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李红英:掌心能化雪

红尘有妍2018-06-12 14:46:13
 

1
        永远记得那个天空低沉阴晦、小雨夹着雪的冬日傍晚,小海鹏和往日一样背起书包一路连蹦带跳地朝家跑去。前脚刚踏进家门,就听见家里哭声吵声一片,正恐惧得止步踌蹰的小海鹏与怒发冲冠、甩门而出的父亲碰个正着,父亲狠狠地盯了他一眼,扬长而去。
        大人的纷争变故中,孩子是最为无辜和受伤的。
       昨日还是幸福完整的家,一朝则变得支离破碎。在大人躲躲闪闪的谈论中,十二岁的小海鹏还是明白了真相。原来父亲在外面包养了公司年轻漂亮的女秘书,为逃避爷爷等众人的谴责,反咬说海鹏妈曾经跟哪个男同学来往密切,说从小海鹏一出生便发觉他长得不像自己,拒不承认小海鹏是他们老汪家的种。
        父亲发疯般胡言乱语大吵大闹后,等大家弄明白他的动机真相时,他早已带着小秘书不知私奔到哪儿去了。同时还卷走了供应商的几十万材料款,家里一些值钱的东西都被债主们一抢而空。素来清高好强的母亲悲愤交加,一病不起。
        父亲得势在位时,家里常是高朋满座,门庭若市,小海鹏在众人吹捧和宠爱中长大。时至今日,已今非昔比,伴着窗外雪花飘扬,冷得缩成一团的海鹏,觉得这个冬天特别的长特别的冷。
         年迈的爷爷奶奶每次过来家中探望时,看着空荡荡的家,冷锅冷灶的,都不免抹泪长叹。为不影响两个孩子的成长学习,便提出把两兄弟先接过去家里照顾,小海鹏含泪送走哥哥和爷爷奶奶,执意要独自留下来照顾母亲。
2
       母亲的病情时好时坏。十二岁的小海鹏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其它小伙伴们一放学就想着拉帮结派到处玩乐,海鹏只能径直回家,默默地为母亲分担着家务。每天天刚亮,海鹏便要先跑到市场买好菜,然后踩着小板凳,在够不到的灶台上为母亲做好早餐,送到母亲房间,悄悄关好门后便独自上学去了。
        母亲生日那天,小海鹏端着一碗鸡蛋面给母亲,母亲猛地抬起头,死盯着小海鹏的脸,一把扯住小海鹏的衣服,伸出手在他脸上死劲地掐捏着:“你为什么会长得不像你爸,你为什么不和你哥一样聪明,知道长得和他一模一样的脸,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忍着痛含着泪的小海鹏不躲不闪,任凭母亲泄愤,紧捧着那碗刚下好的面条,递给母亲:“妈,你吃点,多少你就吃点吧!”
         母亲望着儿子那张转红转青的小脸,接过热腾腾的面条,埋下头嚎嚎大哭:“傻儿子,疼不疼,我打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跑?以后我打你的时候你要赶紧跑好不好?”
       海鹏望着清醒后的母亲,流着泪点头又摇头,咧嘴笑了:“不疼,我不跑,我要永远陪着你。”
         两年后,在海鹏的悉心陪伴和照顾下,母亲的心结慢慢打 开,病情慢慢好转,又可以正常工作了。母亲逢人便骄傲地说:“谁说女儿才是母亲贴心的小棉袄,我儿子也是。”          
3
        初中毕业填报考志愿时,海鹏没有更多的犹豫,选择就读在离家不远的职业中专学计算机专业,他也渴望能和哥哥一样读高中考大学,哥哥自小天资聪慧,爷爷对这个长孙寄了很大的厚望,他要尽力支持。父亲的事情已让清高了一辈子的爷爷抬不起头了,他不能再让爷爷失望,所以他急需赶紧毕业赚钱养家。
        白天上学做家务,晚上到在同学的网吧做网管打工,暑假在工地上挥汗如雨做搬运泥水工。贫苦艰辛没能阻碍小海鹏的长大,烈日风吹雨打下的他个子更是窜得猛烈,一转眼长成了一个一米八几的帅小伙。
        又是一个初冬,海鹏接到一个广西的电话,电话接通才“喂”了一句就挂了,挂过去便是盲音。海鹏闪过不祥的念头,好像是哥哥的声音,他不是在福州读大学吗,怎么会在广西呢?
        夜暮时分赶到哥哥学校时,同学才告之那个超凡脱俗的哥哥,大二下学期就弃学当“作家”去了,据说在学校不远的一车行边打工,边写书。
        在老乡的带领下,马不停蹄赶到车场,又获知哥哥上班还不到两个月,据说就被常来做汽车保养的老板高薪挖走了。
          广西那么大,人海茫茫到哪里去找哥哥呢?一筹莫展的海鹏 只能到派出所报案。无独有偶,另一餐馆的老板也接到一来自广西的电话,也来报案。顺藤摸瓜,几个日夜的搜查围捕,民警一举抓获了这个传销诈骗团伙,救出了哥哥,并把他带回了家。          
4
        利用空余函授取得大学文凭时,海鹏做出了个惊人的决定,带哥哥闯荡特区。
        收到电信公司一周后可以去面试的消息,海鹏欣喜若狂,自己是那么的幸运,这个举目无亲的城市向他伸出友爱之手。但随之而来的,更多是惴惴不安,由于长期处在忙碌状态,闭塞的空间里几乎不需要与人过多的交流,更没时间跟朋友联络交谈,海鹏发现自己一紧张便会口齿结巴。
        想让哥哥陪自己多练习说话,那个只愿在自己世界里与群雄争斗的哥哥随口拒绝 :“我从不和人说废话。”
         知道自身条件不是很优秀,又没工作经验,海鹏所以特别珍 惜这次面试机会,随即找来报纸,反反复复地读,大声地读,不分白天黑夜地读,终于顺利通过面试。
除了做好技术部的业务工作外,每个周末,海鹏都主动申请 和销售部的同事下社区下乡镇推广销售,学习锻炼说话技巧。
          除了上班,海鹏还和朋友合开了个小工作室,承接建设网站、制作图片画册等工作。每个月的工资分成几份:一份帮父亲还一些债务,一份赞助一心立志写书,仍做着作家梦的哥哥的生活费,留下一些生活费,其它的都寄给母亲,由母亲替他理财。
          看到海鹏每天深夜回到家累得连脸都没洗就呼呼大睡,连生 病都仍不停歇地奔波,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哥哥终于走出房门,凭借不赖的文字功底,应聘到一家小型企业当上企业内部杂志的编辑工作,也开始了担当。
        得知父亲的小情人早就弃父亲而去时,海鹏立即做好母亲不计前嫌的工作,在一长途车站旁的破旧旅社里,小海鹏和哥哥找到父亲,早已风光不在的父亲显得那么的憔悴苍老和窘迫。在父亲离 开家的第十五个年头,在帮父亲还清了债务后,终于把多病的父亲迎接回老家,安养天年。
        除夕夜鞭炮声声,伴着窗外雪花飘舞,全家人都觉得特别的温暖。昨日的那些变故、曾经的种种伤害,都随着雪花一起无声无息融化了,海鹏幸福地笑了,那个一度风雨飘摇的家终于被他那双宽厚坚毅的大手织补圆满。
 

李红英,福建连城人,现居厦门。供职于当代控股集团。厦门市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笔名红尘有妍,布老虎。散文集《谁在尘世温暖你》
谢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