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不知是谁,还能记得她那些青春的舞步~

丛虫时移事往2018-02-12 16:55:01

有篇以前的博文再发一下吧,大约是十年前写的。

现在想想,其实在那时,我现在小说里的许多片段,已经慢慢酝酿成型。

斯蒂芬金的小说里提到一个词“决堤之口”,

我们中国人比较含蓄,说是“厚积薄发”。

我觉得我的积累不算多厚,但是到了该写的时候,我就要写。

就让我像决堤之口。 






舞啊

 

八十年代的大学生比其他年代更像大学生,七十年代的太沉重,九十年代的太轻松,八十年代的承前启后刚刚好,考研出国都还没成主流,找工作一律等分配。


他们要做的事情很多,读诗写诗,看小说写小说,听台湾民谣,邓丽君刘文正,谈理想谈人生,当然还要跳舞,这是最冠冕堂皇接近异性的好办法,那时没有泡妞勾女一说,女大学生也没跟今天一样动辄成为社会新闻的主角,象牙塔是真正的象牙塔,真正的浪漫就是象牙塔的舞场里,一个男大学生,邂逅了一个女大学生。

 

她进大学时复读过两年,年纪比别人大了一点,她是十里八村第一个大学生,乡亲们给她家披红挂花,放了鞭炮,带着妈妈亲手缝的新被子,来到了大城市读书,风光体面的开始,紧跟着就是所有农村孩子都会有的不适应,跟城市同学磨合,自尊心很受损失。在别人的眼睛里她看到了自己的不好看,身体粗笨壮实,头发乱,眼睛小,没穿过裙子,宿舍里其他的女孩宛如蝴蝶,她是蚂蚁。


第一次去舞会,紧张得浑身冒汗,别人跳的潇洒自如,她如坐针毡。但是那曲子真的很好听啊,那些人跳的那么好看啊,她渐渐入了迷。有人来请她跳,她鼓起勇气下了场,脚步重得像块石头。


她的好处是懂得发奋,笨鸟先飞。拿出了死背英文的功夫去背那些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去图书馆查找一切跟交际舞有关的书和杂志,不放过任何一个听音乐,看跳舞的机会。她在操场小树林里找了一个角落,在晨跑之前就到那里去练习,温习那些她看来的美妙姿态:头高高抬起,下巴略收,两肩并紧,向后,手臂尽量地舒展,最难的是转圈,一定要转得轻巧利索,不能慌乱。


这样的付出总有收获,她瘦了三十斤,苗条的腰线,配上一条红底白花的圆摆裙子,头发剪烫成最流行的大波浪,室友慷慨地借出眉笔和口红。这样的一支舞,可以想象众人是怎样的惊艳。


跳啊跳啊跳啊,音乐最好不要停止。从一个舞场到另一个,从大学到附近其他单位、工厂的联谊会,她出尽风头。最合适的舞伴是钢铁厂的一个小伙子,英俊挺拔,穿一套神气的西装,皮鞋闪亮。两个人一进场,很多人都会停下来围观,还要鼓掌。理所当然地恋爱了,接吻了,海誓山盟,一次跳得太晚了,他们在公园里相依相偎,过了一夜。相信那个年代的姑娘吧,她对两性与爱情的认识绝对纯洁,也可以说是愚蠢和幼稚。她在他的臂弯里睡得很香,完全不知道大祸即将临头。


女生彻夜不归,学校的同学找,通知辅导员,辅导员汇报给学校,任何事情一旦上报给了“组织”,最坏一面就开始呈现。


她受的处分是留校察看,处分被郑重记录进“档案”,学生处、团委、系办公室,要分别“谈话”,要求她说清楚那一夜发生了什么,是否“作风败坏”。

后来同学会上大家议论起来,一致说她很幸运,那时有很多人因为家庭舞会直接被判流氓罪,她还是学生,属于误入歧途,受到了宽大处理。


此后的人生,她一直都是个沉默的女人。依然是清瘦的,矜持的,头发永远梳得一丝不苟,穿长裤,平底鞋。偶尔笑一笑,嘴角总有点讽刺的意思。


没有结婚,不接受相亲,排斥异性,有洁癖,从不跟男同事单独相处。

舞把蚂蚁变成蝴蝶,舞把蝴蝶变成刺猬。

 

钢铁厂的小伙子为她自杀过一次,结婚的请求被她多次拒绝后,他娶了车间主任的侄女,第二年就生了一对双胞胎。有几回在街上看到,她都绕出他的视线,换一条路走。

 

转眼,很多年。

 

她得了乳腺癌,确诊那天她从医院里出来,附近有个公园,她进去坐在长椅上,看着湖面。远远地有四喇叭落伍的舞曲飘过来,邓丽君在唱:

我并没有醉,我只是心儿碎,开放的花蕊,你怎么也流泪。

 

真的,这些年都没哭过,怎么在这个时候想起,原来自己也会流泪。





《红尘如泥》书评:自由与爱情,离你有多远

2016就要结束,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

新婚别:请告诉我如何说再见

老洋房:外婆看不见的爱

传说临终时刻,可以见到自己最思念的人~


微信公号:ccstory2016


微博:丛虫时移事往


长按二维码保持关注

喜欢的话请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