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你说人心凉薄,那你有真心吗?

一介2018-03-26 07:30:42

介哥告诉你,

当年最讲人情的东西是怎么消失的?


先看一介大片,一睹为快↑↑↑





1700℃的高温

对音调的感知

对力度的把握

对日夜的坚守

一只铜锣,千万人心


铜锣一响,人心齐聚


人情最暖不过:一家有事大家帮

 

对于铜锣,我们的回忆是有声音的:


戏台上,铜锣锵锵阵阵急转,

便要开始唱大戏了;

天气晴朗,一阵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定是有人办喜事;

 夜深人静,街上响起几声促的锣声: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铜锣响,人心齐。


只要铜锣一响,人们就纷纷而出,即便隔着山头隔着河流,都会放下手里的活儿,理由简单:一家有事大家帮。





「你只身闯荡,它等你有天还乡」

 

它就像一个信号,贯穿了中国人的回忆,在城市也在乡村。那些“锵锵”的响声,迎来送往世间深浅不一的人情,有喜怒哀乐,有迎新送旧,同喜也同悲。

 

我们一生都在离开,从家到异乡,从孩童到青年,从独身到成家,从出生到死亡,随着时间,一步一步走向新的世界,顺便把人情味也冲个淡。




土气成为骂人的词,

乡,也不再是荣归故里的去处。

 

但在耒阳坛下,有许多人,他们从不离开,与寂寞为伍,锻打一只只铜锣。




铜锣一声,响彻1700年

 

「乡音不死,总要有人聆听」

 

耒阳坛下的铜锣,至今有1700年的历史。罗冬元,铜锣世家第六代传人,从15岁开始做铜锣,已经有50多年的经验。

 

年轻时候的罗冬元,也想过出去闯一番事业,但不舍祖宗传下来的手艺,还是留在坛下这片老厂房,既可以谋生养活一家,也希望能把技艺流传。




在他的记忆里,有铜锣的地方,就有滚龙灯、打狮子、唱戏、祭拜等,它不仅仅是一样器具,还聚集着人情、人心。

 

当联结情感的东西不再,那这种感情必定也会变淡、甚至消失。





「千锤万打,方能一锤定音」

 

但几乎没有年轻人愿意留下来,做这份费力气费脑子的工作。

 

即便工业越来越发达,但铜锣生产还是依靠大量的人工,从选料、配料、熔铜、制肧、锻打、剪边、成形、抛光到定音,最少都要学个2年。


每天对着一堆金属,铜不能多锡不能少,温度要掌握好在1700℃,锻打时铜片太红了会裂开,不红也会裂开,至于具体要哪种程度,全靠经验来感觉。




1700℃的室温,

对音调的感知,

对力度的把握,

对日夜的坚守,

哪里有中国人,

哪里就有铜锣。


但在这里,与世无争,饿了就吃饭,渴了就喝水,天黑了就下班,淅沥的雨声里,有种冗长的静默。



 

淡的不仅是人情,还有你

少一弦亦歌,少一锣无乐。

铜锣不会消失,消失的是我们。


「热闹的是回忆,眼前只有疏离」


逢年过节,还是会听见铜锣的声音,也只是好奇片刻,而后若无其事地走开。

 

脑海里是满树红透的甜枣子,满天飘香的桂花,张灯结彩,每个人都笑意盈盈。




眼前却是车水马龙,冰冷的高大建筑,神情冷漠的行人,土地还是那片土地,但只剩孤立无援。

 

即便过节,也只是换个地方玩手机、打麻将;即便早晚相见,亦不过是眼熟的陌生人。似乎不需要热心,不需要捧着一片赤诚从四处赶来,无所谓人情。




 

「你说人心凉薄,你也真心不再」


路遇老人求助,匆匆跑开,怕是碰瓷;

久未联系的同学,一个招呼,怕是骗钱;

友人不幸落魄,你轻轻一句:我们不熟;

今日长笑晏晏推心置腹,明日便可刀剑相向。


你埋怨人情如纸张张薄,

反反复复是人心,

但你又付出几分真心?


你多久没有以小跑着,去迎接一个人的那种快乐了?




夜间悄悄话


什么时候你会觉得人情冷淡?



你一直玩错了!

为什么不用去九寨沟的钱,去这里呢?

快速点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