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除夕奇妙夜 | 放假假

青春报2018-06-19 13:20:19



今天除夕,有爆竹春联年夜饭,有烟花春晚水饺宴。


今天除夕,一年里唯一一天,可以正大光明熬夜不被催着睡觉,可以整夜灯火通明不会被骂费电。


也是一年里唯一一天,全家人一起吃一顿夜宵。


今天除夕,你的压岁钱,还上交吗?


栏目编辑:假小子

2017.1.27



@gforgisel

外公的楼氏家族自日本人打到富春江南岸开始逃亡,从一副挑子筚路蓝缕,两兄弟各自成家,关系亲厚。小姨是最娇宠的幺女。美,且爱美。外公家族至今流传着她的臭美故事:除夕夜新上脚的鞋子太小,她愣是忍着剧痛穿了一整个春节。田间地头的粗重活到不了她这里,她那时天真纯洁,山花一般浪漫。

 

@努力努力再努力X

我家不守夜,太困。

 

@东安

第一次带他回家过年,他包了一个像馅饼一样的饺子,特别特别丑,煮出来以后非要我吃,说那不是馅饼是太阳,我勉为其难地吃了一口,他说这个太大你先把它从中间分开,我用筷子一分,嘡啷掉下枚戒指。


@喵(^・ェ・^)

看春晚看到一半停电,全家点蜡烛等电来,简直......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在我记忆里面我爸除夕夜就从没有在家的。他在航天保卫保密办工作,越是过节就越是提高警惕。公司就在家旁边,每年除夕跨年吃完饭我爸就走,跨年一直都是在电话里过。然而今年就不一样了,他终于不用值班了,弄到了一张春晚的票,只有一张,他要一个人去看!


@博尔喝死

每年除夕我奶奶都要在客厅支个桌子、摆两个椅子,然后摆上我太姥姥和太姥爷的照片,桌子上放一条鱼、两杯酒、两碗饭。

 

@从前慢

以前姥姥家在乡下,住平房,带一个小院子。除夕夜会一起堆雪人,堆在院子里,丑丑的。十二点的时候放烟花,每次都点了引线跑到妈妈怀里捂住耳朵。烟花炸开“嘭”的一声,感觉得会掉下来烧着头发,也没有几次好好欣赏过。现在姥姥家搬进楼房,十二点放烟火的传统还在,却再没堆过雪人了。

 

▲除夕那天要送给奶奶的礼物,今年是她的本命年


@我说的白是白酒的白

去年除夕我剪了短发。当时和男票闹别扭,想着还长发及腰等你娶我?这回我剪短了等死你!哈哈,不过已经分手了。

 

@十二水硫酸铝钾

我大概是生性偏寒的体质,冬天里总是手脚冰凉。两三年前的除夕,和老妈一起在沙发上看春晚。那时客厅里还没有装空调,于是老妈就拖来一床被子铺在沙发上,边看春晚边给我暖了被窝,还不停地嘱咐我在家也要多穿点衣服。记忆有些模糊了,只记得那挤着两人的被窝和我那睡意深沉的眼窝,都是温热的。


@古月哥欠

小时候有一年大年三十,包饺子的时候我非要往里放糖,上好佳那种橘子糖。我妈不同意,我就哭,后来我妈妥协了,我包了十个糖饺子。不骗人,真的很难吃。

 

@COOKIES

那年除夕,和我弟熬了一夜,看影碟,刚开始是葫芦兄弟,好像是八九片碟。看完这个我想看灰姑娘,他想看猫和老鼠,然后我们协商了下,决定看十分钟灰姑娘,再换碟看十分钟猫和老鼠,这样公平。后来也不知道是谁先睡着的。


@短腿猫

有一次男朋友来找我一起放烟花,但爸爸不让去,于是男朋友为了让我看见,就在靠近我家院的地方放烟花,结果被爸爸骂了。

 

@时光若刻

每年过年基本都是在福建。爸爸妈妈除夕那天才会结束所有工作,然后一起过年。08年家里还没有买车。那年除夕前一天下了场大雪,据说是历年来雪最大的一次。我们是晚上九点去厦门的火车,因为雪太大差点火车就停运。不过幸好,最后赶上了火车。第二天傍晚六点才到厦门,记得外公当时开心地把我举得很高。

 

▲除夕贴窗花


@再见黑泽明

除夕夜把厨房烧了,在救火中度过此生难忘的春节。


@帅齐

东北的生活习惯,除夕的晚饭超级丰盛,大鱼大肉摆了满桌,吃完了之后边看春晚边包饺子,各种馅儿(我最喜欢酸菜和肉馅儿的饺子)。一定要守岁,半夜十二点的时候共同举杯。

 

@旎旎

除夕夜最有趣的就是拜年啊,很有意思的是,我是最小的,要说一圈吉祥话,巴结一大堆人,家里的长辈被我逗的笑呵呵的,然后掏出礼物和红包。坚持不和哥哥姐姐们打扑克,他们会把大人给的压岁钱都赢过去。

 

@可爱滴小公举

有一年比较特别,全家一起追剧,通宵不睡觉,全都一起看《铁梨花》。


@狒狒

今年这个除夕,我在斯里兰卡过。第一次出国,还要在国外过年,和五湖四海的小伙伴一起,回国之后马上就过18岁生日了。这次国际义工之旅就当是给自己的成人礼吧。

 

@噗噗

下午4点左右就可以吃年夜饭了,吃完饭马上得洗脚(为了赚来年的福气),之后我得洗碗,然后全家一起打麻将,抢敬业福,看春晚(虽然不怎么好看了),等待新年的钟声~然后去水井边打水、看烟花,去五凤山、白鸡寺烧香。

