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陕 西 | 夏圣员:怀念四姨

当代文摘2018-06-17 06:51:09

我们开辟了精品专栏,纸刊筹备中,欢迎投稿

当代文摘关注用户去年就早已过万,作者覆盖世界多国,除中国外,美国、法国、印尼、泰国等地均有作者投稿,粉丝遍及五湖四海各个角落


怀 念 四 姨




清明时节,细雨霏霏,杨柳依依。那细细的柳丝犹如我绵绵不断的思念:四姨,我想你!

 

二十年前那个夏天夜晚,总在我记忆中挥之不去。四姨躺在杂乱的稻草堆上,又大又圆的眼晴望着屋顶,一直没有闭上。母亲含泪用手给她合上,马上又睁开了。唉,四姨真是死不瞑目!四姨是喝敌敌畏兑白酒而死的。本来可以抢救,有生还的希望。而那时没有电话、不通公路,不争气的姨父又不在家。公公、公婆发现四姨服毒后,听信土办法用仙人掌捣烂熬水给四姨灌。愚昧的公公、婆婆以为四姨喝了仙人掌水会活下来,没有找人送四姨去山下的医院抢救,最终导教四姨苦苦挣扎了六个小时后口吐白沫、鼻流鲜血而亡。


四姨是母亲六姐妹中最聪明、最漂亮的,而却又是六姊妹中嫁的最偏远的,最苦命的。那个村子直到前两年才通公路,山沟里的人户大都搬到山下的集镇上去了。姨父人五官端正,有初中文化,会篾活(编背篓、编竹篮等),可就是油腔滑调、心术不正,吸烟酗酒、日嫖夜赌。按乡里的话说就是个冤孽。四姨生了三男一女,女儿在一岁多不幸夭折了。三个儿子都相继上小学,姨父借外出挣钱的名义到太白山伐木,一去三年,不给家里写信、不给家里寄钱,杳无音讯。四姨在家拉扯三个牛一样的娃儿,每年种七亩地、养着三头猪。一个势单力薄的柔弱女子,任劳任怨,从不向任何人诉委曲。她一天天盼着姨父回家,哪怕看一眼也好,可负心的姨父在千百里之外的林场里,给另外一个女人干农活,酗酒、赌博。醉生梦死,全然不顾四姨及三个幼子的死活。



四姨尽管劳累奔波,他却坚持让三个孩子读书,东拉西凑为孩子筹学费。总让孩子们穿的干干净净,吃饱吃好。而每次放假我去她家玩,她总要找出家里最好吃的东西待我,有一次早上,四姨在坎上院子里转了一圈只为买鸡蛋款待我。四姨做的韭菜鸡蛋汤味道香浓极了,我总和表弟争着喝。而四姨总是严肃地训斥表弟:你是主人,要让着客人,听到没?


四姨从不与人说长道短,不串门,她的爱好就是种花。在哪儿只要看到漂亮的花儿都要采集种子带回家。 在门前的院坝里,栽着指甲花,美人蕉,仙人掌,栀子花,月月红,芍药。一年四季,院子里总是香气扑鼻。花儿虽然美丽,但不娇气,只要有泥土就长,不用施肥也能长得很旺盛。四姨就像她栽的花一样,自生自长,美丽,淳朴,无人怜惜。


姨父离家三年有余,而始终不与家里通信,渐渐地传来村里长舌妇的风言风语:这男的多半是被人暗害了,可能骨头都散架了吧!四姨把流言听在心里,她却不屑和任何人理论。而天长日久,四姨坚强的内心逐渐崩溃,她也开始怀疑姨父死了。于是,四姨听信神婆,跟神婆学伪基督教,相信一天只吃二两粮食,相信生病不吃药就可以好。她白天干活,晚上在家盘腿打坐"练经"。期望能成为超人、忘掉痛苦。经过几个月的“练经”,四姨不但没有获得超级能量,却一天天消瘦、面色腊黄。一天下午,她拿出一把水果糖哄着三个孩子让他们出去玩,自己关上门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梳整齐头发,然后偷偷喝下买回的敌敌畏,年仅三十六岁。当时院子里的美人蕉开的姹紫嫣红,四姨在美人蕉花谢之前就死了。出殡那天,母亲和外婆紧紧抱着抱着棺材哭的死去活来。而我懵懂无知的小表弟,头上包着白布,还手舞足蹈地和几个小伙伴忙着捡地上的鞭炮。



四姨死后两个多月,不成气的姨父回来了,他把四姨喂的三头猪宰了卖掉,依旧嫖赌逍遥。逐渐给三个孩子学费都交不起了,导致三兄弟相继失学,一家四口出外流浪。后来家里三间土房子日晒雨淋,年久失修,坍塌成一堆稀泥。从此院子里的花儿再无人欣赏,我也再也不愿去那个带给我无限伤感的山村。

 

所好的是,无娘的儿子天照应,三个老表如今都各自在外地娶了媳妇、安了家,走出了穷乡僻壤。而四姨,永久躺在山村的一块坡地里,坟头长满蒿草和带刺的藤蔓。孤寂地与草木为伴、与黄土长眠。

当代文摘·摘您所爱

作者简介

夏圣员,陕西紫阳人,出生于1986年,乡村医生,安康新闻网通讯员。迄今在《安康文学》《安康日报》《陕西农村报》《三秦都市报》今日头条,安康新闻网等媒体发表作品60余篇。

《当代文摘》微刊编辑部

主编:黄山松

微信:rocola2010

  Email:1513686815@qq.com

同步媒体:今日头条、腾讯天天快报、凤凰一点资讯、搜狐新闻    合作媒体:中外文艺、美文周刊、四季文学、最美作家、作家文艺、作家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