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八旗军--曾经世界最强军队的编制与火器配备

吉祥满族2018-02-01 09:41:47

提示点击上方"吉祥满族"关注微信订阅号:@吉祥满族(微信号:jixiangmanju)满族门户网站、中国满学专委会满文书法研习会门户网站——吉祥满族,2002-2017年


满蒙善野战 汉军利攻坚

清朝自皇太极时代编练汉军八旗,满语乌真超哈,汉语译为重火器兵,从那时起满清就有了成建制的火器部队,当时满洲八旗6万余人,蒙古八旗2万余人,汉军八旗3万余人,八旗军12万人中,火器配备约占4分之1。满蒙八旗基本上都是配弓箭的轻骑兵,汉军八旗则多是鸟枪和红衣炮组成的火器部队,是以满蒙善野战,汉军利攻坚。

全国可用的武装力量约130万人

八旗兵额在扩充到22.5万人后遂成定制。入关后组建的绿营兵最多时达66万,其中战兵(野战军)约30余万,守兵(武警)约20万,水师约6万。乾隆时代又增设藏军3千,以上均为清朝的“经制兵”,即正规军。在最鼎盛时期,帝国常备军的数量约88.8万人。

除了上述正儿八经的皇家军队外,还有以蒙古诸部为主的藩兵约20余万,西藏的唐古特兵2万,西南少数民族的土司兵数万,各省兵备道常设的乡兵(预备役)约10余万。综合全国可动用的武装力量约130万人。

如再加上周边附属国的武装力量,朝鲜军3万,尼泊尔军2万(19世纪,英国已达成向尼泊尔招募山地步兵的协议,但尼泊尔仍然只承认中国为其宗主,并在太平天国时期上书天朝,愿遣兵效力,后为清政府婉拒),缅甸军4万,暹罗军3万,安南军5万(以上是对中国较忠诚和较具战力的藩属,不大忠诚的如哈沙克,阿富汗,浩罕等,没战力的如琉球,苏禄等均不计在此间),则清联邦可动用的战争总兵力达150万。

马戛尔尼来华时,中国官方对其宣称,帝国及势力范围内有180万的武装力量,也算是夸大其词,吓唬英国人的,但使团回去向政府作报告时居然采信这种说法,却是很滑稽的。

言归正传,满蒙八旗入关后每朝都会按一定比例抽调部分官兵改习火器,如护军,亲军,虎枪,善仆(相礼)等营,火枪骑兵均要占据一定比列,前锋营,步军营火枪比例则为半数,康熙时成立的火器营,乾隆时成立的健锐营则全部使用火器,

火器在清军的总兵器库里一直处于较高的配置。乾隆朝以前,由于当时火枪射程和精确度均不如弓箭,是以弓箭是做为八旗满蒙官兵及清军将领的主战武器,而鸟枪则主要是步兵在使用,换句话说,当时大多清军士兵使用的是鸟枪,弓箭是作为骑兵等精锐兵种来配备的,当然,八旗前锋营等近卫骑兵也装备相当数量较为先进的鸟枪(有别于兵丁鸟枪)。

上图是镶黄旗大阅战阵,前排是清一色的火器队列,正中间是镶黄旗鸟枪护军队列,左1是步兵队列,左2是炮兵队列,右1是鸟枪骁骑队列,右2是轻炮兵队列。

当时,八旗军的半数驻防京城,称为驻京八旗,人数为12万。每整编佐领的半数抽调驻防各地,称为驻防八旗,人数为10.5万,驻防八旗分为东三省驻防,畿辅驻防和各省直驻防。

驻京八旗里头分成郎卫和兵卫,郎卫即御前侍卫,乾清门侍卫,三旗大门侍卫和鸾仪卫等高级军官。兵卫即骁骑,步军,护军,前锋,亲军,善仆,虎枪,火器,健锐等营官兵。

八旗主战军种


骁骑营为八旗主战军种,分由满蒙汉24个都统管辖。满蒙骁骑营为配备弓箭的轻骑兵,汉军骁骑营则为鸟枪轻骑兵,汉军每旗附属有枪营,炮营和护炮藤牌营。普通官兵均配备皮胄,绵甲,藤牌营官兵则披虎衣(生物版伪装迷彩服),汉军炮营每旗均装备有100门以上的火炮,其中千斤至万斤以上的将军炮(红衣炮)每旗均在60门以上,而铜炮的数量几占3分之1。全营共3.8万余人。


步军营则采用满蒙汉混编制,鸟枪(火绳枪)5成,弓箭3成,长枪盾牌2成,每13名士兵配备一个拒马,共2.1万余人。由“提督九门巡捕五营步军统领”管辖。另步军统领兼辖驻京巡捕五营的绿营兵1.1万余人。


护军营为满洲蒙古合编的重装骑兵,标准配备为长枪弓箭马刀,钢盔,绵夹钢复合甲和马匹护甲,鸟枪护军占3分之1。共1.5万余人。由8名护军统领管辖。另圆明园护军营6千余人。


前锋营为满蒙八旗混编的侦查骑兵,半数为标准前锋,配备弓箭,半数为鸟枪前锋,配有燧发枪,共1千7百余人,由左右翼前锋统领管辖。


亲军营由上三旗的满蒙官兵内抽取,可穿黄马甲,也是1千7百余人,由6名领侍卫内大臣管辖,与穿黄马褂的侍卫(三品到六品的军官)一同担任天子近卫,配备弓箭和奇枪(后装火绳枪)。


虎枪营和善仆(相礼)营均在满洲上三旗内挑选,相当于现代的陆海空三军仪仗队。虎枪兵600余人,配备弓,弩,双筒火枪,和阿虎枪(特制长枪),在天子狩猎时担任护卫。善礼兵300余人,均为相扑或徒手搏击的好手,上阵的装备也是弓箭和鸟枪,善礼营由掌鸾仪卫大臣管辖。


