删了我再发,你删了我再写。

    哪天你我不写了,不发了。

    就证明我已经绝望了。


       奉法者强,则国强!

       诚哉,斯言!


文章图片均来自网络,不做商业用途,若有版权争议请与作者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