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美文鉴读:千年屋

平江电视台2018-06-12 16:32:02

我们这里给老人生前砌坟墓叫造“千年屋”。2011年的三月底,母亲的千年屋经过三个月的修建,终于竣工了。清明节这天,我们兄弟姊妹亲戚朋友都赶回老屋,替母亲的千年屋扶石立碑,在乡下这个仪式是很重要的,要鸣炮点香,烧纸祭祀,场面很是庄重。


母亲八十有余了,早应该造千年屋了,要是母亲过世了还没建好生茔,我们这里的风俗是要被人笑话的。特别是我们兄弟姊妹多,更要被邻舍族里说闲话,视为对长辈的最大不孝。

母亲的千年屋砌好了,我们子辈终于放下心了。竣工的这天,腿脚不便的母亲硬要去坟场看看。她是很高兴去的,脸上满是欣慰。她的千年屋同去世的父亲的坟墓建在一起,墓前松柏青翠,周围群山环绕,确是母亲将来长住的好地方。


鞭炮轰鸣,冥纸飞扬,母亲眼望远山,思绪仿佛又回到了昨天……


1976年的冬天,母亲45岁,生日那天她早早起床,安置好病重的父亲,然后下地干活。临回家的时候,她不小心扭伤了腿,一个不祥的念头袭上她的心头,她慌忙火急往家往,正碰上满眼泪水的二哥来找她,说父亲去世了。

父亲把七个尚不懂事的崽女抛给她,母亲呆了!傻了!

父亲虽然长年体弱多病,身体轻飘得像片落叶,可他毕竟是家里的主心骨啊。打从母亲18岁嫁给父亲起,他就是一个病身子,不能帮她一点忙。父亲每月23.5元的工资,全家9口要吃饭,生活的重担,不得不落到母亲的肩上。那时候,到生产队出工,虽然累点、苦点,可是毕竟有父亲的安慰,往后一人支撑,全家的日子怎样熬啊?!

母亲的伤腿半年才好。这半年,她拖着伤腿白天下地干活,晚上回家还有一大堆家务等着她。她每天都要忙到夜深人静,个中的艰辛只有她自己知道。母亲的黑发操白了,身体累垮了,好心人劝她改嫁或招个男人,她都默不答声。母亲有她的想法:改嫁?七个崽女谁来管!那时候,兄弟姊妹都在念书,都不能帮她多少忙。这些母亲还不愁,自己咬咬牙总能过去。愁的是钱。这么多崽女念书,学费哪来?倔强的母亲不想借债,她帮人家打短工,挣一点钱,自己喂几只老母鸡下蛋,换一点钱。惨淡生活,自己苦撑着。恢复高考的时候,大哥考上了大学,其他崽女都学有所成,母亲脸上才露出难得的笑容。


晚年的母亲照理该享几天清福,城里的儿子们也三番五次接她去住,但她住不了两天又回到乡下,不知是惦挂着她下蛋的老母鸡?还是不舍离开老屋,怕去世的父亲寂寞没人陪?

在自己的千年屋前,母亲久久不愿离去。父亲离开她30年了,他们在天国相聚的日子还有多远?母亲对死看得很淡,她老人家经常说,她这一生虽然苦点,也算值了,就是明天去了也闭眼了。母亲的千年屋同父亲的一起,就建在老屋后面的山上,离家很近的,您将来百年之后很方便回家的……

2012年12月17日,母亲的千年屋建好不到两年,她老人家就去了。四天后,她乔迁新居……


来源:平江广播电视台  曾昭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