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烟花往事

sjxj_世界学习室2018-06-19 12:08:52


  年味,被此起彼伏的鞭炮烟花声重重地渲染而推上高潮,让每一个人都醉倒在这乍暖还寒的初春。如果说白天的春节只有连绵不断的鞭炮炸响在做着轻描淡写,那么年的夜则完全被五彩缤纷的烟花浓妆重抹。


  窗外一声巨雷般的炸响,惊醒疲劳了三百多个日子的灵魂。寻声看时,夜空己是光彩耀动,五颜六色的精灵,随着一阵阵的爆炸声响在夜空中飞舞窜动。满城的烟花声,分不清在哪个方向;满夜空的流彩,分不清来自何方。听到的,只是一声声的巨响,中间夹着嘶嘶的长啸声;看到的,是在巨响和长啸声的做陪下冲向苍穹的点点光芒。这红红的星点光芒,在夜的极尽处忽地炸开,变幻成数量上多少倍于它的彩色光芒,再不断地膨账,最后形成一个个的巨大球环。当你以为自己也将融入这美丽的光环的时候,它又突然间缩小,直至没了影像。真想问,这夜空中漫舞的精灵去了何方?又来自何处?难道真有贪恋人间美景和温情的仙子,抛下朵朵迷人的花环,再乘着它们隐没于人间?

  小屋外的烟花还在不停地歌唱,这欢愉的歌声把我的思绪带回到了少年时光。

  少年多半喜欢过年,因为少不了好吃好喝,更少不了那压岁钱。我的少年,压岁钱只能是一种奢望,直到大姐嫁了人,在省直属国企上班的大姐夫才会在过年时给我二元压岁钱。上世纪的八十年代中后期,二元钱谈不上多,给小孩当零花也只是勉强。就这二元钱,拿去买烟花是不够的,就算那时的物价再低也买不了,因为市场上几乎没有。过年了,没有烟花就只能玩鞭炮,但就是这鞭炮,也要靠母亲精打细算从手工鞭炮加工活中截留出来。

  平常时日,勤劳的母亲会把鞭炮半成品领回家来加工成成品,每天都要做到孩子们进入了梦乡。母亲加工鞭炮时多少会截留点,日积月累积少成多,家里用来过年节的鞭炮也就基本上不用去买了,而且还有零散的十来个小小的鞭炮供孩子们玩。

  过年了,我拿着母亲给的穿着红外衣的小小鞭炮来到河堤上,用点着的香一个个地引燃它们。当引线点着时,拿着鞭炮的右手奋力地朝河面上扔去,不一会儿便“啪”的一声炸响,这声音在没有阻隔的河面上欢快地撒野狂奔,让锦河两岸的人都听得清彻,虽然这声响拿现在来说只相当于蚊子哼哼。这个时候,不知道从河岸的哪处也“啪”的一声响,好像是在和着我这声响似的,让我感觉好像找到了知音知己,高兴得再燃上一个告诉对方我的鞭炮比你的响,也比你的多。就这样,锦河两岸“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此起彼伏,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一会儿上,一会儿下,那是孩子们的对话。尽管不知道彼此处在什么位置也压根就不认识,但却通过这分贝不一的小小鞭炮声共同度过了一个个快乐的春节,也度过了那无忧的少年时光。

  鞭炮玩完了,锦河两旁的鞭炮声却没有结束,那是稍富家庭的孩子继续在“狂欢”。而我,只好到处跑去刚刚放完鞭炮的人家找没有被“报销”的“漏网份子”,实在找不到,就将燃放过的鞭炮从中间掰开让它泄出里面的黑色药粉,再用火柴将这药粉点燃,这些报废了的鞭炮便“咝咝”地吐出火舌来,让快乐又延长了几秒。

  不知何时,外面又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将我的思绪生生地拽了回来。贮立窗前远眺,夜空中又冉冉升起一抹霞光,这霞光直刺茫茫夜空,劈开无尽的黑暗,闪华出无数的光亮,一颗颗,一束束,点点闪闪,熠熠生辉,像无数的星星装点了整个夜空,更像一个个绝艳的精灵在黑暗中傲笑。

  困意袭来,离窗就寝。灵魂深处点燃一许烟火,将心中的黑暗撕碎。

(作者:青灯)


对以上有看法,您有何见解,不妨直接参与我们的评论和讨论,参与评论方法,请直接点击右下方的“写留言。

感谢您的参与!



操作指引

【分享朋友圈】

点击右上角→ 分享到朋友圈→发送

【分享腾讯微博】

点击右上角→ 分享到腾讯微博→ 发送

【查看历史记录】

点击右上角→查看官方账号→查看历史记录

推荐阅读


小贴士


 作者简介 
世界学习室(www.shijiexuei.cn),互联网草根站长、非著名网络讲师、自媒体人。 想了解更多与残疾人相关的信息,请关注世界学习室及世界学习室
微信公众号:weixinshijiexuexi
个人微信/QQ:530761333
投稿请发文章至shijiexuexi@vip.qq.com,稿件保留作者版权信息及一种联系方式。投稿文章类型须和互联网相关,包括不限于微信公众号运营、网站运营、自媒体运营、网赚揭秘、网络技巧等方面。(公众号回复“投稿”查看投稿详情)

喜欢就点赞

爱就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