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过了腊八就是年”,现在的年还是你期待的那个年吗?

美创兄弟公众运营平台2018-02-12 21:20:50


小创有话说

已经腊八了,然而还没有过年的感觉。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


小时候人人耳熟能详的童谣,也唱出了我们童年那点小心思。过年最想干的事也就是那几样:吃好吃的年夜饭、领拜年红包、一群小孩聚一起放鞭炮、躺在麦垛上看盛开在天空的烟火,当时觉得世界上最美好的事莫过于此。




于是一到腊月,小创就开始盼腊八节。虽然那时候没钱,没什么大鱼大肉,但是奶奶熬的那一锅香浓可口的八宝粥,也足以安慰我肚子里的那条馋虫了。吃完粥,一向调皮捣蛋的我就会老实那么一会儿(吃太撑了…),坐在小板凳上和奶奶一起剥蒜,准备腌制腊八蒜的食材,一边剥,一边喜滋滋地想,新年终于要来了




时过境迁,现在的我过年没了当时无忧无虑的心境,现在的孩子也没了我们童年“不知愁滋味”的没心没肺。


1


本以为腊八迎接我的是一碗八宝粥,没想到是支付宝发的一张新年账单


看到的第一眼,我就被上面的巨额数字吓得不轻。印象中我从没见过这笔巨款。本来以为自己花钱很克制。喜欢的鼠标调查了半月才敢买,双11、双12不敢剁手,因为没钱。玩游戏买装备也尽量让理智在线……然而今天早晨的我还是不想吃饭了。




想想现在手里所剩无几的余额,再想想过年所需的花费。小创突然明白为什么小时候大人不喜欢过年。一年的辛苦所得,吃点喝点,等到过完了年,钱也该花完了。


现在的我们已经不只享受新年的给予,开始多了责任,多了负担,但是这种慢慢能掌握自己人生的感觉,似乎也不坏,至少它激励我们不停的去磨砺,以成为更好的自己



2


“啊啊啊!年到底什么时候能过完啊,好想回家玩电脑!”


堂弟是大伯家的独生子女,才七八岁的年纪就早已对年失去了兴趣。或者可以说,几乎没感过兴趣。奶奶家没有电脑,因为农村的墙皮厚,信号也几乎为零。对他来说年的意义就是陪大人玩一场游戏,电脑才是他的全部




所以过年,对堂弟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每次看到他的状态要不就是皱着眉在看手机的信号;要不就怏怏不乐地玩单机游戏。


堂弟其实不算小霸王。他开心的时候说出来的话经常让长辈捧腹;遇到漂亮姐姐也会运用他高超的撩妹技术逗得人家哈哈大笑。他只是没体验过平时吃不到美食的苦;没享受过和伙伴一起玩耍的快乐。所以对过年的这一切,熟视无睹。小创不知道是羡慕他,还是同情他。


他拥有我那时无法比拟的优渥生活,但是我那时却拥有他从未体验过的自由、快乐。



3


中午表妹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家。


我调侃道:“快过年了,是不是觉得很兴奋?又不用写作业了!”


谁知表妹小大人似的叹口气,“过年有什么可高兴的,相当于又老了一岁,家长还老喜欢轮流问成绩,压力太大了。”


她的“老了一岁”把我惊着了。一个十几岁的小屁孩就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老了。该说是人小鬼大,还是早熟呢?


结果我还没想完,小鬼又开始问我,“哥,你找到对象没?我们一个音乐老师不错,肤白貌美大长腿,目测还没男朋友;我妈同学的表姐的妯娌的闺女,也还没对象,过年回家的时候正好见见,还有……”




我只好匆匆做了个结尾,把电话挂断。说实话我过年宁可被逼问学习成绩怎么样,也不想变成相亲大会。这个腊八好不容易聚起来的一点年味,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年还是那个年,只不过每个人的心境在飞速的变化着。但是在小创心里,即使年味变淡,它仍然无可取代。年就像一场庄重的仪式,证明我们正在跨越过去,迈向期待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