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侯慕雨:特朗普当选总统,美国纠错了,中国怎么办?

慕雨财经2018-06-19 16:38:08


 

近几天,两个新闻头条刷爆朋友圈,一个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一个是埃及镑崩盘。这两个看似毫无关系的事件背后却有玄机隐匿。因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可以说是一种对中国精英阶层的集体冲击波,冲击波波峰凌冽、动荡不宁,所以慕雨今天就想谈谈特朗普入选。

     特朗普入选美国总统,不仅出乎中国精英阶层预料,也出乎中国意见群体的意料,因为华尔街和美国总统角逐的双簧表演在中国知识群体潜意识中已经普遍深入,所以才有中国的富豪们挥笔献金代表华尔街话语权的希拉里,所以才有年轻激情的网红人士大画“希拉里不入选本人将吃土”的自肖像,种种褒贬各异的对希拉里入选的豪赌,是因为中国意见群体已经深刻地意识到了华尔街作为幕后控制人负责收割美国平民乃至全球民众的现实,总统以民主的旗帜感召美国选民,虽然美国选民已经知道选票实际上无用,但是他们依旧对改变现状抱有极高的期望,因为“在造反有理,革命无用”的美国社会,靠自身纠偏和以妥协换“团结”就是最好的选择。于是特朗普横空出世,虽然他不一定是这场政治双簧表演安排的演员,但是却以“屌丝”的激情和直面社会矛盾的勇气获得美国民众层面的广泛号召力。而美国媒体对希拉里和特朗普100:1的支持率,充分地展现了代表精英的舆论工具和普罗众生的真实舆情之间的差距。

    特朗普无所顾忌地挑战美国政治的正确性,说出了很多民众敢想敢说而不敢做的心声,他不止一次放出豪言,要干掉华尔街,作为一名自费出战的富豪候选人,又自称自己不缺钱,所以不会拿华尔街的捐款,不会给华尔街办事,特朗普说:“华尔街已经通过政治献金完全控制了杰布和希拉里以及其他那些候选人,我的竞选是自费的。我只对美国人民负责。”试想,作为一名隐忍被动又无从发泄的美国平民,有人敢于举起义旗替已行道且已登上总统候选人的舞台,不选特朗普,岂不是和自己作对?

    一个极品富豪要为全体美国中下阶层代言,美国社会要自我纠偏了吗?美国社会这种“自纠偏”能力极大地鼓舞了中国的民主人士,同时象一个晴天霹雳惊醒了在中国式迷境中探索的自媒体舆情。如果美国真的可以自我纠偏,全世界各种“民主”与“不民主”的国家都要从此驻足自审,看时代的潮流到底要怎样“淹没”自己。

    中国正处于东西方文化、中美战略阶段,美国社会如果真的能够以自我纠偏的方式走向良政,中国也许需要反省在大一统的“儒家执政”体系中牺牲掉了的底层民众权益。但是,当你带着极大的兴趣回过头来看特朗普的执政主张时,却是一盆凉水从头浇到尾,你发现——这种只需“动口”而无需“动手”就能获得大量选票登上总统宝座的手段或者是说“策略”,是多么地经不起推敲:

     以废除遗产税和大幅降低企业所得税的措施来纠偏1%99%严重偏离的经济关系,你怎么理解这其中的逻辑?

     把个人所得税从当前的七档调至12%25%33%三档,但是这项“普惠”的减税政策被质疑只有年收入41万美元以上的家庭才有希望享受,这如何来体现特朗普普罗众生的大众立场?

     抨击现任的奥巴马政府,高举“美国主义”以替代“全球主义”新招牌,将美国利益放在更高的位置孤立于已经形成事实的全体一体化经济,虽然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考虑重新谈判美国已经执行了将近20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但是全球化的发起和推动者是美国,美元在日益与商品经济脱离关系的今天,依旧在全球贸易与服务结算体系中占到60%以上的份额,美国要自我利益第一的“孤立”发展,只会引起全球市场的大地震和全球经济的狂风暴雨!看看美元“孤立”升值引发的全球货币风暴吧:尼日利亚货币崩溃、蒙古国货币崩溃、巴西货币崩溃、委内瑞拉货币崩溃、阿塞拜疆货币崩溃、阿根廷货币崩溃、津巴布韦货币崩溃,然后是近些天的埃及镑崩溃。特朗普一边降低姿态,表示要与其他国家和谐相处,一边却要展开强势美元的征途之旅,在慕雨看来,这种微笑征战姿态和步履,不过是为美国点响又一轮货币崩溃的鞭炮声铺设的一派花团锦绣的背景。

    只有加大基础设施投入、带动就业才是能解决美国“锈带”危机的有效途径,但是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大量的投入,这些投入从哪里出?让人关注的是,从1980年开始,美国总债务(不仅仅是国债)GDP的比重连续攀升了近30年,从163%飙升到2008年前后的370%。而到2015年前后,美国在经济整体不振,债务增长远大于GDP增长的情况下债务比率却下降到270%。特朗普一边要加大基础设施投入,一边要减免美国富豪的遗产税和企业所得税,请问,钱从哪来?全世界哪些经济体将不得不为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买单?如果不买单那后果是什么?将伊拉克砸碎、将阿富汗捣毁、将本拉登击毙,这是共和党人的杰作,那么,作为又一个共和党代表特朗普,下一步铁靴将踩向哪里?

    “为穷人说话”赢得选票,“替富人办事”坐稳殿堂,美国政界是全世界政治哲理和政治经验的楷模和典范,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团队成员来自对冲基金、地产、石油、烟草、钢铁、银行等行业,是亿万富豪嘉年华和俱乐部,特朗普的个人生活也极致到经典,三任夫人均是“艺术典范”,首任夫人伊万娜与特朗普风雨同舟共创事业13年,仅仅得到特朗普集团的2500万美元“财产分割”,体现了美国法律和美国社会给予富人的充分特权。让一个享有充分富人特权的亿万富豪为平民代言,从清醒的美国民众的角度来看,除了欺骗没有其他,所以游行、示威、放火就是美国社会再次分裂的又一征兆。而从清醒的世界民众角度看,风声鹤唳的美国总统之选不过是给予全世界如惊弓之鸟般民众的一点冷幽默,谁能当选,只表示全世界平民挨宰受害的程度轻重而已,而无缘舒口长气,阐发“天降大任于斯人”的感慨。

    美国利益第一,美国化代替全球化,为解决美国就业而大兴基础设施建设和引流美国制造业回归,特朗普的一系列经济主张在主政期间将形成措施,必然加剧全世界经济寒流的袭扰、制造国际动荡和纷争。虽然美国会在政治和军事上怀柔低沉,但是这种怀柔低沉的代价是巨大的,因为全世界人民为保安宁,将不得不奉上沉甸甸的祭品!

    历时一年的美国总统之选终于完美地画上了句号,剧情跌宕起伏、剧尾出人意料,当美国已经不再仅仅是美国,当全世界都被美国卷进了“一体化”的浪潮,当中国经济已经深陷到美国浪潮中正在艰难转型,美国新总统上任了,可能在温柔的笑脸中奉上尖锐的冰刀,中国做好准备了吗?中国要怎么办?

注:本文已经在“侯慕雨视野”公众号首发,本文是经过修订后的再次发布。请同时关注个人公众号“侯慕雨视野”,将在空闲时间对大家关注的时事问题做兴趣阐释。文章如能引起你共鸣请转发,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