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生活在繁复的人世间,大约每个人都想有个这样的树洞吧|多识草木之名·红枫

莲城隐晖室2018-04-15 14:07:25


1

单位附近的公园里,闲时总有一些公公娭毑,在草地里捡拾什么。春天里采摘蒿子做粑粑,夏季里偷偷拔笋子炒菜吃,到了秋冬季,便弯腰捡拾散落一地的枫树球。枫球是一种药引子,祛风湿,他们忙着捡拾,弄回去洗澡、泡脚。

大约是2013年春季吧,正是油菜花开的时候,提子到湘乡市壶天镇采访。壶田镇位于湘潭、长沙、娄底三市的交界处,偏居湘乡一隅。湘潭市区方向的人,往往先到娄底,再去往这儿。因为地处偏远,古镇古街的古建筑群和青石板路,被大量存留下来。

 壶天镇的西北隅,南岳坪村位于那儿。村最北端有座山,名为佛祖山。山上有座月霞寺,寺内种有楠木。沿路,桃红梨白,映山红不时掠过,也有各种不知名的花。相比之下,山寺桃花早已开甚,花落尽,只剩满树绿叶。沿途,也路过静谧的合东水库。

静谧的合东水库,图为方阳航拍。

合东水库可能将修建环湖自行车赛道这令人期待。图为方阳航拍。

合东水库一隅,有如海岸线。图为方阳航拍。

让提子印象深刻的,佛祖山下有一棵四百年的枫树,背靠淙淙溪水,前有一方大塘。枫球球被风吹落,地上、溪边,到处都是。枫球被风吹落,掉在水泥公路和溪边,很多村民忙着捡拾。枫球球圆滚滚的,刺很硬,扎手。

春分刚过,老树的新叶长出来了,很细小,在风中婆娑。挨近地面,有一枝断掉了,像个巨大的瘤。通过枝叶望向天空,树最顶端也有个瘤。一位路人说,风吹断枝桠,便会长出新的枝桠,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这样。

但这颗枫树让人见了就不会忘的原因,在于古枫朝向路边一侧的树洞。最先看到的是树洞,而不是树,提子觉得,这和王家卫有关。它像一只巨大的眼,观览周遭的一切。树洞里,有人们祭祀后留下的鞭炮碎屑。当地一个制作特色红薯粉的壮汉,有160斤重,16高,很轻松就钻进去了。

大伙在树下寒暄,过来一个拄拐杖的老人,一问,86岁了。她叫傅举娥。她的娘家离这儿很近。没出嫁前,她便经常来树下捡枫球球。在她的印象中,那时的树和现在一样大。

路过的人都停下来,谈论这棵树的前世今生。它在风中看着,而人们终究只是过客,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某个时段享受它的恩泽,另一时段,也终将失去。

古枫不属于任何人,也属于任何人。

临行前,提子与古树告别,宛如永不会失去联络的朋友。后来,提子了解到,佛祖山下,这样超过400年的古树,共有8棵。庆幸的是,这些树都受到了国家重点保护。


湘乡市壶天镇南岳坪村,8棵400多年树龄的红枫之一。


传说中的树洞。

 2

时隔三年,上上周,提子又去壶天采访。午饭后,特意带同行记者去看树洞。让提子欢喜的是,满树的红枫,在阳光下绚烂不已。人站在树下,且听风吟,自带韩剧风。

这一次,提子斗胆钻进了树洞。洞门窄,但容积不小。提子在树洞内站起来,才发现树洞很高,有两个提子这么高。黑乎乎的树洞内,现出树木的纹理来。树洞的另一侧,原来也有一个小洞,偏小。

身在洞里,姑且换个视角看世界吧。(看图说话,如下。)

洞内黑魆魆一片。

洞窥。
洞里。

洞外。

进洞容易出洞难,提子费了很大劲,才从洞里钻出来。一个娭毑路过,告诉提子,说这里以前供奉土地公公,后来为保护古木,将这些供奉品都搬出来了。但当地人仍将这颗红枫当作神树,觉得它有灵气。

不过,最初这个树洞是怎么形成的,当地人说不上来。许是虫蛀,或是年迈,或是因由别的损伤,经年累月后,树洞形成了,呈现出空心的姿态来。但纵然是空心,它却依然枝繁叶茂,仍由四季轮回,让人不得不感叹生命力的旺盛。

每个人都想有个自己的树洞吧。特定的时候,只想将自己藏起来,蜷缩到一个人的涯地中来。

不过到了现代,树洞有了特别的含义,多半与童话故事《皇帝长了驴耳朵》有关。

据说从前有个国王,长了一对驴耳朵。他精心隐藏这个秘密,但每逢理发时,便被理发师发现。理发师按捺不住,偷偷告诉别人,结果招来杀身之祸。有一个理发师,为了不被砍头,努力隐藏这个秘密,有一天实在憋不住了,就对着大山里的一个树洞说出来这个秘密。结果,这棵树上的叶子,只要放在嘴边一吹,就会发出“国王有驴耳朵”的声音。

就这样,“树洞”这个词语,便有了新的含义:隐藏秘密。

更多的人知晓树洞的隐喻意味,与王家卫的电影《花样年华》有关。当梁朝伟站在那个树洞前,诉说心里话,并用草把树洞封上。从此,他的秘密与过往,都在这里封存。

12月14日,湘潭县锦石乡碧泉村,碧泉潭的后山上,落满了枫叶。离这儿不到200米处,便是曾经的碧泉书院。


生活在繁复的人世间,人们都想有个这样一个树洞吧。豆蔻年华喜欢写日记,将微妙的心思写在日记里,挂上锁,唯恐别人窥见了去。这样的日记本,每天自言自语,相当于是一个树洞。读本科时,心理学教授说,去校园里寻一棵树吧,有什么烦心事,就到它面前诉说。不知道当时有多少同学,这样去做了。

这其实是一种很缄默的状态。法裔华人作家高行健,曾在2000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词《文学的理由》中提及,一个作家倘若想要赢得思想的自由,除了沉默,便是逃亡。高行健的小说,逃亡意味很浓,除了同名的《逃亡》,《灵山》更是将这种作家的自由逃亡状态,叙述到了极致。诺贝尔颁奖词评价他的《灵山》,“精妙的语言,深刻的洞察力”,非常贴切。

多半情况下,要逃离日常的生活境地,并不容易。当然,逃比亡似乎更容易。相比逃亡,沉默显得低调多了,在繁复的人世间也更受用。

人当然不可能时时都处于快乐状态。忧伤的时候,就外出走走,在无人知晓自己的陌生环境,把自己放空,或是遇见一些草木,与他们对话。对提子来说,与草木对话,便是树洞的一种。

愿寻到属于你的树洞。

2016年12月17日20:07:00于莲城·隐晖室


最后,欣赏一组枫树的美图吧。皆为好友方阳摄,拍摄地点多为水府庙水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