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元宵节的萝卜灯

散文网2018-06-19 13:17:41

  今天是元宵节,我们幼儿园举行了猜灯谜送灯笼的亲子活动。所有的教室门口、楼道里、操场上,到处挂满了精巧的红红的小灯笼,煞是好看。家长们带着孩子们猜谜语摘灯笼,开心得不得了。忙忙活活一天过去了,回家的路上又看见路两边好多红红的大灯笼-------

  暮然间,我想起小时候过元宵节的情景:在乡下,旧历的正月十五,是小年的最后一天,过完了十五,才算过完了年。所以,这一天也是孩子们心目中较隆重的节日。尤其是吃过晚饭,记得妈妈总给我们找出一些萝卜来,有大的有小的,有红的有绿的。有红红的圆萝卜,有脆脆的“冬瓜青”绿萝卜,也有长长的白萝卜--------长辈们教我们制作萝卜灯——萝卜倒过来砍掉一半,用小勺子在萝卜身上挖洞,如果在上面挖,这样的灯一般只能放在家里,端来端去,但一不小心,热热的油会洒出来,烫在手上,很疼;也可以在整个萝卜的中间挖,挖到萝卜皮薄薄的,里面的洞大大的,倒上花生油,找一根火柴缠上一些棉花丝做灯捻子,点上火,一盏漂亮的萝卜灯就做好了。一般家里总要做好几盏这样那样的萝卜灯。深记得奶奶总是说,端着萝卜灯要先照照自己的眼睛啊,这样的灯照了眼睛会更亮,我们就一盏一盏地去照啊照啊,有时候为了照得近一点,经常会一不小心就要把刘海都给烧灼了,一股头发烧焦的味道;然后奶奶还虔诚地(这个过程不许乱说话,要保持安静)带着我们,端着萝卜灯去照照鸡窝、狗窝,照照牛棚、猪圈,甚至厕所、旮旯--------奶奶说这样照照就能去去晦气新的一年里什么都好,颇有点因为神密而神奇的感觉。再后来,不用奶奶嘱咐每到萝卜灯点起,我们就年年去重复这样的仪式,将家里角角落落照个遍。

  有些灯我们可以提着走,抓着长长的萝卜根就行,也可以在萝卜根部扎上铁丝什么的,然后缠在木棍上提着走,就更神奇了。一群小孩子各自提着自家的萝卜灯说说笑笑地到处串门,去各家炫耀自己的灯,也去看各家各样的灯。那时候很少有烟花燃放,最多有放“提提劲”的。小孩子耐不住心,不等天黑就要燃放,真等天黑了,那好玩的“提提劲”也所剩不多了。萝卜灯点“提提劲”是最来劲的事,手里提着一盏萝卜灯,再拿着一把“提提劲”,边放边点,“提提劲”火头很小,明明灭灭的,在漆黑的夜里,煞是好玩。街上很冷,有三三两两的人在走,一些稀稀落落的鞭炮声,狗叫声,此起彼伏,热闹虽也热闹,但我的印象中总觉得幼小的心中有种莫名的清冷和沉闷。

  玩够了,我们还要守着灯熬夜,看看油灯燃尽了,灯捻子结出个什么样子的“果”来,奶奶就会说,今年“收灯”啊,今年要大丰收呀,你看这一盏好像是收高粱,那一盏好像是收苞米,还有一盏收豆子-------总之今年是个丰收年啊!大家互相比着,互相猜测着,沉浸在幸福的憧憬里;或者奶奶就会说今年不“收灯”啊,灯捻子看起来秃秃的,好像是什么都不收哎,人们就互相叹着气,好像预感到什么不祥的事-------我那时候小,不懂的太多,就跟着大人们去关心“收灯”或着“不收灯”的事,去开心或者郁闷。再后来慢慢长大了,觉得一年的收成好坏与那些猜测和担心其实没什么关系,与灯捻子着完了什么样子一点关系都没有。“收不收灯”也就不太当回事了。

  多少年过去了,那些美好的记忆早已淡若云烟,又仿佛依稀还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