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悦读】腊月年味浓

V观渑池2018-05-15 14:11:27


腊月年味浓

谢子清



过年的日子一天天近了。

遥居山村的母亲,夜里打电话来,一面急切地询问我的归期,一面细细地叙说家里的近况。家中刚刚杀了年猪,二百多斤,膘肥肉实。那可是母亲辛辛苦苦喂了大半年的成果呢。

杀年猪、穿新衣,是小时候过年最令人着迷的两件事。隆冬腊月的时节,乡村里已下过好几场大雪,操持一年的乡邻难得几天清闲,又开始为一个丰硕、美满的新年忙碌起来。

杀猪的匠人这时是最紧俏的。通常是午夜,抑或凌晨,母亲用硕大的铁皮锅烧着水,听着远远近近的杀猪声,不时往灶膛里添进一把干稻草。一会儿,伴随着杀猪匠人的吆喝声、脚步声,锅中的水就沸腾了。

年轻力壮的父亲,早已叫好了邻里的帮手,在白日里悉心打扫出来的院子里候着。待杀猪匠人一招呼,便照着之前商量好的分工,去到猪圈里拉出肥实的年猪来,摁到一张长长宽宽的板凳上。经验老到的杀猪匠人,气定神闲,返身从背篓里提出一把明晃晃的尖刀,对着猪的咽喉猛力刺进去,鲜血一下子就泼开来。猪通常都要嚎叫、挣扎一番,但不一会儿就声消体僵了。

杀猪匠人俨然是个指挥家,在他的带领下,一头猪很快就去皮净肚,变成案板上一块块分割精致、惹人垂涎的猪肉了。

到了晚上,杀过年猪且关系要好的邻居,就会互相宴请,呼朋引伴、热情周到地把大家带到餐桌上,分享丰收的喜悦。大碗的肉、大碟的酒,应和着彼此脸上绽开的笑意,把即将到来的新年修饰得无比祥和、喜庆。

之后,父母就会一边腌制腊肉,一边置办年货。即便日子不宽裕,一家大小的新衣新裤却是绝对不会少的。那些平日里难得吃上的糖果、饮料,也被父母搬回家来,一天天馋着我们。

乡村里的日子将就惯了,但过年绝不马虎。那些外出务工的陆陆续续“回巢”,家家户户磨豆腐、做汤圆,还要扫屋去尘,勤快的人家会将房屋周围都侍弄得干干净净,备好鞭炮、扑克,甚至自己动手扎毽子、做乒乓球拍。万事俱备,专心地候着新年降临。

新年迫近,掐指数着归家的日子,我仿佛嗅到了乡村里那日渐浓郁起来的年味儿。

(作者系重庆市潼南区委干部)


想每天都读到这样的好作品吗?

箴    言

真正地感动我们的,不是天才嘴角那一抹迷之微笑,而是你满脸汗水和泪水,却仍然咬着牙奋力地奔跑。

172期策划:吴天敏  张文  

172期编辑:黄青锋

172期校对:段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