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难忘的时光:凑 学 费

凯哥2018-05-13 10:25:42

人的阅历都是靠生活积累起来的,我也不例外,我比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出生的人经历的沧桑多一点,但相对于六十年代出生的哥哥、姐姐们来说,我锁经历的一切又算得了什么。再追溯上去,和出生在解放前的父母比,我们简直就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可有一点我很自豪,我开始接受教育的那年,正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的第二年,全国的经济形势正有改变的趋势。对于中国经济的一点一滴变化有着不一样的感觉。也许是改革刚起步,我们农村的一切都好像是混沌初开,落后与贫穷就在所难免了。尤其是我们家,几个孩子都处在上学年龄阶段,母亲和姐姐刚大病初愈,哥哥正上高中,我和弟弟一前一后进了小学,经济更是拮据得捉襟见肘,每到报名的前几天,父母就愁得不得了。几个孩子,成绩都很好,误了谁都觉得是可惜。而父母又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每天都在地里刨食,给了我们吃,还要给我们穿,供我们上学就有点吃力了。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我们姊妹四个在寒暑假里除了做好自己分内的家屋外,还要做一些力所能及赚钱的事情,把钱一分一毛地凑起来,等到报名的时候再拿出来。

因为秋季有梨儿卖,学费不是什么难事,愁的就是春季开学。于是,我和姐姐在腊月放寒假的日子里,除了帮母亲割猪草、牛草外,还得忙去去赶腊月场。因为每年过年,家家户户都有做米粑、米花糖的习惯,正月里来了客人还要烤火,我和姐姐就把房子后面水竹林边上的粑叶割回家,在水里洗净,十片一把扎好挂在廊柱上晾干,等到哪天,我和姐姐把猪草、牛草备足了,俩人一个背粑叶,一个背木炭,走几十里山路去赶东岳、止戈场。因为粑叶洗净了,人们都愿意买我们的,一把粑叶最多毛儿八分的,一背粑叶也就买块儿八毛的,好在我们那时的学费也只有一、两块钱,赶上一两次腊月场,一个人的学费就有着落了,可钱不能全部留作学费,还得贴补点家用,因为快过年了,弟弟眼巴巴地看别人家买鞭炮,做姐姐的,说什么也得给弟弟买上一、两挂,等到大年初一噼里啪啦地爆过去,图个喜庆。

因为大家的日子都是紧着过的,过年所得的拜拜钱也不是很多,而且每个家庭都有进有出的,根本就算不上盈亏,因此,我们的学费不能等着拜年的“五倍子”来交。大年还没有过完,姐姐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止戈场口上在收购麦草(麦秸),但必须捆紧。姐姐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父亲,父亲点燃一直叶子烟,从茨竹林里砍回一根竹子,划成了蔑片,姐姐从楼上掀下了麦草,父亲颠兑着把麦草放在三根蔑片上,估计这麦草的重量,再掐算了我们的承受力,喊来哥哥帮忙,用杠子把结打得牢牢的。扶起来靠在堤阳坎上的一个角落里,我和姐姐找一个天晴又赶止戈的日子背着去卖。我记得有一次,不知道是麦草是受潮了,还是父亲捆得太多了,我背着确实太吃力了,而山路不是平的,一会儿上坡,一会儿又下的,那草辫子勒在我稚嫩的肩膀上,如同一把尖刀渐渐陷入,汗水顺着我的脸庞滚落了不知多少次,滑落到我眼里的汗水,渍得眼睛不敢开睑,我用袖子擦了一次又一次,可麦草越背越沉,沉得像一个死狗,脚下如同灌了铅一般。姐姐的感觉似乎也不乐观,走不了几十米,也就停下来歇息,不过,看她的情形,比我要好一点。终于,把我落下了。可能是姐姐回头找我,不见我的影子,怕我摔倒,没办法站起来,她把麦草放在一个歇气凳上,又回来找我来了,看我脸上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她有些心疼了,替下了我,帮我把背了一段。当我和她再次同时背起往前走时,姐姐却让我走前面,一边走,还一边说:“我们每走一步,就离目的地近一步……”二三十里山路,我和姐姐走了四五个小时,到了最后,是又累又饿,不过,希望在即,远远地就看见麦垛了。看到了胜利的我,脚下突然有了劲,也不用姐姐鼓劲,脚步自然加快了许多,姐姐的心情也豁朗了,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终于到了目的地,我再也来不起了,一下子就把麦捆摔在地上,把姐姐吓了一大跳,要知道,这一摔不要紧,弄不好会闪腰的,她赶紧放下自己的麦捆子,跑过来看我有事没有。见我没有事,又忙着去找收购麦草的大叔。

为了凑学费,我和姐姐到附近的茶场采茶、割老茶,背干草卖,割粑叶,凑木炭卖,扯中草药卖……后来,姐姐不上学了,她又跟着比她大一点的大哥哥、大姐姐到附近林场栽苗子、挖窝子,修公路……再后来,家里的经济条件有了改善,学费也不再东拼西凑,哥哥高中毕业也回家了,姐姐因为生病落下了课程不再上学,弟弟因为贪玩把自己贪成了留级生,因为不堪同学们喊“降班头”,终于辍学在家了,只有我一个人坚持这读书的梦想,一路读到了高中毕业……踏上社会后,回想起当年为了凑学费,我和姐姐每走一步都很艰辛,都付出了沉重的汗水。一日,我正回忆这一段经历,女儿调皮地走过来,用她稚嫩的销售捂住了我的双眼,还要我告诉她我在想什么,无奈之下,我再一次和女儿回忆了当年的生活,女儿调皮地说:“妈妈,原来你没有我长得高,是因为当年的艰辛所致啊!”女儿的话,也许是一个玩笑,也许是为了转移我的话题,不过,我从这段生活里学会了坚强,每当我生活失意,工作受到挫折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当年的艰辛,于是坚信自己能挺过去,明天一定会好起来的,所以,一切的困难都是暂时的,当年,幼小的我,稚嫩的双肩能承受那么大的艰辛,今天,逐渐成熟的自己,还有什么不能承受的呢?