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快手之感:我们都将窒息在一片城市的边缘之中

包包说2018-03-19 11:29:03

每一个时代都有一种新的不同的群体,新的群体崛起最为根本的就是他们掌握了生产和消费的资本。以往小众潮流的圈子消费不自觉的就会变成引领社会潮流乃至商业突破性变化的核心阵营。淘宝从大学生的校园走向大中型城市再到现在广阔的农村天地,这是80后代表的消费电商走上我们时代消费的主流。
而在十年前,淘宝还是一个只有大学生中的极客群体才会去淘的购物天地,分期乐从90后的大学生分期购物切入短短3年时间已经在全国各地攻城掠地,一般的投资人永远搞不懂一部几百元的手机为什么大学生还要分期付款去购买,这个问题就和那个看着老百姓饿肚子的皇帝说法一样“为什么他们不吃肉粥呢”。
没有这种90后的生活场景感,你永远理解不了二次元,也永远理解不了弹幕满满的画面怎么能继续看下去。而A站B站就在这样不知不觉中,带着谷阿莫的电影解说走到了90后00后的视野之间。


而有个更为恐怖的事情是,随着科技的发达很多人以为信息的获取更为便捷但那只是针对极少一部分人而言。实际上对于更多的普罗大众,由于信息的海量轰炸,我们实际上已经失去了有效信息的获取的能力。微信的分布式结构带来的严重后果是不同阶层,不同分工群体直接巨大的信息鸿沟。随着国民总时间(GNT)的出现我们发现其实世界虽大但是我们的时间恒定,但是在这个恒定的时空下我们和世界并不是越走越近,恰恰相反我们和世界正在越走越远。我们不自觉的活在了一个自己想象中的世界中,而且随着信息渠道和人群同频的固化,这种趋势还在不断的自我加强中。


以往一个热点事件能够茶余饭后谈个好几天。但是现在一个事情早上听了还没到第二天再有人和你说起,你就已经感觉是老掉牙的旧闻了。因为朋友圈把我们圈内的事情不断固化,在短时间高频的重复在小小的智能手机中,在我们的记忆里这个信息可能已经出现了不下五遍。


最近有一个app也让包包诧异不已,包包每天也算是保证五万字的信息获取量。但是第一次知道这个app的时候,这个app的用户已经超过一个亿。我实在不敢想象我手机中已经一万多个好友,那么多热心的粉丝帮我整理各方面最热门的信息,但是我一万多个好友中能够给我反馈这个app信息的,居然近乎为零。我赶紧下载了这个传说中的快手app一睹为快。这个app给我的感觉就像是90年代的卡拉ok和歌舞厅,散发着劣质烟味,到处弥漫着肉体和欲望的粗暴暗示,没有一丁点的审美和情趣,甚至里面出现的裤裆放鞭炮,生吃小老鼠,开着拖拉机拿着麦克风的画面让我so disgust(恶心)。


出于对一个过亿用户的app产品角度的研究,我拿着这个app问了我周围所有的朋友,最后发现居然没有人知道这个app。这实在让我大吃一惊,但是当我吃饭的时候问服务员,打车的时候问司机他们都知道这个app,觉得还挺有意思的。我不断查阅体测这个app,最后发现他最大的用户群体其实并不是城市的白领,它的种子用户是城市中哪些我们平时经常需要却又不起眼农民工,清洁阿姨,餐厅的服务员。而这种群体在我们以往的信息认知世界中几乎没有留下任何有痕迹的信息。


这种直播短视频+现实场景的直播,汇集帅哥美女、明星网红、宝宝萌宠、逗比段子手、社会摇、鬼步舞等的短视频!让我们看到了农村和城市的割裂不仅仅是广阔的物理天地,还有虚拟时空下异常庞大且充满孤独感的群体。他们仿佛是被时代遗忘的弃儿,没有人关注也少有人提起。但是他们终究聚集在快手app下,以一种异常喧嚣刚烈的形式在手机屏幕上不断刷着城市边缘的存在感!

这让包包陷入巨大的沉思,科技某种程度上不是在传播文明而是散播谣言和野蛮。我们活着的世界从人群的绝对数量上是一个绝对草根的世界。没有意识到这点的创业者现在还在不断的吃大亏。高大上的知识问答社区知乎常常被传活不下去,但是作为约炮神器的陌陌却早已经敲响纳斯达克的大钟。郭敬明天天被骂抄袭,写的文字在我看来就是一些有毒的青春迷幻药,情绪发散却没有任何价值提炼点,但是不阻碍他小时代电影的大卖,我忍着看完小时代后不自觉的再一次忧伤!韩寒的思想和文字超越郭不知道有多少百里,但是却只有带着一大帮作家和百度打官司的份。


这时候不自觉的想起三体的那句话,生存是文明繁衍的第一需要。如何客观的看待我们这个世界,商业的价值观取向是利润还是科技文明扩张的价值,对于每一个创业者已经是一种是否善良的选择了,但是目前我看到的情况却不容乐观,面对利益我们实际在不断放大人类潜在的欲望之花,在这和魔鬼交易的潘多拉宝盒一旦打开,我们都不自觉的陷入了一个不可自拔的商业漩涡中,让每一个创业者都无法自拔!


科技啊!你到底怎么了!如果科技不能够引领文明的价值延伸,生存的刚需就会带我们进入一个新的野蛮商业世界,最终我们都将窒息在一片城市的边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