 

@灵和

虽然春晚越来越没意思是真的,但好像是有一种仪式感,不看不行。

 

▲过年,长辈们会凑成一桌打麻将


@阿椰

我们家人特别多,每年都是从早上就开始包饺子,一直包到晚上,差不多得两三百个饺子。然后鞭炮也特别多,这两年因为节能减排不让放了,前几年那些礼花鞭炮能堆满一屋子,从十二点放三两个小时才能放完。

 

@做或缄默

拍全家福,一张严肃些的一张欢乐些的,一般拍完全家福,春晚就开始了。


@sunshine

每到除夕夜零点到来的时候,跟着爸爸下楼放炮,一直到现在都不敢去点燃炮仗,爸爸说这个时候还是小子好啊,嗯,新的一年要爸爸感受小棉袄的温暖。

 

@剃度尘欢

除夕夜,肯德基的角落,她的两个闺蜜手挽着手同时走进来,看到她,两人同时发难:“你今年几岁?”她调皮地微笑道:“你们老第一个考我这个问题,这次换你们先答!”两人思索片刻,却怎么也回想不出答案。其实她也记不清这个答案了,但是敬老院里每一年的除夕,她们都会问对方这个问题。

 

@路人假

除夕夜想安安静静地看场春晚,零点过后去烧香……

@Rainrain

除夕夜还是爸爸的故事更吸引我,从祖辈口口相传下来的,关于某位祖先的飞行术役物术。这故事让我好像瞬间穿越了,而且还有法尺和令牌代代相传到现在,收在我家。如果法术真的有,我好想学,我想飞,我想悄悄吃到隔壁家的菜。

 

@Zoom

除夕夜用自己的眼泪看别人的故事……

 

@马儿不吃草

小时候除夕夜都要包饺子,而且要包一个一分或二分钱,谁吃到这个饺子,他就是来年全家最有运气的。那年,家里有所变故,除夕夜连顿饺子也没包。第二天,我被一位婶子带到她家吃饺子,意外的是,那个包着钱的落在我碗里。后来每次我从外地回家,那位婶子都会来追溯,因为我带着她家的运气。

 

▲除夕夜晚的烟火绽放


@喵喵

今年除夕夜和我闺蜜在海南的沙滩漫步。我会思念家乡的亲人,向他们道声新年快乐。

 

@贺兰宴宴

这几年过年都是陪我妈在鸣鹫值班,所以只有两个人一条狗,吃的也比较简单。吃完饭出门散会儿步,能遇到许多街坊,回来正好边看春晚边烤火吃零食,偶尔外面有人放烟花就到走廊上看看。春晚结束一般也十二点多了,要是有兴致可以去缘狮洞看人家点头柱香(这个一般由土豪们竞价)。要是困了就睡了,反正初一是一定泡在缘狮洞的。我们家几乎没有守岁的习惯。

 

@小意达的花儿

吃饱了,然后在没有网的乡下老家,坠入梦乡……也没有朋友。


@微

十年前的除夕夜收到了分手短信,在鞭炮声里直掉眼泪。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童年的除夕夜都是和兄弟姐妹们们玩摔炮,有一年不小心把炮仗扔进了表弟的衣领……我度过了最惨痛的一个除夕夜。

 

@越人歌

小时在陕西过除夕,在广场上看灯会,猜灯谜,还有卖烤串的,有一次我一个人买了十串羊肉串,我吃着别人都在笑我,12点后还会放烟火。

 

▲红灯笼


@月明星稀

今年除夕在医院值班,把加班当成下班后的业余生活,把值班当成熬夜看最近火爆大片,那样也许会开心点。

 

@曦

每年12点整时,感觉春晚节目最好看,然而我把声音调到最大也听不到声音,全是放烟火的声音,那是我最冒火的时候。

 

@卡比兽的小星球

我从八年级开始暗恋他,后来我考上重点高中,他辍学打工,但是他在我心中永远是痞痞的老大。去年春节打电话给我,依旧是满嘴脏话,絮叨着老板拖工资,工友不是人,中国人就是怎么怎么样………我在电话另一端只能尴尬地嗯嗯嗯嗯,我忽然意识到,我讨厌他了。

 

@小叮当

高三的除夕晚上,我在房间写作业,发现家里静悄悄的。出门一看,全家人在沙发上静音看春晚。

 

@尾鱼的木偶

小时候在老家放小鞭,和小伙伴比赛谁点上火还敢把小鞭握在手里。年少爱装逼,我把小鞭在手上多拿了几秒,然后它在我将要扔出去的瞬间炸了,距离指间不足20厘米………之后再没碰过鞭。


@圆脸大姑

相信我再也不要集五福了。




今天除夕,阖家团圆。


传说有兽名“年”,每隔一年到人群聚集处尝一次口鲜,于是人们整夜不睡,闲聊壮胆,遂有“守岁”之说。


除夕原来是个组团打怪的日子。


想聊聊你的除夕吗?


王玥 江钰莹 李芊雨

周阳熙 王馨悦 江村卓玛 | 采写

李芊雨 | 文案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往 | 期 | 回 | 顾


点击 关键词 查看往期内容


京华时报 | 鬼市 | | | 校歌赛回顾 | 民大巷子搬迁 | 冰河擒贼 | | 大鱼海棠 | 蒋方舟 | 董浩 | 张一山 | 白敬亭 | 安东尼 | 尧十三 | | | | | | 巴黎暴恐 | | | | 新世相张伟 | VICE | 徐莉佳 | 老贾 | 奇葩说 | 坏男孩学院 | 背奶妈妈 | 小三劝退师 | 人人网 | 我是演说家张晨 | 5.21特辑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