火器营为康熙年间成立,兵员在满蒙八旗内挑选,全军专习火器,共8千余人,该营全系鸟枪骑兵和轻炮兵,装备的火炮有驮在马背上的抬炮(可发射散弹),在战车上使用的子母炮(后装奇炮,即明代的佛朗机炮),臼炮(即发射开花炮弹的冲天炮,学名威远将军炮)等,主要装备以适用于野战的轻刑火炮为主,机动性较强,也仅为满蒙军的轻型机动火器部队,八旗的重型火炮一直都是汉军骁骑营附属炮营的专利,不在该营列装。


健锐营为乾隆年间创建,由满蒙八旗内挑选,官兵专习鸟枪,每10名士兵配备一架云梯,是以又称“飞虎云梯健锐营”,值得一提的是该营装备有一种适合山地战的组合型火炮“九节炮,”该种火炮可以拆卸组装,便于山地作战。兵额约3千余人。

上图为镶白旗的大阅战阵,前面一排全是火器部队,中间是步兵,右边是炮兵。弓骑兵在火器兵阵后列队。


绿营兵的单兵和轻火器的配备率其实一直高于八旗,原因是八旗以骑兵为主,绿营则步兵居多,当时火枪的精确度,装填速度甚至射程都不比弓箭占优,尤其在马背上更难掌控,是以八旗骑兵如无特殊原因大都配备弓箭,当然骑射技艺是非常难以掌握的,而且拉弓需要超强的体魄,培养一名合格的骑弓手比训练一名合格的火枪手周期要长很多。

清初的绿营兵大多是明军成建制变个番号就过来的,是以一开始时保留了大量的前明装备,这里不得不说一下。明军无论是禁军的三大营,各省的卫所军,还是九边的镇军,中叶以后都是靠火器来作战,单兵火器装备在明军的总兵器库中占4成以上。但明军步骑兵的金属管型火器是炮铳多于火枪,就是以单兵火铳,三眼铳,多管火器迅雷铳为代表。火枪大多为火门枪(与火绳枪相仿,但没有扳机,火绳为速燃状态,和点炮一样操作),火绳枪在明军里属于特战装备,戚继光的步兵曾半数装备过,其余的明军除神机营外,很多只有将领的亲兵卫队才得以装备(明朝武经上说的鸟枪包括火绳枪和火门枪),燧发枪在15世纪的欧洲已然发明,但即使在欧洲也使用得很少,在明军里头更是属于顶级火器,只供少数的将领收藏。

火器


明军的火炮则装备大量的佛朗机炮(欧洲的一种过时的后装火炮,清代叫奇炮或子母炮),佛朗机炮多为二十来斤至三四百斤不等,明朝本土发明的所谓野战重炮一般在五六百斤左右,一千斤以上的很少。后来引进的红夷大炮最重的为3600斤,本土仿制改良后最重不超过5000斤(同时西方最重的长管重炮为7千磅,合约6千多斤),炮弹为实心葡萄弹,散弹在小型火炮上(如虎蹲炮)有使用,榴弹(开花弹)在火炮上使用较少,一般用在抛石机或步兵手雷上。明朝的火炮由于冶炼技术问题,很多火炮平均连续发6-7炮,就会出现炮身过热的情况,如不立即冷却处理(用水或用尿)就要等上1个小时才能装药,炮身以生铁所铸,普遍蜂窝过多,装足药量很容易炸膛,是以一般装药只能达实际药量的7-8成。

明军火器种类繁多,而且质量又不甚稳定,是以除了少量质量较好的红衣炮外,绝大部分火器在康熙年间已然淘汰换装。清三代时期的火器制造技术和工艺上已远远的超过明朝,康熙时的威远将军炮在试放时连发30炮,炮身尚无异样,而且清代运用的失蜡法,可以铸造出铜炮,钢炮,铁质铜芯炮,吨位和机动性,射程和精确度都比明朝的有较大的提高,当然由于中国本身传统技术传承的原因,不同的工匠,不同地域,造出来的火器也是千差万别,有的极好,有的却极烂。

清朝时的鸟枪绝大部分为火绳枪,明军用得最多的火门枪已基本绝迹。火炮数量大约每百名士兵配备一门,但由于城堡分防过多,拘泥于分兵把守之故,火炮之多常常又超出建制,如登州绿营游击所辖营兵,区区500多人居然装备子母炮、威远炮、铁喊炮、劈山炮、抬炮、行营炮等各式火炮达30多门,注意,该营不是炮兵。

按乾隆年的建制,绿营无论标协营汛,守兵(武警)鸟枪配备4成,绿营战兵(野战军)配备5成,沿海水师配备6成,乾隆年间征讨大小金川,数万绿营步兵里头鸟枪居然占到8成,这已是冷热兵器混用时代火器所占的最高比例了。清军又特别好逸恶劳,大量的私下改制式弓箭为鸟枪,是以清军各省绿营无论是何兵种,鸟枪数量到鸦片战争时已普遍达6成以上。

北宋末年就开金属管型火器之先河,元时传入西方,明清大规模运用的冷热兵器作战的方式,明代的五段式射击,清代乾隆以前标准的九进十连环火枪步法,后代国人竟懵然无知,尽笃信国产之影视糟粕,以为我天朝真的以大刀长矛雄霸天下,对此很是无语。





如果您喜欢本文,喜欢满洲文化、老北京文化、满族文化、热爱清史。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分享给您的朋友!

希望广大阅读者可以提供更多原创稿件

投稿邮箱:25531762@qq.com

商务合作事宜请联系

电话:13911539318(同微信)







微信号:吉祥满族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